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花开时》

第十章

作者:irisjohansen

她攀过篱笆时,“艾迪帕斯”正在牧场的另一端,使她的情况变得困难。

她本来希望它会在这边附近,而她可以马上跳上马背,在几秒钟内打开栅门离开。现在,她必须跑到牧场的另一端,还得希望它不会慌乱地逃走,让她在后面穷追不舍。

她走向那匹黑色的骏马。“‘艾迪帕斯’,”她柔声地叫道。“是我。你不要跑走,我们是队友!记得吗?你为什么不过来这里,我们可以出去跑跑。”

它不理会她。或许情况还没那么糟,至少它今天没有慌乱的样子。

“不要靠近它,黛娜。”

卫理!她加快步伐并回头瞥视。他正迅速地爬上篱笆,脸色和声音一样凶恶。

噢,让“艾迪帕斯”今天情况良好,她没有时间再安抚它。现在,她已经来到它身边,并飞快地跃上马背。它略微抬高前腿,她连忙用双膝夹紧它。“现在不要闹,宝贝,求求你!”

它不听她的话,反而不断地跳跃,好象在骑术比赛由中大展雄威,最后还抬高前腿,几乎把黛娜摔下来。

“放开它!”卫理已经站在他们面前,蓝绿色的眼眸中喷着危险的光芒。“放开它,下来,该死!”

“不!”她怒视着他。“我要离开这里,等我找到其它交通工具后,我会送还它。”

“在圣地卡哈找到其它交通工具?”他摇摇头。“只要有必要,我会封锁边界,把你困在这里。”

“那我就骑它越过山脉到沙得阿巴。”她绽开鲁莽的笑容。“他们不太喜欢你和雷亚力,或许他们会给我安全庇护。”“艾迪帕斯”又开始抬高前腿,而她大概只能在它背上再待几分钟。“现在,不要挡住我的路。”

“如果你闯进那些强盗在山上的巢穴,他们极有可能会强暴你或杀死你。”他阴郁地说道,又走向她。

她感觉“艾迪帕斯”的肌肉在她手下绷紧,一股恐惧突然刺穿那包围住她的愤怒。“不!快退回去,‘艾迪帕斯’——”

太晚了!“艾迪帕斯”抬起前腿,在空中腾跃着,而卫理正好被笼罩在那双马蹄下。她听到一声低叫,全身血液立刻冻结。

“卫理!”她看到鲜血从他的太阳穴流下。“不!”她飞快地耀下“艾迪帕斯”的背,至少卫理没仆倒在草地上,或许他的伤势不会太严重。她迅速地跑到他身边,瞪大眼睛惊恐地注视血液从他的太阳穴流向他的脸颊。“你还好吧?”

“不!我一点也不好,”他咬牙说道。“我已经疯了,又沮丧到极点,可能还会有一场严重的头痛。感谢我们的老朋友‘艾迪帕斯’。”他突然把她脸朝下地扛在肩上。“还有你。现在设法停止挣扎,否则我会把你绑起来,塞住你的嘴。”

她感觉一股愤怒,但很快被喜悦浇熄。如果他还能这样扛着她,就表示他的伤势不严重。她终于松了一大口气,全身也倏地瘫软下来。

“打开那道栅门,快点!”

她听到一声低呼,然后她被扛着经过那道栅门和马厩前的空地。她的头发倒垂下来,所以她只能匆匆地瞥到那些马僮和驯马师,可是她听得到那低低的议论声和笑声。而他们的议论绝不能改善她的情绪。

“你现在可以放我下来了。被包围在这些大男人主义的白痴里,我怀疑我还有能力逃走,你害我丢尽面子。”

“你从什么时候关心起你的面子?除非我找到一个你绝对无法逃走的地方,否则我不会放开你。”他们突然离开阳光,进入马厩里。“滚出这里,”他命令某个在她视野之外的人。“待在外面不要进来。出去时顺道锁上马厩的门,等我叫你时再打开。”

一双陈旧的马靴从她视线边缘掠过,然后马厩里的光线随着关门声而暗沉。

卫理经过那一排排的马栏时,她听到锁上门闩的声音。“你难道不认为扛这么远已经够了?”她问道。“我的头已经开始昏了。”

“我确实是扛够了。”他跪在一个空的马栏中,把她放在干净的干草堆上。“我自己也有点昏。”

