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黑柏尔致其夫人格利斯廷书

作者:霍甫曼

我的最亲爱的小狗( pinscher)!我接到你的非常美丽的信,心中至为感谢。对呀,我们要保持那一点,总是往下看,永不往上看,除掉康健与生活力以外,也别无所愿。我已经将我的第一只小狗的历史告诉了你,你知道我为什么恰于最纯洁的爱情与敬意澎湃之时,把它的名称加在你的身上?你试想一只最驯良最体贴的小狗必须于冬季跟着我从敏兴——因为我不愿将它遗留在该处——步行到汉堡,它生来就喜欢清洁,厌恶路途上的龌龊,当此严寒之际,它更当图方便自在,但它又必须跟着它的主人跋涉风尘,我要是肯把它在此中的争斗描写给你看,那一定可成为一篇最有声色的文章!有一个时候特别是我所不能忘记的。有一天午刻我在一个酒馆中休息,我饮了一杯啤酒,给我的小狗一碗汤,于是重新起程。同是雪花纷纷下降,非常起劲,我的小狗不愿前进,它摇尾乞怜,它企图抵制,到末了才离开酒馆,但它马上又飞也似的跑回去了,并且向着我狂吠。当它看见我不转去,只是前进的时候,它也抛弃那温暖的地方,跟在我的后面来了,但它非常愤怒,我虽尽力抚慰它,它竟完全不肯接受。我们走到一条大路上,路旁有一大堆石头,沿路构成一个长堤,对于这高不满尺的小狗恰可加以庇护,使不受风雪的侵袭,它于是便离开我,沿着石堤进行。可是它时时刻刻诚惶诚恐地伸着它的黄色小头来观看我是否仍离它不远,此事使我深为感动,从这个时候起,这只小狗对于我就是一种忠实的象征,我遂用它的名称去名天地间最高贵最堂皇的人物,在不知道此项历史的人骤然听见这种称呼虽觉得奇怪,也不要紧!

现在天气虽甚美丽,但我已经觉得无聊。那位大公再也没有消息,普鲁士王对于我的诗已经回答的很好了;他在加冕的演说词中对于德意志和宪法很少顾及的。在这样的状况之下,我和柏林的宫廷不要发生关系;在现今的纷扰之中要达到王后的面前,即使不是不可能的,也很困难,就是她的侍从普特利慈( puttlitz)也十分忙碌。此外,鸡也不要诗,狗也不要诗;此事于我没有多大的关系,我作诗是要尽我的职务,并且也如愿相偿了。…… 一八六一年十月二十六日星期六日于柏林

注:

黑柏尔(一八一三—一八六三年)系抒情诗的作家和戏剧家,他努力摆脱亚丽斯·兰新,获得一个知识丰富的格利斯廷做妻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