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湾的男人》

第四章

作者:irisjohansen

“我必须准备离开这里。”乔顿大步越过莎拉进入她的住处。“我无法预订到明天早晨十点以前飞往雪梨的班机,但是在那之前,我必须暂时将你迁往我在弗尔蒙的套房。你的手提箱在哪里?我帮你整理行李。”他迅速移往她的卧室。“朱利安从纽约警察局溜走,很可能正往这里前进。”

“我知道。”莎拉轻柔地说。

他猛一旋转面对她。“哦?当地警局打电话给你了?”

她点点头。“白莱士警官几小时前给我电话。我猜我不必问你怎么知道的。你花钱请来的那些高效率侦探,对不对?好吧,我想反正没关系了。”她讽刺地笑笑。“白莱士警官非常礼貌地为吵醒我而道歉。不用说,电话挂断后我就无法继续睡觉。”

“我看得出来。”他注视她苍白的脸色,发觉她眼睛下方有一抹暗紫的痕迹。他觉得心头的关切如此强烈,使喉间仿佛梗了一个硬块。“别担忧,我不会让你发生任何差错。”他转身走开。“你不必整理任何行李,稍晚我会派人把你的东西送过去。只要带些够你用到——”

“不,乔顿。”

他回头一瞥。“拜托,这与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他粗鲁地说。“我并不是建议你和我同居。好吧,我是要你搬过来住,但是没有性的意味。我只是想保护你,免得被切断喉咙。等他们抓到朱利安之后,你可以回到这里,然后我会跳过你替我设定的任何关卡。”

“我不要你跳过任何关卡。”她的声音很低。“昨晚我说过,我信任你。”

“那么你会跟我走喽?”

“我不能。”她疲惫地说。“老天知道我愿意跟你走,但是不可能,至少现在不能。”

他怀疑地注视她。“一定要马上走,你必须离开这里。留在这个地方无疑公开邀请朱利安上门。”

“这正是我搬到这里的原因。”

他僵住了。“你说什么”每个字的发音都清晰准确。“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警察到处找不到指控朱利安的新证据,但是他们知道一个最后的现场可供探索。“她往自己比了一下。“朱利安的心理状态显示,他很可能对我进行威胁。所以纽约警察及本地有关单位决定,如果没有其它解决办法时,就联合警力设法给他套上一个谋杀未遂的罪名。”

“诱饵。”他呼吸无力。“我的上帝,你让他们利用你当作诱饵?”

“我们只能想出这个方法将他赶出街坊邻居。他像一枚即将爆炸的定时炸弹,再度杀人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她打了一个寒颤。“当我报导朱利安时,曾经仔细研究他,了解他是什么样的人物。”

“而你准备在他爆炸时与他同归于尽?”

“不会那样的。”她皱皱眉头。“白莱士警官非常精明能干,他向我保证——”

“别和我说什么精明能干,”乔顿厉声岔断。“尤其是他们竟然让朱利安溜过他们的指间……”他戛然停住,霎时恍然大悟。“他们放他走的,这些白痴故意转身放他脱逃。”

莎拉点点头。“他们认为这是最理想的心理时机。朱利安的挫折感已经高筑不下,而且——”

“一切都十分合乎逻辑与睿智。”乔顿冲口而出。“你的白莱士警官一手策划的,对不对?如果朱利安真的来了,他们会设法在他谋杀你之前逮捕他,给他一个谋杀未遂的罪名。如果朱利安真的杀害了你,他会给他一个更大的控诉;不论哪种情况都是法律获胜,每个人都获得晋升。而且我猜测『世界报导』只会乐得获得独家头条新闻,不论谁活着来写这篇故事。”

“并非如此,没人强迫我这么做,我完全是自愿同意的。”她扮个鬼脸。“如果萍妮与达文知道我卷入这种情况一定会气昏的。”

“那么告诉警方你已经改变心意,告诉他们你不打算参加这场猫捉老鼠的小把戏。”他跨近一步。“告诉他们。”

她摇摇头。“他杀了四个女人,乔顿,也许还有更多我们不知道的人。我不能让他夺走另一条生命。”

“这不是你的责任,是警察的,他们——”他突然止住不语。她的表情保持断然的坚决。“好吧,让他们利用你,但是不能采用这种方式。搬到我在弗尔蒙的套房,别让朱利安那么轻而易举,让我在那里保护你。”

“使你也陷入危险?如果我这么做会一辈子活不安心,乔顿。”

“你或许根本没有活的机会,如果——”他突然中断,企图克制自己,压抑心中逐渐升起的恐怖。“快停止这种该死的好勇争胜,让我帮助你。”

“我不是好勇争胜,”她喃喃地说。“我怕得要命。我在法庭看他的脸,足足看了四个星期。他神志不清,乔顿。”

他借着莎拉脆弱的时机立刻行动。“那么他或许不会做出警察按逻辑推断的行为。他们若不确定朱利安从哪条路一跃而出,又怎能保护你的安全?”

