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湾的男人》

第九章

作者:irisjohansen

莎拉往五斗柜上的镜子对自己的反影扮个鬼脸。当她收拾行李来萍妮的小岛时,除了实用耐穿的衣物外,没想到需要别的东西。这件花格的羊毛土耳其式罩衫也是为了保暖而非显示魅力。不过,至少它的翡翠绿和她的头发及眼睛很相配。依照今天上午乔顿表现的抗拒来判断,今晚她或许需要集合每一分可能的胜算。她转身离开镜子,走向房门。

她开始下楼时,门厅及客厅里空无一人,但是她刚抵达楼梯底阶时,乔顿正好推门而入。他犹豫片刻,狐疑地注视她,随后断然转身走向门厅。“我去准备晚餐。”

“已经准备好了。你和麦隆操作无线电时,我炖了一锅牛肉。”她跟着他走向门厅。“麦隆呢?”

“他驾驶游艇到圣塔芭芭拉检查无线电。”他打开门,让她先进入厨房。“我们没办法和萍妮的寓所搭上线。他要半夜或明天一早才能回来。”

“问题在哪里?”莎拉问道,一面把炖锅内的牛肉舀入流理台上预先摆好的陶碗。

“我们目前找不出来。电话总是没人接听,也许接线生接错号码。萍妮应该在家。她说过,她会在家工作,以便随时保持联系。”他停顿片刻才又接着说道:“她确实是你的好朋友。”

“是的,确实如此,不过这次小小的闹剧之后,我可能对她会有新的了解。”她端起陶碗转身。“她应该……”她接触乔顿的目光时,霎时呼吸急促,忘了刚才想说什么。他要她。他嘴chún呈现的性感曲线,以及投在她身上凝聚不散的目光,全都明白地表达。她的手忽然颤抖起来,紧紧抓住陶碗。她努力挤出笑容,穿过房间走向椭圆形的红木餐桌。“我准备了三人份,希望你饿得可以解决它们。”

“我不大饿。”他坐入一张椅子,把餐巾摊在大腿上。“其实你不必动手,我可以料理厨房的事。”

“为什么?”她端了一碗牛肉放在他面前的桌垫上。“如果我仍然把自己看成囚犯,或许会让你忠心耿耿地伺候,但是目前情况已经改变。”她绕过桌子,在自己的座位前放下另一只陶碗,然后坐在他对面,淘气地咧嘴而笑。“我把你当作我的囚犯,但是我会尽力使你的拘禁乐趣无穷。”

“真……有趣。”他没看她,自顾自地拿起汤匙。“你该不是找到机会故意破坏无线电,遣走麦隆?”

“胡说。”她开始享用牛肉。“但是我认为这是老天证明我的理由正当。”

“你的口气好象中古世纪的侠义武士。”

“我是觉得有点中古世纪豪情,我经常认为女人不能成为武士真不公平。既然你要和几条巨蛇搏斗,为什么不能让我帮忙?”她迎向乔顿的目光,刻意补充一句:“不过,你若是宁愿让我扮演五月王后而不是臣仆,我还是很乐意接受。”

他抓紧汤匙。“我不接受。”

“我知道。这就是巨蛇之一。”她小心翼翼地放下汤匙。“你得的似乎是克星情结,这种毛病足以令女人心灰意冷。”

“你并不见得心灰意冷。”

“那是因为这件事对我太重要,我不能容许任何东西阻碍我的道路。”她停顿片刻。“你实在太重要。”

“两天以前,我对你并没那么重要。”

“重要,当然重要。”莎拉抬起手阻止想要开口的乔顿。“我知道,我知道,你或许有权利怀疑我突然的转变。你以为这对我来说是件容易的事吗?以前你总是支配我,使我恨透那种方式。当我发觉自己其实深深爱着你的时候,突然明白只有把愤怒拋开,才能建立我们的和谐关系。我不认为自己必须和你力争这个事实。”她站起来。“但是万一非得如此,我也只好准备放手一搏。放下你的汤匙,你在糟蹋我的炖牛肉。”

“什么?”

她绕过餐桌,拿开他手中的汤匙,放在桌上。“你显然不打算公平对待主菜,或许也要亏待甜点。”她扑通坐在他的大腿上,用手臂环绕他的脖子。“轻松点。”她的脸颊偎在他的胸前。“你僵硬得像块木头。”

“我一点也不意外。”他的声音在莎拉的头发间低沉微弱。“请你下去好吗?”

