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年月》

第三十一个早班

作者:君特·格拉斯

我们遇到什么事啦?布劳克塞尔因为有许多星球在我们上空形成一堆正在发酵的破烂儿,准备明天早班时下矿,在矿下,在八百五十米深的矿井底的档案室里--过去那里堆存着采矿工的炸葯--完成他的报告。他总是在尽力冷静地摇动笔杆。

在萨斯科申乡村寄宿学校,假期的第一个星期是在棒球比赛、有秩序的散步和气氛宽松的课时中度过的。一方面有规律地损耗青蛙和视天气情况、偶尔为之地吞食有尾目动物尾巴;另一方面是晚上围在营火四周唱歌,这时感到背冷、脸热。某个人膝盖划破了。两个人喉咙有毛病。首先是小普罗布斯特得了麦粒肿,然后是约亨·维图尔斯基得了麦粒肿。有一支自来水笔被偷了,或者说,霍斯特·贝劳丢了一支自来水笔。然后,便是无聊的调查。博贝·埃勒尔斯是一个优秀的棒球手,但是不得不提前回克瓦青去,因为他母亲病得很重。在迪克兄弟当中,一个在寄宿学校曾经尿过床的迪克,在萨斯科申乡村寄宿学校能够报告床是干的,而他的兄弟,迄今为止尚未尿过床的那个迪克,却开始经常尿湿他在乡村寄宿学校的床,甚至尿湿新鲜空气卧疗室的木板床了。在大厅里午休时半睡半醒。没有人打球时,棒球场的草坪在泛着微光。阿姆泽尔睡觉时额上挂着汗珠。瓦尔特·马特恩用双眼沉重缓慢地扫来扫去,看着远处的金属丝网篱笆,看着篱笆后面的森林。什么也没有。谁有耐心,谁就看着从棒球场草坪当中长出一个山丘来吧。鼹鼠也在整个中午挖洞。十二点钟,有熏板肉了配豌豆,烧得总是有点煳味。晚餐应该有煎鸡油菌。然后是有表接布丁的欧洲越桔汤,可实际上却是别的东西。晚餐后给家里写明信片。

没有营火。有几个人在玩“别生气”游戏,别的人在玩连珠棋或者皇后跳棋。在饭厅里,乒乓球比赛枯燥乏味的嘈杂声企图盖过夜晚黑糊糊的森林的沙沙声。参议教师布鲁尼斯在他的房间里整理收藏家一天的成果,而这时,一块麦芽止咳糖块正在变小。这个地区有很多黑云母和白云母,呈片麻岩的形状,相互紧靠在一起。当片麻岩嚓嚓作响时,云母就发出银色的光泽。

他在夜晚漆黑的棒球场草坪边缘,坐在青蛙很多、水却很少的游泳池的一块隆起的混凝土上。在他旁边的阿姆泽尔说:“森林里黑魆魆的。”

瓦尔特·马特恩凝视着这堵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的萨斯科申森林的墙壁。

阿姆泽尔搓着下午被棒球打中的部位。在哪一个灌木丛后面呢?他是不是在无声地笑?这是不是那个小包裹?他是不是比丹登格罗?

没有云母片麻岩。瓦尔特·马特恩从左到右把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喘着粗气的蟾蜍在回答他。森林同它的鸟儿们一道在呻吟。没有维斯瓦河流到这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狗年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