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鱼》

第05节

作者:哈罗德·罗宾斯

我把雪佛兰车开进我办公楼的汽车库里,在停车场管理员的面前停下。管理员从他的那间小房子里走出来,朝我笑笑。“早上好,史蒂文斯先生。”

“早上好,约翰。”我说道。

他看着我。“拉蒂默小姐在车库电梯旁的候客室里等你。”

“谢谢你,约翰。”我说完,便朝电梯走廊走去。我打开门。她独自一人呆在那间小房间里。她在靠近身边的那只沙箱里碾熄了香烟。

“出什么事啦?”我询问道。我从未见过她在白天吸烟。

“你没有告诉我那个婊子要参加会议。”她气愤地说道。

“我告诉过你,他们可能全会来这里。她是主要成员之一嘛,”我说道,“我不能把她排斥在外。”

“我信不过她。”

“你是妒忌,”我说道,“别放在心上,这只不过是在做买卖。从今后,你不会再和她见面的。”

“也许我不会,”她说道,“那么你呢?”

“别犯傻了。我也不会再见到她。”

“我是妒忌,”她承认道,“她的确非同一般。”

“昨日风采。”

她注视着我。“你是那样认为的吗?”

“你才是道地的当今风采。”我说道,一面亲吻她。“你是我的宝贝。”

“对不起!我心烦意乱的。”

我朝电梯走去。“都到了吗?”我问道。

“全到了,”她说道,“他们来得很早。谢泼德和他的律师,吉特林;花旗银行的麦克马纳斯;皮奇特里和他的助手希夫林;那个臭女人和她的加拿大银行代表;西德利;代表米伦纽姆公司的律师;还有我们公司的吉姆·汉德利和会计师戴夫·布利茨。我想我得暂时充当秘书和公证人。”

电梯上升时,我面带微笑地看着她。“坏蛋,”我说道,“我本应该弄清楚,你是用什么办法挤到会议上来的。”

“我不是傻瓜。我不会让你单独和那个女人呆在房间里。”

我走进会场,看到他们脸上流露出好奇的神色。我坐在桌子的首位。金坐在我的左边,面前放着她的磁带录音机和按音速记机。

“贾维斯夫人,先生们,早上好!首先,我感谢你们一接到通知就立即来出席这次会议。你们大家都知道,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一直在研究米伦纽姆公司的运转和面临的问题。我真正意识到我们现在到了必须面对真相的时刻。公司负债累累,它的收入已无法支撑两个星期的运转。在这种情况下,即使耶稣和他的门徒也无能为力。我们内无粮草,外无救兵来求得生存,等待转机。能使公司得到保护的做法只有重新改组或是公开拍卖,但两者都不会给我们带来任何益处。一切都完了。”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后,吉特林法官平静地发了言。他的话一言中的。“如果公司破产,”他说道,“只有两个人真正受到损失:谢泼德先生和贾维斯夫人。他们每人有4亿美元在公司里。”

“不错,”我说道,“但是谢泼德欠我8500万美元。我不明白他如何才能还我,因此,我也受到损失。”

“你曾告诉他,你会支持他,”法官轻轻地说道,“你知道你得付这4亿美元。”

“这没有明文规定,”我说道,“你从来没有告诉我,这公司的情况如此糟糕。”

“我们要控诉你的丑恶伎俩。”老人说道。

“我有谢泼德签字的8500万美元的借条。我的诉讼比你有力。”

“你只不过是个骗子而已。”法官文绉绉地说道。

“时代不同啦。”我回答道。

阿尔玛在加拿大的银行代理人金纳德看着我。“这种情况我们该怎么办?”他问道。

“我不知道,”我说道,“那笔贷款是提供给已故的贾维斯先生的,我知道他的股份作为担保给了公司。”

