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哈特列本致其夫人色尔马书

作者:霍甫曼

我的最亲爱的孩子!你的情形怎样?你的小喴喴(wehwe-hchen )在那里?可怜的小陆克尔( nuchelchen)!你没有收到你的亚利芝( dei eich)的明信片么?自从本星期开始,他每天寄一个或两个明信片给你。你没有收到这些东西么?,唉,你这可怜的女孩子!仅接到一个电报么?你的亚利芝于电报外曾写过四五个明信片。

你的亚利芝十分快乐,他这可鄙的家伙!他本来必须和你一样感觉深深的不快乐。这个人也太坏了。

当你相信对于你的愚蠢必须嗟叹时,他偏不承认,偏不嗟叹,这是何等无耻。

唉,我的最亲爱的色尔马,你是何等大的一只小羊:人家倘若没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忍耐性,对于你的琐屑习以为常,那便和爬壁一样,有些令人弄不来。

我的情形很好,我在此必须诚心忏悔,请你原谅,因为当你还有许多原因,深觉不乐之际,我便这样很开心地回答你,实在有点不对。

我应当想一想我的妻子是何等的一只小羊,我应当在格列布斯顿( grabeston)打电报说:“我希望舍掉这个生命。”或是说:“此次就是这样过去了。”或是说:“只有渴想你的痛苦就消毁了我的脏腑。”或是说:“一切人类都是要死的。”或是说:“我的孩子,你发癫了!”

在这种意义上,我诚恳地替你祝福,向你接吻,并且是你的最不幸的亚利芝。

请你付出快信的邮资!一八八九年八月十五日于林登浩斯( lindenhaus)的盐井( salzbrunn)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