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鱼》

第06节

作者:哈罗德·罗宾斯

我吃完午饭回到办公室时,他正坐在我的办公室里。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对我微微笑着,“史蒂文斯先生。”他递上一张名片。

我迅速地看了一下,这是一张欧洲风格的名片,比美国的名片大得多。

列奥纳多·达·芬奇

金融业务主任

超级卫星欧洲空中广播公司

运河街11号 列支敦士登

我有点迷惑不解。

“抱歉!史蒂文斯先生,”他说道,“我并不想打搅你,但是迪·斯蒂芬诺曾向你的秘书保证,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默默地走到办公桌跟前,用自动拨号机给罗科伯父打电话。“祝贺你!”他说道,“我听说你做成了那笔买卖。”

“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在我的办公室安插了密探?”我厉声说道,“你趁我午饭不在时来了解买卖情况,然后事先不打招呼又派了个间谍来我办公室。我想,我们事先双方都已约定,我在管理电影公司时可以有我自己的做法。”

“这是一个家族,”他说道,“在家族中是不存在秘密的。而且这种事情也无秘密可言。列奥纳多只是去那里掌管资金。”

“好吧,”我说,“怎么管?”

“放心吧,”罗科们父说道,“把它交给列奥纳多好了。”话筒内发出咔嚓一声,电话断了,我放下了话筒。

达·芬奇身材高大,约莫高6英尺3,肩膀很宽,像个运动员。他蓝蓝的眼睛,黑头发,还蓄着修剪得十分整洁的胡子。他身穿一套黑色意大利式的西服,里面穿着白衬衫,系着黑色领带。他伸出一只手来。“只是怕你感到奇怪。”他笑着说道。“我可没有艺术家的天才。”

我也和他一起笑了。“这名字怎么来的?”

“我觉得这名字比伦纳德·戴维森有趣得多”,他回答道。“达·芬奇总是给人极深的印象。”

“我已铭刻在心。”我说道。

他从贴胸的口袋里掏出一只信封递给我。我打开信封,迅速地浏览了信纸上罗列的账目,其中包括我为谢泼德预付的所有款项以及我为米伦纽姆公司新承担的所有义务。总数达5亿9500万美元。

他看着我。“这数字对吗?”

“对。不过,我不明白,你怎么这么快就了解的?”

“这是我们业务的一部分,”他说道,“既然你认可这个数额,我们就开始结算账目。”

“好的。”我说道,“那么我马上叫吉姆·汉德利,我的财务副总经理来这儿。他能帮助我们把钱在账上对号入座。”

“好极了,”他说。

“顺便问一声,”我询问道,“你给我们的支票是在美国银行还是在国外银行支取?”

“支票已经过时了,”他说道,“我们直接把钱汇到你的银行账号上。”

汉德利走进办公室时,达·芬奇正打开一只笨重的箱子,放在我的桌子上。达·芬奇很快地架起了一台组合式计算机,并把它和一个10英寸大小的卫星状圆盘联结在一起,由4个6伏电池作电源。他轻轻地按了下电源开关,屏幕上立刻出现了亮光。屏幕上先是一片空白,然而当他转动圆盘旋钮后,一行蓝色字母便出现在屏幕上:“欧洲空中,运河街11号。”

他向我转过身子。“我们已经准备就绪。”

我把这两人作了介绍。汉德利对眼前的一切十分好奇,但他非常聪明,不问任何问题。我急忙告诉他,我们在做什么事。

他转向达·芬奇。“这不犯法吗?”

达·芬奇摇摇头。“你如果预先通知银行,将用这种方式存款,你就不违法。而且,银行与银行之间总是用这种方式来转账和存款。”

“迪·斯蒂芬诺与欧洲空中广播公司有什么关系?空中广播公司为什么要米伦纽姆公司?”我问道。

“据我所知,”达·芬奇回答道,“迪·斯蒂芬诺是空中广播公司的投资者之一。欧洲空中广播公司是一家新公司,其目的是在欧洲开辟开放性的国际电视新市场。公司在西欧和东欧的上空放置了4颗人造卫星,在欧洲大陆市场上同大不列颠的默多克公司和泰晤士公司直接展开竞争。米伦纽姆公司已经销了1500多部故事片,还有许多其它类型的电影片,是目前最有影响的公司之一。”

“钱的来路清楚吗?”汉德利问道。

“清楚,”达·芬奇说道,“钱来自伦敦劳埃德银行和日内瓦的瑞士信贷银行。”他停顿了一会儿。“我希望你能把所要转账的各银行的账号给我,这样就能把钱汇到你的账号上了。”

我看着吉姆。“好吧,把账号给他。”

吉姆仍然感到不安。“如果我们把账号给了你,那么不让我们知道,你不是也能把资金从这些账户上取走吗?”

