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的秘密》

第02节

作者:加德纳

我坐在办公室外等着。我可以听到柯白莎办公室传出来的低低交谈声。白莎在和顾客讨论价格的时候,从不喜欢我在边上听的。她给我月薪,而且相当刻薄,用最少代价榨取最多劳力。

20分钟后,她叫我过去。自她脸上,我知道讨价还价后,对她很有利。薄好利坐在客户椅上(这张椅子很不舒服,后来换掉了),他的身子接触到椅子的只有两点——颈子根部和裤后口袋。如此的坐姿使他胸部塌陷下去,头颈又向前戳出。他这样坐法才把肚子坐大,还是肚子大了,才如此坐的,我不知道。

白莎挤出笑容,甜蜜地说:“唐诺,你坐。”

我坐。

白莎戴了钻戒的手,把一张支票装进抽屉里一个现钞箱去,动作很快,我连看一眼支票上的数字都没有机会。“是我来告诉他,”白莎问薄好利:“还是你来说?”

薄好利嘴里有一支新雪茄。由于他颈子是向前弯着,所以他只能自眼镜销上面看向我。本来在抽那支雪茄的烟灰落得他背心上斑斑点点。新的一支才开始抽,烟灰尚不多。“你来说。”他说。

白莎把一件复杂的事实,变成简单的叙述:“薄好利是去年结的婚。薄佳乐是他第二任太太。薄先生第一次婚姻时有一位女儿,叫雅泰。前妻死后,她的一半财产归了我们的当事人,薄好利先生。”白莎同时用手指向薄好利指一指,好像是一个老师在上课时指黑板上的一个数字给学生看。“另外一半,当然给了她女儿雅泰。”她看向薄好利说:“我记得你并没有告诉我,这笔财产的数目。”

薄好利的眼珠子骨溜溜自眼镜上面,从我看向她。“是的,我没有说。”他说。说话的时候他没有把雪茄从口上取下,烟灰掉了不少在他领带上。

白莎用快快接下去说话掩住这一点窘态。“现任的薄太太以前也给过婚——前夫姓丁。两人有个男孩,名叫丁洛白。这都是背景。由于妈妈再嫁,洛白觉得日子好过得很。薄先生,是吗?”

“是的。”

“薄先生要他去工作,”白莎继续道:“他就表示他的独特态度,由于他‘我为大’的人格——”

“他根本没有人格,”薄好利插入道:“他也没有任何经历。有一些他妈妈的朋友,为了他和我有名义上父子的关系,把他介绍进一个公司。那孩子想有一天吃定我,门也没有。”

“这一点你自己告诉唐诺吧。”白莎说。

薄好利把雪茄自口中取出。“没收农场投资公司,是由两个人在控制,苏派克和卡伯纳。我太太认识卡伯纳很久了——在和我结婚之前。他们给小洛一个职位。3 个月之后,就把他升为销售部经理。又两个月,董事会叫他做总经理。你自己想想,他们要的目标是我。”

“没收农场?”我问。

“那是公司名称。”

“做什么生意的?”

“矿产,矿业开发,采矿。”

我看向他,他看向我。白莎把问题提出来:“没收农场投资公司怎么会和开矿搞在一起?”

薄好利坐在椅子中又陷了一点下去。“我怎么会知道?我根本也不想知道小洛的工作。我也不要他管我的事。我要是一问他问题,早晚他会叫我买他股票。”

我拿出小本子,把薄好利提过的名字记下来,又加一行,访问没收农场投资公司。

薄好利看起来和他在健身房时完全不同。他又自眼镜上溜着眼看我,我觉得他像一只双耳和下chún下垂的大猛犬被系在链条上。他的眼睛在说,假如多给他链条两尺的距离,他会在我腿上咬下一口。

“你想要我们干什么?”我问。

“其中之一,我要你做我的教练。”

“做什么?”

“教练。”

柯白莎把两臂上举,不断弯曲。做出二头肌训练状。“训练他体态。唐诺,你知道的——拳击、柔道课程、角力、相扑、跑步训练。”

我奇怪地看向白莎。在健身房这种地方那有我的地位。这个工作不是我干得了的呀!

“薄先生的目的,是要你和他在家里。”白莎继续解释道:“绝对不可以让别人知道你是个侦探。他家里人都知道,他想把身体整整好。他本来的目的是想把桥田请到他家中去做他教练的。同时他又想请一个私家侦探。在健身房,他一看到你的表现,他立即想到把你请回家做教练,不就一切都解决了。”

“你想要侦探什么呢?’俄问。

“我想查出来我女儿在怎样花钱,什么人在大量吸取她的钱—一还有,为什么。”

“她被勒索吗?”

“我不知道,真有此事的话,我要你查出来。”

“没这回事呢?”

“查查看她的钱怎么了。我看她可能被勒索,在赌钱,再不然小洛诳得她在经济上支援他。任何一件对她都危险,对我都不适合。我不单是为她利益在考虑,我自己也处在相当尴尬的情况。任何一件发生在我家的经济丑闻,都会引起不得了的……我想我说得太多了。我不喜欢。我们该速战速决了。”

白莎说:“你把那日本人一下摔过肩,他就对你注意了。是吗,薄先生?”

