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女人》

第16节

作者:赫拉·琳德

我认为这纯粹是谎话,因为大家拿到的摄像计划都是一样的,所有参加者的姓名都清清楚楚地写在上面。

“喂,埃尔韦拉,”博多一面在两边的泪囊上抹胭脂,一边懒洋洋地说,“真看不出你的实际年龄!”

“玛尔塔怎么啦?”埃尔韦拉娇滴滴地笑着问,“她仍然那么胖吗?”

“从我离开她以后,她是越来越胖了。”博多心满意足地说,“原先她的饮食都是按医生的规定安排的。”

“哎,是呀,整天按规定饮食真叫人受不了。”这位老色情影星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说,“我常想,宁可变成蠢婆娘或老处女!可身材是我的本钱!”

我高兴地想,如果我老了,我会像阿尔玛·玛蒂尔一样漂亮能干,决不会变成蠢婆娘或老处女。

我的资本,如果可以这样比较的话,是我的头脑和情感。穿着花衣服、身材苗条的化妆师正在叫我往上看,不要眨巴眼睛。她正在给我画下眼线,弄得我眼睛里马上充满了泪水。美容师递给我一张纸巾。

“谢谢。”我瓮声瓮气地说。

我在考虑现在向这两位参加电视座谈会的人作自我介绍的时机是否成熟,因为他们显然相互认识,而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

这时,房门又开了,穿牛仔裤、腰别对讲机的小姐领来的是位政治家,他相貌端庄,五十岁左右。见到他使我想起了维克托·朗格。他也是额前垂着一绺头发,面露稍带讥讽似的微笑,显得很精干的样子。

他客气地向大家道了晚安,甚至第一个和我握手,然后坐到我的椅子上,因为我的头发已经做好了。老头诙谐地对为我做花式发型的化妆师说:“请洗一洗,梳理一下。”

“噢,是部长先生!”我听见埃尔韦拉叫了起来,连公鸭博多也友好地转过了头发蓬松的脑袋,缓缓地向政治家递过一只肉乎乎的手说:“我大概不必记我(自我)介绍了吧?”

那些喜欢自吹自擂的人,当他们要自我表现的时候,总要讲柏林土话!

我得赶快离开。

在更衣室里,埃诺仍然坐在地上选择电视频道。我照了照镜子,弗兰卡女士现在和斯图尔德斯女王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了。我小心翼翼地施了个宫廷屈膝礼,向谄媚的朝臣们颔首微笑。

“你看上去漂亮极了。”埃诺头也不回地说。

“你来看,我把巴基斯坦存入三频道,正好出现用英语播音的节目,阿拉伯语字幕,你觉得画面质量如何?”

“很好。”我心不在焉地说。

我突然感到极度恐惧!过不了几分钟,半个世界就会在电视机前看到我穿着粉红透黄的套裙走过旋转门的情景。甚至在巴基斯坦,人们也可能看到我走路的情景,当然先决条件是,伊斯兰教国家的高级官员和酋长中要有像埃诺一样迷恋技术的怪才,爱摆弄电视机,非收看到图像清晰的弗兰卡决不罢休。

极度恐惧!

自作自受!

弗兰卡·西丝,没用的女人!

也许我会滑倒,摔倒在地上!也许我的高跟鞋后跟会陷进通风口,于是我不得不光着脚走路!也许在我就座时会露出内裤!救救我吧!我穿什么衬裤好呢?我小心地提起了裙子,心想,千万不要是蓝色花纹的衬裤!还好,衬裤是白色的,谢天谢地。我说些什么呢?也许我会突然忘记我要说的话,除了说“我是伏珀塔尔市的埃尔温·施洛特尔坎普,是来为一家男士服装店主持开业典礼的……”其他的话就都想不起来了。

也许根本就不需要我讲话!

如果要讲的话,也许牙齿上会出现口红,或者嘴角还粘着面条!

他们会用特写镜头展示我的这些洋相!

