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中的猫群》

第06章

作者:加德纳

3点15分北富德给柯白莎的办公室打电话。

柯白莎听到他的声音,立即问道:“一切都弄妥了吗?”

“柯太太,我看这件事要比我预计复杂多了。”

“怎么回事?”

“谷太太下来是有特殊原因的。我想这封信造成的后果比我想像要严重得多。莎莉好像已经走了,我的太太也许也决定离开了。她可能已经见过写这封信的人了。我——我无法说得详细——”

“而你的丈母娘真的不知道梅宝在哪里?”

“不知道,而且她盯住了我,一分钟也不肯离开,我什么事也不能做,我缚手缚脚呀!”

“你现在在哪里?”

“在我住宅里。”

“丈母娘也在?”

“也在,她一分钟也不离开呀。”

“为什么你不留在办公室,把她赶出去?”

“赶不走呀——一她已经决定不让我离开一步了。”

“嘿!”白莎嗤道:“你的丈母娘知道她女儿在哪里,她在吊着你玩。你把她一脚踢出去,你自己去找你太太好了。”

“你不了解,柯太太,假如梅宝见到了写这封信的人,又多听了一些谎言。假如她已经决定离开我,你了解了吗?我一定得在这屋子里等。她要出任何主意都要先回家拿衣服……现在我们一定要找到南乔其,叫他宽限一点时间。我最近不顺,这不过是倒霉事中的一件而已……你打电话给南,再不然你去一次他办公室,告诉他你要延后24小时。他也许不肯——但是你总要试一试——”

突然他的语声改变了。 白莎听到他专门用来对丈母娘说话的假殷勤声音说:“喔!泰丽,你在这里,我正在想你躲哪里去了……我只是和办公室联络一下,就如此……没有,她没有和办公室联系。他们都没听到她的消息……别太紧张,她不会有事的。她去吃饭了,去打桥牌了——”

北先生换了大声,下命令道:“把所有信件放我桌上,有人打电话问我,就告诉他我今天下午可能根本不会回办公室。北太太打电话来,就问她是不是忘了她妈妈今天自旧金山来。告诉她所有人都在家中等她……再见,菌梦。”

电话一下挂上。

柯白莎压一下内线电话,把卜爱茜叫出来。

“爱茜,替我接通南乔其。”

柯白莎坐回她的椅子,一面沉思,一面等候。电话铃响,她拿起电话,听到南乔其谨慎、冷冷的声音道:“是的,柯太太,有什么事?”

白莎道:“你逼得我紧了一点。”

“柯太太,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要我今天下午4 点钟之前准备好那笔钱,我有一点困难。我一定再要24小时才行。”

“不可能的。”

“我希望你能宽限一下。”白莎努力道:“我有希望在今天下午4 点钟前拿到现钞,但也可能再需要24小时才行。”

“柯太太,建议是你自己提出来的,你说的是现钞。”

“仍旧是现钞呀!”

“这不是我对现钞的定义。”

“这是我的定义呀。”

南乔其冷冷地道:“我只要你能在今天下午4 点之前把现钞送到就算数。超过4点就作罢。”

白莎想找点话来对答,但是对方把话机关上,封住了白莎的嘴巴。

她向电话生气地骂道:“挂我的电话!你敢挂我的电话。等这件事结束之后,看我不想个办法修理你!”

白莎站起来,亲自到接待室向卜爱茜指示道:“要是这家伙打电话来,我不想和他说话。”

“姓南的?”

“就是他!”

“我是不是照你的话,一字不错对他说?说是你不想和他说话?”

“不要,告诉他我很忙,说过不让任何人打扰的。万一他坚持说我会和他讲话的;你就问他是不是那位挂断柯太太电话的南先生。你说话要甜,好像只是确定他身份似的。”

卜爱茜在草稿纸上用速记划几笔,记下白莎的指示。

“看来这是对付这种人最好的办法了。”白莎说:“假如他不是急着要这笔钱,现在我有点事要做,任何人都不要来打扰我。”

白莎回过她办公室,把门锁上,把桌上杂物拿掉,拿出北先生给她的那封信,开始工作。她用一个放大镜仔细研究信上第一个字打下来字体的特性,不断停下来比照一本侦探用的小册子,册子里有每一种打字机牌子、型式的字体和特征。

最后,花了一个多小时白莎作出结论,那封信是雷明顿牌,一种早期型式的手提打字机所打出来的。但是只花了几秒钟,她就知道了,那张附在北先生10几封私人信件上的备忘录,和这封匿名信是出自同一台打字机。

白莎下楼,到同一大楼的速食摊上喝杯咖啡,吃客三明治,十分钟内又回到公司里。

“有什么事吗,爱茜?”白莎问。

“南先生来电话。”

白莎不出意料满足地说:“你对他说什么?”

“照你说的说了。”

“有没有告诉他我不在家。”

“没有,只告诉他你正忙着,不要和任何人说话。他说你会破例和他说话的。我问他,他是不是早先挂掉柯太太电话的那个南先生。”

“他怎么说?”

