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年月》

一次公开的讨论会

作者:君特·格拉斯

主办单位:西德广播电台,科隆

撰稿:r.灿德尔和h.利贝瑙

播出时间:预计在一九五七年五月八日

讨论会人员:

哈里·利贝瑙--讨论会主持人

瓦莉·萨瓦茨基--戴神奇眼镜的助手

瓦尔特·马特恩--讨论对象

瓦尔特的支持者--黑牧羊犬普鲁托

此外,将有三十二个战后一代的年轻人多少可以说是热心地参加这次公开的讨论会。没有一个人小于十周岁,没有一个年轻人超过二十一周岁。

讨论会时间:大约一年前,当时出售所谓的神奇眼镜或者认识眼镜。

讨论会地点:山毛榉树林里的一片椭圆形林中空地。右手边耸立起一个五层看台,小孩和青年人,男孩和女孩,无拘无束地坐在上面。左手边一个小讲台上放着一张桌子,桌子后面坐着讨论会主持人和他的助手。旁边放着一块学校用的黑板。在看台与小讲台之间,在稍微靠后一点的地方,一个有彩色纸链和蘑菇屋顶的铸铁小神庙就矗立在三级花岗岩石阶上。

在圆形神庙内,一尊铸铁纪念像--看来是约翰内斯·古滕贝格的立式雕像--被搬运工人弄倒,再用羊毛毯子包起来,最后要被运走。工人们相互大声叫着:“杭育!”在那堆孩子和青年人当中,人声嘈杂。

讨论会主持人用叫喊声给工人们加油,譬如他叫道:“先生们,咱们开始吧!这个老人肯定不会有贝希施泰因①的三角大钢琴重。只要把这个神庙腾出来,你们就可以吃早饭了。”

①贝希施泰因(1826~1900),德国钢琴制造家。

笼罩在万物之上的是鸟儿的瞅瞅声。

当搬运工离开这里时,马特恩同黑牧羊犬跨进林中空地。

助手瓦莉·萨瓦茨基--一个十岁女孩,从盒子里取出一副眼镜,但并未把它戴上。

讨论会年轻的参加者以热情的顿足喝彩欢迎这位不知道自己的坐位在何处的马特恩。

孩子们和青年们的齐声欢呼和讨论会主持人的手把他引到神庙里:“马特恩如今就在古滕贝格房里安家!就在过去古滕贝格所在之处,如今要正确估价马特恩!马特恩,他乐于回答问题!讨论对象就在过去古滕贝格所在之处!我们要同人和动物一道讨论!马特恩来了。欢迎!欢迎!”

鼓掌声和顿足喝彩声取代了欢迎词。马特恩同狗站在小神庙中。女助手摆弄着眼镜。讨论会主持人站起身,用一个动作抹去了所有的嘈杂声,只剩下鸟儿的嗽嗽声,宣布讨论会开始。

讨论会主持人:讨论会的来宾们!青年朋友们!言论又下凡了,它就驻足于我们中间。换句话说,咱们来这里济济一堂,是为了进行讨论。讨论会是我们这一代人恰如其分的表达手段。过去,也曾经在家庭的饭桌旁,在朋友们的范围内,或者在课间休息大院的小广场上讨论过,但那是秘密地、低声地或者漫无目的地进行的。可现在,我们得以把这个大型的、生气勃勃的、持续不断的讨论会从受到束缚的室内搬出来,把它搬到野外,搬到露天,搬到树木之间!

讨论会参加者:讨论会主持人把鸟儿给忘了!

讨论会参加者合唱队:我们要同人和动物一起进行讨论!

讨论会主持人:好的!就连它们--麻雀、乌鸦和林中的鸽子也在回答我们。咕咕,咕咕!所有的鸟儿都在讲话!所有的鸟儿都想打听。每一块石头都给我们答复。

讨论会参加者合唱队:石头如今叫什么,就连石头也是人!

两个讨论会参加者:他叫弗里茨,那就放他走,

他接受洗礼名叫埃米尔,

干脆让他完蛋。

他叫马特恩,让他在那儿站!

讨论会主持人:他就是。瓦尔特·马特恩来到我们这里,好让我们能够详细讨论他--我说“他”,指的是那个投下阴影、留下痕迹的他,那个当前存在的他--讨论“他”。

讨论会参加者:那他到底是不是自愿来这儿的?

讨论会主持人:因为我们活着,我们就要讨论。我们不采取行动,我们……

讨论会参加者合唱队:进行讨论!

