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鱼》

第04节

作者:哈罗德·罗宾斯

我低头呆呆地望着我的盘子。米饭和豆子,上面浇着一层令人作呕的棕色西红柿汁和大量的油。我一直在吃这种食物,白天和夜里。我们离开普卡尔巴已经四天四夜,米饭和豆子,米饭和油腻的黄色的鱼。米饭和罐头肉,那罐头一打开,马上就会出蛆。我不是胃里胀气就是直打恶心,可又什么都吐不出来。

我看看阿尔玛。“你怎么能吃这些东西?”

“多喝些啤酒,”她坦率地说道,“我们没有别的选择。”

我打开一瓶啤酒,咕咚咕咚地喝了半瓶。“伊基托斯有饭店吗?”

“伊基托斯是个大城市,”她回答道,“放心好了,我们明天就到那儿。”

我指着自己的一盘食物。“把这玩意儿摔到河里去。”

“你得把它吃了,”阿尔玛语气坚决地说道,“你吃得不够,看上去好像掉了10磅肉。”

“我没问题。”我说道。

“你得浑身是劲才行,”她说道,“谁也说不准你明天会遇到什么样的情况。到目前为止,我们还算走运,可是你就像初出道容易上当的毛头小伙子一样。你甚至不知道我们在那儿会遇到什么。安杰洛没给你透过信嘛。”

我吃了满满一匙米饭,咽了下去,接着又喝一口啤酒。尽管这酒使我燥热,它却消除了我嘴里油腻的滋味。我又抬起头来朝她望着。“他对你说过伊基托斯的事吗?”

“他只是说,我们到那儿时,有一个红胡子的男人会在码头上等我们,他要和那个人会面。”

“他还说些什么?”

她摇摇头。“安杰洛对他的生意谈得很少。”

我点点头。安杰洛对谁也不说。甚至对我也如此。“伊基托斯有没有机场?”

“有,”她回答道,“伊基托斯是秘鲁第二大城市,然而要离开那里仅有的办法就是坐船在亚马孙河航行,或是乘飞机越过群山。那儿地势太高,别的交通工具没法通过。”

“那么这座城市怎么会发展得那么大的?”我又问道。

“多年前,在他们把橡胶树带往马来西亚之前,这儿是橡胶种植园的中心,经济地位十分重要。但是当橡胶种植业衰败后,这座城市几乎无法靠它的产品而存在,不过他们后来又找到了石油。现在大型油轮沿亚马孙河可以直驶大海。”

“这是个大港口吗?”

“我从未去过,”她回答道,“不过我认为那港口一定不小,因为远洋海轮可以从巴西一直航行到这儿。”

我正打算再吃上一匙米饭,忽然听见引擎停了,船在水里的航速开始放慢。我拿起步枪,爬出舱外,阿尔玛紧随着我。我看到那两名船员正在船头抛锚,那长长的锚链随着船锚往水中滑。我走到船员的背后。“你问他们在干什么。”我对阿尔玛说道。

阿尔玛用西班牙语流利地说着。那两个船员神色不安地望着我们,同时呱呱地说着,她又问了个问题。然后那年长的船员进行回答,他似乎在对我们作某种解释。

阿尔玛向我转过身子。“他们认为,我们不如在这个小河湾里抛锚等到明天早上为好。这儿离伊基托斯只有30公里,我们一大早进港更好些。”

“为什么现在进港不好?”我问道。

那名年长的船员帕勃罗回答了她,她又把他的话向我转告。“渔民马上要从河道出来。他们的网撒得到处都是,我们会被搅在他们中问。这些人中有好多印第安混血儿和小偷。你瞧那河道,马上就能看到他们了。他们用强烈的探照灯对着水面,用来诱鱼。要是我们跟他们发生冲突,他们会群起而攻之。”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进港?”我问道。

“渔民们4点钟动身。到5点钟我们就能出发,11点钟就该到达贝伦,半小时后就可以靠岸了。”

“贝伦是什么地方?”我问道。

“那是普卡尔巴来船的码头——像我们这样的小船就停泊在那里。那里还有人住在水上住宅中。大船则停泊在离城市另一头10公里远的地方。”

“船长告诉他们我们该停在哪儿?”我问道。

他们摇摇头。“他从没说过。”阿尔玛说道。

我望着河面中央的河道。在离我们停泊的河湾约莫四分之三英里的地方,渔民的探照灯就像萤火虫一样在水面上下飞快地闪来闪去,渔船似乎有数百艘,我向船员转过身去。“好吧,”我对阿尔玛说道,“对他们说,我希望一旦渔民离开那儿,我们就进入航道,尽量离贝伦远些。我们要驶入大船码头。”

