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毕士马克致其夫人约翰拿书

作者:霍甫曼

我的亲爱的心肝!前天还没有破晓,我即离开我现在所在之地,今天又回来了。在这个时期中,我看见一日色丹( sedan)的大战,我们于此役获得俘虏三千人,至于我们自巴列多( bar— le—d uc)追逐的其余的法国军队已经被驱入要塞中,这种军队及其皇帝必定要投降的。我于昨天早至一点钟为止,与穆尔克及法国的将军们讨论所结缔的降约后,在早晨五点钟即有我所认识的将军列依( reille)来向我说,拿破仑要和我说话。我没有洗脸,没有吃早点,即骑马到色丹,看见这位皇帝同着三个副官坐在色丹前面大路的车上,还有三个骑马的人在旁边护卫。我下马后,前去向他致敬礼,恰和在皇宫中一样客气的,于是问他有何事见命。他愿意和我们的君王相见;我即将实情告诉他,君王陛下的行辕离我现在写信的地点约有三哩。他问他当往何处,我即以我在当洽利( donchery)的驻所指定给他,此处是马斯( mass)河上的一个地方,靠近色丹的;他接受我的提议,由他的六个法国人,我和卡尔( karl)——卡氏骑马跟在我的后面——陪着,在这寂寞的早晨中向我们这一方面进发。当达到之前,他因观众甚多,感受痛苦,他问我,他是否可下去在路旁寂静的工人家中休息一下;我令卡尔先去看房子,据回报,房子十 分简陋,并且不清洁;他说不要紧,我于是和他共上一条未经修理的狭隘的路上去。我们在一个摆着一张桌两把椅子的十方尺的房中坐了一点钟,其余的人都在外面。这种情形和我们上次在皇宫中相见,真有天渊之别。我对于这个天夺其魄归于失败的人,不要提及使他感受痛苦的事情,所以我们的谈话十分困难。我已经叫卡尔由城中召集军官并且请穆尔克来此。我们派一个第一等军官前去侦查,他旋发见在离此半哩的佛列士洛( fresnois)有一个小宅第和一个花园。我将他引导至该处,并有当时召集的警卫军的卫队护送,我们在该处与法国的上将卫布浑( wimpffen)订立降约,他的四万乃至六万法兵,——详细数目我还不知道——以及他们的武装等等都成为我们俘虏品了。前昨两天花费了法国十万人和一个皇帝。今天早晨法皇带领他的一切廷臣,马匹,车辆等往卡塞尔的威尔黑明合( wilhelmshoh)去了。

此次战争是世界史上一件大事,我们对于此次的胜利是要感谢上帝的,我们新近虽还要向着那没有皇帝的法国前进,然上帝已经将战争的胜负之数判定了。

我必须搁笔,不再往下写了。今天从你和马丽的书信中得悉黑柏特( herbert)到了你们那里,我非常欢喜。我昨天和俾尔( bill)谈过话,恰和电报中所示的一样,我在君王的面前扶他下马,他当时直立着不动。他很康剑我见着汉斯( hans)和佛利慈卡尔( fritzkarl),他们两人都康强活泼。

我的心肝,祝你和孩子们的好!一八七○年九月三日于威居列色( vendresee)。

注:

毕土马克(今译奥托·菲尔斯特·冯·舍恩豪森·俾斯麦 otto fürst von schonausenbismack ,1815—1898)为德国的宰相,非常爱他的妻子,而且忠实不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