“不是。”

“怎么啦?我以为——”

“我喜欢日本人摔他的时候,他的样子。我们闲聊太久了。我们该开始工作了。”

我问;“有什么迹象,你在怀疑你的女儿—一”

“过去30天内, 两张支票, ” 他打断我说: “每张都是凭票即付的,每张10000元, 每张都转入了亚特娱乐公司的帐。那是一个赌博事业—一楼下餐厅只是个幌子。楼上赌场才是赚钱地方。”

“是不是她在那地方赌输了钱了?”我问。

“不是,她楼上楼下都没有去过。这我已经查明。”

我问:“你什么时候要我去你的家里?”

“今天就去。我不要你偷偷摸摸。我要你赢得雅泰的友谊。得她信任——说你能干,可靠、健康,进取。”

“我看她不见得会选上一个体能教练来信任吧。”

“错了,这正是像她这种人会做的事。她不是个势利小人,她最恨势利小人。你拍她马屁,她反而冷落你。所以你错了……不对,等一下。也许你对了……这样好了,你不算职业教练。你是业余的,不过是业余中最好的。我在想支援你建立事业。我想办一个健身房,专门给事业成功,身体日衰的男人恢复体态。在某一定时间内奏效,当然收费也高。这一切将由你来管理,你有薪水,领花红。你不是教练,是这一行的内行,专家……给我自己光训练一下,只是附带的……交给我来办好了。”

“好吧,那一部份交给你。而我的责任是查清楚,你女儿的钞票流哪里去了。就这一点对吗?”

“就这一点!老天!这是一件你从来也没有接手过的大案子。她是一支纯钢的弹簧,她是炸葯。假如她发现你是一个侦探。我就死啦。当然你也开除了,懂吗?”

“为的是不要你去管他的事,也要使雅泰远离他的事。他是个绣花枕头。他妈妈还以为他是天才。他自己也这样想。你别受骗了。假如他说服了雅泰把钱抛入他的事业,我要事实,你告诉我,我来处理。我对他,也对他妈说过,我再也不给他一毛钱。他敢骗雅泰,就等于骗我。我……又讲太多了。讲完了,准备什么时候走?”

“一个小时之内。”白莎替我讲了。

薄好利扭动身子,勉强使双手可以抓到椅子的把手。用他双手,他把自己自椅子中撑起,站在地上。“好吧,用计程车来好了。柯太太有我地址。我先回去铺铺路……赖,你记住了。不能让人知道你是个侦探。有人一知道,就玩不成了。”他对白莎说:“你也把这一点记下了。你们不能乱动,雅泰太聪明了。你有一点不对,她就会知道的。有一点错,你们自己等于一天放弃大洋100元。”

原来如此!白天每天可以赚100 元,外加花费报销。她和我的算法是工作一天,只有8元。不过保证每月不少过75元。

薄好利说:“赖,1 小时后等你光临。今晚你就可以和我家里人见面——所有人,除了雅泰,她要去别的地方,晚上2、3点之前不会回来。我们每天早上7 点半训练,8 点半早餐。有关教我一些柔道的事,我倒不是虚伪的。我很想重建一下我的肌肉。我太虚胖了。”

他自己在西服上身里摇一摇他窄削的肩头。我开始了解宽的垫肩在这种衣服上有多大的掩饰作用。

“唐诺一定会到的。”柯白莎说。

薄好利走后,白莎说:“你坐。”

我坐在椅子的把手上。

她说:“于我们这一行有很多开支,像你一样是不会知道的:房租、秘书薪水、保险、所得税、营业税、文具、纸张、水电、大厦管理费。”

“清洁费,”我建议。

“对,还有清洁费。”

“又如何?”

“没什么,我只是告诉你,你的工作在人浮于事的今日,还算是差强的工作,不过由于你近日表现也不差,所以我决定把你有案在办时每天工作费改为10元。”

“10元呀!”我说。

“没错。”

“1天?”

“什么意思?”

“只够我一个人活命。不过老实说,我也不会做教练。”

“别这样说话,唐诺。这件事我早想到了。我们继续让桥田每天在下午教你柔道,我告诉薄先生每天下午2点到4点你一定要回这里报告情况。你就现学现卖,下午学的,第二天上午去教薄好利。学什么教什么,进度也一样。”

“他不肯这样的,我也不愿意。”我说。

“喔!唐诺,哪有鸭子生出来自己知道会游泳的。妈妈把它丢下水去,它自然就会了。”

“我又怎样来回呢?有多远呀?”

“远倒是太远了,也无街车,不过他同意你回来做报告,所以也同意付计程车费。”

“多少?”

“你不必担心,”柯白莎说:“我们这公司不会把所有开支费真使用在计程车上的。今晚我会开车送你去,送到快到他家一条街的远近,你走一条街就到了。我每天下午2点会在同一地点等你出来。这样我们又赚了他给的计程车费了。”

“实在没有必要冒这种笨险,为了这蝇头小利,很可能你就会失败在这种原因上。”我一面告诉她,一面走出去,去整理行装。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的秘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