“可是你告诉我,这个公司已一钱不值,”他说道。

“我所能给予的只有我的同情。”我说道。

“杰德,你是个卑鄙无耻的家伙!”阿尔玛厉声说道,“我还以为能依靠你呢。”她开始啜泣起来。

“作为个人,你可以依赖我。”我说道,“但是这不是私人的事儿,阿尔玛,这是做生意。”我不得不对她感到钦佩。她在进行我从未见过的最精彩的表演:一个被蔑视的女人——开始时就不是一个共谋者。我怀疑她是否用同样的骗人把戏从贾维斯的两个儿子手里强行夺取了财产控制权。

“等一下。”谢泼德说道。他十分精明地看着我。“你叫我们参加这次会议并不仅仅是为了告诉我们这个公司破产了。这件事我们大家都知道。你心里还有别的话要说。”

我朝他笑笑。“你猜得对,布雷德利。”

“你想接管这个公司。”他说道。

“不,布雷德利,”我说道,“我想把它买下。”

“你比我还要疯狂。”布雷德利说道。

“也许我会走运,”我说道,“我可以用一半的价钱买下你的股权,现金支付。”

“这不行,”布雷德利说道,“我和贾维斯达成的协议是全价付清。”

“贾维斯已死啦,”我说道,“贾维斯夫人也许会同意的。”

阿尔玛注视着我,然后又看看加拿大银行的代表金纳德先生。“你认为怎么样?”

“百分之五十总比没有的好。”金纳德先生说道。

阿尔玛朝我点点头。“就这么办吧。”

“你听到贾维斯夫人的话了。”我对布雷德利说道。

他向吉特林法官问道:“法官,你是怎么想的?”

吉特林法官狡黠地笑笑。“这笔交易中有名堂的。可是我们已跌进有食人鱼的池子里啦。拿着钱,赶快跑吧。”

我从桌旁站了起来。“谢谢你们,先生们。我叫律师尽快地草拟协议。我已经替你们把钱存放在中间人的银行账户上了。”

布雷德利怒气冲冲地看着我,脸涨得通红。“你欺骗了我们,是不是?”

我一声不吭。

“我还以为你是来帮助我们的。”他说道。

“我是来帮助你们的,”我回答道,“但是我不知道你们已经在水里断了气。贾维斯已用鱼叉送了你们的命。要不是我,你们连一个子儿也捞不着。现在你们回去,收拾一下屋子吧。”

布雷德利和吉特林法官默不作声地离开了房问。我又朝桌了转过身去。“阿尔玛,你和金纳德先生把你们的文件放到一起。”

阿尔玛点点头。“我们会整理好的。”

“谢谢你们。”我说道。我目送他们离开会议室。皮奇特里和他的助手呆呆地望着我。

“但尼耳,”我说道,“你仍然是这个公司的总经理,尽管你是个王八蛋,我还是相信你的知识和才能。我马上把1亿美元转到公司的流动资金账号上,希望你能使制片工作顺利进行。我还任命了吉姆·汉德利为这个公司的副总经理和财务主任,我要求你们两人彻底整顿这个公司,消除不良现象。希望你们两位互相监督。”

皮奇特里看着我。“谢谢你,杰德。不过,你知道,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拿到合同。”

“好,你明天上午就会有一份合同的。”我说道。我与他的目光对视着。“你想要多少钱?”

但尼耳耸耸肩。“我还没有想过。”

“那么,考虑一下吧,”我说道,“我们要坐下来算一算。”

“我明天需要1000万美元,”他说道,“我有机会得到了‘星岛’的发行权。城里的各家制片厂都拼命地在争取,但是制片人是我旧日的情人。他知道我们不会亏待他的。”

“那就是你的工作,”我说道,“干吧。”

“吉姆·汉德利干什么呢?”

“吉姆管理财务——你们俩相互合作。”

“好极了,”他说道,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我还有工作要干,我回制片厂去。”

我们握了握手。“祝你愉快。”我说道。

他大笑起来。“也祝你愉快。”他说道。他和他的男朋友离开了会议室。

我靠在椅子上,点着了一支烟。“老天爷。”我说道。我感到自己好像被榨干机榨过似的。我还在等待罗科伯父的钱。

吉姆·汉德利向我探过身子。“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借钱,”我回答道。我转向罗恩·施拉夫特,他率领着一个3人代表团。“我们能否出售10亿美元的高利率债券?”

