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鱼》

第09节

作者:哈罗德·罗宾斯

“10分钟了,”我对阿尔玛说道,“他做事慢吞吞的。”

她看着我。“他为人小心谨慎。我相信,他心中有底。”

“也许是这样,”我说道,“不过我愈来愈不定心。”我走到正门前,透过小小的广角窥视镜张望着。我可以顺着过道一直望到电梯门。没有任何动静。我又对她回过身来。“你能上汽车库和他接头吗?”

“不行,”她回答道,“只有一个可行办法,就是等他们来这儿。”

过了一会儿,那个细嗓子又在内部送话器响起,话筒里传出尖利而急促的讲话声。阿尔玛急忙回答着。门外的人又说了起来,声音紧张而急迫。阿尔玛回过头来望着我,脸上露出疑惑不解的神色,然后又对那人说道:“好吧。”

她关掉了送话器,室内立刻变得悄然无声。“我不明白,”她说道,“他叫我阿尔玛。他从来不用名字称呼我的。”

“可是那是你的名字嘛。”我说道。

“是的,”她回答道,“可是你不懂。他待人接物讲究场合。这不是他的礼仪方式。”

“好吧,”我说道,“他还说了些什么?”

“他先问我行李有没有整理好,你有没有公文包。我回答我们已准备就绪,接着他说他马上乘电梯上来。”阿尔玛摇摇头。“他似乎很反常。”

“我觉得他出了事。要不然他不会知道或是问起我的公文包的。”我说道。我转身望了下门上的窥视镜,又回头喊阿尔玛。“你没有说起公文包,是吗?”

“别自作聪明了,”她生气地说道,“我不是傻瓜。”

我笑了。“我从来没有说过你是傻瓜。不过我们最好能立即找到出去的办法。”

“这是唯一的通道,”她回答道,“厨房的那道门只能把我们带到楼梯上。”

我望着窥视镜。电梯门开了,我对阿尔玛做了个手势。“看清,这是不是你的朋友。”

阿尔玛往窥视镜里望了一眼。“是他。不过他身后还跟了个人。”

我又透过窥视镜望着。他的朋友个子不高。但他穿着警官制服,高跟皮靴,使他显得高了些。他的手枪皮套盖打开着,里面却没有枪。他的手上也是空空的。跟在他后面的那个人比他高一个头,那膀子似乎顶着巡官的后背。

巡官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阿尔玛!我是菲利普!”

“我们现在怎么办?”她轻轻地问道。

我迅速打开手枪保险,一步跨到门背后让自己隐蔽起来。巡官看来是被推着进入屋子的。他一下撞到阿尔玛身上。另一个人仍然站在门的另一边,我无法看见他。

“那个美国人!”那人刺耳地叫道。

阿尔玛一声不吭。她指指身后的卧室。那人用西班牙语对他们吼叫着。我不明白他说的什么,但是我明白他用的什么语调。阿尔玛摇摇头。那个人继续对她吼着,并进屋朝她走来。现在我的机会来啦。

我用枪猛击他握枪的那只手和手腕。他转过身来,企图抓住我的膀子。但他的手枪已掉到地板上。我在军队里还学过几手。我稍许后退,然后朝他的下身踢去。他哼了一声,弯下腰来。这时我用枪顶住他的太阳穴。那人蹲在地上。他抬头盯着我,接着试图去拿掉在地上的手枪。

但这下那名巡官的动作十分麻利。他已从地上抬起手枪。他望着我,并且指指那把手枪。“我的枪。”他说道。

“好。”我说道。

巡官向那个人俯下身子,迅速地用手铐把他的两只手反铐在身后。他让那个人翻身仰卧在地上,然后又用嘶哑的嗓子厉声对他说着。那家伙恶狠狠地回着嘴。巡官用枪在他脸上狠揍了一下,他的嘴里和鼻子里开始淌血。巡官继续接他。

阿尔玛赶紧说道:“别在白地毯上接。会把地毯搞脏的。”

巡官望着她,露出一丝微笑,并点点头。他个子不大,但十分结实。他轻松自如地把那个人拖到大理石的阳台上,然后继续接他的脸。这下他血流满脸。巡官还在对他咆哮,那人一言不发地摇摇头。

我问这位巡官。“你认识他吗?”

他用英语回答我:“一无所知,只知道他是哥伦比亚人。我们本以为他们只有3人。我们一直在车里监视他们。他躲在汽车库里,我走出汽车时,他把我逮住了。”

“你的手下人在哪儿?”我问道。

“在街上监视车里的几位呢。”他回答道。他回头对着阿尔玛,又用西班牙语说道。

阿尔玛用英语作回答。“我一点儿也不知道,他们干吗要追踪我们。也许他们和你一样,也得到了关于另外那个人的情报。”

我十分佩服地望着她。她没有使用安杰洛的名字。她没有必要让人家注意到这一点。

“但是,你是否曾经遇到过那个安杰洛·迪·斯蒂芬诺?”巡官问道。

“也许遇到过,”她说道,“也许在跳迪斯科或参加哪个晚会的时候。我见过的人可多啦。”

“那么这一位呢?”他朝我这边点头问道,“你是怎么遇见他的?”

“我在美国读书时的一位女朋友打电话告诉我,说他要来我这儿作客。”

巡官还在望着她。“但是你和他一起外出了两个星期。你们去哪儿的?”

