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年月》

第八十八个没有结果的马特恩故事

作者:君特·格拉斯

趋势是无精打采:那时他头上光秃秃的,愁眉苦脸,粗壮结实,颠沛流离,但仍然神情严肃,同狗在一起。普鲁托百依百顺,它已经是步入中年的狗了。步入中年是多么辛苦啊,因为每一个火车站都在说下一个火车站的坏话。在每一块草地上都有另外的牲畜在吃草。在每一个教堂里都是同一个上帝:你们看这个人①!看着我:秃头,就连里面也是。这是一个空柜子,装满了各种思想的制服。我是赤色分子,穿褐色衣服,穿黑色丧服,我把自己染成赤色。对我吐唾沫吧:全天候衣服,可以调节的裤背带,不倒翁穿着铅鞋底走路,头上光秃,里面空空,外面挂上布头零料,挂上红色、褐色和黑色布头零料--吐唾沫吧!不过,布劳克塞尔并不吐唾沫,而是寄出预支款,出主意,顺便谈谈进出口和行将来临的世界末日,而这时我却把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一个秃头想讨公道。这里涉及到的是牙齿,是三十二颗牙齿。还没有一个牙医在我的牙齿上面赚到钱。

①原文为拉丁文,参见《新约全书·约翰福音》彼拉多的话。

趋势是无精打采。就连科隆火车总站也不再是从前那个模样。能够使面包增加、使穿堂风止息的耶稣基督让人给火车总站装上了玻璃。曾经宽恕过我们大家的耶稣基督也让人给男卫生间的防波堤重新涂上了瓷釉。再也见不到有罪者的名字,见不到泄露真情的地址。所有的人都希望得到安宁,都希望每天每日吃上新鲜土豆;只有马特恩总感到有穿堂风和使人痛苦的名字刻在心脏、脾脏和肾脏。这些名字,所有、所有、所有的名字都想要被人说出来。在候车室喝一杯啤酒。同狗一道绕着大教堂转一圈,好让它对着教堂的三十二个角落都撒尿。随后,在斜对面又喝了一杯啤酒。同马特恩认为是流浪汉的流浪汉们交谈。最后,再试一试男卫生间。尽管过去的啤酒更糟、更淡,但气味依然如故。去买避孕套,多愚蠢啊!脊柱弯曲,像牡马一样长--排泄到全部没有名字的三十二道防波堤中去。马特恩给自己买了避孕套,买了十盒。他想去拜访在米尔海姆的好朋友。“去看看萨瓦茨基一家子吧?他们早已经不住这里了。他们在贝德堡白手起家,做男上衣买卖。后来,他们大量购进成衣,据说在杜塞尔多夫开了一家三层楼的大商店。”

他迄今为止能够避开这个天花中心。往往只是乘车经过,从未下过车。科隆吗?是的。还有使用过毛线针的诺伊斯,呆了一个星期的本拉特,从多特蒙德到杜伊斯堡的那个工业区。有一次在凯撒斯韦特呆了两天。很愿意回想起亚琛。可是在比德里希时却从未在汉森的佩思过夜。圣诞节在藻厄兰地区,但不是在做侧手翻的人们那里度过。在克雷费尔德、迪伦、格拉德巴赫,在菲尔森与迪尔肯之间,在爸爸用黄粉(虫甲)幼虫创造奇迹的地方,已经够糟糕的了。不过,更为糟糕的是这种用牛眼形玻璃粘贴的腐败现象,这种对于并不存在的上帝的侮辱,这种在杜塞尔河与莱茵河之间晒干的芥末汁,这种几层楼高、存放过久、表面发酵的啤酒,这个在扬·韦勒姆与罗累莱交配后遗留下来的阿博尔图斯。现在是艺术城、展览城和花园城。这是毕德迈耶尔式的巴别塔,是下莱茵河地区雾气笼罩的大城市和州的首府,是但泽市的挂钩城市,是芥末汁和霍佩迪茨①的墓碑。格拉贝在这儿受过苦,争论过。“这个人在这儿受过苦。同他把账算清。这个人使你们的土地变得干燥了。”就连克里斯蒂安·迪特里希都不想呆在这儿,宁愿逃到德特莫尔德去。格拉贝哈哈大笑道:“我可以使罗马笑得要死,为什么就不能使杜塞尔多夫笑得要死!”格拉贝的眼泪,汉尼拔过去的眼疾:“痛痛快快地哭吧,你们这些运动爱好者!哭到最舒服的时候,在你们大获全胜之时②!”可是,马特恩拖着黑狗这个包袱来了,他眼里没有笑的刺激和小动物,他头脑清醒,来看看杜塞尔多夫这个美丽的城市,看看这个在嘉年华会期间由身穿蓝白色衣服的王子近卫军管理的城市。在这个城市金钱变绿,啤酒走运,艺术激扬;在这个城市可以终身定居下来--轻松愉快,轻松愉快!

