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中的猫群》

第14章

作者:加德纳

北富德显然的是十分激动,坐在白莎对面的椅子里,“我们可以解决了。”他说。

“什么事可以解决了?”

“你记得我告诉过你,有一个年轻女人,我替她在旧金山找到一个工作做的?”

白莎对他的问句蹩起眉头来。“又来另外一个女人?”

“不是另外一个。我和你谈起过的一个。你见过她信的那一个。”

“喔!叫你辛巴德的那一个。”

“就是那一个。”

“那一个怎么啦?”

“她会帮我忙。”

“帮什么?”

“拿钞票出来帮我解决这仲裁定的赔款。她的薪水不错,她把大部分存了起来,这里那里的投资了一些、她在银行里有2300元存款。我自己可以出200 元。你可以拿去和乔其把案子结了。”

“你怎么联络这个女人的?”白莎问。“有电话吗?”

“不是的。她下来这里,为了公家事出差。她给我电话,我赶去旅社看她。我一直想能找到你。钱现在在旧金山,她已经设法把它电汇过来了。我们可以在明天早上10点钟以前把这件事结束掉了。”

白莎说:“你这个人,女人缘真好呀!”

“柯太太,你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呀!”

“我不懂你的意思。柯太太,这个女人和我的女人缘无关。”

“2300元就变成缘份了。”

“那不一样。”

“不一样才怪。”白莎道“你的头发在哪里理的?”

“我的——什么?”

“哪个店替你理的头发?”

“怎么啦,你把我更弄糊涂了。”

“我自己也不清楚呀!”白莎说;“你只要告诉我,你的理发店是哪一家就可以了。”

“这有什么关系呢?”

“也许相当有关系。你有固定的地方理发吗?”

“是的。”

“什么地方?”

北富德犹豫了一下,他说:“太平洋灰狗巴士总站旁,一家叫‘顶上美’的理发店。”

“每次都去那一家?”

“是的。”

“这样已经很久了吗?”

“是的,柯太太,但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问起?”

“这不算什么秘密吧?”

“老天,当然不是什么秘密事件。”

“有人把你在哪一家理发的事说出来给别人听,你不会特别反对吧?”

“当然,没有什么好反对的。但是柯太太,我不明白,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白莎笑了,她说:“没有事了,我只是确定一下这不算什么不能讲的事而已。你和这家店的老板没有其他生意上的来往吧?”

“没有,当然没有。”

“这店你有股东吗?”

“没有,柯太太,请你把问这些问题的理由告诉我,好吗?”

“我想找出来,你在哪里理发,和这件案子有什么关系。”

“但是,没有关系呀。”

“应该是没有的。”

“是没有的。”

“但是有的。”

“我不明白。”

“我也不明白。另外一封信的事怎么回事?”

北富德马上变得激怒的样子。他犹豫着,好像要白莎知道,他是考虑立即离开这里还是给她看这封信。过了一下,他自怀中取出一封封着口的信出来。白莎把手向前一摊。他把信交上她的手。白莎把信在手中翻来覆去。

“信什么时候到的?”

“下午3点钟正常派信时间送来的。”

“你的丈母娘见到这封信吗?”

“看到了。佳露也看到了。”

白莎沉思说:“一样的打字,信是寄给你太太的,上面也写着‘机密,亲启’!她升高声音说:“喔,爱茜!”办公室回答的只是闷闷的打字声音。柯白莎拿起电话,对卜爱茜说:“再把小茶壶架起来吧,我们又有一封信了。”

白莎把电话放下,继续研究这一封信。“看样子这封信又可以使我们加深一层明白了。”她说;“信封是和另一封一样的——极普通,盖了邮戳的信封。我只好再去找一张皮货店的广告了。”

“能不能换些别的东西放过去?”

“别假了,”白莎说:“你的丈母娘看到两封写有‘机密,亲启’的信封,假如一封是皮货店广告,一封是残障基金会募集基金的,她一下就会嗅出其中有毛病了。唯一不起疑的方式是再放一张相同的皮货店广告过去,她看起来一定以为皮货店把她地址弄重了。”

“没错。”北富德说:“我没想到这一层。”

“你宅子里有什么新发展吗?”