她用舌头润润嘴chún。“拜托,我已经够恐惧的,但我愿意这么做,乔顿。”

“莎拉,该死,你不能……”他的声音遂渐消逝。没有用,不论他说什么,也无法改变她的决心。“告诉我我可以做什么,告诉我如何才能保住你的性命。”

“你帮不上忙,别插手,让警察处理。”她迎向他的眼光。“往后几天,我不希望你到这附近。”

他瞪着莎拉,痛苦与恐慌像涨潮的海浪在他体内不断涌升。“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办得到。这简直是疯狂,莎拉。”

“有时候生活就是如此,疯狂而惊恐……”她危颤颤地抽口气,挤出一脸笑意。“我想你现在该离开了,白莱士警官再过十五分钟会来这里讨论监视的问题。”

“我要留下来和那个混蛋谈一谈。”

“不行。”她断然地说。“你不准插手。这是我的事,由我负责处理。”

“他妈的我会。我会!”当他看见莎拉脸上狐疑的表情霎时停住。从第一晚以来,她从没有用这种表情注视他。他小心翼翼培养出来的信任,正被自己推翻与摧毁,他在强迫她。这个危机为何来得这么快速?踏错一步很可能击垮他在两人之间建立的每一吋新关系。一个杀人犯使他的挫折感与恐惧攀升到一个新的顶点。他用粗哑的声音说:“莎拉,我不能接受,我不能忍受你遭遇伤害的恐怖念头。”

“你必须忍受,”她非常平静地说。“和我一样。如果你想帮助我,就请你现在离开。”

他站着凝视她许久,然后转身走向大门。“我确实想帮助你,也务必要帮助你。”他打开房门回头一瞥。“对我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比保存你的性命更重要,莎拉。”

他用相当的力道关上门,反映他心中的騒乱。

莎拉陷在长沙发里,两臂交抱胸前,搂住自己。乔顿离去后,她突然觉得寒冷、无依。天!她不想支开他,只想投入他的怀抱,让他紧紧拥抱、保护她,这股慾望几乎濒临爆发的边缘。她知道乔顿的肉体与心智都无比坚强,当她畏惧时能够倚靠他将是何等美好的事情。

但是,如果倚靠他意味着使他陷入危险,她就绝对不能如此。乔顿受到伤害甚至比她单独面对朱利安更令她害怕。不,她绝对不能让乔顿留下抚慰她,即使她迫切需要他的抚慰。

大门传来敲门声。白莱士警官,她茫然地想道,在她开门以前,必须先确认他的身分。他持有一把电梯的钥匙,但他吩咐过,除非她肯定门外是谁,否则切勿开门。她从沙发上起立,迅速穿过房间移向大门。

“马兰尼又来过电话。”乔顿一走进套房,麦隆就通知他。“他说,他和纽约警察局里秘密联络人联系,发现监视朱利安的人员有点怪异,他们似乎故意支开我们的人,并且——”

“放他脱逃。”乔顿替他说完,并跌坐在一张椅子里。“他还说些什么?”

“你知道了?”

“这是预先布置的圈套,”乔顿咬牙切齿地说。“以莎拉做为牺牲的羔羊。一头非常驯服的羔羊。”

“怪不得你显得这么紧张。”

“他们简直大错特错,低估整个情况。如果他们假装放走朱利安,就必定已在他身上安排一条尾巴。朱利安抵达旧金山没?”

麦隆摇摇头。“他至少要四十八小时后才会到这里。他显然缺少盘缠,只能买巴士票从纽约到旧金山,是后天下午三点零五分的格里韩巴士。马兰尼说,他的人员会飞往圣路易,并从那一站登上朱利安搭乘的巴士。”

四十八小时后朱利安就会抵达,乔顿暗自盘算。原先他还有些微希望,假设朱利安或许已决定放弃他的威胁,现在这个希望已经幻灭。

“你打算怎么办?”麦隆悄悄地问。“你不能说服莎拉暂时离开这个城市吗?”

