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女人》

第22节

作者:赫拉·琳德

“我的好桑雅,我知道你是我的好朋友……什么?我听不清你在说什么!电吹风的声音太大……你说什么……”

拉罗走过来,拿下了烘干器。我向他点头表示感谢。

“我妈妈专门从汉诺威来,我哥哥从布劳恩什维克来……也许我一会儿还能再弄几张票。”

“噢,是这么回事,那就算了吧。”我沮丧地说。

“你知道,我非常想去看看,我是作者,你懂吗?”

“你令威尔·格罗斯非常生气。”桑雅说。看来,她已经清醒了。“你不能指望他们今晚会铺红地毯欢迎你。”

“我没指望铺红地毯。”我后悔地说。

“好吧,也许今晚我能见到你,也许见不到。”桑雅说。然后同我告别,放下了电话。

我坐在那儿,对自己的不成功充满失望。头发上那该死的发卷使我看起来像田里吓鸟的稻草人。我竟然没有受邀参加根据本人大作改编的电影的首映式!

是我弗兰卡·西丝的书!

埃诺是怎么称呼我的?对了,叫“超级女人”!

对我这种人他们至少应该想到!

还是自己解决!如果一个超级女人得不到参加自己电影首映式的邀请,她会采取什么行动呢?

他们这样对待我是见不得人的!对,肯定是这么回事儿!

伊丽莎白·泰勒和别的离了婚并受到冷落的女影星在这种情况下一定会潇洒地抓起电话,把消息捅给街头小报。对,就这么办!

我急忙站起来,从入口处一位等着理发的先生手里夺过他正在阅读的画报,乱翻起来。

“对不起,我得找点东西。”

就在这儿,《搬弄是非》栏:本栏专门刊登小道消息和自由议论文。我们嗅觉灵敏的记者里约·鲁珀对任何形式的传闻、轶事及名人绯闻均感兴趣。本栏电话号码是……

这正是我要找的。

“喂,是里约·鲁珀吗?我是弗兰卡·西丝。”

“您有什么事?”

我咽了一口唾沫。现在要勇敢地挺住。

“我是电影《独身幸福》的作者。”

“是您呀!我能为您做些什么,尊敬的夫人?”

“我没有得到参加首映式的邀请!没有受邀参加我自己电影的首映式!您对此怎么看?”

我身穿理发大褂,头上卷满发卷,站在那儿尖叫着,一副气呼呼的模样,活像个在电影里歇斯底里大发作的演员。

我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由于气愤而泛起的红晕点缀在我那没有化妆的脸上。那位手里还拿着另一半画报的老爷爷充满恐惧地躲开了我。甚至拉罗都向我投来赞许的目光。

“太棒了!”里约·鲁珀说,“这样一来这件事就有新东西可写了。本来我还不知道该对这部电影写些什么呢!”

“您要写上:我怒火万丈!”我尖声叫喊着,“不给我寄票来,这不是胡闹吗?难道因为我们刚刚离婚就这样胡来吗?”

“这确实是头号新闻,”里约·鲁珀高兴地说,“不结婚幸福,而且刚离婚!”

为了报答我热心地给他提供新闻线索,他答应帮我弄两张票。

“我希望您今晚无论如何也要去参加首映式!”他喊道,“可您提供的新闻最好只有你我知道!”

我慢慢地镇静下来,把画报还给那位胆战心惊的老爷爷。

紧接着,我又如约给埃诺打了个电话。

“我们搞到票了,没问题了,只等去拿就行!”

然后拉罗又重新给我扣上了烘干器。

过了一会儿,我刚回到家,帕拉就马上报告说,画报的一位先生刚刚打来电话。

“是里约·鲁珀吗?”我紧张地问。

“是的,你要马上给他回电话。”

“已经两点半了,你现在可以下班了。”我说。

“不在乎这十分钟。”帕拉说,“是你今晚参加电影首映式,而不是我。”说着,她就领着弗兰茨和维利去地下室了。她在地下室给我熨参加首映式的衣服。

帕拉,你真好!为什么不是所有的人都具备你这种高尚品德呢?

