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的秘密》

第15节

作者:加德纳

早上8 点40分,我来到我把柳依丝留下的旅社。总机上现在有一个年轻女人在作业。我请她摇宋小姐的房间,告诉宋小姐,赖先生在大厅等她。

她说:“来小姐已经迁出了。”

“多久的事呀?”

“昨晚什么时候吧。”她说。

“能不能请你查一下真正的时间。”

她说:“你最好问柜台。”

我转问柜台职员,他说:“她是先付现的。”

“我知道她是先付现后住的。我要的是她什么时候离开的。”

他摇摇头,准备把放卡片的抽屉推回去。然后,有什么标记被他看到了。他把卡片拿到窗边较亮的地方,看上面用铅笔记的字。他说:“他是早晨两点离开的。”

我谢了他,问他有没有留给我的信,他查了一下说没有。

我在旅社旁边找到个餐厅,打电话给柯白莎。她既不在公寓,也不在办公室。

我就在餐厅里吃早餐,喝了两杯咖啡然后抽着香烟。我要了张报纸,看了一眼头条新闻,就开始看体育版。我又打电话到办公室找白莎。她在。我问道:“有什么新消息?”

“你在哪里,唐诺?”

“公用电话。”

她说话非常小心。“据我知道,警方对金见田命案有了不少进展。”

“是吗?”

“是的。有一些最近的发展,他们不知道原因。”

“像什么?”

“有人今天清晨侵入了旅社那房间,把房间弄得一塌糊涂,床垫,坐垫都划破了,窗帘拉下了,地毯翻起来了,书框打破了,一团糟——警方不知道原因。”

“有留下线索吗?”

“显然没有。消息封锁得很严,我当然还有一些秘密来源。”

“好得很。”我说。

“什么意思,你要做什么,好人?”

“不停地看着办。”

“一位韦先生的办公室打电话来。韦先生急着想见你。”

“说他要什么了吗?”

“没有,他只说要见你。”

“倒是蛮好客的。”

“唐诺,你要多小心呀。”

“我是在小心呀。”

“要是在小心呀。”

“要是你睡进了一间四周都有铁栏杆的房间,白莎没有办法再用你呀。”

我假装十分伤心和惊讶。“你是说,假如我为公司办案,最后进了监牢,你就会停发我的薪水?”

白莎上了我的当,她说:“你他妈对了,我要停发你薪水,你这个卑鄙、自大、不知好歹的小不点!”她把话筒挂上,重得好像是拿电话来出气似的。

凭了这一点,我又回送餐厅再喝一杯咖啡之后,才去韦来东的办公室。

沙小姐看到我,他说:“等一下。”自己走进韦来东办公室。足足1 分钟才出来,我相信韦来东给了她50秒钟的指示。

“赖先生,请进去。”她说。

我走进私人办公室,韦来东笑容满脸。他伸出一只瘦骨鳞峋的手,热心得有如银行经理在接见大存户。

“呀,亲爱的赖,我的好孩子,”他说:“你还真是一个活跃的小家伙——非常非常的活跃!你也真能东跑西跑。真的,一点也不是吹的。”

我坐下来。

韦来东把两条扫帚眉凑成一条直线,把他的眼镜推上鼻尖,用冷冷评估的眼光看着我。为了缓和僵持的局面,他把嘴巴拉成一线,以示在微笑。

“赖,昨晚分别后,你做了些什么事呀?”

“推理。”

“说起来你真聪朋,什么石油公司,亏你想得出来。现在你告诉我,赖,你怎么想出这样一个进见的方法的。”

“我认为是个好办法而已。”

“是个好办法—一非常非常好。事实上太好了。’他说:“现在,我要知道,是什么人向你告的密?”

