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中的猫群》

第07章

作者:加德纳

柯白莎的晨操是喜欢在床上做的。早上醒来,她在床上伸手伸脚,尽量把每一根肌肉拉长,又抬头、抬手、抬腿的乱七八糟运动一下子。折腾到自己认为够了之后,她会伸手去拿床头桌上永远放好在那里的香烟,轻松地享受她晨间第一支烟。

闹钟八点十分把她闹醒,白莎开始她的晨间运动。

几分钟之后,白莎把两只枕头放在一起,垫在背后,自己半坐在床上,隔了厚枕靠在床头板上,腿还在毛毯里,享受温暖和轻松。

窗外,洛杉矶又湿又冷,厚厚的浓雾密罩,半开的窗里吹进来的风,潮潮的像在海上,玻璃上呼了一层雾气。

白莎知道幸好自己另装了瓦斯暖气,不必去依靠公寓中央空调,否则很可能中央系统失灵,真会冷得长关节炎。何况住户公决的,每天八点半之后,暖气降低,只维持不冷得发抖,再过一下,就全关了。

白莎把肩部肌肉挺后,伸了个懒腰,把毛毯踢掉,发现外面比她想像又要冷得多。她把窗关上,把瓦斯暖气炉开大一点,自己钻回被窝去,再享受一下。

嘀哒的钟声,似乎提出责难,比平时的声音响了很多。

白莎坐起来,又拿了支烟,她怒视钟面道:“你这会说说的小鬼,现在哪会是八点四十五分,看外面天那么暗,应该是七点四十五分。你再嘀嘀哒哒的乱叫,看我不把你抛到窗外去受冻。”

白莎把火柴擦着,把她的第二支烟点着。

电话铃响了,白莎伸手去拿电话,想想又停住。“响吧,响死好了。天不暖和我就不起来。”

电话足足响响停停两分钟之久。白莎把烟抽完,用光脚试了一下地板的温度,把双脚套进有绒毛的拖鞋,把公寓门打开,拿进一匣牛奶,半匣喝咖啡用的rǔ酪,一卷晨报。她把房门关上,带了晨报又上了床。

她一面看报,一面下注解地说:“说教……假的……去他的……嘿,讨好人的……你以为我们都是——”她最后一个批评,因为楼下大门不断的铃声响而打断了。

白莎咕噜道:“什么人那么不识相。”

嘀哒响的钟告诉她已经九点十分了。

公寓已经相当暖和了,白莎把所有盖的都踢到床脚那一头去。

楼下公寓大门上按铃的人始终不肯罢手。白莎镇静地不去理他。她穿上一件晨袍,走进浴室,把淋浴莲蓬头打开。她正好淋了一半浴,楼上公寓房门口的敲门声大大响起。

白莎的情绪大大受了影响,她咕噜地跨出淋浴,把腿和脚擦干,裹了一条大毛巾在肥躯上,把头伸出浴室门大喊道:“什么人呀?”

一个男人声音在外面道:“柯白莎吗?”

白莎粗蛮地说:“你想还会是什么人?”

“我是宓善楼警官,让我送来。”

白莎站在那里,生气地向门眨着眼,她说:“我在淋浴,我在办公室见你好了,就约好—-”她匆匆向闹钟看一下,“十点一刻好了。”

“抱歉,我现在要见你。”

“站在外面等,我至少要穿上些衣服才行。”

她回过房来,用毛巾把自己全身擦干。

宓警官单调,用一个速度在外面敲门。

白莎故意赌气慢慢弄,她穿上一件罩袍。慢慢走到门边,一下把门打开。“即使你代表法律,”她咆哮地说:“你也不见得有权想什么时候来吵别人,就来了。半夜三更的,把我叫起来。”

“九点三刻了。”宓善楼不吃白莎那一套,自顾走进来,又加上一句,“再说,你自己说在洗澡。”

白莎一脚把门踢上,酸酸地看向他道:“你倒不必把证件拿出给我看,以后出门也不必带证件,尽可以留在家里。这种吃相谁都知道你是警察,女士在穿衣服你要闯进来,帽子也不拿下来,抽着湿兮兮的雪茄,在我这没有用早餐之前,来把房间弄得臭臭的。”