“不好。”他的心脏在她耳畔抨然作响,她本能地将他搂得更紧。“我喜欢这里,用你的手臂搂住我。”

“不。”

“好吧,我不想勉强。如果你搂着我,感觉会更加美好,但是单单如此也不错。”她解开他衬衫的前三颗钮扣,用chún贴着他的胸部,就像今天早晨在码头上曾经萌生的念头。她把嘴chún埋在他深浓鬈曲的胸毛里,然后偏着头轻巧地舔着他的*头。她感到一阵颤栗窜过乔顿的身体。“你不觉得这样很愉快?”

“就像月黑风高的夜晚被逼上铁打的断头台。”

她柔柔地笑着。“我不是断头台,更不是铁打的。你以前总觉得在夜里和我相处愉悦无比。”她的脸颊来回地摩擦彼她躶露的一片温热肌肤。“至少你曾经说过。”

“莎拉……”他的声音彷佛即将窒息。“我无法忍受大久。”

“好,我的引诱成功了吗?”

他没回答,但是胸部急促地起伏,她可以感觉他亢奋的男性象征紧紧压着她的臀侧。天!这个男人真顽固,莎拉悲哀地叹息。“没?但我相信我只要再进一小步就可以勾引你,是不是?”她温柔地轻囓他的*头。

他的心脏以加倍的速度跳动,手臂不由自主地接近她,但又半途而止,垂落在身体两侧。

她叹口气,缓缓挺直身体,替他扣好钮扣。“我想你还不准备接受引诱,所以我撤退。我不希望又被指控为利用你。”

“我说过,我不介意被你利用。”

“但是我介意。我们或许必须修正一下你对利用别人的哲学观点。”她又蜷曲在他怀里。“让我们试着彼此付出,而不是利用。我愿意为你付出的实在很多,乔顿。爱、信任、孩子……”她可以感觉他逐渐放松,锁紧肌肉的张力逐渐消褪。“你有没有发觉,我们从来没谈过孩子?你喜欢有个儿子吗?”

“也许。”他的手臂极其谨慎地滑入她的身旁,轻轻搂着,彷佛稍一用力就会捏碎她。“我的脑子里经常只有你,从来没想过这种事情。我宁可要一个女儿。”

“这话颇能满足我的女性优越感,不过也令我惊讶。我以为大多数男人想要一个和他们一模一样的复制品。”

“也许别的男人比我乐于见到自己的复制品,但我宁愿看见你的复制品。”他的手掌异于寻常的笨拙,轻触她头发的光滑曲线。“你永远美丽而聪明。”

她用力咽口气,缓和喉咙间的紧张。“那么我们轮流,一次一个。问题是,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进行?明年?”

“我无所谓,都听你的意思。”他心不在焉地说,手指绞绕玩弄她的头发。“只要你——”他突然止住不语,脸上又被痛苦绷紧。“我不能,莎拉,行不通的。我不能忍受——”他把她举起来,然后站起来。“我必须出去走走。”

“这是个小岛,我会一路跟着你。当你让麦隆驶走游艇时,已经截断自己的后路。”她设法保持微笑。“现在你已经无处可躲。”

“麦隆明天就会回来。”

“可是他站在我这边。我敢打赌,他不会让自己那么招摇,我们甚至无法知道他是否在这个岛屿上。”

“莎拉,”乔顿的脸充满痛苦。“别这样,你快使我不成人形。”

“那就投降。”她轻声劝诱。“投降吧,乔顿!我们两人都已犯过太多错误,别重蹈覆辙。”

“犯错的是你,”他粗率地说。“你不知道什么对你有益。”

“那正是我要设法找出的。”她停顿片刻。“但是我知道一味逃避的话,我们谁也不能发现真相。你应该记取我的教训。”

“我会伤害你的,要命。我无意如此,可是却会造成事实。”他猛然转身,大步走出厨房。不久之后,莎拉听到门扉砰然甩上的声音。

她颤栗地深吸一口气,转身开始清理餐桌。第一场突袭进行得还算不坏。乔顿太固执,不经过苦战是无法绑住他的,但他显然同时在对抗自己,无疑不能坚持多久。噢,天啊!他若坚持下去怎么办?她并不习惯扮演侵略性的荡妇,眼前整个情况使她浑身不自在。

她把碗盘端到水槽里。没有理由要不自在,她肯定地告诉自己。只要乔顿爱她,她就可以掌握全局。她发现自己的手不住地颤抖,无奈地摇摇头。如果她能掌握全局,为什么怕得要命,唯恐自己做错事情?