“他清了两次喉咙,最后说:‘我以为她说完了。真抱歉。’”

“又之后呢?他有没有求你?”

“没有,他只是说了声谢谢,就挂掉了。”

白莎蹙眉不豫地说:“不对呀!他应该拼命请求才对。”

“至少他打电话来了。”爱茜道:“这不是有点意思了吗?”

“我说是应该拼命的请求才合理。”白莎道:“他的语气如何,焦急吗?”

“没有,相当有教养的样子。”

“好吧,不管他了。我——”

办公室门突然打开,北富德冲进来,说道:“老天,柯太太,我不知道我们该怎样办?”

“别慌,”白莎道:“又有什么事发生吗?”

“又有什么发生?老天。那是连着来的。你知道怎么了?我太太走了——我的一切都在她名下呀。我每一分钟、每一张房地契。甚至我办公室家具都是她的呀。”

白莎注视他一会儿,转身向自己的私人办公室:“进来吧,我听听惨到什么程度。”

北富德在没有进房间时就开始说话了。

“她被洗了脑了,现在她就是走了。”

“连衣服都拿了?”白莎问。

“柯太太,她回来把衣服拿走了。”

“喔!喔!”白莎感到严重地说。

“我自己也是在半小时之前才知道。”北先生说:“我为了确定,所以看了一下壁柜。我看到她衣服都挂着,所以没注意看有没有少东西。但是谷太太警觉些,她和佳露一查就发现少了些东西。一套蓝衣服,一套格子布的衬衫和外套,两双鞋子,还有——”

“牙刷?”白莎问。

“是的,浴室小格里的一把牙刷。”

“冷霜?”

“这一点我不了解了,柯太太,她的冷霜和抹手的油仍好好放在本来的梳妆台位置上。”

白莎自顾自地说:“她离开的时候我有看到,并没有带箱子。这些东西一定是后来又回去拿的。”

“绝对是的。她出去和那打电话给她的人见面。她准备先见那个人再去车站接妈妈。但是那个人说的话改变了她的初衷。梅宝回家,抛了有限的几件东西进衣箱,就溜走了——也许完全忘了她妈妈的事,也许另外一件事更为重要——除非有她,否则我什么事都不能做了。你有没有消息南乔其能不能等到明天?”

白莎说:“你太激动了。目前你反正什么事也不必做。有可能你太太并没有离开你。她只是暂时相信了不少事,要出走几天,给你一个教训。”

“何以见得?”

“不少证据。你听我的,你太太布置好要好好吓你一下。她妈妈也参与合演的。你太太在认为达到目的时,自己会回来的。她现在会不断和她妈妈联络,家里的事她都知道。这也是为什么她叫她妈妈下来。”

“听我话,你现在回去,摆出一付姿态,你太太要离开你,自有她的特权。你不希望她离开,万一她一定要离开,你也没有辄,世界上多的是女人。你不要表演过火,只是向你丈母娘表达清楚。说过了,你就出去溜跳半个小时,让你丈母娘有时间用电话和你太太联络。你太太听到你不急了,又想到别的女人了,你太太就会快快的回——”

“事情不止这样呀,那玩意儿又来了。”北先生摇嘴道。

“什么那玩意儿?”

“信,又来了一封信。”

“给我看看。”

北富德递过来一枚仍未打开的信封,信是寄给北富德太太的。

白莎研究信封,在她指间翻来翻去,她看邮票,看有点涂糊的邮戳。“你怎么到手的?”她问。

“下午邮差送来的。”

“邮差交给你的?”

“不是,该死的。邮差交给我丈母娘的。”

“她把信如何处理?”

“放在我们平时放信件的小桌上。不过她仔细地看过这封信。事实上每一封都看过,不过这一封她仔细地看了一下。你看,上面写着‘机密,亲启’。”

“你怎么知道这是另一封匿名信?”白莎问。

“你看,这和原来前一封样式一样,也是打的字。”

白莎拿起放大镜检查,慢慢地点点头,表示没错,她问:“你准备把它如何处置?”

“我不知道,所以我才来看你。”

“信里会写点什么,你知道吗?”

“不知道。”

“何不就抛进炉子去,看都不必看。”

“不行,我丈母娘见过了。梅宝要是回来,谷太太一定提醒地叫她开信。她本来对这封信特别感兴趣。”

“假如到时找不到这封信呢?”

“那当然她会怪我拿了这封信,再加上其他各种情况——即使梅宝想回来,你看会变成什么样子。”

“她会回来的,”白莎道:“至于这封信嘛,我认为我们可以用蒸汽把它启开来看。”

“这要犯联邦罪的,是吗?”