阿尔玛翻译了我的话,帕勃罗摇摇头。他很气愤地说着什么。阿尔玛又面对着我。“他说,那样做很危险。海关就设在那儿,警察也驻扎在那儿。”

“我们到那儿时,我会考虑这一切的。”我回答道。我又转身望着那些渔民。“密切注视他们的动向,”我朝渔民的方向点了下头,说道,“要是有船向我们驶来,立即让我知道。”

阿尔玛翻译了我的命令后跟我来到船尾,我们在那条长凳上坐下。“你在想什么?”

“这两个人我都信不过,”我说道,“不过,要是我们计划和某人见面,他会在大码头见我们,而不是在那种停泊破船和渔船的小码头,这更合乎情理。”

“我倒认为小码头比大码头更安全。”她反驳道。

“我想起了安杰洛有一次对我说的话。最佳的隐蔽地点就是人多公开的地方。没有人会想到你会在那儿干坏事。”

“安杰洛真怪。”她说道。

“他并不那么怪,”我说道,“他把我弄到了这儿。他要你一起来给你许了什么诺言?”

她俯视着我。“我喜欢他。”

我笑了。“没有别的?”

她也笑了。“钞票。许多钞票。”

我点点头。“多少?”

“1000美元。”

“可以给你加钱,”我说道,“等我们离开这儿,你会得到1万美元。”

阿尔玛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她笑了。“现在我们得快活一场。”她说道。

“首先,我们得离开这儿。”我望着河面的渔船说道。船上的灯光在河道上下晃动。

“你在寻找什么?”阿尔玛问道。

“我感到不对劲儿。”我说道。我指着河湾四周。“我们在这儿也许能躲开那些渔民,但是我们离四周的河岸不足100码。更重要的是树林一直延伸到河边,而我们却无法看到林中的一切。”

阿尔玛呆呆地望着河岸。“你是不是认为那些印第安混血儿一路跟随着我们?”

“我不知道,”我回答道,“你觉得可能吗?”

“这儿实际上并没有道路。”她回答道。

“但是他们能骑马,”我说道,“他们也许可以踏出一条羊肠小道。”

她指了指那些船员。“你是否认为他们也许知道那些混血儿?”

“我说不上来。”我耸耸肩。“船长的遭遇并没有使他们垂头丧气。我相信,他们知道船长的意图,而且是他的同伙。”

她又转过身去,目不转睛地望着河岸。夜幕迅速降临,只有闪烁的星星和淡黄色的满月给我们带来一丝光亮。“往那儿我什么也看不清。”

我点点头。“把那些步枪和我给你的左轮枪拿来,让它们留在我们身旁。”

“你打算熬个通宵吗?”她问道。

“我觉得这样安全些。”我回答道。

“我跟你一起守夜,”她说道,“跟你在一起我感到更安全。”

我看着她。“那么穿上牛仔裤而不是短裤,戴上帽子,蒙上防虫面纱,再拿一瓶香茅油。我不希望那些印第安杂种没干掉我们而那些蚊子倒喝饱了我们的血。”

阿尔玛笑了。“我过几分钟就来。”她边说边进了船舱。

她一点儿也不傻,她从舱里拿来了毯子和枕头。“要是我们裹着毯子,那潮气会使我们觉得浑身湿透,就像在洗澡一样。但是,如果我们把毯子铺在甲板上,那比坐在长凳上要干燥得多。”

“好主意,”我说道,“我们的目标也会小些。”我看着她把毯子在甲板上铺开。那两只枕头使地面显得十分舒适。太舒适了。我有个主意。“我的床铺边上有一只直径3英尺的柳条筐。把它拿来,再带上一条毯子。”

她什么也没问。等她回来后,我把筐子放在我刚才一直坐的长凳上,外面包了一条毯子,上面盖了一顶我的旧巴拿马帽。我向她转过身去。“你认为怎么样?”

她咯咯地笑着。“活脱像是你。”

“谢谢,”我说着,一面在她身旁坐下。“现在你可以睡一会儿,我来放哨。”

“你不累吗?”她问道。

“我能行。”

“如果你需要提提神,我口袋里有个小瓶子。”

“我会记住的,”我说道,“我也许用得着。”

我看着她把自己用毯子裹住,然后又转身望着那只筐,满意地对自己笑了。她说得不错。在黑夜中,这只筐看上去和我完全一个模样。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食人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