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格洛特致多利斯·舜克书

作者:霍甫曼

最亲爱的,没有你,叫我怎样过活,连我自己也不懂;眠睡与警醒对于我差不多成为一样东西,夜间与白天也是如此。

在人声嘈杂之中,与万籁俱寂之候,我呼你的名字总是好几千遍,在睡态朦胧中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把我惊醒了。最亲爱的,请你大发慈悲,快些写几行信给我,否则我支持不住了,并且要将亲爱你的肌肤或常受你的抚弄的东西送一点给我,就是那围绕你的两颊的帽带也可以。当你在我的面前时,我只想看一看你的眉飞色舞,看一看你的秋波流转,看一看你的形容举止,就觉得快乐无似,现在你走了,我的心中具有一种可怕的渴想,我简直不能忍耐了。…上天将你赐给我,使我得和你相偎相倚,相爱相亲,使我得听到软语温词以慰我的性灵,使我得看见玉貌花容,以悦我的心目,我真乐不可支了,所以无论将来的情形怎样,然上天所给予我的,已经超过我这无价值的人所应有的,已经足以使我的一生充满欢忻鼓舞的精神,已经足以使我超出一 切平常状况之上。你要永久不离开我,啊,你要永久不离开我!凡我的心身中非常的东西,你可以驱策它达到高度的发达,恰和你所携的小栎树一样!你要在世间寻别的东西,也许可以成功,但你要找一种比我的爱情更深切更纯洁的爱情,那是没有希望的。啊,悠然自适的天使,再向我说一句安慰的话罢!并且要请你鼓励我的勇气,振起我的陷于眠睡中的力量,使我拼命干去,啊,干么,对于我已经没有价值,因为我不复具有目标了。我如果能够使你的宝贵的名字和一种光荣结合,这种光荣对于我才是甜蜜的,恰和哪拉( laura)与俾阿特利斯( beatrice)的光荣一样,要存留几百年的。

关于实际事务,我今天不讲,因为我的手甚至于发颤了。

可是你相信,我如果愿意,就是那里的事我也办得到。如有必要,我在一年之内便是教授了。我有些有力的朋友,哥达( gotha)公爵系其中之一,至于洪保尔德更是我的至友,像他所说的一样,我的《涌泉诗集》( quickborn)使他的晚年光景生气勃勃了。—亲爱的!请写几句话给我,否则我对于你所常用的窗上钮扣当施行破坏。

我所作的短歌总是往来于我的脑袋中:

你的足迹所之,

你的栖息所至,

你的目光所注,

是为神圣之区。

你往常游息之所,

现在站着个形单影只的我,

人儿虽远隔天涯,

音容总长留在此间。

永远是你的格洛特一八五八年八月二十七日于居斯脱布洛克( düsternbrok)

我的甜蜜的孩子,你对于我的琐细不要生气,这只是我对你的热情的另一种形态,只是那结合我们永为一体的另一 种外表。你如果出现,一切都愉快和欢乐了,我的热烈的性情不能用合理的思考,完全加以制裁,请你原谅,并稍微忍耐一点一八五九年五月二十七早晨(于屹尔kiol)

注:

格洛特为德人,他和他的妻子也是十分和谐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