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的秘密》

第07节

作者:加德纳

早餐时,我问薄太太有没有汞合炼熔方面的知识。我说我有一个朋友,姓费的,他在普门大楼有一个办公室,才自遗产得来一大笔钱,但在找机构投资,据说他对矿产有兴趣,所以想投资这一种行业赌赌运气。问我有没有什么好的矿股。

洛白开口了,他说:“为什么不挑自己人呢?”

我用惊奇眼光看向他。“倒没有想到。”我说。

“他什么地址?”

“普门大楼622。”

“我会派一个销售员去拜访他一下。”

“派吧。”我说。

薄好利问洛白,有没有自警方知道更多金见田案的消息。洛白说警方查了金见田的底,得到的结论是,这件案子是因赌结仇引起,目前正在清查所有金见田的赌友,看那一个人会符合案发后自金见田房里出来那年轻人的样子。

早餐后洛白把我拉到一边,问我费先生更多的情况,想知道他自遗产得了多少钱,又想知道他要拿多少出来投资。我告诉他,他运气好、一起有两笔遗产,他已拿到了一些小钱,在月底前拿得到10万元左右。我也问洛白他公司是干什么的,业绩好不好,他说:“一天天在好起来,过得去。”

他匆匆离去,薄好利自眼镜上面看着我,好像要说什么;他自动停止,两次清清喉咙,最后他说:“唐诺,假如你还需要几千元钱花费,告诉我就可以了。”

“不要了。”我说。

雅泰穿了居家服,走出来给我一个她要见我的信号。我假装没有懂得,告诉薄好利我要送他出去到车库。在车库里,我告诉他,我不准备告诉他我要进行的一切,这一点他很高兴,不过我告诉他,我要和他一起进城。

他开车,一路注视前面的路面,保持不和我谈话。我看得出他有很多话要问,但是,没有一个问题他不会怕听到真正的答案的。有两次,他想起要说什么话,吸口气,在话出口前,又忍住,专心开他的车。

快到商业区之前,他终于想出一个他认为安全的问题。他说:“唐诺,你要我在哪里放你下来?”

“喔,这附近随便那里。”

他又想说什么,立即改变了意见,把车右转,前行了两条街的距离,在普门大楼前靠到路边。“这里好吗?”他问道。

“这里蛮方便的。”我说。打开车门下车。

薄好利像逃难一样开车跑离现场,我上楼到6楼,看一下623室的门。看起来很好。我打开门过去,卜爱茜在打字。

我说:“老天,你只是第一站,用不着看起来业务那么好的。”

她停下打字,抬头望我。

“要进来的人,”我说:“以为我是一个从遗产上得了一大笔钱的人。他们不以为我的钱是辛苦赚来的。所以,你不必太忙的。”

她说:“柯白莎给了我一大堆信要我写。说要我拿到这里来工作——”

“用什么抬头的信纸信封?”我打断她说话,倾身向前,着向她夹在打字机里的信纸。

“用侦探社的信纸信封。”她说:“她告诉我——”

我把信纸一下自打字机里拉出来,把它交给爱茜,我说:“放进抽屉里去。千万别给人看到,所有侦探社带来,有名称地址的都要收起来,你出去用饭时把这些混蛋东西带回办公室去。再也不可带来,告诉白莎这是我说的。”

卜爱茜向上看我,笑出声来,她说:“我还记得你第一天来找工作时是什么样子的。”

“什么样子的?”

“我认为你最多只能替她工作48小时。我认为白莎会牵了你鼻子,使你疲于奔命。这是所有来应征,其他侦探的必然开溜理由——但现在,你是在给她命令。”

“这个命令是有道理的。”我说。

“我知道有道理,这就是好玩的地方。你根本不去和白莎论理,你也不低头妥协。你只是我行我素,白莎开始一定怨言连篇,而后喃喃诉苦,最后一定跟了你说的方法做。”

“你只要了解她,白莎不失为一个好人。”

“那是说当她了解你之后。想和她去建立友谊,那是等于用跑步去追火车头。累死也没有用。”

“你有没有累死过?”

