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鱼》

第07节

作者:哈罗德·罗宾斯

布雷德利一屁股坐在办公桌后那只特大号的椅子上,望着吉特林法官和杰德,他们俩正坐在他对面的舒适的椅子上。他从胸袋中抽出白手帕,擦拭着额上的汗珠。“老天爷,”他喊道,“老天爷。”

吉特林法官注视着他,“我们可以再喝上一杯。”

“谢利——”布雷德利朝对讲机呼唤着。“法官要一份不加冰块的鸡尾酒,我要一份加冰块的格伦莫兰奇牌酒。”他对着杰德。“你爱喝什么?”

“咖啡,不放牛奶,加糖。”杰德回答道。

不多一会儿,谢利走进办公室,把饮料放在他们跟前。

“电话一概不接。”谢利转身打算离开时布雷德利对她说道。她点点头,随手关上了房门。

布雷德利举起酒杯。“干杯。”

法官点了下头,把鸡尾酒喝下一半。布雷德利又朝对讲机喊道:“谢利,我忘了,”他说道,“法官从来不止一杯,他要那只酒瓶。”

谢利很快拿来了一瓶加拿大俱乐部牌酒,放在吉特林法官面前的桌子上,然后又离开了办公室。

布雷德利一声不吭地坐了一会儿,然后对杰德说道:“我感到百思不得其解。你的介入那么离奇。是什么风把你吹到这儿来的?”

“我昨天晚上参加了你的晚会。”杰德回答道。

“参加晚会的几乎有500位客人。但是没有一个带来8500万美元。”

“还有一件事我感到很奇怪,”吉特林法官说,“这笔款子恰恰是我们为了使布雷德利继续留在公司里所需要的数目,你是怎么知道的?”

杰德微微笑着。“你有朋友。我有朋友。朋友间谈到这件事。而我是一个赌徒。”

“那会冒很大风险。”法官说道。

“小赌注赢不了大钱。”杰德回答道。

“你指望得到什么好处?”布雷德利问道。

“我还不清楚,”杰德回答道,“那正是我们要商讨的事儿。”

“即使有这8500万美元给我撑腰,当时要和贾维斯较量还是十分棘手的。你带钱来的时候,他还没出事呢,”布雷德利说道,“我还是不明白其中的原因。”

杰德仍然微微笑着。“也许是因为我喜欢你的作风。你举办了一个了不起的晚会。”

法官又斟满了酒杯。“你是个年轻人,”他说道,“你哪儿来那儿多钱?”

“在我开办的公司中我占有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公司名叫通用航空租赁公司,资产60亿。”杰德看着他们,“因此,先生们,你们可以相信,我有能力玩这个游戏。现在,你们放宽心,我不会向你们索取任何东西。也许我们运气不坏,一起能赚一大笔钱。”

布雷德利转身对着法官。“你有什么看法?”

“你没有别的选择,”老人说道,“而且这使我想起你的举动,你们俩都是疯子。”

“贾维斯在公司里占有百分之四十的股,因此他在公司中的权利还是使我担心。我们知道,他们会采取什么行动?”

法官用冷淡的语气毫不留情地说:“那是你自讨苦吃。解铃还得系铃人嘛。”

杰德向法官转过身去。“布雷德利能摆脱困境,”他说道,“我信得过。”

“谢谢你,”布雷德利说道,“不过。等我们掌握更好的情况后,我们需要进一步商议。”

“我们可以再商议,”杰德说道,“眼下我得回自己的办公室去了。”他站起身来,把几张名片放在布雷德利面前的办公桌上。“你给我打电话,或者我给你打电话。我们再适当地安排几次会面。加上律师,会计师,文件。”

布雷德利抬起头来望着他。“但是,眼下你不想要我写一张8500万美元的收据吗?”

杰德盯着他的双眼。“你有钱支付吗?”

“没钱。”布雷德利回答道。

“那么,写不写又有什么区别呢?”杰德笑着说道,“我们以后再算这笔账。”他和布雷德利握了下手,然后又和法官握握手。“先生们,再见。”他说完便离开了办公室。

吉特林法官呆呆地望着关上的房门。他回过头来对着布雷德利。“我们最好打听一下这小伙子的情况。在我看来,他的举动过分随便。再说,对于不喝酒的人,你很难信得过。”

布雷德利摇摇头。他又在对讲机里叫唤谢利。“给我接花旗银行的麦克马纳斯。”他对法官点点头。“你在董事会会议上见过麦克马纳斯。自从我参加电影公司以来,他一直是董事会成员。他会帮助我们打听出杰德的底细的。”

“我们什么时候回家?”法官问道,“别忘了,我是个老人啊,我需要休息一下。”

布雷德利笑了。“那么我让查克取消你的正餐约会。”

“正餐约会?”法官惊奇地叫了起来。“和谁?”