①下莱茵河地区嘉年华会的象征性人物,圣灰星期三破晓时分被抬进坟墓。

②格拉贝的剧本《汉尼拔》中的台词。

不过,就连在萨瓦茨基一家子那儿,趋势也是无精打采。英格说:“年轻人,你已经秃头了。”他们住在沙多大街,在一家商店楼上,同时住五个设备一流的房间。约亨站在一个中等大小、嵌进墙里的玻璃容器旁,仍然只讲标准德语,而且是以令人惊奇的方式,不是吗?过去美好的米尔海姆时代--“你还想得起来吧,瓦尔特?”--留下了那套三十二卷本按字母顺序排列的百科词典,在弗里斯特登时,三个人都不厌其烦地翻阅这部词典。a犹如abendmahl(晚餐)--“你想同我们一道吃,直接从罐头盒里舀出来吗?”b犹如baracke(棚屋)--“我们在贝德堡就是这样开始的,可是后来……”c犹如cembalo(羽管键琴)--“这是一部意大利羽管键琴,我们在阿姆斯特丹用相当便宜的价格就买到了这部琴。”d犹如danzig(但泽)--“不久前在这儿有一次逃亡者聚会,不过约亨没有去。”s犹如ehe(婚姻)--“从那时起,一个马克值不到五十芬尼。”f犹如fanatiker(狂热的信仰者)--“你就是一个狂热的信仰者,这种人一辈子也成不了器。”g犹如gewebe(织物)--“摸一摸这块料子吧,根本不是苏格兰的,好汉不求人,因此我们比这截料子更蹩脚。”h犹如handelskammer(商会)--“他们最初想制造麻烦,不过是在约亨到那儿去了、出示信件之后。”i犹如igel(刺猬)--“我们从各方面使自己平安无事。”j犹如jahr(年)--“你想一想吧,瓦莉在复活节时就要去上学。那件事已经过去这么久了。”k犹如kommib(军队)--“他们根本就不想要你们。”l犹如ieben(生命)--“我们只有这一条命。”m犹如madchen(姑娘)--我们曾经有过的那个倒数第二个姑娘,两个星期后就已经变得调皮了。”n犹如natur(自然)--“这块地皮包括两公顷树林和一个有鸭子的池塘。”o犹如oskar(奥斯卡)--“这是你们的同乡,他在洋葱地下室里玩了一会儿。”p犹如perlen(珍珠)--“约亨在结婚周年纪念日送给我珍珠。”q犹如quark(凝rǔ)--“同沙棘混在一起,最近这就是我们的早餐。”r犹如reisen(旅行)--“去年我们在奥地利、在布尔根兰州,下次去别的地方。”s犹如sagenhaft(传奇性的)--“那时候很便宜,而且颇具民间风味。”t犹如textilien(纺织品)--“当时黄金小嘴给我们暗示。”u犹如umgang(交往)--“我们永远也不会打交道了。”v犹如verschwunden(消失)--“好啦,他也许还会露面的。”w犹如walli(瓦莉)--“那是我们的孩子,瓦尔特,关于权利的问题根本就谈不上。”x犹如xylophon(木琴)--“或者是用木槌儿打击的三角形弦乐器,他们在契科斯演奏这种乐器,我们再玩一会儿好吗?”y犹如yukatan(尤卡坦半岛)--“要不就去那儿吧?这是他们新近开放的地区。”z犹如zwiebelkeller(洋葱地下室)--“不,宁可去停尸房。那儿肯定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一切都是有意识的,都令人震惊。不可想像。简直是厚颜无耻之至。胆大妄为。愚不可及。肯定可笑。笑掉牙。从医学上可以这样说。当然不是赤身躶体。上面有一切。极其高尚。横切。你会感到非常糟糕。暴虐狂的,兽性的,阴森森的。应当禁止。不成功。我们已经多次警告。吃山葯。约亨付账。”