她看向我说:“有。”

“不太像呀。”

她说:“我和白莎已经磨练出一个制度来了。我做好她交给我的一切工作。做完工作,我离开办公室。我不和她客套。我也不要她对我友好。我的地位像是机器上的一个零件。我做我应做的。”

“你在打的到底都是些什么信件。”我问。

“她每隔一段时间,抄名单寄信给各律师招来生意。另外还有些信是有关她的各种投资。”

“很多投资?”

“不少。主要分两大方向。她主要是喜欢安全的投资,有如政府公债。但是她还有另一面——一冒险投资股票。她还是相当的一个大赌徒。”

我说:“好吧,这个办公室是不同的,不需要太多的工作。你到楼下大厅报摊去,随便拿几本电影杂志和口香糖。放一本杂志在写字桌第一个抽屉中,把抽屉开着,你管嚼你的口香糖看杂志,任何人送来。把抽屉一关,但是先要让他们看到抽屉里开着的杂志,再关抽屉。”

她说:“我一直希望有一个像这样的工作。别的女孩好像找得到,我没这运气。”

“这里的工作看来一两天就可以结束了。但是做一天算一天。至少是你要的那一种。”

“白莎会换人的,她会自介绍所找上个来替我,而把我替回磨房去。”

“我不会让她这样的。我会告诉她我要一个能信任的。要一个打字员,洛杉矶随地捡都是——也许给她看看,换一个人替你,她会多不方便。”

她抬头,看我,很久后她说:“唐诺,我一直在怀疑为什么有不少人支持你。现在我知道因为你总是为别人优先着想。你—一”她突然不再说话,把椅子推后,很快通过办公室,像着火一样走出门去。

我走进内间私人办公室,把门关上,靠向一张摇曳的办公椅,把脚跟放在办公室桌了。

当我听到卜爱茜回来的声音后。我拿起电话,按通往她桌上内线电话的按钮。

“是的,”她说。

“爱茜,记住几个名字。那是苏派克,卡伯纳和丁洛白——记住了吗?”

“有。他们怎么啦?”

“假如这3 个人中任何一个来看我,就说我正忙着。而且所有上午都不会有空了。我就是不能见他们。我也不要他们等。知道了吗?”

“知道了。”

“除了这3 个人之外,不论什么人来,先试着找出他来的目的,请他们坐,叫他们等。可能的话叫他给一张名片,把名片拿过来给我。”

“ok,”她说,我听到她把电话挂了。

我有很多事要想一想,我坐在那里,抽烟,想心思,想把一切无理的片段凑起来。我倒未曾想去解破这件谋杀案,我的资料根本不足,但是我正在收集资料。我认为只要我保持头脑清楚,不走错一步路,我能弄清楚一切的。

11点的时候,我听到外面办公大门打开又关上,又听到人声。卜爱茜拿了张名片进来。名片上有那男人的名字。除了名字没有别的文字。

我看向名片。“力格普,嗯?他长什么样子?”

“推销员之类,”她说:“工作压力很高的。不肯告诉我。我问他见你有什么事,他说是向你提一个投资的计划。他大概40岁,穿是有如27。但是穿得非常正式,是个人时衣着。”

“胖人?”

“不是,很瘦,前额两侧已秃。黑发后梳,黑眼珠,末戴眼镜。动作快,口齿伶俐。手指甲修剪整齐,而且搽白指甲油。鞋子今早才擦过。身上带着理发店的味道。你要不要见他?”

“要。”

她走出去。力格普进来。他两个快步就走向前,握住了我的手。他的态度敏感又有吸引力。他马上开始说话,就怕我会在他没有讲完前把他摔了出去。

“费先生,你一定会奇怪我的工作是什么?当我告诉你秘书,我是来向你提一个投资计划时,也许你会以为我有什么东西要你来购买。事实上,正好相反。我来是要使你赚更多的钱。费先生,为了要达到这一目的,我需要3 分钟时间。”他自口袋拿出一个怀表,放到我桌子上来。“请帮忙我注意一下时间。就以这个表为准,3分钟一至j,你就通知我。我只要3分钟时间。3分钟就是我要的时间。而且我保证,这3分钟会是你一生最值钱的3分钟。”

