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年月》

第三十三个早班

作者:君特·格拉斯

也许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感觉不到世界在毁灭。布劳克塞尔又可以在井上写作了。二月四号这个日子只证实了一个优点:三部手稿全都按期完成。布劳克塞尔可以把年轻的哈里·利贝瑙的《情书》分类存放在他那捆《早班》上。他以后还要在《早班》和《情书》上面堆放演员的自白。如果后记值得写的话,布劳克塞尔就会写,因为他主管这座矿山和这个写作班子,他支付预支的薪俸,他决定完稿日期,他还要审读校样。

当年轻的哈里·利贝瑙跑到我们这儿来,请求参加第二部书的写作班子时,情况怎么样?布劳克塞尔在对他进行考试。迄今为止,他已经写了,而且发表了抒情诗。他写的广播剧在所有的电台播放。他可以出示那些阿谀奉承的、令人鼓舞的评论。他的风格称得上是扣人心弦、清新和变化多端的。布劳克塞尔首先询问他有关但泽的情况:“年轻的朋友,在霍普芬与新莫特瓦河之间,把两者连接起来的那些巷子叫什么名字?”

哈里·利贝瑙像背书似的说:“叫做旁观者巷、支撑巷、老鼠巷、火印巷、仙鹤巷、慕尼黑巷、犹太人巷、牛奶罐巷、弯道巷、钟楼巷和梯子巷。”

“年轻人,”布劳克塞尔想知道,“请您给我们解释一下,轿子巷怎么会得到这个美妙的名称?”

哈里·利贝瑙解释得有点烦琐。在十八世纪时,那个巷里放着一些上等贵族和夫人的轿子,也就是那个时代的出租车。坐上轿子,贵重的衣服不会受到损伤,就可以被人抬着,走过烂泥和瘟疫流行的地方。

谁一九三六年在但泽警察局引进了意大利的现代化警用橡皮棍?对于布劳克塞尔这个问题,哈里·利贝瑙就像一个新兵那样,直言不讳地回答道:“这件事是警察局长弗里博埃斯办的!”可是我总感到不满足。“年轻的朋友,您会回忆起来的;但泽中央党的最后一任主席是谁?这位值得尊敬的人叫什么名字?”哈里·利贝瑙准备充分,就连布劳克塞尔都学到了一些新东西。“教会参议教师里夏德·施塔赫尼克神学博士在一九三三年被选为中央党主席和国会议员。一九三七年,在中央党被解散之后,他被关押了半年。一九四四年,把他关进了施图特霍夫集中营,没过多久,他又获准离开了集中营。施塔赫尼克博士一生都在研究死于蒙陶后升人天堂的多罗特娅敕封圣徒称号的诉讼。多罗特娅一三九二年在玛丽亚维尔德大教堂旁边被人安放在墙上。”

我还想起了一连串棘手的问题。我想知道施特里斯巴赫河的流向,知道所有朗富尔巧克力厂的名字,知道耶施肯塔尔森林中埃尔布斯山的高度,结果都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对于哪些著名演员开始在但泽市立剧院飞黄腾达这一问题,哈里·利贝瑙立即就提到了英年早逝的蕾娜特·米勒和观众喜爱的电影演员汉斯·泽恩克尔。这时,我坐在扶手椅上宣布,考试结束,已经通过。

这样,我们经过三次工作会议后达成协议,用一个过渡把布劳克塞尔的《早班》和哈里·利贝瑙的《情书》联在一起。下面就是这个过渡。

图拉·波克里弗克生于一九二七年六月十一日。

图拉出生时,天气变幻无常,在多数情况下是阴天。后来,大有降雨之势。四周的微风摇曳着小锤公园里的栗子树。

图拉出生时,帝国退职总理路德博士从柯尼斯堡来,在前往柏林的途中,在但泽-朗富尔机场降落。在柯尼斯堡,他在一次殖民会议上讲过话;在朗富尔,他在机场餐厅吃过点心。

图拉出生时,但泽警察局的小型乐队由军乐队首席指挥恩斯特·施蒂贝里茨指挥,在措波特的疗养院里举办音乐会。

图拉出生时,越洋飞行员林白登上“盂菲斯号”巡洋舰。

图拉出生时,根据警察局该月十一日的报告,警察逮捕了十七个人。

图拉出生时,但泽代表团前往日内瓦,参加设在那里的国际联盟大会第四十五届会议。

图拉出生时,人们注意到外国在柏林交易所里购买人造丝和电力证券。这导致埃森石炭的行情上涨,涨了四点五个百分点;伊尔泽和施托尔贝格锌业涨了三个百分点。此外,一些有特殊价值的东西也涨了价。因此,人造丝涨了四个百分点,人造黄油涨了两个百分点。

图拉出生时,在奥德翁剧院上映电影《极大的诈骗》,由哈里·皮尔同时扮演两个精彩的角色。

图拉出生时,国社党但泽分部号召在陶工巷五至八号的圣约瑟夫大厦举行一次大型集会。来自莱茵河畔科隆地区的国社党员海因茨·哈克要作题为《手脑并用的德国工人,联合起来!》的讲演。在图拉出生当天,据说以“人民处于困境中!谁来拯救他们”为主题,在措波特疗养大楼的红色大厅里又举行了一次音乐会。一位名叫霍恩费尔德的国会议员签署了《在大众中露面》的号召信。

图拉出生时,但泽银行的贴现率一成不变,仍然为五点五个百分点。但泽黑麦地产抵押债券给每担黑麦的开价为九古尔登六十芬尼。

图拉出生时,《存在与时间》尚未面世,但是已经印好,已经发了出版预告。

图拉出生时,齐特罗大夫在朗富尔还有自己的诊所,后来他就不得不逃往瑞典。

图拉出生时,市政厅钟楼上的组钟正在奏音乐。敲打偶数的钟点时,奏的是《只有天上的上帝才光荣》,敲打奇数的钟点时,奏的是《所有的天使是天兵》。圣卡塔琳娜教堂的组钟每半小时响一次,奏的是《耶稣基督我主,转身面向我们吧》。

图拉出生时,瑞典的“奥德沃尔德号”轮船从乌克瑟勒松德空载驶来,抵达这里。

图拉出生时,丹麦的“索菲号”轮船载着木材从这里出发,驶向格里姆斯比。

图拉出生时,在朗富尔的施特恩费尔德百货商店里,校纹平布童装值两古尔登五十芬尼,女孩的公主裙值两古尔登六十五芬尼,玩具小桶值八十五芬尼,喷壶值一古尔登二十五芬尼。上了漆、配有附件的铁皮鼓只卖一古尔登七十五芬尼。

图拉出生时,正是星期六。

图拉出生时,太阳在三点十一分升起。

图拉出生时,太阳在八点十八分落山。

图拉出生时,她的表兄哈里·利贝瑙刚有一个月零四天大。

图拉出生时,参议教师奥斯瓦尔德·布鲁尼斯收养了一个半岁大的弃婴,这个弃婴刚长出rǔ牙。

图拉出生时,她叔叔的看家犬哈拉斯有一岁零两个月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狗年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