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湾的男人》

第二章

作者:irisjohansen

深蓝色的奔驰紧跟着莎拉的本田驶人仓库停住,它的轮胎摩擦碎石沥青路面发出刺耳的尖声。

莎拉的心在恐惧中狂跳,当她看见乔顿从方向盘后方跨出车外,心脏又一阵狂跳,

却是另一种不同的情绪。她原本希望一切已经结束,她宁愿一切结束。要命!

她下车并砰地甩上车门。“这里属于私人产业,乔顿,意思是非请勿入。”

“这里太隐密了,麦隆描述这里的情况时,我简直不能相信。难道妳没有头脑?这是一个攻击女人的理想地点,谈什么非请勿入。”

“这儿附近有非常周密的巡逻。”她辩驳地说。“而且这与你丝毫无关。走开,乔顿。”

“等妳安全进入公寓后再说。”

“不,我不——”但他已经大步迈向电梯,她发觉自己匆匆地跟在后面。“我不需要别人护送到自家大门,我独自过得很好。”

“当然喽。”他转身面对她,电梯门上方的灯泡投出昏暗的光影,使他的表情显得格外严厉。“妳把自己列为疯狂杀手的狙击名单上第一号对象,然后又搬入码头边人迹稀少的荒僻仓库居住。妳何不回到纽约,递把刀给那个男人,叫他割了妳的喉咙?”

她迷惑地注视他。“你怎么知道朱利安的事件?”

乔顿没有回答。

“说呀,乔顿。”

“每家报纸都登了新闻。”他闪烁其辞地说。

“我怀疑澳洲的报纸也会报导这件事。你不是从报纸上知道的,对不对?”她专心地端详他。“昨天你在绍瑟里多吗?”

他的表情闪过一抹细微的变化。

“我到这里三个星期了。”

“三个星期?麦隆甚至不知道你离开半月湾。”她突然记起问到乔顿的行踪时,麦隆曾经流露怪异的神色。“还是他根本就知道?他为何要骗我?”

乔顿沉默片刻,然后慢慢地摇头。“妳应该很清楚,麦隆不说谎。”他的笑容苦中带甜。“他具有这个家族的所有优点,记得吗?”

“但是他对我隐瞒一些事情吧?”

“这是妳为『世界报导』进行采访的方式吗?”他耸耸肩。“麦隆或许怀疑我在这里,他知道我去年到过这儿好几次。”

“好几次……”她迷惑不解地摇头。“究竟为了什么?”

“我希望在妳附近。”他简洁地回答。

她讶异得几乎停止呼吸,原先的怒气开始消散,但她极力维持愤怒的表情。“原来是你在跟踪我?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做?”

“我要保护妳的安全。朱利安——”

“听来令人神往。”

“我可不像一头饿狼般地尾随妳。妳知道,我也有自己的工作。当我不能亲自出马时,就聘请一家侦探社确定妳的安全。”

“侦探?你聘请侦探跟踪我?”她不敢置信地摇头。“你确实经常对自己的财产保持鹰眼般的监视。”她生气地在皮包里翻找钥匙。“只不过这个财产已经跑掉了。”

乔顿有些心虚。“我从来没把妳当作财产看待,莎拉。”

“真的?你很可能让我上当。”她危颤颤地大笑,一面打开电梯门锁推开栅门。“你把我当作什么看待?”

“我的爱。”

她闭上眼睛。“别这样,乔顿,别骗我。”

“我没骗妳。”他沙哑地说。“回到我身旁,让我证明这对我们有多好。”

她猛然旋身面对他,扬起眉毛,眼中尽是愤恨与绝望的怒火。“我怎能信任你?我了解你,乔顿,你没有雅量放弃属于自己的东西。你会不惜一切达到自己的目的。”

“妳说得对,我会不惜一切使妳回到我身边。”他停顿片刻。“不惜一切。”

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抹在伤口上的盐。“没有用的,我们没有足以建立关系的基础。”

“妳没给我们机会。”他沙哑地说。“妳尽可以和我谈谈,告诉我妳的感受,大可不必躲避我。”

“每次我想和你谈清楚,最后总在床第间结束。我们对婚姻的企求各不相同,事情永远行不通的。”她踏入电梯。“晚安,乔顿。”

他紧紧跟在她的后面。“我陪妳上去。”当她准备抗议时,他粗鲁地说:“别担心

,我会让妳原封不动地抵达门口。我只想确定楼上没人躲着等妳。”他关上栅门按下电钮。电梯激活时又是一阵特有的晃动,然后开始像蜗牛漫步地上升。

“电梯锁着,怎么可能有人到楼上等我?”