“没有人。”

“一定是我们有了内好。有人在对付我。像我这种地位的人,是不允许有人来怀疑我的名誉的。”

“这我能了解。”

“谣言是有脚的,会变质的,最后会扭曲到几乎听不得的。”

“我也相信。”

“假如你听到什么关于我执业的谣言,说是我有办法打破投资条例—一我很希望你能告诉我。我会非常慷慨给你—一表示谢意的。”

“我什么也没有听到过。”

他的眼睛变小。“原来如此、”他挪揄地说:“我突然才明白过来。你自己对自己说;“现在我要去看韦律师,要叫他开口说话。用什么方法使他开口最有用呢?——呀!有了。我来告诉他我要打破投资条例好了。”

“信不信由你,正是如此。”

“吹牛。”

我抽吸着我的香烟。

他观察我一下,然后他说。“要知道,唐诺——一我叫你唐诺,因为我看你始终像个小孩子。不过,我不是说你幼稚,是因为我比你老得多。我对你是父亲一样爱护的。”

“真的?”

“完全真的。要知道你是非常精明的。你有特殊性格,我非常欣赏。我最近调查了你的过去—一你当然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

“我知道。”

他笑了。笑出声来,又变成咯咯的痴笑。“我知道你是知道的。”他说。我们两个相对不吭声,然后韦来东继续遭:“我发现你曾经受过法律教育。我发现法律教育是任何事业的最佳基础。”

“尤其是法律事业。”

他把头向后甩,大笑道:“没有什么意义的幽默,孩子,没有意义的幽默感。你要知道,一个人有你那样敏感的感受力,可以在法律事业上赚很多钱——假如有人给他正确指导的话。对一个年轻的律师言而,要开办个自己的事务所是非常困难的事。要办公室、家具、图书费,还得有客户上门。”

“我也知道。”

“但是已经有声名的老人,有时肯提拔后进、有能力的人。甚至可以给他机会,做自己的合伙人。”

我什么也不说。

他说:“我发现,你和冤情伸诉委员会曾经争辩过一件法律伦理有关的事。你告诉一位客户,怎么能谋杀一个人,而可以逃避法律责任。”

“我并没有告诉他这一类事情、我是在讨论抽象法律。”

“但是,委员会的人不这样想—一委员会的人也说你误解了。”

“我知道他们怎样想。 但是我的理论成功了。 事实上我没有错。”(注,见《初出茅庐破大案》)

他在他那回旋公椅上晃来晃去,咯咯地笑。“没有错,是成功了。”他承认;“我正好认识委员会里的一个人。我和他谈到这件事,他还感到非常地窘。”

“你自己也办了不少事,花了很多功夫。”我说。

“有必要时,我会的。多半是智力的,不是体力的。我发现你能不如人的,往往会代偿地多用脑力。”

我说:“好啦,我们两个兜圈子也兜够了。柳依丝在哪里?”

他用他看起来一节一节的手指,抚摸他自己的下巴。“我很高兴你替我开了个头,我还一直在担心,怎样可以转入正题呢。我——”

秘书伸一个头进门来。“有个长途电话,是来自——”

笑容自他脸上极快消失,有如他取掉一具面具一样。他不能忍受似地狺狺咆哮道:“我告诉过你不能打扰。我告诉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给我出去,不要——”

“是河谷镇来的长途电话,那人说是重要得不得了。”

韦来东想了一下。“好吧,我来听。”

他自桌子上拿起电话。他的脸没有任何表情。只有他的眼,看得出来他是集中精力的。过了一下,我听到电话被接送来,韦来东说:“哈罗——是的。我是韦来东。你要什么?”

我听不到电话对面的声音,但是我能看他脸上表情。我先看到他皱眉,然后他的眉毛抬起一点点。他的嘴巴闭得紧紧的。他向我看一眼,好像是怕我是专业的窃听者,或是怕我能自他另外那只没有靠电话的耳朵,听到对方在说什么。我的不关心态度使他放了一点心,但是因为这是实在太机密的事件,所以格外的小心是人情之常。他用手掌把话机包起来.虽不在说话,但心理上又保了层险。