讨论会主持人:我们没有死……

讨论会参加者合唱队:我们讨论死亡!

讨论会参加者:我的问题是:马特恩是自愿到这儿来的吗?

讨论会主持人:我们没有爱……

讨论会主加者合唱队:我们讨论爱!

讨论会主持人:因此,我们不接受那种我们无法进行气氛活跃的讨论的题目。上帝和赔偿保险,原子弹和保罗·克利①,过去和基本法给我们提供的并非问题,而是讨论题。只有那种喜欢讨论的人,才配……

①克利(187~1940),瑞士画家。

讨论会参加者合唱队:……成为人类社会的成员。

讨论会主持人:只有喜欢讨论的人在讨论过程中才会变成人。因此可以说,人就是……

讨论会参加者合唱队:……要讨论!

讨论会参加者:可是马特恩到底愿不愿意?

讨论会参加者合唱队:马特恩愿意同我们讨论他的肾脏吗?

两个女孩:我们女孩急于知道马特恩心爱的抒情诗。

两个讨论会参加者:我们想观察他有专家鉴定的脾脏。

讨论会参加者合唱队:从秘密口袋中我们要掏出事实。

两个女孩:我们还想知道各种思想在如何亲吻。

讨论会参加者合唱队:说吧马特恩,我愿意!这已是一个事实。

讨论会主持人:因此我们问您,瓦尔特·马特恩,您是否愿意坦率相陈,开诚布公,充溢着鲜活的穿堂风?您是否愿意想一想您所说的事情,是否愿意说出您埋藏于心间的东西?换句话说,您愿意成为这次生气勃勃的公开讨论会的对象吗?要是愿意,那您就大声地、清清楚楚地回答:我瓦尔特·马特恩喜欢讨论!

讨论会参加者:他不愿意。我事先就已经说过:他不愿意!

讨论会参加者:或者说他还没有明白过来。

讨论会参加者:他无法明白!

讨论会参加者合唱队:马特恩无法明白,让他参加强制讨论!

讨论会主持人:我不得不请求,插入的叫喊要么用合唱的形式,要么用书面的形式。粗俗的感情冲动不应当在一次公开的讨论会上发作--所以我第二次问您:瓦尔特·马特恩,您是否有这种需要,把心里话都告诉我们,让公众也能分享?(讨论会参加者低声耳语。马特恩仍然一声不吭。)

讨论会参加者:要是他不愿意,那就关闭这个神庙!

讨论会参加者:咱们就开始强制讨论吧。像马特恩这种情况到处都适用,必须讨论。

讨论会主持人:(对助手说)为阻止讨论的十四号和二十二号讨论会参加者设置讨论会障碍物。(瓦莉在黑板边缘记下了这两个数字。)讨论会主持人按照我们力争达到的生气勃勃的目标,获悉了那些在讨论中没有用适当语言表达出来的叫喊声。如果讨论对象继续坚持对讨论会的敌视态度,主持人将确定强制讨论状态。这就是说,我们的女助手将成为判决的执行人,拿起这副所谓的认识眼镜,给我们看出作为讨论会基础的、必不可少的事实。

讨论会参加者合唱队:谁沉默不语,他的皮就会被眼镜看穿。

讨论会主持人:因此第三次向瓦尔特·马特恩提问:您是否愿意在这个铸铁小神庙里--前不久,活版印刷术的发明者约翰内斯·古滕贝格还作为纪念像待在里面--作为讨论对象听候差遣,也就是说,讲话和回答问题?一句话,您是否喜欢讨论?

马特恩:好啦(停顿片刻)该死的!--我(停顿片刻)以三个魔鬼和圣母的名义说:喜欢讨论!(瓦莉往黑板上写道:他喜欢讨论。)

讨论会参加者合唱队:他说:我参加。他同我们一起玩。

马特恩:犹如在最后审判时,

那时人人都会讲话。

我拥有,我曾经,

我弄弯了一根头发,

我射过靶心,两次,射中了,

我把靶心从惺忪的睡眠中叫醒。

两个讨论会参加者:马特恩,他接向黄油,

 直到溅水,大呼上当!

马特恩:我把塔楼上的鸽子从上面扔下来,

我用泥土把蠕虫深深埋在地下。

两个讨论会参加者:他曾刺死一个炉子,

再看着炉子,火冒三丈。

两个讨论会参加者:马特恩发火时扼杀他的毛巾,

他的毛巾在他眼里总是一根刺。

马特恩:我闷死结石,我使盐变甜,

我使一只山羊发不出咩咩叫声。

讨论会参加者合唱队:马特恩用猫的粉笔往房屋上写字:

老鼠明天就会在耻辱中死去!