如果弗莱辛凯姆珀-厚赫姆特夫人从我身上发现任何一个缺点,她都会笑破肚皮的。她会把我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的形象录下来,而且会整夜用慢速放映!阿尔玛·玛蒂尔也会看到我,当然还有威廉·格罗斯克特尔、幼儿园的阿姨、体操队的教练、汉堡的安妮格蕾特,还有维克托、帕派、时髦的莎比娜以及其他许多人。我突然变得口干舌燥,怕上厕所的恐惧心理又突然攫住了我。正当我想悄悄离开的时候,那位别着对讲机的可爱女士来了,还另外带来了一只对讲机。我想,她可能是要给埃诺,让他一会儿帮着干点什么。可她把对讲机插在我的裙子边上,把电线从上衣下面往上放在胸前不显眼的地方,微型话筒则巧妙地固定在上衣的翻领上。现在,我出场的准备工作一切就绪。

“还有五分钟,到时候我来接您。”摄制组负责人亲切地说,“现在请您停止吃喝好吗?”她瞥了一眼揉成一团的食品袋和放在埃诺身边已经喝了一半的酒瓶子,又补充说了一句。她大概也害怕在我笑的时候,会把残留在牙齿上的菜叶和粘在下巴颏上的巧克力饼干残渣摄入镜头。埃诺没注意我的情况,他正在研究向走廊里的一位服务员借来的无绳电话。

摄制组的小姐走后,我悄悄走了出去,穿过走廊,向卫生间跑去。可是色情影星埃尔韦拉女士已经躲在了里面,她似乎跟我一样,也有怯场的毛病。你瞧瞧,你瞧瞧,她也并不像平时那么镇静,我听到她在里面唉声叹气。多么难堪!难道叫我隔着卫生间的门,问她裙子旁的无线电送话器怎么用?还是问她是否能帮帮忙,尽量快一些?唉,真急死我了!我狼狈地离开了这间铺满瓷砖的女士的乐园,干脆向隔壁的卫生间跑去。离上场只有三分钟了!这种时候哪顾得上斯文!关键是要解决问题!我猛地撞开门,但又吃惊地退了回来。那位政治家正站在小便池前。他友好地看了看我。

“那么急去哪儿呢?”

“隔壁卫生间有人。”我结结巴巴地说,难堪得只想赶快离开。

“很遗憾,这儿也有人。”政治家说着,耸了耸肩膀,向关着的厕所门瞥了一眼。

门内传出的单调噪音清晰可辨,原来博多也在为实况转播而焦虑不安!多让人同情啊!他正在里面骂骂咧咧地摆弄身上的对讲机线呢。

政治家解完手,有条不紊地整理好衣服。他是我们中间拍电视最有经验的人,没有一点激动的迹象。

“您不来,我们不会开始的。”他洗手时说。我又冲了出去,还有一分钟!向巴基斯坦作实况转播!酋长们正搓着手,盘腿坐在拜垫上,向身旁吐着烟雾!救命啊!弗兰卡要上厕所呀!

隔壁卫生间正好响起冲水声,色情影星埃尔韦拉女士站在洗手盆前,对着镜子用唾沫在眉毛上轻轻涂抹着,竟然没有看我一眼就忸怩作态地走了。

我气吁吁地坐到还有余温的马桶坐圈上,同时使劲地抓住无线通话器,免得它掉进厕所里。

我当时的心情怎么会那么紧张呢?想想真会笑破肚皮的。我脑子里唯一一个还没有被吓昏的姑娘靠在墙上,向我伸出大拇指,用对讲机向我喊道:“又一部新小说的素材!”

我向她挥了挥手,表示谢意,并做了个“没问题”的手势。

外面走廊上,全部人马站成了一个半圆形。座谈会主持人米勒-施米克也在座,我第一次见到他。

一直在鼓捣电视频道的埃诺突然冒了出来,祝我取得成功,并从背后轻轻推了我一把。“你得向他作自我介绍!你身边带书了吗?”“现在别烦我了!”我轻轻地回了一句。接着,我悄悄地整了整上衣里面的电线,把裙子拉拉平整。

米勒-施米克先生冷冷地看了一眼博多喋喋不休地展示在他面前的那几张画作。这位拉肚子的博多脚穿时髦的牛仔靴,胸前戴着的那根沉甸甸的项链在他鼓起的肚子上随着他的走动而摆动。要是他年龄不是几十岁的话,我一定会误认为他是专门在父亲节骑着摩托车在巴特·利普施普灵格狂奔、吵得那些退休的老头老太们不得安宁的嬉皮士流浪汉。

“这是玛尔塔在森林里摘草莓,这儿蓝墨水的斑点画的是浆果汁。这里当然也有点特别性感的玩意儿,玛尔塔本人就是个很性感的女人。这儿的这一张是我最喜欢的一张,《井畔的玛尔塔》。”

他又找出了那张突出臀部和胸部的画,米勒-施米克先生看了一眼说:“很好,我们一会儿可以谈一谈。”他厌烦地转过身去。

“现在正是时候。”埃诺说着,又轻轻地推了我一把。

在屏幕的背景上,我见到了正在不断切换的广告:一位温柔的少女含情脉脉地偎依在针织外衣上;电梯里一个爱吃花生片的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吃完了一整袋炸花生;一名穿着浴衣的风流女郎面对一群目瞪口呆的男青年懒洋洋地伸着懒腰,然后变戏法似地从大腿中间抽出一张信用卡,接着就扭动臀部,脱去了浴衣……这一切在巴基斯坦当然是看不到的。不过很快,我很快就会在屏幕上出现的。现在一定有七百万人蹲在电视机前,边看边吃花生片呢!

