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列昂·简柏达致列昂尼·列昂书

作者:霍甫曼

我的亲爱的和被爱的爱人!你再也不要自寻苦恼,并且要驱除你的穷愁。我不要告诉你,我是怎样快乐,对于你的不正当的自责又是怎样发生感触。你怎样时而庄严,时而兴奋,时而又很自然很本色地快乐起来!我愿你如此,我梦想你做一个真实的妻子,心志既坚强,意识又稳固,能超越生活中的纷扰及其意外的变故,不为所左右。你所遭遇的骇人的状况给我一种教训,它们虽十分可怕,它们打击我虽十分残酷,然它们却明白表现我的命运不能有所改变,而我的心中所选择的人是我的飘摇的生命中勇敢的和不可少的伴侣。

你可以在下列一点去测量你的巨大的错误。凡使你恐惧的东西,恰恰使我欢乐。你在生活争斗中所表现的第一种恒久不变的态度使我十分倾心,它并且把我羁绊在你的全部生存上,不可分离了。一个人不当要快乐么?快乐必须因自然而生,由心灵中涌出,快乐要是由愉快的生活状况产出,才是好的,才是健全的。在这种悲惨的时期中要表现快乐是很少的。现在祖国内则支离破碎,愈趋愈下,外则丧师割地,祸且再至,我们又安能去要求一种犯大不韪的和不合时宜的快乐。长久享乐的时期早已过去。我对于我的妻子和祖国具有同等的温存体贴之念,忧愁把你包围在我的心灵中:我们的不幸是相同的。

可是我算定你至少即刻就会觉得不复有何种忧虑了。只有我们不幸的祖国,我眼见它带着不能忍受的痛苦与恐惧又要度入一个新年中了。我们是领导不善,我们和那贪慾无厌可怕的德意志人站在战线上,要作一个殊死战。

可怕的年岁又要开始出现,对于进攻的反对者又要用权力去压制,军队又要被解散,国家的沉沦愈深,欧洲的奴役状况也比从前愈甚,言念及此,真是不寒而栗。再明白些说,我对于法兰西所存留的情形有些担心,有些害怕。然我已经写得太多了。望你于星期一来访我。

我爱你,我好好地向你接吻!一八七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注:

列昂·简柏达(今译莱昂·甘必大 léon gambetta,1838—1882)为法国共和主义的领袖,他得到列昂尼·列昂做他的忠实的女友,但后者为保持好的政治生命起见,不肯和他结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