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花开时》

第04章

作者:irisjohansen

“为什么?”他的声音低沉而严肃。他抬起头时,冷硬的神情立刻把她震出那个美妙的梦境。“该死!告诉我为什么,黛娜。”

“我爱你。”她简单地说道。“我一向爱你,不论是过去或未来。”

他的脸上掠过一抹震惊的神情。“所以你就把你纯洁的身躯像礼物般奉献给我?”他翻身下床,俯视着她。她的身躯仍因刚才的做爱而火热,光亮、柔软的双chún则略微肿起。一股炽热的需要跳上他的眼眸,他的双手紧握成拳。“遮住你的身体!”他吼道。“游戏已经结束了。”

对,游戏已经结束。她早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可是预知并不能减少他的拒绝所带来的伤害。她柔顺地拉起被单遮住自己。

他快步走向浴室,皱起眉回头瞥视她。“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不!我不只是把身体奉献给你。”她的眼眸坦诚地迎上他的。“我故意设下圈套。”

他低吼一声,然后消失在浴室里,并用力摔上门。两分钟后,他穿着珍珠色的浴抱回来。他在她身边坐下,用力抓住她的肩,使她动弹不得。“快说!”他咬牙切齿地说道。“这或许可以阻止我勒死你。”

“你要我说什么呢?”

“你或许可以从艾路易开始,我纯洁的小黛娜。”

“他是巴西马球队的一员。”她平静地说道。“你的侦探应该更仔细地调查那几个周末。”

“马球队。”他嫌恐地说道。“我早该知道和马有关。唐班恩呢?”

“他在德州有座牧场。”她浅浅一笑。

“又是马。”他抿紧双chún。“邵尼尔呢?别告诉我,让我先猜猜看。在午夜时,他就不再是一位摇滚歌星,而变成一位高明的骑师?”

她摇摇头。“他是我的好朋友,同意帮我设下这个圈套。”

“噢,对了,你的圈套。”他的话中有压抑不住的愤怒。“现在我们开始讨论这件事。这个阴谋在你的小脑袋瓜中到底酝酿了多久?”

“从我在伦敦逃走的那一天开始。”她说道。“我知道我要做什么,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做而已。”

“可是我相信你很快就知道了,而且没有一丝犹豫。”

“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她的笑容有点哀伤。“最难的一部分大概就是等待。我必须先熬过那么多年,才能开始思考如何进行。”

“在你处心积虑时,时间当然特别难熬。”他怒视着她。“我不喜欢被任何人欺骗。”

“我知道。”她紧张地舔舔嘴chún。“可是,我想不出其它的方法。”

“你想不出比伪装妓女更好的方法吗?让我恭喜你,黛娜,你的演技简直是炉火纯青,显然有资格从事这一行。”

她畏缩一下。“我做的都是必须做的事。只有在我假装非常有经验时,我才能确定你会带我上床……因为你只让那种女人进入你的生活。”她耸耸肩。“我觉得如果我表现得像一个淘金女郎会使你感觉比较安全。”

“比较安全?”他不相信地问道。

她昂起下巴。“对。”她勇敢地回答。“你怕我,卫理,你一向怕我,就是因为你怕我,所以你才把我遣送去英国。”她苦涩地撇撇嘴。“如果你可以不理会你的良心,那你一定会把我送到西伯利亚。”

“我送你去英国是因为你已经十五岁,而且变成一个无法无天的野丫头。”

她摇摇头。“你送我去那里是因为你喜欢我。”她无奈地摊开手。“噢,我指的不是男女之间的感情。我知道我那时候的德性,可是你真的喜欢我。”她的声音降低为耳语。“你甚至可能爱我,那是很有可能的事。那种感情太强烈,对不对?你不会让自己爱上任何女人。你利用她们,但你绝对不会让自己爱上她们。”

他面无表情。“如果你知道这些,那你的作法不是有点愚蠢吗?我可能会像利用她们般利用你。”

“可能吧!”她的眼中闪耀着晶莹的泪珠。“可是我没有其它的选择,我爱你。”

“不要再说那句话!”他厉声命令。“你并不爱我。你只是在小时候对我产生某种依恋,而且永远搞不清楚那是什么。我从来没见过比你更会钻牛角尖的人。”他指着那张床。“这只是一段愉快的性插曲。”

“不是!”她翻身跪在床上。“这不只是愉快,而是一次美好的经验。你别想用其它的话来形容它!”