“真的吗?”她坐起身手,满脸关怀之色。“你还在流血。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笨?你明知道‘艾迪帕斯’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在那种情况下接近它。”她跪起来。“让我看看伤口。”

“这是在那个魔鬼把你摔下来之前,唯一能使你离开它的方法。”他伸手从后面的口袋掏出一条白手帕,随便地擦拭他的脸颊和太阳穴。“你显然已经失去理智。”

“让我来。”她拿下那条手帕,小心翼翼地擦掉伤口上的血。只是一点刮伤,她松了一口气,“艾迪帕斯”的前蹄一定只是掠过他的太阳穴而已。“你不必设法自杀,你大可以让我走。”

“永远不可能,”他平静地说道。“至少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我绝不会再让你离开我。”

“如果你继续做那种疯狂的事,你可能活不了多久。”她沙哑地说道,感觉她体内的某种东西正在融化,就像冰块碰到太阳。她必须迅速地眨眨眼睛,才能压回泪水。“你可能会脑袋开花,该死!”

“不算是什么损失。自从你再次在我生命中出现之后,我的脑袋似乎就不太管用。”他闭上眼睛,放低声音。“老天!你吓死我了。我以为它一定又会把你摔下来。”他颤抖着。她无法相信地望着他,他真的在发抖。他睁开眼睛时,里面是一片疲惫。“求求你不要再对我做那种事。我不断看到你躺在那条山径上,像一个破碎的洋娃娃般蜷缩在那里。那好象是一个不断重复的噩梦。”

求她。她从来没听过卫理求过任何人,她必须费尽力气才能维持住她的愤怒。“这都是你的错。在这种时代,谁还听说过任何人把他的妻子关起来?”

“你不肯留下来!”他简单地回答。“而我不能没有你。”

“你是说你不能没有你的孩子。”她幽幽地说道。

“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我到底必须怎么做才能脱服你?我是否应该安排一次堕胎?”

“不行!”她震惊地睁大眼睛。“你不能那么做。”

“我知道。如果我那么做,我们会一辈子憎恨对方。而且,那个孩子对我的意义可能比对你的还大。因为我比你还早知道他的存在。我要那个孩子,黛娜。”

“我知道。”她颤抖地说道。

“我要他,”他缓缓说道。“可是我愿意放弃他,只要你答应留下来陪我一年,我就放弃那个孩子的所有权。如果你在那时候决定离开我,孩子就让你带走。”

她全身冻结。“你会那么做?”

“只要有必要。”他颊上的肌肉跳动一下。“我正希望在一年结束时,我能说服你留下来陪我。”他颤抖地深吸了一口气。“老天!我真的希望。”

“为什么?”她问道。“这不像你的作风。我无法相信你会平静地放弃自己的孩子。”

他的chún弯成一个哀伤的笑容。“不是平静地。或许是苦恼或无奈,但绝对不会是平静。”

“为什么?”她又问道,他的声音只是一声低语。

“因为我爱你。”他抓住她的肩。“我必须告诉你多少次,你才能相信我?”他的语气中有一抹绝望。“不错,我要那个孩子,但只是因为他是你的孩子,而不是因为他是我的。因为我知道我会爱你的孩子,几乎像我爱你那么深。”

希望之火狂热地燃起。她舔舔嘴chún。“我害怕相信你。”

“我必须为那晚付出多久的代价?我知道我伤害你,也知道我不能让时光倒流。如果我告诉你我为什么带娜妲来这里,会不会有帮助?”

“我知道你为什么带她来这里,你要赶我走,”她的chún突然颤抖着。“你要伤害我。”

“对,我要伤害你。在你告诉我你要离开我时,我的反应就像一个疯子。”他沉默片刻,鼓励自己再说下去。“我不要这么脆弱。老天,我不想说出来。”

“说出什么?”

