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巴德列致萨巴提夫人书

作者:霍甫曼

要想忘记你是不可能的。有人说,世间好些诗人一生将他们的目光注在一种可爱的意象上面。我真正相信(但我于此事太偏执了),忠实是天才的标记之一。

你对于我是胜过一种梦想的可爱的意象;你是我的迷信了。当我做了何种大事的时候,我向自己说:“我的上帝,她如果知道此事,怎样得了。”当我做了什么好事的时候,我于是向自己说:“这桩事是使我在精神上接近她的呀。”

当我上次幸而遇着你的时候,(这是完全逆着我的意志的),你不知道我是怎样小心地躲避你,我自言自语地道:这辆车等着她来坐,也太特别了,我另取一条路,也许好一点;于是“我的先生,祝你晚安!”的声音忽然传入我的耳鼓,这种甜蜜的音调使我快乐,也使我痛苦。我向前进行,在路上屡屡地叫道:“我的先生,祝你晚安!”并且用心模仿着你的声调。

你要记着有人正在思念你,他的思念绝没含有轻浮的意思,他并且因为你的不怀好意的逸兴对你生气了。

我极力要求你,凡我信托你的一切事件,从今以后请你代守秘密。

你是我的恒久不变的伴侣,你是我的秘密。恰因这种亲密使我具有勇气,得带着这样信任的口吻。

亲爱的夫人,再会,我恭恭敬敬的向你的玉手接吻。一八五七年八月十八日星期二日

注:

巴德列(今译夏尔·波德莱尔 charles baudelaire ,1821—1867))为法国浪漫派的诗人,他获得萨巴提夫人的安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