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鱼》

第10节

作者:哈罗德·罗宾斯

我们走出男洗手间后,冈萨雷斯巡官对一名警察做了个手势。他来到我们身边。巡官匆匆地用西班牙语说了一番话。那名警察点点头,然后往男洗手间门前一站,这样就无人再能进去。

我满腹疑虑地看着冈萨雷斯巡官。

“我希望让你和阿尔玛先上飞机,然后再把机场的警察带来。他们一来这儿,就会把移民局硬扯进来,你们就会被种种手续缠住,两三天内也走不了的。我相信,你们一定急于回家。”

“谢谢你。”我说道。

“别客气,”他说道,“不管怎么说,你在公寓里救了我一命嘛。”

“你也救了我的命。”我说道。

“那是我的职责,”他说道,“保护无辜的百姓。”

我向他伸出手去。“我得再次表示感谢。”

我们一起走向贵宾室,阿尔玛正在那儿等我们。“真奇怪,”他说道,“我不明白,哥伦比亚人干吗老跟踪我们。”

“他们或许得到了和警察局相同的情报。唯一的问题是我并非他们正在寻找的那个人。”我回答道。

“你不认识洗手间里的那一位吗?”

我摇摇头。“不认识。”

“不过他打算要干掉你。”他说道。

“我不知这是为什么,”我回答说,“不过,谢谢你,他没能得逞。”

他郑重其事地点点头。“我再派两个人跟我一起送你们上飞机。我不希望你和阿尔玛遇到任何不测。”

“我已经感到很安全。”我回答道。

他突然笑了。“你打算再回利马吗?”

我也跟他一起笑着。“我不想来了。这次旅行已够刺激的了。”

他点点头。“我认为你这种想法是明智的。”我们走近阿尔玛时他瞥了我一眼。“洗手间发生的一切没有必要告诉阿尔玛。这件事情已把她吓得不轻了。”

“你们来得正是时候,”阿尔玛说道,“我刚要了一瓶香槟酒。”

巡官对她笑了一下。“你没时间喝酒了。我已安排你们提前登机。”

“干吗那么急急匆匆?”她问道,“离起飞还有40分钟哩。”

“我要你们在其他旅客登机前先上飞机。我们送你们上去,然后我让两名警察在登机的梯子边检查其他登机旅客。他们看到有三个人在那辆有哥伦比亚牌照的车上。”

“你不认为他们会来这儿吗?”阿尔玛问道。

“我不希望有这种可能。”他说道。他提起阿尔玛的化妆包和另一只她随身带上机的小旅行包。“走吧。”他说道。

我们从服务人员通行的大门离开了候机厅。阿尔玛和我穿过十字路口,向飞机走去,巡官在前面领路,那两名警探一名走在我们身旁,另一名尾随在后。我们悄悄地走上梯子,进入机舱。在阳光灿烂的室外停留之后,我过了好一会儿才使自己的双眼适应黑黝黝的机舱。

航空小姐对我们微笑道:“欢迎你们,菲利普先生,史蒂文斯先生和瓦尔加斯小姐。”

阿尔玛也在对她微笑。她说着西班牙语,航空小姐点点头。显然,她们互相认识。那姑娘把我们引到我们的座位上。我们坐在头等舱的最后一排,背后就是舱壁。

“你们会感到十分舒适的,”航空小姐说道,“头等舱另外只有两名乘客。”

“谢谢你。”我说道。

“要不要给你们来点儿香槟?”航空小姐问道。

“好吧,谢谢。”阿尔玛应道。她坐下后,便抬起头来望着冈萨雷斯巡官。“你也喝一点好吗,巡官?”她问道。

巡官一边把旅行包放入我们头顶上的行李架,一边摇摇头。“不,谢谢。我正在执行任务。”

“我相信,现在可以高枕无忧了。”阿尔玛说道。

“等你们起飞后,我才能放下心来,”他说道,“好好品尝你们的香槟酒吧。他们开始放乘客登机了,我打算和我的手下人一起检查他们,过几分钟再来。”

那位航空小姐在我们面前放上一瓶香槟酒和杯子。她迅速地斟满酒杯,然后走到舱门口去迎接新乘客。

我把杯子举到阿尔玛跟前。“我们得到非同寻常的服务,”我说道,“冈萨雷斯始终密切注视着我们。我想知道,他掌握着什么我们还蒙在鼓里的情况。”

“他是警察,”她说道,“他们爱把自己打扮成十分重要的模样。”

“不仅仅如此。”我反驳道,心里想着他刚才多么迅速地跟我进了男洗手问。“不过我并不是抱怨。要不是他,我们这会儿都进太平间了。”

“现在这一切都结束了,”她说道,“我们现在要去美国了。”

“是啊,”我说道,随后又骂了一句,“见鬼,我刚才都没时间给伯父去个电话。他会担心的。”

