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鱼》

第04节

作者:哈罗德·罗宾斯

白兰地酒有一个特点:它或许使你的胃烧灼难忍,却也使你分外清醒。它使我的头脑像64k的计算机那么灵活。我坐在酒吧高凳上,看着罗科伯父打电话。在我们旁边清洁工正在房间里打扫、整理,使一切都恢复正常。

罗科伯父说的是意大利语。我不太懂意大利语,然而我的大脑计算机使我完全明白他所说的话。他对与他通话的什么人说,那些人都是混蛋,说他们谁也不遵守规则。还说如果再让他们这样下去,就会统统完蛋。接着他又笑着说了声“再见”,便放下电话。

“阿尔玛和孩子上楼去了。”他对我说道。

“好。我得睡会儿觉。我必需赶上去纽约的空中客车,然后换乘到洛杉矶的航班。”

“你不走了。”他断然地说道,“这儿,我们明天有一个更重要的会议。”

“我已安排好明天在我办公室里与空中客车公司签署那份合同,”我说道,“我在他们公司投入了5亿美元,如果不签合同,这买卖就全吹了。”

“不会吹的。”他十分肯定地说道。“但是如果你明天不参加这个会,这笔买卖可就会吹了。”

“罗科伯父,”我说道,“我还以为你叫我到这儿来是为了家族的事务。其实并不是,对不对?”

他默默地又在我们的酒杯里倒了些白兰地,“喝吧,”他说道。

“你是我伯父,”我生气地说道,“我今晚到这里是准备为你去死的,如果需要的话。可你却不能推心置腹地对我说,你只是在扮演教父的角色。”

“再也没有教父了,”他轻声说道。“我们都不过是老老实实的生意人。”

“那是什么生意呢?”我挖苦道,“死亡?”

“我并不希望死亡,”他说道,“这些人是玩游戏的孩子。他们电影看得太多了。”

我目不转睛地看了他一会儿。“我不明白,你明天的会议与我跟空中客车公司的协议有什么关系?”

“这是在跟欧洲人开会,”他说道,“他们对空中客车公司的影响比你这个美国人要大。你最大的竞争对手是一家德国公司,他们要投标的是同一桩买卖。”

“这我知道,”我马上说道,“告诉我一些内幕吧。”

“德国公司要用30亿美元买下你那部分生意,”他说,“而且是现金。”

“从现在起两年之内,”我说道,“我的生意得值50亿美元。”

“‘取消管制’这个不可思议的字眼使航空公司的数目比3年前增加了一倍。你过去生意兴隆是因为他们需要你,但现在劳力、维修、油料费用都开始猛涨,”罗科伯父严肃地说道,“百分之七十的新航空公司资金短缺,被各种风险证券和高利贷压得透不过气来。整个行业为了勉强维持生存,发疯般地降低票价。只要来一次小小的经济衰退,你就得停业,守着一堆多得你无法处理的旧飞机。”

“这件事不会发生的,”我说道,“市场仍然在扩大,所有的经营预测都持乐观态度。”

“我干了这么多年,”他平静地说道,“明白了一件事。生活就像滑行铁道。所有上升的东西终归要下降。”

“但迟早还要上升的,”我说道,“这是历史教给我的。”

“对”,他表示同意。“但你必须小心提防下降后无回升之力。”他把白兰地一饮而尽。“如果你为公司赚了30亿,你自己净得多少?”