几个小时之后,当乔顿回到屋里时,莎拉正偎在长沙发里阅读一本史丹尼的廉价小说。她抬头瞥了一眼,自然地微笑。“看来是北风把你吹进这幢农舍里。很冷吧?”

他警觉地瞄着她。“有一点。”

“你在外面待了不少时间,最好去洗个热水澡。”

“我会的。”他犹豫一下。“我要去睡了。”

她仰着脸率直地注视他。“我真高兴你愿意和我分享美梦。好好睡吧。”

他皱皱眉。“我一个人睡。”刻意加上一句。

她默默地点点头。

他开始上楼。

“今天晚上。”她柔声说道。

他停住脚步,可是没有转身。“对不起,你说什么?”

“我决定发动策略性撤退,”她说。“我认为你需要一个机会喘息,并且好好沉思一番。今晚你很安全,不会遭受我的进攻。”

“很好。”他的语调出奇的冷淡,并继续上楼。

“我相信明天晚上应该够快的。”她的视线挪回书本。“晚安,乔顿。”

她的目光凝在先前阅读的一页,没动,同时听见乔顿低声诅咒。不一会儿,他的房门砰然关上。

莎拉咯咯地笑了起来,还好萍妮的农舍里门扉与铰链都很牢固。自从她和乔顿抵达萍妮的“庇护所”之后,它们显然一直负荷过重。

“你不会喜欢知道结果的。”麦隆大步走下跳板,踏上码头。乔顿正等在一旁。“我当然也不喜欢。”

“无线电修理不好?”

“无线电没坏,我们确实已经接上雷萍妮的公寓,只是她没接电话。”

乔顿大为紧张。“你确定?”

麦隆点点头。“我和电话公司的监话员珍妮已经绽放爱的蓓蕾。”他的嘴角拉开一道缅怀的笑容。“她的胸脯实在大得惊人,我真希望有更多的时间——”

“事情不妙。”乔顿打断麦隆色迷迷的描述。“雷萍妮自己建议这种联络的方式,她不会没留半点讯息就悄悄溜走。”

“我也不认为,所以我叫珍妮联络公寓管理员,并说服他上楼查看。可是没人应门。”

“要命!”

“我有同感。尤其是,当我转而联络『世界报导』时,发觉她已吩咐同事她将在家工作。社里同事从昨天下午一点之后,也都没能和她联络上。”

“她会到哪里去呢?”

“急躁也没有用,”麦隆镇静地说。“我们会找出真相。我叫玛璃亲自处理这件事,她会——”

“这个玛璃又是谁?”

“葛玛璃,她是圣塔芭芭拉警察局第一流的警探。我没提到我去过警察局吗?”

“没有。”乔顿挖苦地说。“你似乎一直忙碌得很。”他不该觉得意外,他知道在麦隆幽默的外表下,有颗冷静的头脑,和他不相上下。“玛璃打算怎么办?”

“她已经联络旧金山警察局,要求他们取得雷萍妮公寓的进入许可,看看能否找出任何线索,了解她可能的去处。她一获得旧金山警局的报告,会立刻用无线电和我联络。满意了吧?”

乔顿失意地摇摇头。“我的天,麦隆!如果你把所有的征服对象组成一支军队,准可以统治这个世界。”

“我从来不喜欢征服世界,”麦隆不屑地表示。“我喜欢女人,而且从来没打算征服她们。”他的脸上突然绽放顽皮的笑容。“何况,带着一整支娘子军,我势必忙得无暇统治世界。”

乔顿咯咯地笑了,觉得身上的紧张消除不少。他们从十几岁开始玩在一块儿时,麦隆就一直有这个本事可以影响他的心情。麦隆的温馨亲切似乎永远可以减轻任何负担。“说清楚点,你的警探是否提到什么时候可能会呼叫?”

“没有。你要我留在游艇上,等到她和我们联络为止?”

乔顿犹豫一下,摇摇头。“我留在这里,你回农舍和莎拉作伴。别告诉她任何有关萍妮的事情,免得她担心。”

“我不认为她需要我作伴。我的天,乔顿!忘了彭德乐,这是你遇到莎拉的头一天起就梦寐以求的事,伸出手接受她吧!”

乔顿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半月湾的男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