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年月》

第七个早班

作者:君特·格拉斯

布劳克塞尔问自己,他在马特恩祖母的复活节时是否太过于挥霍浪费了。这位善良的妇人慢慢地爬着,大腿有点僵硬地直起身,走进厨房去抢救烤鹅,这难道不是足以令人感到奇怪的事情吗?难道说非得把蒸汽放出来不可,非得把火喷出来不可?难道说炉子的瓷砖非断裂不可,生菜叶非干枯不可?难道说就非要奄奄一息的乌龟和碎成粉尘的椅子不可?

假如布劳克塞尔--自由市场经济的一个头脑清醒的人,如今不得不对这些问题作出肯定的回答,不得不经受赴汤蹈火的考验,那么,他也得提出理由来。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只有一个理由在老祖母的复活节大讲排场:马特恩一家子,尤其是家族中这个把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的旁系,从中世纪的强盗马特恩,经过祖母这个地地道道的马特恩--她嫁给了她的堂兄弟--直到受洗者瓦尔特·马特恩,天生就能理解大型的甚至是歌剧式的场面。实际上,一九一七年五月,马特恩祖母并未悄悄地、理所当然地动身去抢救烤鹅,而是在这之前滔滔不绝地讲了一番上面描述过的话。

此外,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当马特恩祖母试图抢救烤鹅,以及紧接着用烹任木勺向可怜的洛尔兴狠狠揍去时,有三辆双套马车载着肌肠辘辘的、参加洗礼的人群,从施特根方向过来,在容克尔阿克尔和帕瑟瓦尔克村旁缓缓驶过。不管布劳克塞尔多么渴望报道接踵而来的洗礼宴会--因为烤鹅不够吃,所以人们就从地下室里取出酸白菜和腌咸菜来--他却只好让参加洗礼的人在没有见证人的情况下人席进餐。没有任何人会听到在战争的第三个年头,罗梅克一家和卡布伦一家,米尔克和棍棒寡妇,曾经怎样用烧焦的烤鹅、酸白菜、腌咸菜和醋浸南瓜填饱肚子。他尤其为摆脱了束缚而重新变得动作麻利的马特恩祖母的伟大场面感到惋惜。他只把寡妇阿姆泽尔排除在乡村的田园生活之外,因为她是我们的胖爱德华·阿姆泽尔的母亲,而爱德华·阿姆泽尔在第一到第四个早班中,从发了洪水的维斯瓦河中捞取支豆蔓的杆子、椽子和铅一样重的废旧物品,现在也要像瓦尔特·马特恩那样补上接受洗礼这一课。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狗年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