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妙的幽会》

最 后 的 陈 述

作者:金圣钟

严寒侵肌砭骨。由于太冷,实在难以坚持下去,徐刑警无奈,只好离开那地方去找公用电话,附近恰好就有。

河班长没有睡觉在等他的电话。

“戴帽子的人不是男人,是女人。现在跟一个什么女人一起进公寓了。在我看来,戴运动帽的人好像是同性恋者。”

“同性恋者?”

“是的。”

徐刑警把这一段时间当中发生的事情大致告诉了他以后,请求支援。

“我来!”

一小时以后,河班长带了四个人来了。他们当中还有一个女刑警。

秀美睁开了眼睛,头一阵一阵地疼。她两手抱着头支起了上半身。起先她把握不住到底是怎么回事,环视了周围一阵以后,才好不容易断断续续想起了昨夜的事情,把这些片断串起来倒也不难。

她坐的床旁边躺着一个赤身躶体的女人。由于太干瘪,肋骨都一根一根露了出来。那女人睡得死死的。

秀美发现自己也是赤躶躶的,大吃一惊,但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凌乱的床铺,肮脏的室内充分地说明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她没有下床,无力地跪坐在床上。因为两只膝盖没有力气,站不住。她撑着墙壁勉强支起身来,然后走到窗边掀开窗帘。前面没有东西遮挡,非常开阔,所以根本不必担心没有穿衣服会被人家看见。

外面整个是一片白色,昨夜好像下了雪,现在还在微微地飘着雪花。

软绵绵的腿好像刚刚有了点力气,她便走到桌子那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摊在桌上的东西使她眼睛发花。针管和葯瓶、橡皮管等等,一切都很可怕。她把这些东西一样一样拿起来看,感到一阵发冷。于是她赶忙着了看自己的左胳膊。上面果真有个黑点,是针眼。以前只听说打麻葯,现在自己挨了一针,这事使她再一次打了个寒噤。她叹了口气,赶快穿衣服。眼一抬,看见了放在装饰柜搁板上的台钟正指着八点二十分,心想得在戴运动帽的人醒过来之前逃走。她马马虎虎抹了抹脸,然后拿起皮包,跌跌撞撞朝门口走去。一面穿鞋一面想,倘若要逃,当初何必钻到虎穴里来呢?何必要打麻葯,甘心受辱在这儿过一夜呢?实际上,不是还有什么东西没弄到吗?既然如此,那就得干到底。她又脱掉鞋子,回到卧室里来。她有猛浪的地方,那猛浪正在表现为勇气。她还年轻。

她蹑手蹑脚小心翼翼地进房去,戴运动帽的人还沉睡未醒。她走到戴运动帽的人跟前看她的睡态,不像是马上就会醒的样子。

她走到卧室把话筒拿下来。因为她想电话铃声也许会把戴运动帽的人吵醒。她认为应当很好地利用在戴运动帽的人醒来之前这一段时间。这种机会轻易找不到。

她终于开始在家里翻起来,先察看卧室。桌子上放着写有电话号码的名册。她把桌子的小抽屉打开来,抽屉有两只,一只放的是纸牌、扑克之类,另一只里面有个小笔记本,也是记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好像一串有几十个。特别的是,每个人的名字旁边都写着别名。同时标明了职务名称,什么钟路负责人、乙支路负责人、用山负责人、大丘负责人等等。仔细看来,好像是显示了全国规模的组织的电话号簿。秀美犹豫了一下,连电话号簿带皮包一起拿起来走进盥洗室。

她从里面把门关上,然后坐在马桶上,从皮包里掏出笔记本和圆珠笔来,把戴运动帽的人的电话号码本于上的东西迅速地抄到笔记本上。由于太紧张,字迹写得很潦草,手的动作也不灵活。等到全部抄好的时候,二十分钟已经过去了。

到外边来一看,戴运动帽的人还在睡觉。她把笔记本重新放回去以后,又开始东翻西翻的。没命地翻了好一阵,也没看见一样可疑的东西。最后她朝厨房那儿走去。走到一个连着厨房的小房间里,打开壁橱来看。