“啊!真正的黛娜终于出现了。你到底是如何压抑住那狂野的个性而假装出柔顺的妓女模样?”

“这并不容易。”她简单地回答,脸上仍布满阴霾。“我知道我必须算好时间,在适当的时机奉献出自己,否则就必须放弃整个计划。可是这并不是我们现在讨论的话题。刚才发生在这里的非常美好。老实告诉我,卫理。”

“刚才确实很美好,”他轻声说道。“但那并不表示我们能进入天堂。性不是爱,黛娜。”

“我知道它们之间的差异。”她说道。“我一向知道!戴着眼罩的人是你。”她深吸了一口气。“现在是你拿下眼罩的时候了。我们已经浪费太多年,而且不再年轻了,卫理。”

他忍不住莞尔一笑。她看起来比小孩子大不了多少,而那对黑色的大眼眸更流露出童稚般的狂热和急切。他的愤怒跑到哪里去了呢?片刻前,他还大发雷霆。为什么只要和黛娜有关,他就无法维持住他的怒气?“你有没有想过戴着眼罩的那个人可能是你?”

“不可能!”她咬住下chún。“我不能开始有那种怀疑,我不允许自己有。如果我那么做,我就会变得一无所有。”她摇摇头。“我太了解你,而这是我唯一相信的。”

“你根本不了解我。”他粗暴地说道,倏地站起身子,把双手插进浴袍的口袋中。“一点也不了解,你只是把我幻想成某种童话中的人物。”

“我了解你的一切。”她清晰地说道。“一切。从十二岁你在市场里救了我一命后,我就开始研究你的生平。你要我告诉你,我对你的了解吗,卫理?”

“我简直是迫不及待。”

“你是一个放纵、性感而且狂妄的男人,而且太习惯于为所慾为。”她平静地说道。“你也有极高的智能、美好的幽默感,而且差不多是一个工作……只要是和改善圣地卡哈居民的生活有关。”

他瞇起眼睛。“说下去。”

她舔舔嘴chún。“你是一位杰出的骑师,对动物非常仁慈。你不允许自己结交任何朋友,但对你的朋友却极其忠诚。”她痛苦地撇撇嘴。“不过,你从来不允许女人分享你的友谊。我认为我只差一点就能得到你的友谊。”她停顿一下。噢,老天!她必须狠下心肠。“我不能怪你,在有一个像赖海伦那样的母亲后,你还能容忍女人已经是奇迹了。”

他的全身一僵。“我不相信我会喜欢这么深入的刺探。”

“你绝对有生气的权利,就像我有权利气你雇用那个侦探调查我。只是我的借口更充分,我早知道我得面对一场战役,而我必须取得我所能得到的任何武器。”

“你觉得你从我扭曲的心灵中发现到什么呢?或许你应该转行当心理医师,而不是摇滚歌星。”

她不理会他嘲讽的语气。她早知道在她提起赖海伦后,他会更加武装起自己。“我发现你受过很大的伤害。”她平静地说道。“你的母亲有绝世的容颜,但也有绝世的野心。海伦是一个圣地卡哈和英国的混血女郎,也是一个凯丁女。她渴望权势,所以成为令尊的情妇,而这只是她计划中的第一步。她确定怀了令尊的孩子后,就要求他娶她并给她一大笔财富。她知道他要一个儿子,并威胁说如果他不满足她的要求,她就要去堕胎。”黛娜摇摇头。“她应该更聪明些。根据我所听到的,令尊和你非常相像,他可以娶她,但拒绝履行她的勒索,反而把她囚在她的寝宫里,并且派人日夜监视她,直到你诞生。她非常愤怒,也充满仇恨。在你出生后几个星期,她设法逃走,而且还带走你。这一招非常高明,酋长几乎花了八年时间才找到你们两人,然后他休了海伦,把你带回圣地卡哈。”她迎接他的视线。“我不知道她在那些年里对你做了什么,但我在市场中听到的那些故事并不美丽。她不能惩罚你的父亲,所以她就惩罚你。”她的手突然紧紧捏住那条床单。“我真想杀死地。”她激动地说道。

