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年月》

第二十一个早班

作者:君特·格拉斯

版画作品终于到了。布劳克塞尔立即让人将它们放在玻璃下,挂起来。中等尺寸的有:《科隆大教堂与科隆火车总站之间的一群修女》、《慕尼黑圣餐会》和《修女与乌鸦、乌鸦与修女》。然后是大尺寸版画,德国工业标准ai型纸,黑墨画,部分已经退色。这些画有:《给一个见习修女穿衣》、《伟大的修道院院长》和《坐着的修道院院长》--一部成功之作。艺术家要五百马克。价格合适,绝对合适。这幅画马上就要进入设计院。我们轻轻启动电动机,四翼风车修女就挥舞起了四翼风车鞭子……

人们都在猜测纵火的事情。所有的雪都失去了意义。现已证实,门诺派教徒西蒙·拜斯特尔出于宗教方面的原因,纵火焚烧天主教徒的四翼风车。就在这时,在警察调查失火现场时,爱德华·阿姆泽尔已经在制造他的第一个,而且在年初又在紧接着制造第二个机械稻草人了。他把很多钱从小皮包里掏出来,塞到商店里去。他根据日记本上的草图,完成了一个四翼风车骑士和一个四翼风车修女,给两者安上披着合适服装的叶片,坐在四脚支架上,听从风的摆布。尽管它们很快就找到了买主,但是,不管是四翼风车骑士还是四翼风车修女,都没有变成圣烛节那个下雪的夜晚使爱德华·阿姆泽尔想到的那种东西。艺术家并不满意。就连布劳克塞尔公司也很难在十月中旬以前完成这一活动的科学试验系列,很难给成批生产大开绿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狗年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