“莎·莎·加博,”布雷德利回答道,“她喜欢上年纪的人嘛。”

“我可不想改变查克的计划,”法官赶忙说道,“去吃饭没问题。”

杰德转身来到那10层绿色玻璃大楼的停车库。大楼位于世纪大道上,正对着洛杉矶机场的空运区。他把雪佛兰车留给了停车场的服务员,便朝电梯走去。他揿了下到7层的按钮——他的办公室就在那儿。

楚楚动人的公司公关部副主任金·拉蒂默和看上去老是心事重重的公司副经理兼财务部主任吉姆·汉德利总是在电梯门口等着。这种情况虽然很荒唐,但是每次他进办公室时还得有这一位或那一位在电梯门口等着。他确信,他们已给停车场的服务员付了钱。

“你忙了一整天。”金说道。

“不错。”他一边回答一边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你把8500万美元花在哪儿啦?”吉姆问道,“我们支付波音公司的款子都不够了。”

“没问题,”杰德说道,“可以用租赁备用金来支付。”

他们跟随他进了办公室。他看了一下办公桌上的信件,摇摇头,罗科伯父总是这样,他从来不留下任何信件。

汉德利看着他。“贾维斯怎么啦?”

“他炸上了天。”杰德带着挖苦的口吻说道。

“这不是好玩的事,”财务部主任说道,“对我们有没有影响?”

“我看不会,”杰德说道,“我在和布雷德利打交道。”

“我们怎么调节?”吉姆问道。

杰德耸耸肩。“我还没拿定主意,我用私人的钱支付。明天我用自己的存款偿还公司的钱。”

“好吧,”吉姆说道,“我只希望能保护住你和我们。”

“我们不会有麻烦的,”杰德说道,“谢谢。”

吉姆离开办公室。金站在办公桌前。“你没事吧?”她问道。

“没事,”他回答道。他一下瘫到椅子上。“这一天真难熬,我累坏了。”

她绕过桌子走到他身后。“我来给你按摩一下脖子和肩膀,让它放松一下。”

“好,”他说道。金的手柔软而温暖。他回过头去。“这简直是神了,确实舒服多了。”

“你的罗科伯父从我的私人线路给我来了个电话。”金说道。

他立即回过身去。“你刚才干吗不告诉我?”

她摇摇头。“不能当着吉姆的面说。”

“他说些什么?”

“他说,他半夜往你家去电话,时间照旧。”她说道。

“他还说些什么?”

“‘里科,’”她回答道,“他们无法在纽约逮住他,现在他们正在组织一个大陪审团,设法在新泽西把他拿住。”她望着他。“他要你检查一下电话上有没有窃听装置,把整个套间也清查一下。”

“把安全部的约翰·斯坎伦叫来,让他去办这件事。”

“你惹什么麻烦了吗?”她关切地问道。

“不是我,”他回答道,“不过我为伯父担心。”他看着金叫唤安全人员,然后又看着桌上的信件,只有一封信至关紧要。他抓起另一架电话的话筒。“我要和供应部的鲁迪·迈耶通话,”他对办公室外间的一名秘书说道。

鲁迪接了电话。“是我,老板。”

“空中客车公司打算拿什么样的a300型飞机跟我们做交易?”

“他们的新型号。a300——200型。机身加宽,载客400名。要是你定10架,放在美国航空公司的航线上,他们会给你百分之二十的折扣,20年付清。”

“他们有没有向你透露价格?”

“没有,”鲁迪说道,“你不对他们说你对此感兴趣,他们是不会告诉你价格的。”

“国内航空公司对外国飞机通常持小心谨慎的态度。不过这些飞机有市场。现在是旅游旺季,佛罗里达,墨西哥,那儿航班紧张。”

“你要我怎么对他们说?”

“告诉他们,我很感兴趣。我要和东部航空公司,美国航空公司,西部航空公司,还有墨西哥航空公司谈这件事。”杰德说道。

“墨西哥航空公司不是美国公司,”鲁迪说道,“也许他们会向它直接销售。”

杰德笑了。“墨西哥人没钱。我可以向空中客车公司作经济担保。”

“行,老板,”鲁迪说道,“我来办理。只是有一个问题,要是你减少购买波音727-200型机,惹恼了波音公司,那怎么办。”

“这一切归根结底是个‘钱’字,”杰德解释道。“a300运载量大,燃料比波音727省百分之三十。也许,波音公司现在该认识到了,他们并非世界上唯一的飞机制造公司。”

他放下电话,抬起头来望着金。

金点点头。“斯坎伦说,他马上就办。”

“好。”他对金微微笑着。“回家去吧。我要洗个澡,换下衣服,然后带你出去吃饭。”

“一切都按你的安排,”她说道,“只是有一件事例外。”

“什么事?”杰德问道。

“我可不坐那辆运货车。”

“好吧。我们坐罗尔斯车去。”

“好极了。”她拿起了电话。

“给谁去电话?”杰德问道。

“嘉森饭店,”她回答说,“坐着罗尔斯车你还能去哪儿呢?”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食人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