我心里算了一下。“完税后,在6亿到6亿5000万。”

他脸上浮出一丝从未有过的敬意。“你的钱可不少呵。”

“我不是你这个阶层的,罗科伯父。”我说道。

“可是你干得更好,”他沉重地说道,“你不用从15岁起就在社会渣滓中闯荡,你不用花11年时间在艰难困苦中挣扎,也不必用谋杀的手段来保住自己的生命或借此获得社会的尊敬。当你安然入梦时,你的眼睑上也从来不会刻上那些死去的人的面容。”

我把一只手放在他的胳膊上。“这些都过去很多年了,罗科伯父,”我说道,“那是另一个时代,另一个世界。”

“可是我仍然活着。”他静静地说道,“对我来说还是同一个世界。这就是我想脱身的原因。”

该轮到我斟白兰地了。“干杯。”我说道。我们一饮而尽。门开了,4个穿工装裤的人抬进另一块地毯,铺在地板上,代替了挪走的那块沾满血迹的地毯。

我注视着地毯,然后转身对罗科伯父说:“我想你说过,这种地毯世界上只有两块。”

他笑着点点头。“没错。但我不敢担保,我那块地毯不会出什么问题。所以我把两块都买下了。”

“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一块地毯呢?”

“我准备把它运到巴基斯坦。这地毯是200多年前巴基斯坦制造的,现在巴基斯坦人仍然是唯一能够清洗和修补地毯的人。”

我从酒吧凳上下来,两腿有点打颤。“我要睡觉去了,”我说道。

阿尔玛来了,现在已穿戴得整整齐齐。她走到罗科伯父面前。“你没事吧?”她问道。

他点点头,表示一切都好。

她转身对我说道:“安杰拉已经睡了。”

“好。”我说道。

“她崇拜你,”她说道,“她认为你是个英雄。”

我笑了起来。“她是个孩子。等她长大了,她就会认为我是个笨蛋。”

罗科伯父插了进来。“你是个英雄。你是来救我的命。”

“我是个傻瓜,”我说道,“你根本不需要任何帮忙。”我的头疼了起来。“我最好去睡觉了,我头晕。”

“我来扶你下楼。”阿尔玛立即说道。

“不用了,谢谢,”我回答道,“我自己能行。”

她转身对罗科伯父说:“你跟他说过我要去洛杉矶吗?”

我瞪大眼睛看着罗科伯父。“你没告诉我。”

他双手一摊。“我忘了。”

“哦,胡来。”我说道。过了一会儿,我摇摇摆摆地走出房间,勉强支撑着,跌跌爬爬地下了楼梯。楼上的3名保安人员急忙扶着我上了床。天花板在旋转,我失去了知觉,白兰地。我简直不能相信,直到第二天中午我才醒过来。

我一睁开眼,看到罗科伯父正坐在我的床边。“你感觉怎么样?”他问道。

我眯起眼避开亮光。我的头就像炸裂一样,嘴里像塞满了棉花。“难受得很。”我咕哝道。

他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起一只空玻璃杯和一个装满加冰块的红褐色饮料的大水罐。他斟了满满一杯递给我。“把它喝了,你会觉得好受些。”

我把杯子端到嘴边,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鼻而来。“这到底是什么?”我问道。

“番茄汁掺伏特加酒再加上一种意大利葯酒,”他说道,“把它喝下去。”

我很快地喝了下去。我开始感到恶心。“味道糟透了,”我说道。

他很快又斟满了一杯。“再喝。”他命令道。

我机械地按他说的做着。突然我的呼吸又顺畅了,眼睛又明亮了,头痛消失了。

“我的天啊,”我说道,“谁给你这个处方的?”

他笑了起来。“这是我母亲的解白兰地葯。”

“真管用,”我说道,“我得马上洗个淋浴,穿好衣服。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开会?”

“我已经开完会了。我怎么也叫不醒你。”他说道。

“那么情况究竟怎么样呢?”

“一切顺利。”他笑笑。“我告诉他们,说你会来处理这件事。”

“处理什么?”我问道。

他微微笑了。“买下米伦纽姆电影公司的控制权。”

“我对这一行一窍不通。我怎么干呢?”我问道。

“移交给他们。”他说道。

我思忖了一会儿。“要是我决定不放手呢?”

“那正是贾维斯想干的。”他回答道。

“那么我别无选择。”我说道。

“我也别无选择,”罗科伯父说道,“我是保护人嘛。我们俩都死路一条。”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食人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