天哪,我是多么神经质呀!我脑子里最后一位姑娘仍然笔直地站着,就剩她一个人,拿着话筒,以求助的目光注视着我。

很遗憾,我错过了以某种方式使米勒-施米克了解我身份的机会。埃尔韦拉此刻正在向他自我介绍:“我向来喜欢扮演严肃的角色。”她淡淡地自我吹捧道,“不过,三十年来我一直被划为娱乐型演员。当然,我也有严肃认真的品格。我是个成熟的女性,能表达艺术作品的思想内涵……”

“很好,我们待会儿再谈。”米勒-施米克先生说着便开始走动起来。

“是时候了!”埃诺轻轻推了我一下。我的手心都沁出了汗珠。门上的指示灯开始闪烁。

“请安静!开拍!实况转播!无摄制组人员陪同不得入内!”周围灯光闪烁,化妆师在最后一秒钟还在急匆匆地围着我们转,朝脸上这儿轻轻擦一擦,那儿稍稍扑点粉什么的。紧接着掌声雷动。米勒-施米克先生从隔板后面跳了出来。这时整整十一点。

“晚安,女士们、先生们!”当热烈的掌声稍稍平息下来时,我听到他响亮的说话声。“今天我邀请了四位大家都很感兴趣的嘉宾……”我在想他是否把我也计算在内,也许这第四位指的就是他本人。“把你写的书给他!”埃诺在我背后轻声说。我没有带书!真是个可爱的初出茅庐的可怜虫!我怎么会想到,在这种该死的电视座谈会上还非得自我介绍不行呢?

“愿上帝保佑!”我双膝颤抖着祈求道。

埃诺转身离我而去,他一定是去观众席,设法找位子了。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站在这些不认识我的参加座谈会的人中间了。rǔ房画家博多在整理着他的那些画作,而自称大器晚成的埃尔韦拉在拉扯她那身袒胸露肩的衣裙,我则收腹作深呼吸。天哪,我的神经都快崩溃了!平常这个时候我肯定已经到家了,而现在我还在这里。孩子们是否已经入睡了?也许房子着火了?阿尔玛·玛蒂尔是否会使用遥控器?也许弗兰茨做了一个噩梦,正坐在床边哭呢,而阿尔玛·玛蒂尔说不定正在看电视,听不见他的哭声……

雷鸣般的掌声再次响起,紧接着,色情影星忸怩作态地走了进来。她张开双臂迎向热爱她的观众,然后两手热烈地伸向米勒-施米克先生,向他亲切问候。当热烈气氛平息下来后,色情影星以卖弄风騒的声调讲述她从孩提时代就想当一名庄重的演员,说她从四岁起就在芭蕾舞练功杠旁苦练,所有洗刷等家务全由她的寡母承担,好让她这只“小兔儿”在艺术上受到最基本的训练。说到这里,这位佳人的声音开始发颤,观众席上和电视屏幕前的观众大概要掏手绢儿擦眼泪了。可是以后并没有出现母亲所期望的结果,她接着说,战后那段时间,长相好的人赚钱很容易。她当时的制片人约亨说:“小兔儿,你有那么漂亮的容貌,还去学《浮士德》和席勒那些破玩意儿干啥?”“说得对,亲爱的迪特尔(米勒-施米克先生叫迪特尔),我当时那么年轻,很不成熟,心中充满了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当约亨给我拍躶体影片时,我抓住了天赐良机。是啊,那时同约亨产生了热烈的恋情,我在他的怀抱里*火燃烧……”她呜咽起来。

为了消除尴尬场面,电视台播放了她所拍电影中一些无关紧要的片断:身穿巴伐利亚民族服装的埃尔韦拉和两个身穿紧身皮裤的年轻人,三人在绿色的森林里表演很蹩脚的床上戏。有人在下面鼓起掌来。埃尔韦拉则谦逊地说,她现在艺术上的成熟程度早就超过了这个水平。她目前正在寻找一位真正懂得她艺术才华的制片人,以便让她扮演诸如甘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级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