“没什么新发展。老样子。警察们东窜西窜,东摸西摸,又东问西问。谷太太在哭。佳露偷偷地每一分钟盯紧我。”

“她偷偷盯住你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

白莎自己点起一支烟。

“你为什么要问我在哪里理发?”北富德问。

“好像你有点在担心,为什么?”

“我没有担心,只是好奇。”

“是不是你有点担心不应该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没有呀,没有理由不可以告诉你。”

“那你为什么老提这件事呢?”

“别胡说,我根本就没有老提这件事。我只是要知道你问这件事真正的原因。我没有反对,没有担心,没有老提。我要知道你问这问题的原因。”

“我只是想知道而已。那个马上要支援你金钱的女孩子叫什么名字?”

“罗美闽。”

“她做什么的?”

“她现在完全主管旧金山一个大的百货公司的广告、她爬得很快。”

“许桃兰对她又怎么说?”

“我不懂你什么意思。”

“你有没有告诉许桃兰,那个姓罗的要拿钱出来替你解决问题?”

“没有,我为什么要告诉她。”

“为什么不?”

“根本就没有理由要告诉她。”

“她会在这里多久?”

“谁?许桃兰?”

“不是,姓罗的女人。”

“她今晚夜车走,明天电汇钱过来。这是为什么我急着来见你。我要你联络南乔其,要他不要食言了。重要的是明天中午之前,我们要把那件案子结束掉。”

卜爱茜打开房门。“水开了。”她说。

柯白莎把她会吱咯叫的旋转椅推后、自己站起来。“好吧,”她说:“我们再来违反一下邮政法规吧。”

爱茜桌上的茶壶咄咄冒汽。电热板的下面爱茜垫了几本厚厚的杂志,以保护桌面。

柯白莎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了那封信, 凑向壶口出来的蒸气。 她向北富德道:“把门闩起来。”

白莎在薰信的封口,全神贯注,肥腰艰难地弯着。

卜爱茜快快地用手一推桌面,把她上过油的打字椅子轻便的向后一推。

“怎么啦?”白莎头也没抬起来,只是问道。

“门!”卜爱茜回答,开始奔跑。

白莎抬起头。一个人的黑影,自外面走道照在办公室进口大门的半截磨沙玻璃上,是个肩头很宽,严酷的侧影,嘴里一支雪茄,翘成一个很高的角度。北富德凑下在看白莎手中正在薰着的信封。卜爱首伸手正要去闩门上的横闩。

“浑蛋!”白莎怒目地看向北富德。“我告诉你把门闩起来的!”

卜爱茜的手摸到了横闩。

门上影子移动,门把手转动,卜爱茜的手在门闩上。

来不及闩门的爱茜惊慌失措,向前半步用全身力量顶住办公室大门,希望阻住对方来开门。

宓善楼警官右肩在门上,但未得及把头及一半上身自外了一条缝的门伸进办公室来,及时看到了卜爱茜的办公桌,上面的电热板、小茶壶,气恼的柯白莎,和惊乱的北富德。

宓警官一句话也不说,眼睛也不离开白莎和北富德,他伸一只手进来,把卜爱茜轻轻推一下,也不看向爱茜,嘴里说道:“怎么啦,不欢迎我进来呀?”

“我正准备把办公室打烊。”卜爱茜急急地说:“柯太太累了,不想再见客人了。”

“原来如此。”善楼说:“所以准备煮一壶老人茶,是吗?”

“正是,正是。”爱茜的回答又太快,太热心了一点。“我们大家想喝点茶。我们常喝茶的。我们——”

“好极了。”善楼说:“我也喜欢茶,算我一份。白莎,多煮我的一份。爱茜,你管你打烊。”

善楼进入办公室内,爱茜无助地看看白莎。把办公室门闩上。

白莎道:“老天,你们警察是一票货。你们拜访人从不考虑时间,早上、中午、下午或晚上—一”

“没错。”善楼插嘴说:“只是我口福好,常常赶得巧,比赶得早有用。可惜今天不是开饭,开饭比饮茶又好多了。有小点心吗,白莎?有甜的馅的我最爱。”

白莎生气地看看他。

“别让水都蒸发掉了。”善楼说:“白莎,去拿茶叶出来呀。”

白莎向卜爱茜看一眼。“爱茜,茶叶呢?”