过了一会, 韦来东把手自话机上拿走。 他说:“这件事不是开玩笑,你得要100%的没问题才行。”然后他又把手放了回去。

他又听了较久一段时间,他说:“好吧,再见。”他把电话挂了。他思虑地看向我,把左手握成拳头,右手手掌包住左手拳头用力地压下去,压得左手指关节一个一个在响。他拿起电话,对他秘书说:“给我一条外线。”他拨键盘,很小心,不使我看到他拨的是什么号码。他说:“哈罗,我是韦律师——你听着,仔细听着。我要这件事倒过来作业—一不论你卖给了什么人,你从他那里买回来。立即停止出售!而且是把卖出的全买回来!“是的,目前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不方便。照我指示去做——这样告诉你好了。‘下面’好像比你想像的要好得多多——每一件事都符合你宣传的。——再说清楚些好了:每一个人可以说3 分钟。假如他说的是真的,假如他说的还不如事实好,假如事实要比他说的好很多很多……对了——你懂了。你不该再浪费时间了。这种事守不了多久密的。把所有的人都找回来,立即展开工作。”

他把电话再次挂上,转向我。一时想不起我们刚才谈到哪里。

“柳依丝。”我提醒他。

“喔,是的。”他说,于是他的脸再一次固定于冰冻的微笑。“唐诺,你不知道,这个年轻女人对你的印象有多好。”

“真的?”

“真的,一点也没有错。”

“我真高兴知道这一点。”

“应该的。这对你会有很多好处的。要知道,我是一个老人,聪明的老人。在她想要做什么戏剧化的行为时,她会请教我的。”

“你认识她很久了吗?”

“是的,很好的一个女孩子——很好的女孩子。”

“那好极了。”我说。

“我对她要保护你,倒没有什么诟病,”他说;“但是,我也不会宽恕她在这件事上的无知。”

“不宽恕。”

“不宽恕,至少目前不可以。我知道,唐诺,一个接近绝望的人,抓住什么算什么,什么事都会做出来的。我有一点是非常不欣赏的,怎么可能堂堂大丈夫,做了事情不认帐,要拖一个女人出来,把她放到事后共犯和帮凶的位置。”

“真有这种人呀?”

“我也如此劝告过柳依丝。唐诺,我告诉你,今天早上我曾经和她谈过。我在10点半和她有个约会。我告诉她,最好的自救方法是到我办公室来,自白一下,她是在保护你。”

“你的意思是把她的证词颠倒。”

“可以这样说。”

“现在,假如她跑进法庭,直了誓说,我赖唐诺,并不是那个走进旅馆里去的人,也没有什么用了,是吗?”

他真的笑了。“是的,唐诺,是的。你真的是有法律头脑的。你看,她会说你贿赂她不要说你就是那个人,事后,她去请教了律师,律师说如此的话,她变成了事后共犯,于是她后悔了—一唐诺,你是有法律头脑的,这样说,你就很明白了。”

“很明白了。”

“我知道你会明白的。”

“我很明白。”

“谢谢你。”他说。这下他连牙齿都露出来了。“你看我也是非常有法律头脑的。”

“好吧,你想要什么?”我问。

笑容自脸上消失。他直视我,一本正经地说:“我要金见田声称要交给别人的最后那一批信件。”

“为什么?”

“唐诺,我是个律师,这件事不问可知。”

“但是,我就是要问。”

他说:“我的当事人将因为谋杀罪受审。在这件案子中,陪审团是否有偏见,比证据有无还要重要,这些信件会使陪审团团员发生偏见,其结果是非常可怕的。”

“信件一倒手,你为什么不立即消毁掉呢?”

他向我猛眨眼皮,“我不懂你什么意思,唐诺。”

我说:“信本来已经到过你的手中。你要消毁这些信,使地方检察官永远看不到这些信。但是,你决定把信交给雅泰来烧毁,而你可以拿到3 万元。当然信还是消毁了,一如你的初衷。只是你多出了3万。”

他细细品味了我的推理。慢慢地点头。“这种想法妙极了。唐诺。妙极了。正如我常在想两个头脑加在一起要比一个头脑好得多。一个年轻人,尤其是有天才的,会想到老年人疏忽掉的。你一定是想到我要给你合伙的建议,这是很好的进身机会,唐诺。”

突然,他的眼光变硬:“但是,目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的秘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