“好吧,”我说:“我就给你3分钟。”

“费先生,你有没有停下来想过科技的神奇?你不要回答我,因为我知道你有想过。你知道,费先生,今日我们认为当然的象在几年之前,大家都认为这是科技上不可能的事。”

“费先生,为了要给你看,你如何能自现代的科技发展中去赚钞票.我实在有必要把我们这一州光荣的历史翻转一页给你看看。我们把这一州光荣的历史翻到淘金热的时候。每个来这里的人带了铲子、锄头、三脚架、淘金盘,大批大批的金子自地上挖出来,流入银行,造成今日之前的繁荣——但是仍旧有不少金子留下来,在本州的土地里。”

“在山区里,在河谷镇附近有大量的金子引起了热潮。远来的河水汹涌地夹带了山区的金,突然到了开阔的山谷,河水平静下来。当时成千成万的男人,穿条短裤,夏天冬天,下雨日晒,终年在河里淘着淘着,淘出了大量的黄金。金子较多的冲积土都被淘尽后,他们移向下游,下游在地理上是非常肥沃,可以耕种,于是自淘金上发了点小财的人,正好在此安居下来。然则正当他们在农作物成热要收割之际,发生了缺水的问题。他们要挖25尺才能挖到水面,但是他们掘到草根就又发现了金子。可惜他们挖不到丰富的金脉,因为金脉在河床石之上,有的在四十尺以下。”

“我不愿浪费太多时间来详谈这些问题。费先生,无疑的,这一些你在西部片上看到不少,他们形容的也都是真的,我们马上就要谈到新的现代化发明了。一个人发明了一部大机器,在水位高的时期,利用一艘大平底船装上循球的链状挖泥机,开始向下挖,它把地底深处的石块全挖上来,农田没有了,但是不论挖到多少金子,田主得到其中百分之多少。挖完之后,田上表面剩下了抛不完的大石块,肥沃的泥土全到地底去了。整个农村结构又改变了。良田不见了。土地成废物了。”

“年复一年,挖泥机吃完了全区的土地,最后一亩地处理完毕后,他们大家发现陷于一堆烂石头之中。大机器不再有任何用处。拆除或移走都不经济。连这些工作人员都没有地方可去。很多人觉悟到他们把沃土牺牲,为了有限的黄金,有点杀鸡取卵了。大平底船都漏水了,都倾侧了。机器变铁锈了。能当废铁卖的都卖了。其他变成了人类贪婪的纪念。”

“有的地方,机器挖不到河床石,因而仍被迫留下15到20尺的肥沃泥土。费先生,我们好梦来了。一个金字的好梦,而且好梦不难成真。最近的科技造出了一种机器,可以重挖土地,把大石头翻到下面去再把肥沃的土地翻到表面上来。河谷镇的市商们甚至希望不必再挖金,只要能把石头翻下去,沃土翻上来恢复耕种就可以了。不过这样做,金钱浪费大多了。现在,市商会所不知道的是,其实河床石之上仍有不少金子等待着我们去取——”

“你的三分钟用尽了。”我提醒他。

他看看我,看看桌上他放下的表,他说:“是的,我用掉我的时间了,不过我也说完了。费先生,对一般人我必须要给他看以前的机器,和现在的机器有什么功用上的不同之处。金子本来是在那里的,机器进步了,挖出一批金子,造成一批百万富翁。又再进步一点,又挖出一批金子,当然又多了一批富翁。以旧金山的历史来做例子。——”

“你的3分钟在30秒钟之前已经用完了。”

“一点不错。”他说:“我在说对付一般的人,我要把这些指出来,但是对你,费先生;你自己对销售东西非常有经验,所以有牟利的机会,你一眼就看得出来。现在的问题只是费启安先生要不要把自己的名字,排上即将重列的百万富豪名单而已。”

我把一支铅笔在几根手指中转来转去,尽量不使自己的眼睛去看他的眼睛。他不断走来走去,希望我能不断着向他。他加重语气用手指敲敲我的桌面。“费先生,我不会和你争辩,你是知道好歹的人。你是一个能很快,很正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的秘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