“我在乡下一个小地方。”她回答道。

“你要和他一起去美国吗?看来这段罗曼史真迅速,”他说道。

“爱情来临就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她回答道。

他转身向我。“你会用枪吗?”

“我在越南的特种部队待过。”我回答道。

“你这支枪从哪儿来的?”他追回道。

阿尔玛急忙说道:“我给他的。你们那个将军给我的。”

巡官沉默了一下,接着又转向那个哥伦比亚人。他叽叽哇哇地用西班牙语和他说着,但对方还是一言不发。

巡官将他一把抓起,让他转了个身,腹部顶住阳台的栏杆。他一手用枪顶着那人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打开手铐上的锁,把它取了下来。他的枪仍然对着那人的脑瓜,一面又怒气冲冲地用西班牙语对他说着。哥伦比亚人愤怒地回嘴,听起来他是在咒骂巡官。

巡官好像在耸耸肩。然后他用手枪猛击哥伦比亚人的后脑勺。哥伦比亚人颓然倒在栏杆上,半个身子朝外。巡官的动作十分利索。他一只手伸到那人两腿之间,把他的下半身掀了起来。他往后退了一步,那哥伦比亚人的身子就越过了栏杆,尖叫着向街上摔去。

巡官的头探过栏杆往下看。街上隐约地传来了那人身子着地的撞击声。他回过身来对着我们,脸上毫无表情。“笨头笨脑的蠢家伙,”他无动于衷地说道,“他落到一辆新轿车的顶上,把车都砸坏了。”

我们俩都没有出声。

巡官把枪又插回枪套中。“他会把我们都干掉的。”他说道。

“我明白。”我说道。

“你想看一下吗?”他问道。

我摇摇头。“我在越南看得够多的了。”

他点点头。“很好。我们回屋子里去吧。我再叫几个人来,趁我们等他们的时候,我来检查一下你们的证件。”

我还从未有过像警察护送去机场那样的经历。两辆摩托车在前开道,报警器呜呜直响,后面跟一辆黑白两色相间的警车,然后是我们,坐在巡官的小车里,随后又是一辆黑白两色相间的警车。当我们从街上疾驶而过时,行人好奇地望着我们。

阿尔玛和我坐在后排,一名身穿制服的警察驾驶汽车,冈萨雷斯巡官坐在他身边的乘客席上。巡官回过头来对我们说,“我认为一切顺利,”他说道,“没有哥伦比亚人出现的迹象。”

“我想知道,他们上哪儿了。”我说道。

“谁知道!”他回答道,“事故发生后我的手下人离开时,给他们在车流中溜走了。”

“事故”是警方一种表达方式。尤其是因为他把那狗杂种推下了阳台。他看了下手表。“你们已经误了布兰尼夫的航班,”他说道,“那架飞机两点起飞,下一个航班要等到明天。”

“见鬼。”我说道。

“不必担心,”他轻松地说道,“秘鲁航空公司去纽约的飞机4点起飞。我可以安排你们登机。”

我看了下阿尔玛。她点点头。“这次航班不错。他们有头等舱。我乘过多次。”

“好吧,”我对巡官说道,“我们就搭这次航班。”

“你们得买机票。”他又说道。他向我伸过手来。“把钱和你们的证明给我。所有的事都由我来安排。”

我从上衣的内口袋掏出两张1000美元的钞票放在他手上,还把我的护照和签证递给了他。“你搞票时给阿尔玛也捎一张。”

“那当然,”他边说边把东西塞进口袋。“现在3点钟。我把你们安排在贵宾室。”

“谢谢你。”我说道。

他看着阿尔玛。“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我还没有考虑好呢。”她回答道,“我也许还要去巴黎呆上几天。”

“那很好,”他彬彬有礼地说道。“你打算返回时给我来个电传,我来机场接你。”

“你太客气了,菲利普,”她笑着说道,“我会让你知道的。”

他去办理飞行的各种手续时,留下个警探和我们一起待在贵宾室。阿尔玛点了支烟,贵宾室的一名服务人员端来两杯香槟酒。“对不起,”我说道,“我得去一下洗手间。”

“赶快回来。”

我走进洗手间,心安理得地撒着尿。但是当我朝面前的镜子里望去时,差点没把尿撒在裤裆里。我赶紧拉上裤子转过身。文斯正站在我身后,靠在门上。

“你他妈的在这儿干什么?”我问道。“我以为你走了呢。”

“我得呆在这儿,”他说道,“你跟你伯父通话了吗?”

“通过了。”我回答说。

“好,”他说道,“那么你已经告诉他我干了些什么?”

“当然喽,”我回答道,“他很满意。”

“行啊。”他说着便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无声手枪。“那么你再也无法否认,你和安杰洛在古柯叶上中了计啦,那都是些烟叶。”

“你疯啦。”我说道。

“那是2000万美元的代价。”他说着朝我走来。

我看到他背后的门开着。接着我听到另一支无声手枪轻轻响了一下。我得以迅速地从文斯前面跳开;文斯向前扑倒在地,枪摔在地板上;他的后脑勺开了花,鲜血和脑浆流入小便池里。

冈萨雷斯巡官正站在门口。“哥伦比亚人中的一分子。”他说道。

我说不出话来,只是点点头。

“现在,快离开这儿,”他说道,“我让一名手下人来清理掉。”

我还是一声不吭。

他微微露出了笑容。“你是个幸运儿,”他说道,“该是登机的时候了。”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食人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