“总有办法,譬如说用一把万能钥匙。”

他靠得大近,虽然没碰到她,她却可以感觉他身体散发的热、闻到肥皂的清香及柠檬味的刮胡水,这些对她而言,就和自己喜爱的香水一样熟悉。这讨厌的电梯为什么上升得如此迟缓?

她可以感觉他的目光凝聚在她脸上,也明白他已觉察她大阳穴的脉搏跳得愈来愈快。他向来知道她最细微的反应变化,并且利用这份本事发动全面而彻底的有效攻击。

“妳还记得第一次在雪梨搭乘我办公室的私人电梯吗?”

她浑身一僵,觉得腹部肌肉倏地紧绷,像一股爆炸的热气在她体内折磨她。“不记得。”

“我记得。”他的声音听来格外温柔。“当时我们才结婚几个星期,妳决定去参观彭氏大厦,看看我在哪里做事。那天早晨我们刚做过爱,但是两人都意犹未尽,我们之间爆出某种激情。我们停住电梯,夹在两层楼间……”

莎拉觉得rǔ房在长裙柔软的丝绒前襟下绷紧与膨胀,心头重新浮现那时在电梯里奔放而原始的片段:乔顿紧张而急迫地拉她卧在电梯铺了地毯的地板上,他的脸在饥渴中扭曲并俯视着她,当他一次又一次地在她体内移动时,她禁不住发出兴奋的呻吟……

他在电梯里退后半步,她知道,就和先前在花园中一般,他的目光集中在她躶露的肌肤上。“老天,妳的皮肤真细嫩。”他的食指像吹气般地轻盈,恰恰触及她的脊椎骨节。“又白又滑。”

他的手指顺着她的脊椎缓缓向上移动,抵达她的肩胛骨,带来一股烈火与令人心痒的快感。

电梯停住,她应该打开栅门,却似乎无法动弹。乔顿的手指在她的肌肤上产生韧如游丝的力量,缚住她,使她生了根似的,被他带来的快感俘虏。他的手指重新下移,沿着她的脊椎,穿过她的腰际,直抵她长裙的v字型尖顶,她的下臀开始抵着丝绒的衣料微微地发胀。“妳的臀部简直令人叹为观止,”她可以听见背后他粗嘎的气息,感受它们呼向她的騒痒感觉,像他指尖的温柔具有同样的力量。“我只要看妳走过房间开灯。倒不因为妳扭摆臀部,而是因为妳每一步之间都充满快乐与自由。看妳走路我永远也不会厌倦,莎拉。”他的手突然滑到丝绒的长裙下面,托住她的臀部。

她惊得喘不过气,脊椎拱起,一股热辣的饥渴像电击般窜过全身。

“已经隔了那么久。”乔顿低沉的声音夹杂苦恼的讯息。他的手温和而有节奏地挤捏。“有时候我觉得若是不能进到妳体内品尝妳的滋味,我真会疯掉。”

她闭上眼睛,向后半倚他的肩膀。她好想分开双腿,感觉乔顿的手滑入、抚摸、挑逗与满足的滋味。她只需移动身体,接着乔顿就会满足她需要的一切。乔顿向来知道如何取悦她,彷佛看得出她何时进入肉体的快感。也唯有在这种时候她才觉得与他接近。因为他愿与她分享的也只有肉体亲近的这一部分。

一想到这个事实,立即带来一股痛苦,冰冻了乔顿技巧地堆筑起的*火。“不!”

她闪开身体,他的手迅速滑上她的背部。她在栅门上笨拙地摸索,终于设法打开了门锁,然后穿过长廊,打开房门。“绝对不成!”

“莎拉……”乔顿跟在她旁边,声音急切。“让我进去,妳知道妳需要爱抚,需要我。”

她转身面对他,目光在苍白的脸上燃烧。“是的,我需要你,但是那不重要,你明白吗?我需要一个丈夫,他能给我的比你所提供的更多。我要知道我的丈夫想什么、有什么感受。我要与他亲近,不分彼此,甜甜蜜蜜,像是——”她可以感觉泪水刺痛眼睛,并极力阻止它们流出来。“噢,有什么用?你或许连我的意思都不明白。”

“我明白,”乔顿的声音夹杂着迟疑。“但我没有把握可以提供妳想要的东西。”

“哦?当我离开半月湾时,发誓绝对不再迁就妥协。”她转开自己的脸。“所以,也许你最好忘掉我。”

“我忘不掉。”他粗嗄地说。“我要如何才能使妳明了,我永远忘不了你?”