我真希望带她一起去,可第二张入场券是给埃诺的,这很清楚。

里约·鲁珀对我回电话感到很高兴。

他刚开车去了机场,他又高兴又激动地告诉我。他当着许多手拿麦克风的记者的面,采访了刚下飞机的电影公司的女士和先生们,问他们为什么没给电影作者发今晚首映式的邀请。

“他们怎么说?”我紧张地对着话筒喊道。

“他们大受触动!很尴尬!一再保证说,这可能是一个令人遗憾的误会。”里约·鲁珀用自我欣赏的口吻说。

“这些猪猡!他们在撒谎!”我激动地喊道。

“这我知道。”里约·鲁珀高兴地说,“因为他们觉得这件事很难堪,所以答应马上让人给你留八张票。您懂了吗?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堵住我的嘴,不让我在这件事上做文章。您需要这么多票吗?如不用,我就把它们送到母亲康复疗养中心去!那儿总有一些人愿意看!”

“您真伟大!”我热情地喊道,“一下子搞到了八张票!鲁珀先生,您可真了不起!”

“这一素材您可以用在您以后要写的书里!”这位机灵的记者笑着说。

“会写进去的,我向天发誓!”

“那八张票放在售票处那儿了,用您的名字登记的。这都是制片公司负责人亲自安排的。”

“这是应该的。”我冷冷地说。

“能为您效劳很高兴,夫人。”里约·鲁珀说,“我们今晚见。但记住,您讲的消息最好只有我们俩知道!”

电影院灯火通明。

“今日国际电影首映式”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挂在大门入口处的上方。入口处还贴着一些照片。那儿是桑雅·索娜和哈约·海尔曼在舞蹈学校的镜头,这儿有桑雅·索娜与达科玛·珀梅兰茨在厨房的镜头。在旁边的照片上,哈约·海尔曼系着裤扣,站在牧羊草地上,桑雅·索娜披着一条羊毛毯站在后面。但最好的照片是桑雅·索娜和乌多·库迪那在科隆教堂结婚的场面。

站在台阶上托着婚纱的人,虽然照得不清楚,但还是能认得出来,那是弗兰茨和维利,我的两个宝贝儿子!我感动极了。

背景处那个看不见脸的玫瑰色小点,那就是我!

我的天啊,我多么自豪!

高级轿车一辆接一辆开过来。好奇的行人早已把入口处围得水泄不通。我和埃诺悄悄走到后面不显眼的地方。

然后,我迈着自豪的步子走到晚间售票处,问有没有西丝的票。回答是没有。“也许有赫尔女士的票?”也没有。

埃诺忧虑重重地走过来。

“我们得向新闻界披露此事!”他吼叫着威胁道。

“啊,是您呀。我知道了。”售票处的女士说着,递给了我一个信封。

上面写着“赠格罗斯克特尔女士”。里面有八张票。

“现在别激动了。”埃诺说。

我不再激动了,没有任何与威尔·格罗斯有关的东西再值得我激动。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

我们走到小摊上,买了一大包爆米花。吃爆米花也属于逛电影院的一部分。我们看着那些名人一个个从身边走过。几位在电视系列剧中扮演英雄角色的演员大摇大摆地穿过门厅,在电视系列剧《菩提树大街》中总是坐着轮椅的那位光头医生也在其中,他是偕夫人和母亲一起步行前来的。

议员和经理、政治家与女领事、电视制作人和汽车商,以及其他文人騒客一个个从我们身边走过。没有人注意我们。

不一会儿,又来了几百名群众演员和工作人员。有杜塞尔多夫舞蹈学校的男女学生,还有灯光师、面包师、电缆工、托麦克风的工作人员以及其他一些重要人物,因为没有他们,这部电影就不会成功。他们都有票,而且很久以前就拿到了。

有那么一小会儿,我觉得爆米花有股苦味。

埃诺紧紧地握着我的手。

“放心吧,”他说,“放心吧。你在哪一方面都是胜者,在经历和善解人意方面也是胜者。”

“是这样的。”我充满感激地说。他说得很对。

这时我看到了帕拉。

“孩子在哪儿?”埃诺惊恐地问。他现在居然对孩子操起心来了!

“在埃里莎·施密茨那儿!”我说,“帕拉,我们都在这儿呢!”

帕拉穿了一件非常时髦的连衣裙,我还从未见她穿过。它也许叫迪奥牌、埃斯卡达牌或拜迪牌社交裙吧。跟她一起来的还有两位长得很帅的先生,都穿着得体的双排扣西服站在一边。

“弗兰西丝卡!”帕拉喊着,挤开一条路向我们走来。

“你看起来盖了!”我羡慕地说,“你叫我怎么有脸见人哪!”