宓善楼警官又笑了。“你真对我胃口,白莎。只有我最了解你面恶心善。嘴巴凶得要死,心地倒是金子做的。我每次想起那件盲人乞丐的案子,我就想来过你一起出去喝杯酒。”

“那有什么用,”白莎嗤之道:“你帮过我什么忙没有?坐下来,看看报纸,我去刷个牙,不过帮个忙,先把那臭的扫把从你嘴上拿下来,抛窗外面去,那玩意儿——”

宓警官擦一根大火柴,把快要湿熄的雪茄屁股再点一次,用手把呢帽前沿一抬,把帽子放在后脑勺子上,算是脱帽了。他说:“早报早就看过了。你也不必刷牙了。你对北富德太太知道些什么?”

“这跟你有什么相干?”白莎立即警觉清醒起来。

“我看她是个粗心的家庭主妇。”善楼说。

“怎么知道?”

“绝对不会说错的。把尸体留在地窖里,自己离家出走,忘记回去。”

“你在说什么呀?”

“北太太家地窖里的死人。”’

白莎现在更小心了,有如一条鲤鱼在看水面上一只在点水的苍蝇一样。“她杀了什么人?她自己丈夫吗?”

“我没有说她杀死什么人呀。我说她把尸体留在地下室里了。”

“喔!”白莎说:“我以为你在说她杀死了什么人了。”

“没有,我没有这样说过,至少目前还没有。”

“那这件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一直认为你是最喜欢协助警察的。”

“为什么我要协助你们警察?”

“因为你还想吃这行饭呀!”

“当然,”白莎双目注视着宓警官的脸,她说:“我会帮助警方侦破谋杀案,但是我没有理由自动牵进案子去——只因为案子里有一个粗心的管家婆,有多少具尸体?”

“只有一具。”

“放她一马算了,只有一具尸体,何必硬要说她是粗心的家庭主妇呢?我看过以前有一打尸体纪录的;再说,留下时间也不太久,很可能她只是……”

善楼咯咯地笑出声来。“你也真是,你不见得是在开我玩笑吧。”

“我在开我自己玩笑。说给自己听听的。”

“那你继续吧。”

“已经被你打断了。”

“那就不必再浪费时间了,我们谈正经的。”

“谁不正经了?”

“你。”

“我什么地方不正经?”

“我也在这么想,”善楼高兴地说:“我发现这是你的习惯。一件事严重起来,或者有人要把依拉进去的时候,你就会像鸡尾酒里的一颗樱桃,又圆,又滑,很难掌握。”

“你才是不肯正经地谈话的人,你先说,死的是什么人?”

“死人叫冷莎莉,26岁的年轻女人。”

“怎么死的?”

“我们还不知道。”

“自然死亡吗?”

“也可能是意外。”

“那么,也可能是什么呢?”

“也可能不是意外。”

“你真解释得非常清楚。”

“这就是‘以其人之道’了。”

“这个冷莎莉是什么人?”

“那地方的女佣人。”

“尸体在那里多久了?”

“一天左右。”

“就在地窖里?”

“是的。”

白莎特别小心地问道:“北太太对这件事如何解释?”

“什么也没有。”

“你说她不回答一切问题?”

“我们根本没有办法问她问题。她好像出走了。这就是牵涉到你的原因。”

“什么意思?”

“目前我们知道的人当中,只和你是最后一个见到她的人。”

“谁告诉你的。”

“一只小鸟。”

电话铃声又响起,柯白莎非常欢喜它这一次的打扰。

“请等一下,”她对宓善楼说。一拿起电话,她说:“哈罗。”

北富德的情绪十分激动,他说:“谢天谢他总算找到你了。我每一个地方都试过了。我试过你这公寓,你不在,你的秘书给的电话号码——”

“好吧!”白莎说:“有什么事,快说!”

“非常可怕的事发生了。”

“我知道。”

“不是,不是,这件事是所有倒霉事以外的。他们在地下室发现了莎莉的尸体。她是——”

“我知道,”’白莎说:“有警察在我这里。”

北富德的语音惊慌起来,“我就是想在他们找你之前先告诉你。你对他们怎么说了?”

“什么也没有。”

“现在在你边上吗?”