本来,普鲁托这条狗在五居室的住宅里应当呆在女仆身边,守卫睡觉的孩子瓦莉,可是马特恩坚持要普鲁托陪着,走进“停尸房”餐厅。萨瓦茨基说:“我们去契科斯不是更好吗?”可是英格无论如何要去“停尸房”。他们三个人牵着狗一起外出。沿着弗林格尔街往上走,沿着博尔克尔街往下走。“停尸房”餐馆当然也像所有正宗的杜塞尔多夫饭店一样,在老城内。这家饭店属谁所有,还说不准。有几个人预测属于洋葱地下室的主人施穆。甚至还会考虑到契科斯的老板奥托·舒斯特尔。菲尔姆-马特讷如今开着规模可观的“嘟嘟”商店和他那开始叫做“三驾马车”、现在名叫“避暑木屋”的商店,不久前他还开了一家新店--“跳蚤市场”。以前,当马特恩同狗和萨瓦茨基一家子去闲逛时,他还很小,刚刚开始干。沿着默尔斯滕街走,在他们敢于走进“停尸房”之前,英格·萨瓦茨基绞尽老了五岁的玩具脑袋的脑汁,冥思苦想:“我只想知道,是谁想起这个主意的?肯定有一个人想起这种事,是不?这么说是黄金小嘴了,这个人有时候讲一些非常可笑的事情。我们当然从来就没有相信过这个人胡说八道的东西。只是在生意方面人们可以相信他,可是别的呢?比方说他想骗我们,说他曾经有过一个正式的芭蕾舞剧团,这个芭蕾舞剧团在战争中有一个在前线演出的剧团等等。再说,这个人在品德方面肯定并非无可挑剔。这一点你们当时可能已经觉察到了。我曾经有两次问过他:您说说,黄金小嘴,您到底是从哪儿来的?有一次他说从里加,另外一次又说:那个地方今天叫做希温霍尔斯特。过去叫什么名字,他没有讲。但这肯定有点名堂,芭蕾舞剧团有名堂。也许他们当时确实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施穆据说也是这样一个人。他就是那个洋葱地下室的主人。在那整段时间他好像是防空管理员。可这就是我比较了解的那类人中仅有的两个人。他们俩都很典型。所以我要说,像‘停尸房’这类的东西,只有像黄金小嘴这样的人才想得出来。你就会看到的。我绝对没有夸大其词。要不然,就是约亨?很快就要到安德列亚斯巷后面,到地方法院斜对面了。”

虽然黑色讣告板上用白色印刷体字母写着“停尸房”,但人们却可以粗略地看到,这是一家普通棺材铺,甚至还有一口象牙色的空儿童棺停放在窗户里。此外,常备的东西有:蜡百合花和经挑选的、漂亮的棺木金属饰片。罩上黑天鹅绒的基座使一流坟墓的照片明显可见。救生圈一样圆圆的花圈靠在旁边。在前面部分,一个青铜器时代的石坛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关于发掘地,一块小牌子这样写着:明斯特兰地区科斯费尔德。

这里同样小心谨慎地使饭店内的顾客回想起人的衰老。尽管萨瓦茨基一家子没有预先订座,他们还是同马特恩和狗一道,得到一张靠近一位在灵床上安放着的、在一次车祸中丧命的瑞典女电影演员的桌子。她躺在玻璃下面,当然是用蜡做的。一床没有任何图案的白色布被一直盖到脐部,香喷喷的烟雾使红被鼓起的边缘变得模糊起来;可是,上面却是她的左半身,从飘垂到面颊、下巴和小心翼翼安置的脖子上、飘垂到难以描绘的锁骨和开始高高耸起的胸脯上的波浪型黑色柔发,直至虽说是用蜡制成却又是用西红色皮肤的“肌肉”做成的腰身;在马特恩和萨瓦茨基一家子看来,右边则相反,给人一种蒙骗人的印象,仿佛有一把解剖刀使他们当场出丑;心脏、脾脏和左边的肾脏同样是复制的,不过却逼真。这个绝招是:心脏正常跳动,而“停尸房”餐馆的几个顾客也老是站在玻璃箱四周,想看看心脏跳动。

他们犹豫不决地坐了下来,英格·萨瓦茨基最后坐下。在间按照亮的墙壁上,给四周游动着的目光直观地呈现了一部分人的骨骼,有带尺骨和桡骨的胳膊,有通常所见的死人头盖骨,甚至在一些巨大的、写上解说词的玻璃器皿里面还有一对肺翼,有小脑、大脑和一个胎盘,仿佛人们要讲课似的。甚至还有一个图书馆,不是在玻璃后面,而是随手可取地摆放着一本挨着一本的书籍--有关的专业文献,这种文献图文并茂,另外还有专家用的高水平著作,比方说在器官移植术领域的试验,或者一部关于脑垂体的两卷本著作。在墙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十八个没有结果的马特恩故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狗年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