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解柏尔致其夫人书

作者:霍甫曼

我今天早晨为着思念你惊醒了,自此以后这种相思之心没有一刹那间是离开我的。我除掉至少和你作笔谈外,别无良法,我虽很想用一个接吻来惊醒你,可是也办不到。最可爱的的宝贝,祝你早安,并对于你的新年龄祝你千祥云集,希望上帝赐你洪福,然在你这次的新年龄中不复是我们两个人,但增加一个,共有三人了。…利慈特( liszt)和威特根斯台( wittgenstein)亲王夫人有一种最密切的关系,他昨天晚上依照夫人的志愿,介给我在她那里谈了许久。我在该处遇着一小群人,大家的谈话在顷刻之间,就非常起劲;我们从大家都见过的亚尔居利格( aldrige)的《阿集罗》( othello)起,至莎氏比亚的作品止,首先讲莎氏的《夏夜之梦》( sommernachtstraum)和孟得尔孙( mendelssohn)的音乐;次及于《暴风雨》( sturm)。我以为就是此剧对于音乐的奏演也有丰富的材料。利慈特和我表同意,我们于是把引人入胜的戏剧的主要关键放过不提,专来听这位大诗人的说法,当我们愈加深入他的奇异的世界时,我们便愈加兴奋起来了。利慈特毕竟跳起来,坐在旁边。我平常总喜欢听他的幻想的话,但他昨天的表演尤超过平常。凡我们从前谈过的东西现在在幻像的声调中复涌现于我们的心灵中,如大海的怒涛与船舶的遇险,如恐惧与爱情,如卡利斑( caliban)动物式的诅咒与史提凡洛( stephano)笑中的醉态,如空中的声响,亚利尔( ariel)的银铃以及布洛斯白洛( prospero)用魔术金杖镇压一切鬼怪,使它们归终于安静,和用温和聪颖的方法平息并解决人类情慾的纠纷等等。我不能将内中的情景介绍给你;你必须亲自听见,才觉得真切。利慈特自己也觉得这一回的成功比平常为大;我们对于《暴风雨》的作成音乐谱也正正经经谈了一阵,利氏后来委托我去问丁格斯特( dingelstedt),他是否愿意使此剧在敏兴的戏园中表演;利氏自信能在几十月之内将音乐的配置弄成功。…一八五三年八月十五日

注:

解柏尔(一八一五—一八八四年)为德国的诗人,他的婚姻是美满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