达·芬奇笑了笑。“如果你通知银行这种方法仅仅适用于往你的账户上存款,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那好,”我说道,“我们开始吧。”

整个过程只用了15分钟左右。达·芬奇说道:“你已经得到了这笔款子。”

吉姆注视着他。“我们怎么才能知道呢?我没有什么证据嘛。”

达·芬奇笑笑。“给你的银行打个电话,它们会告诉你的。”

“好的。”吉姆边说着便向我的办公桌走去,拿起了电话。他又花了20分钟来核实这些存款。各银行都证实,款项已经入账,他这才露出信服的神色。

吉姆向我转过身来。“你首次预付给谢泼德的8500万美元是你自己的钱,我已要他们将这些钱存入备用金账户上。”

“好的,”我说道。

吉姆接着说:“那么我们还要支付会上达成协议的其他金额。”

我把要支付的金额列给了吉姆。“一旦文件就绪,就准备付钱给贾维斯夫人和谢泼德先生。就像我们和皮奇特里先生商定的那样,1亿美元将用于制片,另一笔钱将存入银行,作为取得‘星岛’发行权的报酬。”

“行,”他说道,“我明白了。现在我得回我的办公室,料理一下事情。”

吉姆走了,我看着达·芬奇把计算机以及他的设备放回箱子里。他把箱子放在地板上,问道:“你打算继续掌管电影公司吗?”

“我没这个打算,”我回答道,“我对娱乐活动一窍不通。那是另一番天地。”

达·芬奇说道:“现在它不再是一项娱乐活动,而是一种通信联络。它将成为一个新天地。”

我注视着他。“通用航空租赁公司的天地对我来说已经够大的了。我并不爱钱如命。”

达·芬奇耸了耸肩。“这就看你的啦。”他看看表。“不早了,快5点钟了。如果你今晚没有什么安排,你不能和我共进晚餐吗?”

“我没有安排。”我回答道。

“太好了。我们晚上8时在桑塔莫尼卡的棕榈饭店碰头好吗?”

“就这么定了。我要带一位姑娘去。”

达·芬奇微微一笑。“我也带一位姑娘。”

我等他离开我的办公室后,便又给罗科伯父打电话。“现在一切都已结束,”我说道,“我们该干什么呢?”

“我仍然希望你考虑一下我早先的提议。我们有一个规模庞大的投资公司。你能干得很好。”

“这个公司对欧洲空中广播公司投资了吗?”

“当然,”罗科伯父说道,“那全是我们的。我们有一些最重要的电影和广播专家在欧洲管理空中广播公司。”

“为此你花费了多少?”我问道。

“不算多,”罗科伯父说道,“也许110亿美元。不过第一个5年后,我们将收回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数额,因为我们将把我们在欧洲的卫星出租给电话公司以及其它通信公司。他们每年应当向我们支付10亿美元。”

我大笑起未。“我不明白你需要我干什么。你独自干得挺好嘛。”

晚上8时,我们站在棕榈饭店酒吧的深处,离大门有6米远。我暗地感到高兴,因为我事先让金打电话预定了座位。我们发现达·芬奇已在酒吧。他拿着一只酒杯,脸上露出焦虑的神色。

“你刚才与迪·斯蒂芬诺通话了没有?”他问道。

“没有,”我说道,“我是在今天下午早些时候,我们刚办完事后给他打的电话。后来就没有再和他联系。”

“我有点担心。我几次给他去电话,然而他的房间里无人回音。”达·芬奇说道。

“这就怪了,”我说道,“他的房间里始终有人的。”

“那里没有人接电话。”他轻轻地说道。

“我来试试。”我提议道,正在这个时候,我的寻呼机响了起来。我看了下显示器,上面是一个我不熟悉的数字。

我回头向金,“你在酒吧里与达·芬奇先生喝一杯。我马上去回个电话,然后再设法寻找罗科伯父的下落。一会儿就行。我要用一下车上的电话。”

我很幸运,拥有这部罗尔斯-罗依斯车的好处是侍者们总是让车停放在旅馆门前。侍者为我开门后,我塞给他一张5美元的钞票。我跨进汽车,抓起电话,先拨了罗科伯父的号码。电话铃响了6次,却无人问津,接着又拨另外一个号码。出乎我的意料,罗科伯父接了电话。

“干吗那么久才回话?”他粗暴地问道。

“出什么事啦?你究竟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在肯尼迪机场法国航空公司的候机室里。”

“你在那儿干什么?”我问道。

“我听说,有人背着我搞了个合同。”他回答道。

“你知道是谁安排的?”我问他。

“我心里有个数,不过得去欧洲才能弄清楚。眼下,我的行踪必须保密。因此我在法国南部租了一条快艇。我将一直呆在船上,直到一切水落石出。”

“那我怎么与你联系呢?”我询问道。

“我会让你知道我在哪儿的。一接到我的电话,就立即设法来见我。”

“我记得你曾说过你已经退出这一行了。”

“我已经退出这一行了,”罗科伯父说道,“问题是有些混蛋不答应。那就是为什么我要你对他们说明白。”

我哼哼唧唧地说道:“好吧,罗科伯父。打电话给我,我会去的。在此期间,你多保重。”

“我会的。”罗科伯父回答道。

电话挂断了,我把话筒放回支架上,便又回到饭店。

达·芬奇抬起头来望着我。“你给迪·斯蒂芬诺打电话了吗?”

“我也得不到他的回音。”我耸耸肩。“我们现在去吃饭吧。或许要到明天才能听到他的消息呢。”

“你估计他会在哪儿?”

我听到警钟在我的脑海里响起。“迪·斯蒂芬诺喜欢歌剧。他也许去曼哈顿看大都会的歌剧了。他肯定让他的随从在他回到家之前放假二小时。”

棕榈饭店的经理吉吉带我们到一张桌子旁。我们坐下来要了酒。“我记得你要带女朋友来的!”

“我邀请过贾维斯夫人,但是不成,”他回答道,“我给她去电话也打不通。”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食人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