《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黑曼·基姆致爵色顺·科格列书

作者:霍甫曼

亲爱的白辟( pepi)!几百年以前,安布拉斯( ambras)宅第中有一种欢喜的生活,有一个爱人住在其中,就是美丽的菲力滨·威尔塞( philippinewelser)在此度其生活中最美丽的时日,某些树木也许可以向我们陈述当年头发的游戏,与接吻的泪痕。现在呢,时代对于人的欢乐开了一个苦苦的顽笑,而自然对于她没有同情,也不复记忆她了。—你是美丽,温柔,清高,如出水荷花,天然可爱。回忆昨日之游,情形历历在目,当时天际乌云,高张雨翼,地面山岳,跌坐如僧,老天俯视尘凡,似若百无聊赖,远地涛声四起,如同鬼哭神号,我因挟着你这样可爱的荷花在臂上差不多胆战心惊起来了。在我们自身,是青天白日,欢乐光明,在外界则延期以支离破碎的图形来相嘲弄;在我们自身是鸟语花香,春光明媚,在外界则残枝败叶,风景萧然。—有一 次,你这温柔,良善,可爱的人不在我的面前,我的心灵正是惨淡无光,我的渴念使我闭起眼睛,静悄悄地想你的音容,和你握手,觉得怎样温柔,于是自然欢呼起来了,它对它的繁茂的原野满面笑容,天际的彩云和轻舟一样向着正在西沉的太阳飞去,而林中的树木翩翩起舞,分外可爱,啊,自然对于人的痛苦与欢乐是不经意的。—我为着昨日之游谢谢你,以及你的父母和上帝;一种夏天的光线,一种原野的浏览,对于一个幽囚在黑暗中的人所给的安慰,不能多于我昨天所得到的;我胸中长久的痛苦所形成的一切悲惨在你的眼前都溶化了,现在只有一点我仍要祷告上帝的,就是为着喜极而啼。—你又笑容可掬了,但你的笑不是和从前一样,不复是那青春幸福中在你的脸上所表现的心灵,你的笑固然仍是旧时可爱的花,但从芬芳的花瓣中可以看出形容的憔悴,它们的上面也有露水,啊,那还是朝露,还是洗去花的睡魔的朝露,不是容易减少花的娇嫩颜色的夜露。—我的亲爱的,祝你夜安,我希望我能和你在一个相片上相亲相爱地出现,当你向你的天父说过了,我便可以站在你的旁边。—你的黑曼一八三八年十月一日于因斯布洛克( innsbruck)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