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鱼》

第11节

作者:哈罗德·罗宾斯

我感到她的手按在我的肩上,便在舒适的床上翻了个身,睁开了眼睛。白天的阳光从窗口泻入了屋子。她已经穿戴完毕,低头看着我,微微地笑着。“你睡得很沉。”她说道。

我把头摇晃几下,使自己清醒过来。“几点钟了?”

“12点30分。”她回答道。

我猛地从床上跃起,半个身子下了地。“我得给伯父打电话。”

“别操心,”她说道,“我已经给他去了电话。我告诉他你在睡觉。他要你两点钟和他通话。”

我目不转睛地望着她。“你从哪儿知道他的电话号码的?”

“你不记得了吗?”她反问道,“你要我从利马给他打电话。我对电话号码过目不忘。”

“他听上去情绪怎么样?”我问道。

“我想,还可以,”她回答说,“不过带些悲伤。”

“你打电话,他是否感到惊奇?”我又问道。

“不。”她回答道。她用手指了指床边的桌子。“我们的桔子汁、咖啡,还有美国出品的道地的丹麦式点心。”

“我来喝咖啡,”我说道,两腿一蹬从床上站了起来。咖啡味道很好,又浓又烫。我的脑瓜开始清醒起来。“你什么时候醒来的?”

“8点钟。”她回答道。

“干吗醒那么早?”我问道,“我们睡觉时,一定已过了4点钟。”

“我有些事要做,要打几个电话。”她回答道。

门铃响了起来。“那一定是洗烫衣服的侍者,”她匆忙地说道,“我有许多衣服要熨的。我来整理一下,你就抓紧时间洗澡刮胡子。”她拿起那两只不大不小的旅行包,进了起居室,随手关上了房门。

我又斟满一杯咖啡,拿着来到洗澡间。我一边喝咖啡,一边打开放葯的小柜子找递须刀,可是一把也找不到。我思忖了一会儿,然后把澡巾围在脖子上,向那道通往起居室的门走去。

我把门打开时,阿尔玛的背正对着我。两个男子站在桌子另一边,和阿尔玛面对面。桌上放着两只皮旅行包,旁边是她的首饰盒。她的旅行包打开着,她把用赛璐珞包装的白粉递给了那两名男子,他们把白粉放到自己的旅行袋里。

“22公斤,”她说道,接着一名男子看到了我,便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枪。

阿尔玛向我转过身来。

我感到自己十分迟钝。“我在找剃须刀。”我说道。

“把枪放下,”阿尔玛冷冷地说道,“他是迪·斯蒂芬诺的堂兄弟。”

那个人望着我,“就是和安杰洛在一起的那位?”

“是的,”她回答道,“剃须刀在水槽边上的抽屉里。”

我点点头,便关上了房门。我又回到了洗澡间。我突然感到恶心,便对着马桶吐了起来。对我来说一切都变得不可思议。

我转向水槽,呆呆地望着葯柜拉门上的镜子。我看上去一脸晦气样,脸色苍白,汗流如注,嘴里发出一股馊味。我拉开带镜子的柜子门,取出一瓶我原先见过的漱口液,咕噜咕噜地把一瓶用得精光,却还是没有完全清除嘴里的味道。我找到了剃须刀——一把旧的吉列牌双面刀片的,可是没有剃须膏,因此我就拿起槽上一块也许是妇女用的肥皂在脸上厚厚地涂了一层。剃须刀片还不赖,但是我的双手有些颤抖,因此划了几个口子。我用一块热毛巾捂在脸上,擦去渗出的血珠,然后又把卫生纸按在伤口止血。

我坐在抽水马桶上,直到血凝固住,然后到淋浴池中冲了个冷水澡。我跨出池子时浑身发抖,赶快用一块厚实的土耳其浴巾裹住全身。我又朝镜子里望着,现在不再是面如土色。我迅速地梳了下头,然后开门回到卧室。