“是。”

“你什么也没有告诉他们?”

“是的。”

“能守得住吗?”

“我认为有困难。只是暂时性的。你的太太在家吗?”

“没有,她一个晚上不见面。我丈母娘急死了,这就是为什么会发现一具尸体的原因。她坚持亲自动手要查房子里每一间房间。她说她从地窖查起。我听到她走下地下室,她大叫,昏倒了。我马上跟下去,莎莉张手张脚仰卧在那里——”

宓善楼很友善地打断向白莎说:“白莎,我没有把牵你的绳子拉紧,千万别想把太松的绳子打个好玩的结,结果自己把自己拉太紧了。”

“这是代表法律的在讲话吗?”北先生问。

“是的,”白莎简短地回答。停在那里。

北富德说:“我告诉警方有人写了一封匿名信给我的太太。我告诉他们我无法拿给他们看,因为它在你手里。我没有特别告诉他们,我为什么聘请你。只是把大概情形说明,全盘的事只是稍稍提起而已。”

“很好。”

“我现在认为我们应该给这些警察看第一封信,柯太太,这封信可能和莎莉的死亡有关。可能也只有第一封信和这件案子有关,至于第二封信,就是我们昨天打开的那一封,我认为和本案毫无关系,我不想给警察知道有这封信。”

“为什么?”

“因为我不希望把许桃兰也拖进来。”

“为什么?”

“我告诉你我不希望把许桃兰拖进来。我不要她被直传,这封信会造成不良后果的。”

“为什么?”

“你还不了解吗?这件事并不单纯,有很多角度,警方会使许桃兰难堪的。”

“为什么?”

“老天,你看不出来呀!我太太可能——我们无论如何要保护桃兰。”

“为什么?”

“天咒的,除了为什么你不能说些别的吗?”

“目前不行。”

北宫德研究一下她的理由。

柯白莎准备接受宓善楼的干涉。她问:“莎莉怎么回事?她怎么死的?是件意外吗?是不是被杀的,或——”

“多半是件意外。”

“说。”白莎道。等候宓善楼来禁止。

“显然的莎莉正在削洋芋皮,她去地窖拿些洋葱,手上拿只盘子,里面有削过皮和没有削过皮的洋芋。她右手又拿着一把削洋芋的长刀,她摔下楼梯去,长刀刺进了胸腔。”

白莎体会着他所说的一切。她问:“有什么使人想到这件事不是意外吗?”

“可以说有。”

“什么?”

“尸体的颜色。”

“那有什么分别呢?”

“警察说这是一氧化碳中毒的特征。”

“说下去。”

“就我听说,警察认为那把刀可能是在她一死立即被插进尸体去的,而她的死因好像不是这把刀。”

“懂了。”

“我要你想办法把这件事弄清楚。”

“什么方式?”

“我太太一定是会受到嫌疑的。我要你告诉警方有关匿名信的事,告诉他们我太太的失踪纯为家庭问题;她是要离开我才失踪的,不是为了她干了谋杀案。”

“我懂了。”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我不希望第二封信给牵出来。桃兰是个大美女。假如她在这件事里一出现,报纸会认为大众对这件事会有兴趣。她的照片,……你知道他们喜欢登美女的照片。”

“大腿?”白莎问。

“当然。我不喜欢桃兰被他们这样宣传。”

“为什么?”

“那样不恰当。”

“为什么?”

“老天,我太太在吃莎莉醋,莎莉死了。为什么再要拿一个桃兰出来宣传,想再制造一个被害者吗?把桃兰放在这件事之外。我告诉你,不可以拖她进来。”

宓善楼始终没有开口禁止他们交换意见,这是非常不平常的现象,柯白莎一下警觉起来。她偷偷自肩后看去,看到的宓警官把嘴里的湿雪茄尾巴高翘在一个攻击性的角度,他已经退到一只她放她皮包的桌子边上,桌上的皮包拉链已经拉开,他现在正津津有味地看那两封原先放在白莎皮包里的匿名信。

白莎大大生气地说:“你浑蛋,你……你、……”

北富德的声音自电话那一端说:“怎么啦,柯太太,我没有……”

白莎急急向电话说:“我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夜中的猫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