“这我可不敢!”帕拉笑了起来。我用眼睛偷偷看了一眼随她而来的两位先生。其中一位四十出头,像是广告册中那种时髦的模特儿。

另一位像是他的年轻同事,他正转过身,钦佩地看着达科玛·珀梅兰茨。达科玛·珀梅兰茨穿着一件漂亮而又突出体形的连衣裙,正缓缓走上露天台阶。

“盖尔特,这就是弗兰西丝卡!”

“久仰大名!”穿双排扣西服的盖尔特说。他穿的衣服大概是罗斯牌或拉苏斯膝牌,我想。我对这种钉在左肩上很不起眼的牌子一窍不通,可帕拉很重视衣服品牌。

这位神秘的陪伴者是她的什么人呢?

我带着疑问的目光握了握他的手。

“弗兰西丝卡,这是盖尔特。”

“哪个盖尔特?”

“我丈夫。”

我差点把一颗爆米花囫囵吞下去。

“你丈夫?不,这不可能。”

“是真的!我现在就遭解雇了吗?”

“不!我是说……你结婚了?为什么你从不告诉我呢?”

帕拉笑了。

“我不能一面在《独身幸福》的作者那儿打工,一面又唠叨我幸福的婚姻呀!”

“你结婚了!”我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结结巴巴地说,“什么时候结的婚?”

“已经二十二年了。”帕拉说,“康拉特,过来!”

两位英俊先生中年轻的一位走了过来,彬彬有礼地握了握我的手。

“久仰大名……”

“帕拉,”我结结巴巴地说,“你不是在告诉我,这是你的儿子吧!”

“这正是我要说的。”帕拉说。

“不可思议!”我惊讶地说。

突然间我仿佛看到我的两个儿子穿着剪裁得体的西服站在我的面前,显得高大挺拔,而且很有教养。再有几年的工夫他们就是这个样子了!

帕拉呀,你对我们的忠心可要一如既往啊!

这时我发现了阿尔玛·玛蒂尔。她又重新穿上了那件爱丽小姐牌的无腰身女式大衣,大衣恰到好处地盖住了她的胸脯和腰身。她也去过拉罗发廊了,留的发式和我当时认识她时一模一样。难道这才刚刚过去一年吗?

“盖尔特,我亲爱的盖尔特,”阿尔玛·玛蒂尔高兴地说,“我们又见面了!我们的房子怎么样了?买主能付得起钱吗?”

“我们今天晚上可以问问他。”盖尔特笑着说。

身穿蓝色制服的服务生在侃侃而谈的名人之间穿来穿去,递送着科隆牌啤酒和香槟酒。闪光灯闪个不停,一些宾客牙齿上的金牙也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康拉特为我们每人要了一杯科隆啤酒。真是一位好小伙子!我用赞许的目光抬头看了看他。帕拉也能把我的两个孩子教育得如此出色吗?

“为你干杯!”帕拉说。

“为我们大家干杯!”我认真地说,突然感到非常幸福。

“为国际电影首映式干杯!”埃诺笑着说。

然后他看了看我,说:“为今天晚上所有感到幸福的人干杯!”

应该干杯,我今晚就很幸福。

我找到了一个大家庭,与此相比,国际电影首映式又显得多么可笑!它只不过是过眼烟云……

“桑雅·索娜可能没来……”我充满遗憾地说。

“不,她来了!”康拉特说,“她刚刚在一片欢呼声中下了轿车,是同威尔·格罗斯一起来的。她穿了一件黑色裘皮大衣,可大衣却使她显得臃肿肥胖,像只动物。她正在回答记者的提问呢。”

我急忙喝了一口酒。我的脸上也许又出现了红晕,每当我在生活中遇到令人激动的事时总是这样。我这个今天上午从拉罗发廊出来的倍受冷落的气愤的名演员一下子变成了双膝发抖的小弗兰西丝卡。要是我们现在碰面,该怎么办呢?

哎,要是有点清凉油使我冷静一下就好了!帕拉,快把你的手伸给我!

我不断地偷偷向对面的人群望去。

“你背对着入口就行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节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