“茶叶。嗅!柯太太,给你一提我想起来了。昨天我们不是正好用完了吗?我想起来了,你叫我今天买,我忘记去买了。”

“可恶,”白莎说:“你老忘记我要你做的事。我绝对记得昨天下午叫你要多买点茶叶。我记得我一面把茶叶空袋抛掉,一面对你说的。”

“我记起来了。”爱茜自己惭愧地说:“是我今天忘了。我真抱歉。”

善接把牙齿露出很多地在笑着,他自己找椅子坐了下来。“把茶杯和茶碟拿出来吧。”善楼说:“看样子我来推销点茶叶给你们。”

“你总不至于随身带着包菜叶吧?”

“我会有办法的。”善楼在椅子上调整成一个舒服的坐姿,顺手摸出一支新雪茄出来。他说。“开始吧,白莎,爱茜,你去把茶杯和茶碟端出来。”

卜爱茜呆在那里看白莎。

白莎说:“我改变主意了。既然没有茶叶,喝什么茶。我也不相信善楼变得出茶叶来,我没兴趣了——”

“没关系,没关系,”善楼又打断她说:“你喝不喝没有关系,我还是要看你的茶杯和菜碟。你们放哪里的?”

“我告诉你,今天决定不用了。”

“我知道,不过我有兴趣看一看。”

“你有兴趣和我没关系。我有别的事要做了。进来,北先生,我们继续讨论我们刚才说了一半的事。”

“我们现在就在这里一起研究好了。”善楼说。

“抱歉,我的客户很注重他的隐私权。隐私权,你懂得每一个美国公民都很重视这一项基本权利的。是吗?”

善楼仍是轻松地微笑着。“没有茶杯,也没有茶杯的碟子,是吗,白莎?谷太太告诉我,又来了一封给北太太的信。我就知道我会在那里找到北先生。北先生,假如这封信在你口袋里,请拿出来我要带走。这有可能是一件证物。”

“你要拿去!”白莎喊道:“我相信天理、国法、人情。对这种事都有一个先后程序,假如一封信是寄给某一个人的太太,而今——”

“白莎,别这样,别这样,你的血压会升高的。假如你真对国法如此重视,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

“我——我准备煮一。壶茶。”白莎仍然高喊道:“天下没有法律规定我不能在办公室煮茶吧。”

“查一下你会大吃一惊。”善楼说:“都市法令对煮东西也有各种规定。市区法令对什么地方可以供应、出售、施舍吃的东西也有规定,再说一一"

“我煮一杯茶给我自己的客户饮用,不须申请执照吧!”

善楼还是面带笑容。他说:“卜爱茜在这里工作很久了,每天下午这种工作都是她在做吗?”

柯白莎赌气地看着他,不理他。

宓善楼看问北先生。“北先生,”他说:“我知道你另外有了一封匿名信。假如你们想把它用蒸气薰开来,不要忘了我也想看一下。”

“你到底算什么?”白莎道:“自己冲进我的办公室,来冤枉老百姓。”

“轻松点,白莎。你的办公室是准备欢迎随便什么人进来的。我不过在去北家没找到北先生,不经意来这里看一下而已。我才和谷太太聊过。她当然对全案十分关心,尤其对她女儿的失踪有不少合理的想法。她的想法当然都和冷莎莉的死亡无关。为了找她女儿失踪的线索,她回想起不少最近发生的事。其中有一件是最近她亲见过两封给北太太的信,信封上有‘机密,亲启’的字样。她建议我们找一下,看一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可取的线索。我们找了,但是只找到一个信封。”

“当然,即使是我自己,我也觉得去拆北太太的信是不对的。不过,我觉得把信拿到光线强的地方照一下,看看能否照出信封里的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夜中的猫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