“你再过10小时就到纽约了,”她说道,“你可以从肯尼迪机场给他打电话嘛。”她又把酒杯斟满。“放松些。我们将作一次令人高兴的飞行。秘鲁航空公司的道格拉斯8型飞机虽然速度慢些,但比布兰尼夫的波音707飞机要舒适得多。我们可以轻松自在、行动自如。”

“我在飞机上从来都做不到行动自如。”我说道,她笑了。“那是因为你从未和我一起坐过飞机。我会使你一路上精神焕发。我再给你来一点可卡因,你就会腾云驾雾,飘飘慾仙了。”

“你真是个浪荡女子,”我说道。

“不,”她笑道,“秘鲁少女。”

我们又举起酒杯。我抬起头来看着另一对男女被护送着穿过走道,到了他们的位子上。他们中等年岁,穿戴考究。那女的穿一件貂皮上衣,钻石戒指在手上熠熠闪光。那男的脱下他的霍姆堡毡帽,露出了稀疏鬈曲的白发;他戴一副法国式的眼镜,使人无法看清他的双眼。我看着他在位子上坐定,然后航空小姐给他们送去香槟酒。

冈萨雷斯巡官回到我们跟前。“一切就绪,”他说道,“乘客已全部登机。这个航班人不多,后舱总共才47名乘客。”

“现在也许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喝一杯香槟酒了吧?”阿尔玛问道。

“不行,不过再次表示感谢,”他抱歉地说道,“我还要到总部花几个小时填写各种表格。”他向我伸出手来。“祝你好运,史蒂文斯先生。见到你很荣幸。”

“那是我的荣幸,冈萨雷斯巡官。”我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说道。“我衷心地感谢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

“别客气。”他说道,然后又把手伸向阿尔玛,满怀敬意地吻吻她的手。“再见,瓦尔加斯小姐。”

阿尔玛向他点点头。“非常感谢,巡官,”她用西班牙语回答道,“我能否再请你帮个忙?”

“你尽管说吧。”巡官回答道。

“我们将在清晨二三点钟到达纽约。你能不能给我住的饭店去个电传,请他们派辆大轿车去机场?”

“我马上就去办,瓦尔加斯小姐。”他说道,接着又用手碰了下帽子表示敬礼,便转身下了飞机。

我听到身后的舱门啪的一声关上,飞机引擎的呼啸声开始向我耳边袭来。我回头望着阿尔玛。她的脸转向窗口,朝地面望着。我俯下身子,从她的肩头望去,可以看到冈萨雷斯巡官和他的手下人正朝机场大厅走去。飞机慢慢地滑向跑道,内部送话器里传来用英语和西班牙语做的安全措施介绍。

飞机缓缓地滑到了跑道的起点,制动闸使飞机停住,然后引擎开始做起飞发动。阿尔玛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当飞机在跑道上疾驰时,她抓得愈来愈紧,随着一阵朦胧的呜呜声,飞机离开了地面。阿尔玛向我转过头来,脸色苍白。“每次都把我吓得不轻。”她说道。

但我不是在思忖她所说的话,而是在捉摸她要巡官给她住的饭店打个电传。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她并没有对巡官说明是哪个饭店。她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彼埃尔饭店。”我说道。

阿尔玛望着我。“你在说什么?”

“你没有对巡官说过饭店的名字。”

她笑了。“我曾对你说,我们是老朋友啦。他知道,几年前我的保护人给了我一个套问。

航行持续了3个小时刚出头,两瓶香槟酒已经下肚。我正打着盹儿,忽然航空小姐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我睁开眼睛,抬起头来望着她。

她手里拿着一瓶刚打开的香槟酒。“祝贺你,”她说道,“我们刚过了赤道。”

我向阿尔玛转过身去。“你有没有睡着?”我问道。

“稍微睡了一会儿。”阿尔玛回答道。航空小姐斟完酒后,又向其他乘客走去。阿尔玛一边和我碰杯,一边俯过身子亲我一下。

“我也向你祝贺。”我笑着吻她。

“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特殊的礼物。”她笑嘻嘻地说道,把一件东西塞在我手里。

“这是什么?”我问道。

“你闻一下。”她说道。

我把它凑到鼻子跟前。“闻上去像有香水的味儿。”

她笑了。“你猜得不错。是我的比基尼裤衩。还潮着呢。放到你的上衣胸袋中。人家还以为是手帕呢。”

我把它放入了口袋。“你的念头真古怪。”我说道。

“倒也不是,”她回答说,“我只是给你一件东西,让你记住,我们什么时候在3万英尺高空飞过了赤道。”

“没有飞机你已经使我飞得更高了。”我对她微笑着。

航空小姐走了过来。“马上要就餐了。”她说道。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食人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