“那儿她常常玩的杷戏之一。”他脱口说出。“大部份的时候,她并不是非常注意她小小的残酷行为,可是她非常欣赏这个。我是一个寂寞到极点的孩子,她故意让我寂寞。因为寂寞的孩子会急切地渴望温情,而那就是她可以使用的武器。她总是设法利用我报复我的父亲。”

“赖海伦。”黛娜喃喃地说道,但这并不是问句。

“除了我迷人的母亲外,还会有谁?她从小就被训练得知道如何施展她的魅力和如何取悦别人。在她心情好的时候,她会花一整个星期的时间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我身上,而我就会像一只饿扁的小狗般贪婪地接受。”

她无法忍受他眼中的痛苦和自鄙。“不要!”她用一根手指按住了他的chún。“我不要再听下去。”

他拿开她的手。“我也不想再说下去,”他说道。“可是我必须说完。这是我欠你的一点血债。”他低头望着她的小手,开始心不在焉地把玩她的手指。“她喜欢巴黎、维也维和伦敦。它们适合她昂贵的品味,而且在大城市中也比较容易避开我的父亲。她总是有一个爱人,而在她决定她已经厌烦我的时候,她就会告诉我她要和他一起走。她总是笑得非常甜蜜并告诉我,我永远不应该期盼她会留下来。她告诉我我大乏味,无法使她保持太久的兴趣。”他的手不自觉地捏紧她的。“我记得我求她留下来,可是她只是大笑。”

留下来。他昨晚把黛娜拥在怀中也是这么说,永远不要走。她的喉咙因涨满柔情而发紧、疼痛。

“在你告诉我你要去巴黎的那个早上,我根本没有思考,只是直觉地反应,”他平静地说道。“你要离开我了。而我知道我对你的爱已经远远超出那个生我的婊子。你使我爱上你,可是现在你也要走了。”

“可是你知道我爱你,”她设法不让她的声音破碎。“我永远爱你。”

他的视线从她的手移到她的眼睛。“我不相信它可能真正地存在,至少对我是不可能。不相信总比再次受到伤害要安全得多。”他耸耸肩。“现在你已经听完我的告解,”他自嘲地说道。“我希望你听得很仔细。因为我永远不打算再沉溺在那种自怜的感伤中。”

“你不必,”她轻声地说道。“你不必对我告解任何事。”

“不!有必要。”他现在的微笑中没有苦涩,只有温柔和一点哀伤。“你说过你不相信我,没有了解,要信任别人就会非常困难。这点问我就知道,我是怀疑别人的专家。”他把她的手放在chún边,亲吻她的掌心。“直到现在。”

“你说的是真心话吗?”她问道,眼中盈满晶莹的泪水。“噢,请你说真心话,卫理。”

“我的话句句出自肺腑,”他的话严肃得彷佛是誓言。“我从来不曾比现在更真诚。你记得我们在悬崖上的那个早上,我告诉过你一滴寻常的水能带来什么样的奇迹?”

“一滴晶莹的水能使沙漠开满美丽的花朵。”她柔声回答。

“在你走进我的生活之前,我就像那片沙漠,荒芜而萧条。”他微微一笑。“我甚至不知道,那是一种最危险的腐蚀,那种可能在被发现时就已经大晚,但平时却一无所知。然后你进来,像一道清澈的小溪般流过沙漠,再次带给我生命。”

她深吸了一口气,挣扎地控制住那股无法相信的喜悦。“我以前从来没被拿来和一个灌溉计划相比,或许你应该用另一个比方。”

他的chún从她的掌心移到手腕。“你要一个更具体的比方吗?”他迎向她的眼神中带着一抹淘气。“我乐意服从。春天怎么样?我不喜欢扮演一个主掌阴间的神只,尤其在我一心要你注意我更加高贵的气质时。可是你的确适合扮演裴莎佛妮。你带来春天,黛娜,每一天的每一分钟,你都带来温暖的阳光,使我的冬天世界得到开花的机会。”他的声音降低为沙哑的耳语。“求你不要带走那个春天。”

美极了,曾经有任何男人对一个女人说过这么美的话吗?盈满她眼眶的泪水再也无法压抑,两颗晶莹的泪珠缓缓地滑下她的脸颊。“我希望你拿定主意,先是沙漠,然后又是普罗托,一个女孩可能会搞混了。”

“我只是一个男人,”他轻声地说道。“只是一个要分享你的人生的男人,而他也要成为你的朋友、你的爱人和你孩子的父亲。这些话够清楚吗?”

“噢,卫理。”她飞向他的怀抱,紧紧地拥抱着他。“你知道你不只是那些,你是我的一切。”

他回抱住她。“我是吗?”他沙哑地问道。“我很高与知道。”然后,他又装出那个狂妄的卫理。“我当然也有同样的怀疑,可是知道有人欣赏总是一件好事。”他无限温柔地轻抚她的秀发。“你会留下来陪我吗?”

