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易卜生致亚密利·巴塔芝书

作者:霍甫曼

我收到你的两封可爱的信,至今还没有回答!你以我为何如人呢?但我总找不出安逸的时间向你好好地详细写一封信。今天晚上,我必须到戏院里去视察《人民之敌》( volksfeind)的表演。一我的心思单是注在这上面,我真觉得有些痛苦。——所以我对于你的照像一层,暂时必须放弃。但与其取得一张不满意的照片,不如等待一下的好。此外,你的可爱的高大的形态出现于我的回忆中是怎样活泼!我相信还有一个神秘的王妃站在后面。但这个谜子自身是怎样解释呢?

现在人家尽可以作这种梦想,并且把许多美丽的东西加进去;我也是如此。无论如何,此事对于不可达到的和不可测度的实际总算是一点补偿。我在我的幻想中总是看见你用珠宝装饰的。你是很爱珠宝的。在这种倾向中伏着一点更深的,一 点隐藏的意思。但这原来是什么呢?我常是寻求这一点。你可以相信我已找着线索了。但又不是的。——你有些问题,我也许下次即可答复。可是我对于你也提出许多问题。你也可以不断地这样做。一八八九年十二月六日于敏兴

注:

易卜生为挪威的戏剧家和诗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