“说服不了。”乔顿的手箝紧椅子的椅臂。“她说,她不能让朱利安留在街上。她甚至不让我留在那该死的仓库陪伴她或帮助她。”他用颤抖的手掩住双眼。“上帝,我怕极了。”

“警察会保护她的,”麦隆说。“我想你只有信任他们。”

乔顿的手重新落在椅子的椅臂上。“说起来很容易。如果他们用你的妻子做诱饵,你会愿意坐在边线观望吗?”

麦隆迟疑片刻。“不。我猜我们两人的占有慾都太强,无法倚赖别人保护属于我们的东西。这必定是彭家的特性。”他停顿一会儿。“但是我们又能做什么?”

“我确信自己无法坐视一切。”乔顿站起来往大门走去。“我要回莎拉的公寓,留在那里陪她,等到他们逮捕朱利安。”

“你说过她不会让你留下来陪她。”

“我会想出办法。”

麦隆脸上掠过一丝了解。“小心点,乔顿,拜托别输掉你已经赢到的几回合。现在或许太早,不适合——”

“难道你以为我不明白?”乔顿的表情忧戚。“我必须冒个险,我失去莎拉总比莎拉失去生命要好些。”

“乔顿……”麦隆的话没说完。他还能说什么?如果站在乔顿的立场,他或许也会采取相同的作法。“如果我能帮得上忙,让我知道。”

“你只要留在这里,万一马兰尼又有电话进来。如果有朱利安的任何消息,立刻和我联络。”

“你回来之前我绝不离开。”麦隆犹豫片刻,接着说:“你一整晚都要在莎拉那里吗?”

“是的。”乔顿咬紧嘴chún。“我会在莎拉那里。”

“喏,接过其中一个袋子。我可不想压坏你的宝贝。”他往莎拉手中塞进一只杂货袋,并且大步越过她进入房内。“老天,雨下得真大,我的运气不错,这些袋子在超级市场的停车场上居然没裂开。它们湿得一塌糊涂。”

当她在乔顿表明身分之后开门,并看见他站在门外时,喜悦之情不免雀跃于心。但她立刻遏制这份喜悦。“你在这里做什么?我告诉你——”

“离开你。”乔顿回头给她一个开朗的笑容。“我会的,只要陷阱的弹簧准备弹开时。但是我相信白莱士警官已经告诉你,四十八小时内不必担心朱利安的出现。既然没有理由显示你不能和我在一起,我又何必单独吃晚餐?”他把两只袋子搁在厨房的流理台上。“不如我来参加你的行列。如果我们想去餐厅,很可能会被淹死。”

他脱掉橄榄色的水手领羊毛衫,扔在一张厨房的凳子上。羊毛衣下的白衬衫也几乎完全湿透,像第二层皮肤一样,紧紧贴在他的身体上。她可以透过潮湿的衬衫,看见他胸前一片深色胸毛的暗影。突然间,她心头热辣辣地忆起那一片茸毛触及她赤躶的rǔ房时多么富有弹性。

她逼迫自己从他胸前挪开视线,向上移到他的脸部。“我不以为这是个好主意。”

“你总要吃东西。”他开始打开各式杂货袋。“当然,你可以派对街没有标志的汽车里的警员之一,到最近的牛肉馅饼大王买些馅饼。”他抬头微笑。黑色的头发蓬乱且微湿,未戴黑眼罩的眼睛闪闪发光。他就像一名淘气的海盗,热融融的温存感动了她。

“现在,你不想吃一点这些好东西吗?”他在袋子里翻找,掏出两片玻璃纸包裹的牛排,以胜利的姿态高举它们。“我可曾告诉你,我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丛林厨师吗?我可以用各种花草和调味品做出令你终生难忘的美食。”

“你会烹饪?”她好奇地关上门走向他。“不,你很清楚,你从来没告诉我。你知道我每一方面,而我实际上一点也不了解你。”她坐在早餐台前方的高脚凳上,热烈地盯着他。“你在澳洲内陆度过很长时间吗?”

他低头瞧瞧手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半月湾的男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