“我会留下来。”这些话从他衬衫前襟模糊不清地传来。“现在你必须把我绑起来装进货柜里,才能把我赶出圣地卡哈。”

“我不认为我会干那种事。”他的轻笑声传入她的耳朵中。“在外交圈中,我已经被视为一个野蛮人。即使狂野的我都会有分寸,但是,那种五花大绑可能会对胎儿有害。”

“胎儿。”她退开身子仰视他,脸上充满光彩。“我要生孩子了。这不是很美妙吗?”

“非常美妙。”他同意道。“你好象才刚了解这个事实,如果你记得,这就是这场混乱的起源。”

“我真的是刚刚才了解。在我父亲告诉我我怀孕、而你完全知情时,我只感觉伤心、愤怒和被出卖。”她的手突然抓紧他的肩。“老天,如果我又从‘艾迪帕斯’背上摔下来而伤了孩子,那该怎么办?”

“你没有摔下来,”他轻声地说道。“那种事没有发生,不要再担心。”她正咬着她的下chún。“可是它可能会发生。我是多么不负责任啊!我应该马上停止骑马。”

“我们会请一位妇产科医生来这里,听听他的建议。”卫理抿紧双chún。“可是你绝对不能再骑‘艾迪帕斯’。”

“好吧!我不骑,”她柔顺地说道,长睫毛遮住淘气的眼神。“在我们的孩子诞生之前。”

“黛娜!”

她大笑。“它喜欢我,”她笑着抗议。“它喜欢我们两个,今天如果没有它鼎力相助,我们的僵局一定还会持续更久。”

“你在分派那匹黑色恶魔担任爱神角色吗?”

“不完全是。它抬起前蹄撞你实在非常顽皮。”她皱起眉头。“我们真的应该马上回去急诊室,让我为你擦点葯。”

“待会儿再说。”他把她压回那堆干草上,并在她身边躺下。“现在,我们何不静静地躺在这里轻松片刻?我喜欢这里。”

她也是。幽暗的马厩中笼罩着一股美妙而亲昵的气氛,而他们身下的草堆是如此柔软、芳香。卫理把她拉得更近,修长的身躯是那么温暖、坚硬而亲爱。她满足地倚偎在他怀里,脸颊靠着他的肩窝。“好吧,只躺一会儿。”她突然格格笑起来。“你觉得那些马僮会在外面想什么呢?在你那样把我扛进来后,他们可能正在期盼听到尖叫声和鞭打的声音。”

他的chún撇成一个哀伤的笑容。“我的尖叫声,这是比较有可能的。他们大部分都知道你是一只多么凶悍的小野猫。那个警卫看到你从阳台上跳下去时,立刻打电话通知我,而不敢亲自追赶你。我很惊讶没有一个人敢留下来保护我。”

“我会保护你,”地作梦般地说道。“你不会再需要任何人,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

她的chún甜蜜至极地占有他的,为他们开启一个全新的天堂,一个充满喜悦和兴奋的天堂。一个吻就能带来如此许多,这是多么美妙啊!

“我也会照顾你,”他沙哑地说道。“现在,不要再说话,我要抱着你躺在这里,享受片刻的安详。老天知道,我在未来可能没有多少机会这么做。”

“你介意吗?”

“不!我不介意。在你的人生开始成长并改变时,你总是预期得到一点不方便。”他莞尔一笑。“你预期它,也期盼它。”

成长和改变。这是多么适合的字眼!各自成长,但又一起成长,分享对方的智能和经验,更分享爱。爱会使他们生活更充实而富足,也会使他们的人生绽开更绚烂的花朵。

“你在想什么?”他好奇地问道,凝视着她闪亮的脸庞。

她发出轻柔的笑声。“沙漠,”她说道。“和花朵。”她的表情完全是童稚般的惊奇和急切。“噢,卫理,我们有这么多美妙而兴奋的事等着我们去做,我几乎等不及了!”

他的眼眸专注、热情而温柔。“我也是。”他经吻她的额头。“我也是,爱人。”

——全书完--

------------------  网站 浪漫天地 制作  扫描 & ocr:jo jo || 排校:cordelia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沙漠花开时》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irisjohansen的作品集,继续阅读irisjohansen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