阿尔玛坐在床边上,抬起头来望着我。“你有没有不舒服?”她问道。

“很好。”我伸手从衣橱里取出衣服,一边回答道。可是我看到衣橱里只有我的西装和皮鞋。我拿出旅行袋,把它放到床上。

“你的衬衣、内衣裤和袜子都在底层抽屉里。”

她指着衣柜说道。

我穿衣服时她静静地望着我。我把衣服都往我的空旅行包里扔。衣服放得不很整齐,但我总算把包关上锁了起来。我从床上提起包,便往房门口走。

她仍然坐在床边上。“你上哪儿去?”她问道。

“我可以住我父亲原来的公寓。”我说道。

“请等一下。我把事情对你解释一下。”她说道。

“你还能有什么其它解释?更多的谎话?”我挖苦道。

“我还以为我俩是朋友和情人呢。”她说道。

“我们之间的唯一关系就是友好地做爱一场。”我回答道。

“我们曾一起为求生而斗争嘛。”她说道。

“但是我们已幸免于难,”我气愤地说道,“而你从来都没有告诉我。你是在哪儿介入的。我还以为你是陪我来纽约,而不是送这22公斤可卡因来的。”

“那是带给你伯父手下人的。”她回答道。

“当然喽,你从中没有得到任何好处。”我还是憋了一肚子气。“我是个大傻瓜。”

“不,”她温柔地说道,“你伯父和将军有多年的协议,我也参与其中。将军死后,我继续为你伯父效劳。要不然,你认为我如何维持生计?将军给我留下了一切,就是没留下钱。”

“安杰洛是怎么介入的?”我问道。

“安杰洛这五年来找我办事,”她回答说,“我也找他办事。他需要一名靠得住的能讲西班牙语的伙伴。”

“你们是情人?”我问道。

“不完全如此,”她说道,“我要说,我们更像生意上的连手。我们有时也睡在一起,但只是逢场作戏而已。”

“我伯父知道你吗?”

“他知道,”她说道,“从我17岁那年就认识我了。那时将军第一次带我来纽约。”

“你一直这样带货?”

“这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她回答说,“在利马和纽约,他们两边都打通了种种关节。而我又是一名无可挑剔的使者,先是在学校念书,后来又是那些大商号的模特儿。”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不能说,”她说道,“我不知道你了解多少,所以只好闭口不谈。安杰洛也什么都瞒着你嘛。”

我摇摇头。“老天爷。”我说道,然后又望着她。“那位巡官,他也是同伙?”

“不错,”她说道,“护送你到机场是他的职责之一。你还记得他跟你去厕所吗?”

我点点头。

“他干得不赖,”她说道,“我看到文斯跟你去了那儿,就告诉了巡官。”

“那么你知道那儿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问道。

“是的。我今天早上和你伯父通电话时,他告诉我的。”

“你今天早上给他打电话时,他还说了些什么?”

“他要我给巡官打电话,让他把可卡因送到麦德林一个叫奥恰的人那儿。就是安杰洛要送货给他的同一个人。”她从床头柜上拿起一支香烟。她缓缓地把烟吸入肺里。“我对他说,我应当告诉你。他什么也没回答,只是说,要你两点钟给他去电话。”

我望着她。“我不知道我是否想跟他通话。”

“可是他爱你,”她说道,“而且他需要你。由于安杰洛去世,他更需要你了。”

我默不做声。

“我怎么办?”她问道,“我们有了特殊的关系。我也需要你。”

我看到了她的眼睛,里面似乎涌起了泪水。“这对我已经没有意义了。你就这样干下去,你反正一直是这样干的。但是,我却不知道如何在你们的世界里生存。”

“你得有些感情才行,”她嗓子沙哑地说道,“如果不是为我,那么就为你伯父。不管怎么说,你们总是一家人嘛。”

“这个家庭除了悲伤外没有给我任何东西,”我说道,“你去对我伯父说,要是他想跟我谈话,我会在我父亲原来的那套公寓里的。”

接着,我便转过身子——这样她就看不到我的眼泪,拿起旅行袋,走出了房门。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食人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