“真的吗?”他的脸上出现奇异的温柔。“你一向是个充满母性本能的小东西。”他的表情再次变硬。“那是许久以前的事,现在我不需要任何同情或复仇。”他停顿一下。“我也不需要你,黛娜。”

她感觉一阵心痛。“你需要我。你只是还不了解,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她昂起下巴。“我必须让你了解。”

“可是,你不会有那个机会。”他冷冷地说道。“我明天就要送你回美国。”

“不行,”她极有把握地说道。“我不走。我知道你会有这种反应,所以我已经做好预防的工作。”她扮个鬼脸。“或许应该说,没有预防的工作。”

“我极想知道你凭什么认定你可以阻止我遣送你离开。你应该记得我是这里的独裁者,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任何事,而不必取得你的同意。”

“可是你不会,”她说道。“因为我已经从令堂的榜样中学到一招。不过,这并不表示我喜欢她的所作所为。”

“哪一招?”他的神情突然变得非常谨慎。

“我告诉过你我必须算准时间,”她平静地说道。“这不但是因为我不能伪装大久,也因为我的身体状况。我已经找过医生,请他为我计算受孕的最佳时机。”她的笑容颤抖。“这就是我的凭籍。我可能已经怀了你的孩子,卫理。”

在那短暂的一瞬间,他好象被人当头敲了一棍,但也很快又恢复冷静。“勒索是最丑陋的行为。”

她叹口气。“我就怕你会怀疑,我真的不能怪你。不过,我绝对不想强迫你娶我。如果你和伦敦的安杰斯联络,就会发现他已经收到一份合法的文件,上面载明你不必对我和孩子负任何责任。只要你喜欢,我可以问尼尔他是不是愿意让孩子冠他的姓。我相信他应该不会介意。”

“鬼才准你去问他!”他激动的语气把她吓了一大跳。他沉默片刻,设法控制住自己。“你的朋友可以做他自己孩子的父亲,但别想领养我的。”

“没有人要领养你的孩子。”她安抚地说道。“可能根本没有孩子,我只是要非常确定我有怀孕的可能。我知道你的占有慾有多强烈,也知道你会把我留在身边,直到你确定我没有带着你的孩子离开。这可以给我几个星期,甚至更长的时间,我的经期从来没准过。”

“你正在冒一个很大的风险,”他平静地说道。“你可能会失去一切,也极可能会拥有一个私生子。我并不打算娶你。”

“我知道你不打算娶我。我告诉过你,我并没有奢侈的心愿,我只要和你在一起,成为你生活中的一部分,这就够了。”她绽开迷蒙的笑容。“何况,即使你决定甩掉我,我仍然拥有你的孩子,这会是极其美好的一件事。你应该知道我一向相当寂寞。”

老天!他当然知道。他冲动地走上前。“黛娜……”他停下脚步,想平息那些混乱的情绪、愤怒、愉快和强烈的温柔。她总是可以毫不费力地唤起他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情感。接着!他的脸上怖满阴霾。“不!我不会被任何人操纵。如果你要玩游戏,就去找其它愿意的男人。”

“我只要成为你的女人,”她柔声说道。“和你的朋友,你孩子的母亲。我要成为你的一切。而且我不出卖自己,只肯无条件地付出,卫理。”

他心不在焉地扒过他的头发。“该死!我会伤害你。你知道我会伤害你,你了解我。”

“或许吧!”她耸耸肩。“但即使受到伤害,也仍然值得。”

“离开我,黛娜。”他的命令中有一丝祈求的语气。“为了某个原因,我发现我一点也不喜欢伤害你的想法。”

“那是因为你喜欢我,这使我更有信心。”

“不要太相信你的运气。我已经警告过你,在我的心目中,你仍然是我在旧金山用那个翡翠盒买来的凯丁女。我会在我高兴时随时利用你,并在我不高兴时任意漠视你,不要期盼任何特殊的待遇。”

“我从来不期盼任何特殊待遇,”她渴望地注视他,黑眼睛显得特别的大。“我只能全心希望。”

“老天!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

爱我,只要爱我。“我相信你会完全按照你的心意去做。”她轻声地说道。

他抿紧双chún。“你说得对,或许我们应该从现在开始。在我使用完一个女人后,我希望她回到她自己的床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沙漠花开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