“没有办法。”莎拉跨入公寓,砰地甩上门。

她无力地倚在红木门扇,突然觉得羸弱不堪。刚才多么接近朝他让步的边缘,被他挑起的慾望与激情仍令她颤抖不已。但是,她告诉自己,她毕竟面对他而且没有屈从,下次再见面时就轻松多了。亲爱的上帝,她但愿下次会轻松得多。

乔顿转身离开,重新进入电梯。电梯激活时,他左颊的肌肉急遽抽动。两分钟后,

他已坐入奔驰的驾驶座,茫然瞪着一片漆黑。痛苦会很快地减轻,届时他就可以恢复思考。他只要继续坚持到——他弯身向前,把前额搁在方向盘上,双手用力紧握,甚至指关节都泛白了。

几分钟后,他抬起头逼迫自己松开方向盘。他的克制力已经恢复作用,现在,他要坐在这里回想莎拉说过的话,并尝试安排新的计划。只有天知道他多得是思考时间,因为他通知私家侦探社的马兰尼今晚不必出动,所以他绝对不能让莎拉处于无人保护的情况。

第二天早晨,信差送了一只红宝石的镶钻手镯到“世界报导”的办公室交给莎拉。

黑色的丝绒首饰盒上没有附任何卡片。

下午两点,又有人送来一袭全身的苏俄黑貂皮大衣及一盒长梗黄玫瑰。同样没有卡片。

四点钟,楼下的停车场管理员以电话通知莎拉,她的兰宝圭尼轿车钥匙已经暂时交给他保管,她是否希望他把钥匙送到楼上。

“不用。”她的手紧紧抓住电话筒。“有没有便条附在钥匙上?”

答案正如她的预料,没有便条。她缓缓挂回话筒,呆呆地瞪着办公桌上奶黄色的电话。

“乔顿?”萍妮问道。

“我猜想一定是他。谁会赠送一辆十几万的汽车而不留张字条?”莎拉疑惑地摇摇头。“他要做什么?”

“妳应该比我更清楚,”萍妮扮个鬼脸。“但是妳最好确定事情停止。妳知道达文对于私事干扰公务的看法。”

“会停止的,我肯定它会停止,而且快得出奇。”莎拉把首饰盒滑进皮包,又把黑貂皮大衣搭在一条手臂上。“明天见,萍妮。”

“妳不必再与他见面,可以利用信差服务退回。”

“红宝石、黑貂皮和一部兰宝圭尼轿车?”莎拉摇头。“妳会冒险把任何一样交给信差服务公司?”

“乔顿就是如此。”萍妮的褐眼露出一本正经的神色。“他又不笨,如果他存心逼妳再度会面,必然会挑一种独特的方式达到目的。”

“噢,没错,乔顿专挑独特的玩意。”莎拉很快地转身,大步走出新闻室。

四十五分钟后,她站在乔顿位于弗尔蒙的房门外,铿锵有声地敲着。

“为什么?”乔顿一打开门,她就追问。她大步走进豪华套房,把首饰盒交给他,

又把黑貂皮大衣及汽车钥匙拋在白色的麂皮沙发上。“你明知道我不会接受它们。”

“昨天晚上妳相当懊恼,我唯恐妳不愿再与我见面。”乔顿关上门并向后倚在门上。“我想这个方法正合『一石两鸟』的格言。”

“两鸟?”

他脸上出现一抹微微的幽默。“那么每一小时都会有礼物送往『世界报导』交给妳。我会像只可怜无依的小狗四处跟着妳——”他的声音降低,温柔无比。“我会利用每个机会勾引你。”

“我明白了。”她的目光仔细打量他的神色。“不是诡计?你当真?”

他委屈地说:“老天,我不会食言的,莎拉。”

“我知道你的业务伙伴向来尊重你的承诺,但我不真正确定……”

“妳会在我们的恋爱阶段结束前确定的。如何?”

或许会是一桩严重的错误,莎拉暗自琢磨着。乔顿是个谜样的人物,他说过,他会不惜一切使她回到他身边,那么,是否这只不过是另一种诱她解除武装的策略呢?她正准备开口告诉他,她不愿意冒险。

“求求妳。”他低声地说。

她觉得内心深处在融化。乔顿一向以命令、接受或引诱的姿态出现,在她的记忆里,他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半月湾的男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