马特恩:今天我参加讨论会,

人们一定会知道最后结果!

(在参加讨论会的人中间响起鼓掌声和跺脚喝彩声。讨论会

主持人站起身,用一个手势请大家安静。)

讨论会主持人:刚才我们极其喜悦却又满怀同情地听到:瓦尔特·马特恩愿意参加。可是在提问和回答之前--先是作为涓涓细流,然后才作为宽阔的大河,把他和我们带走--让我们祷告吧:(讨论会参加者和女助手站起身,两手交叉。)啊,生气勃勃、持续不断的尘世讨论会伟大的造物主啊,你创造了问题和回答,你让人在会上发言或者开始发言,你帮助我们吧,因为我们希望彻底讨论喜欢参加讨论的讨论对象瓦尔特·马特恩。啊,一切讨论会之主啊……

讨论会参加者:……你今天赐予我们一切使讨论会日臻完善的能力吧。

讨论会主持人:啊,贤明、万能的语言造物主啊,你让人讨论宇宙中的星星……

讨论会参加者合唱队:……还使我们开口讲话。

讨论会主持人:让我们以你的名义发起这个尊敬你、而且也只尊敬你的讨论会……

讨论会参加者合唱队:阿门。(全体坐下。压低嗓音的低声耳语。马特恩想报名发言。讨论会主持人打手势表示拒绝。)

讨论会主持人:讨论会参加者有权提第一个问题,讨论对象不行。可是,在我们开始提出常见的试验性问题之前,我要向大家介绍讨论会主持人的女助手瓦莉·萨瓦茨基,同样,也要感谢布劳克塞尔公司。这家公司十分友好地为我们这次讨论会提供了一副在此期间已经变成十分罕见的、不再出售的认识眼镜。(讨论会参加者当中响起掌声。)不过,我们只想在迫不得已时根据多数人的要求使用这一手段,特别在讨论对象宣布乐于参加讨论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因为只有在宣布强制讨论的情况下,才适于使用布劳克塞尔认识眼镜对讨论会的进程进行持续不断的监督。尽管如此,为了表示这副眼镜已经准备停当,合乎要求,讨论会主持人现在请瓦莉·萨瓦茨基向新来的讨论会参加者以及讨论对象说明,认识眼镜是怎么回事,同样,也要说明瓦莉第一次找到机会气氛活跃地使用认识眼镜的情况。

瓦莉:大概从去年秋天到今年复活节前不久,布劳克塞尔公司生产了整整一百四十四万副眼镜,这些眼镜当时用神奇眼镜的名字来到市场上,销得很快。这种神奇眼镜如今叫做认识眼镜,每一副值五十芬尼,使每一个不小于七周岁、不大于二十一周岁的买主能够认识所有三十周岁以上的成年人。

讨论会主持人:瓦莉,您是否愿意给我们更清楚地讲一讲,譬如说,当您戴上这种眼镜时,您看到了什么?

瓦莉:我叔叔瓦尔特,他今天在这儿是讨论对象,因为我对他很了解,所以我得感谢他,尽管我年纪小,却有幸成为讨论会主持人的助手。也就是说,我叔叔瓦尔特去年在基督降临节的第三个星期天同我一道去了杜塞尔多夫的圣诞节市场。那里有很多彩色灯光广告和售货亭,在售货亭里面什么东西都可以买到,有胡椒蜂蜜饼和杏仁糖果,有防坦克炮和圣诞果脯蛋糕,有手榴弹、家用器具、地毯式炸弹、凸肚白兰地酒杯和送命的差使,有主导动机和谋杀动机,圣诞树支架和肉搏战参加者奖章,有头发可以清洗的玩具娃娃、玩具小屋、玩具摇篮、玩具棺材、玩具备件、玩具附件、玩具工具……

讨论会参加者合唱队:说正题!说正题!

瓦莉:人们也可以买到那些所谓的神奇眼镜。我叔叔瓦尔特--他就在那儿!--给我买了一副。我当即戴上这副眼镜,因为我总是马上就试一试所有的东西,所以我就通过这副眼镜看到了他,非常清楚地看见了他过去曾经是什么样子。简直可怕极了!当然,我就叫喊起来,而且跑开了。(她叫喊了一声。)可是这个人--我叔叔瓦尔特--跟着追我,在拉廷根门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一次公开的讨论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狗年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