罗恩虽然年轻,但他头脑灵活,消息灵通。他直截了当地说道:“不可能。”他说道,“迈克说这个数字太大。”

“我们有资产,”我说道,“不动产至少值4亿美元,每年为我们赚4000万美元。只要一部影片打响,我们就不愁没钱花。”

“过去的两年中,米伦纽姆公司损失近2亿美元,”罗恩说道,“没有一部风行一时的影片。而且,迈克信不过电影行业。”

“我认为他错了。”我说道。

“不过,迈克喜欢你,想与你共事。如果你把米伦纽姆公司并入通用航空租赁公司,他认为能为你出售50亿高利率债券。”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胡说八道,”我说道,“通用航空租赁公司并不需要什么钱,我可不愿替电影公司做抵押品。”

罗恩显得毫不在乎。“这仅仅是想法而已,”他说道,“迈克只是想帮你一把。”

我站起身来,向他伸出手去。“谢谢他,”我说道,“这不是我所需要的那种帮助。”我们礼貌地握握手。他们离开了会议室。

“狗杂种。”汉德利骂道。

“这算不了什么,”我说道,“迈克就是干这一行的嘛。”

谢尔曼·西德利向我转过身来。“我与麦克马纳斯谈了。我们的一致意见是花旗银行不给予帮助。”

我大笑起来。“你究竟什么时候听说过,当你真正需要钱时,一家银行可以贷款给你呢?”

麦克马纳斯说道:“你说得不错。花旗银行已白白地向这个寿终正寝的电影公司投资了4000万美元。”

“得了,麦克马纳斯,”我说道,“这些年来,花旗银行在电影业上耗费了数亿美元,4000万只是沧海一粟。而且你借钱给米伦纽姆公司的唯一原因就是因为你认为谢泼德会把他的石油公司的账户转交给你。”

麦克马纳斯咧着嘴笑了。“你真精明。”他说道。

“你干吗不堂堂正正地和我分担‘星岛’这笔亏本交易?500万美元不算多。”

“那你给我什么做报酬?”

“通用航空租赁公司的新业务。”我回答说。

“你是指那个吗?”他问道。

“我遵守诺言,”我说道,“除此以外,一旦公司结清债务,我保证将拍制电影的第一批收入给你。”

麦克马纳斯转向西德利:“你看怎么样?”

西德利点点头。“皮奇特里是个行家。我把我的钱押在他身上。要是谢泼德当时有像这个搞同性恋的家伙那样的制片人,他就不会一败涂地啦。”

麦克马纳斯对我说道:“我要跟总部联系一下。我想,这笔交易能成。”

“谢谢,”我说道,“无论多少都行。”

西德利转身对着我。“贾维斯精通此道。他让人对皮奇特里做了详细了解。”

“他还不够精明,没有详细检查一下他的汽车,实在遗憾。”

“贾维斯不该追求一位姑娘,”西德利说道,“她的男朋友是拉斯维加斯的匪徒。”他看着我。“我不知道你认识贾维斯夫人。”

“她很久以前就与我的堂兄结过婚。”我说道。

“我想和她接上头,”西德利说道,“但是她从来不理我。”

“我一点儿也不知道这件事,”我说道,“一直到她为这笔交易与我接触时,我才知道她的下落。”

“那真走运。”西德利说道。

“不错。”我说道。

西德利注视着我。“贾维斯曾要我当米伦纽姆公司的副总经理和总顾问。”

我与他的目光相遇。“如果你对此仍然感兴趣的话,你可以得到这个位子。”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伸出手来。“我们会好好干一场的。”他说道。

我微微一笑。“我知道我们会的。”

最后,会议结束了,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我走到屋子角落的小酒吧边上,倒了一杯加冰块的威士忌酒。

金望着我。“你感觉怎么样?”

“累得很。”我说道,一口喝下了半杯酒。

“给我接罗科伯父。”

“你找他干什么?”她问道。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他答应给我5亿美元的,但我一个子儿都没见到。”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食人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