白莎说:“大概吧。”她把回转椅推后,走向办公室门口,开门对卜爱茜说:“爱茜,把电板插上,放一把小茶壶上去,白莎要用蒸气开一封信。”

卜爱茜拿过来一块电板,插上插头,又带进来一只放满一半水的小茶壶,放在电板上。

“还有什么事吗?柯太太。”

“目前没有了。”

白莎摸一下电板, 确定已开始发热, 走过来坐回原来的椅子,面对北先生,“这件事把你套牢了,是吗?”她问。

“那当然。要不是那封信,但是,现在——梅宝走了,南先生那件事解决不了,谷太太死盯着我——而我不知道我太太是否真走了。就是不确定才那么困扰,假如她站出来说明她走了,倒反可以做别的打算了。”

白莎站起来,弯腰把手伸进废纸篓摸索着,突然直起腰来手里拿了一张有图画印了字的纸。

“是什么?”北问。

“一家皮货店的宣传广告——说是可以趁减价买便宜皮货,或是分期付款,把皮货存在他们店里,随时可以拿回来穿用。”

“我不懂,你——”

白莎露齿笑道:“不必去懂。”

他们互相不说话对坐着,北富德扭动不安。白莎安详、文静。

茶壶因蒸气开始嘘出声音。声音越来越响,变成汽笛声。

白莎有经验地把信的封口放到蒸气上去。

北富德问:“这样薰开的信,别人有办法检查出来吗?”

“我看过信后把他弄回原样就看不出了。”

“你比我乐观得多。”

白莎小心地把铅笔尖插进浆糊封口的地方。“我必须乐观才行。”她说。

没一下信封打开,白莎把信从信封里拿出来。

“全都是打字的,像上一封一样。”她说:“没用笔签字.只是打字机打的,‘你的朋友,祝你好运的人’。你要自己看还是要我来念给你听?”

“我看我快快看一下好了。”北富德说着伸出手来。当他碰到这封信时,他手颤抖得厉害。信一下自他神经质的拇指和食指指尖落下,‘之’字形的飘了几下,落在地板上。

“你念吧。”他对白莎说。

白莎清清喉咙念道:

亲爱的北太太:

你大概想知道·星期一下午一位到你先生办公室来,门一关上就和你先生热烈拥抱、亲吻的女人是谁吧?也许你想见我,和我详谈,还是你想自己欺骗自己生活在象牙塔里呢?无论如何,你记住,我是为你好。你的朋友,祝你好运的人。

白莎抬起头来,从反光眼镜中看问北富德。“那个女人是谁?”她问。

“老天!谁又会知道她呢?”

“她是谁?”

“许桃兰?”

“许桃兰又是什么人?”

“一个老相好。我几乎娶了她。我们吵了一架——之后我结婚了。也许我的目的是表示不一定要依靠她。没多久她也结婚了。”

“现在她在哪里?”

“有她地址吗?”

“我—一嗯——”

“有还是没有?”

“是的,我有。”

“哪里?”

“星云公寓,15b。”

“星期一怎么回事?”

“她来找我。”

“常来吗?”

“没这回事,这是我结婚后,第一次见到她。”

“她一直住在洛杉矶?”

“不,纽约。”

“发生什么了?”

“她来洛杉矶,想见一下。她的婚姻不愉快,已经办离婚了。她不知我是否和梅宝维持婚姻关系。她来看看。她找到我办公室,就自己进来了。”

“你的秘书在外面干什么的?”

“我自己也大出意外,一时说不出话来。彭小姐跟进来把办公室门关上,桃兰——桃兰见到我很高兴。”

“那是在彭小姐出去,把门关上之后?”

“是的。”

“于是你决心走进时光隧道,把日子退后一些?”

“也并不完全如此。”

“抱抱搂搂的?”

“不是,不是这样的。”

“之后又见过她吗?”

“这个——”

“见过还是没再见?”

“见过。”

“见了几次?”

“两次。”

“一起出去玩?”

“吃一顿饭。”

“怎么告诉你太太的?”

“办公室加班。”

“嘿,”白莎说。“你也不必愁眉苦脸的。在我看来,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丈夫而已。”

白莎随便把信一折叠,抛进自己的皮包,把刚自废纸篓中拉出来皮货公司彩色宣传广告折好放进信封里去。 在封口处加了点胶水, 把信又封好,交给北富德。“好了,”她说:“你找个机会,把信放回那放信的小桌上去,混在其他信里面,就行了。”

北富德松了一口气。“柯太太,你等于救了我的命。我实在——”

通外办公室的门上响起了快快的敲门声。

“什么事?”白莎问。

卜爱茜问:“柯太太,我可以进来吗?”

白莎看向房门问:“什么事,爱茜?”

卜爱茜把门打开一条缝,自己自缝中钻进来,把门小心地关上。

她轻轻地说:“南先生来了,在外间。”

北先生紧张地直握着双手。“老天,怎么办?”他说。

白莎把座椅推后,站起来,她说:“交给我办好了,他是我的肉。”

“千万别让他看到我在这里。”北富德低声有如耳语地说:“他要知道我们两个认识,就惨了。”

“我说过由我来办,”白莎说。她转向爱茜道:“告诉他我很忙,反正今天是没空见他了。万一他一定要见我,可以先约好,我最早能见到他的时候,是明天早上十点半以后。”

卜爱茜点点头,静静地自门中溜出外面一间去。

白莎面向北富德说:“他一走你就赶快回家,照我说的去做,也叫你的丈母娘去伤伤脑筋。”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夜中的猫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