壁橱里放满了箱子,全是一模一样的。拿下一只来看,是r化妆品会社的化妆品箱子。打开盖子一看,里面尽是化妆品。拿出一种化妆品,打开盖子来看,是没有用过的新化妆品。箱子里有各种各样的化妆品八件。箱子总共二十一个。她想这些化妆品可能是外销的,便又放回原处。慌乱之中弄掉下来一只,箱子里的化妆品撒了一地。秀美紧张地把滚在地上的化妆品拾起来朝里放。

然而,八种化妆品里有一种洒在了地上,是掉到地上的瓶子破了,因为地上有一只空葯瓶。她把堆在壁橱里的箱子搬出来,把没有碰坏的化妆品装到刚才那只箱子里,放到最底下,然后再把其他的箱子堆上去。

她想把碰碎了瓶子的化妆品扫掉,谁知发现了一件异乎寻常的事情。问题出在雪花膏盒子上。她把破了的盒子扒开来看看,里面有两层装置。倒出来的雪花膏底下,还有一只盒子。那是用塑料板做的。她把雪花膏挖出来,打开塑料板盖子一看,令人惊讶的是里面不是雪花膏,而是一种白色粉末。

“这可能吗?”

她原想把这个扔掉,但又改变了主意,把倒出来的雪花膏、破碎的玻璃片,还有塑料板盒子一起包在手绢里。

在她走出房间的时候,卧室那面传来了喊她的声音。

“密斯朴……密斯朴……你在哪儿?”

那声音非常小,好像很疲倦。秀美硬着头皮微笑着走进卧室。

“啊,密斯朴……我以为你逃走了呢。来!”

戴运动帽的人也不想遮挡一下赤躶的身体,张开两只胳膊。秀美闭起眼睛扑到她的怀里。

包围罗茨·迈歇尔一带的警察换了班。但是河班长和徐刑警依旧在熬夜没有离开。他们把汽车停在通往罗茨·迈歇尔的唯一的路口,在车里过夜。

崔基凤这时依旧躺在旅馆里。他在等秀美的电话,急得都快疯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消息,妹妹肯定出了什么事。他束手无策,只好等消息。

秀美把戴运动帽的人给她做的吐司在咖啡里蘸蘸吃。她是看见戴运动帽的人这么吃也跟着学样。戴运动帽的人满意地看着秀美在吃饭。

“今天忙吗?”

“不,时间很多。”

“那你替我跑一趟腿。”戴运动帽的人以深沉的眼光看着她说。

“什么事?”秀美特地以轻松的口吻反问一句。

“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当然不是要你白干,一定给足辛苦钱。只要你把一样东西送给一个人就行了。干不干?”

“这事我可以替你干。不过不要辛苦钱!”

戴运动帽的十分疼爱地看着连连摇头的秀美说:

“你要把这当成一项工作,听我的吩咐。我打算根据你完成的情况继续交给你任务。这项工作非常好,不费多少时间,也不要花多少力气。只有你拿了辛苦钱,我才能不断名正言顺地交给你任务呀!”

戴运动帽的人当着秀美的面打开桌子上的抽屉,拿出一个小笔记本。她看了看本子,朝什么地方打了个电话。

“我是孔雀……让猴子来接电话。”

说罢,回头看看秀美,挤了挤眼睛。

“哦,你是猴子?现在有个人要给你送东西去,请准备好垃圾桶。当然是一张……越来越难弄到,有的时候就得保证搞到手。是个漂亮的女大学生送,当然是可靠的……你连这个都要担心……你以为我就那么糊涂吗?……当然不是一个人……带保镖。现在是九点四十分,十一点整见面。地点你定……选一个好找的地方……哪儿?……知道了……那儿挺安全。”

她打完电话,到厨房里去了一会儿,捧着一只化妆品盒子出来,用漂亮包袱把它包上。

“这不是化妆品吗?”秀美很自然地问道。

“唔,是化妆品。你把这个送去,他会给你一只皮包。你给我带回来,不怎么重。十一点钟到达。地点是y医院五○九号房间。来,这是辛苦钱。”她一面说,一面掏出一张硬邦邦的万元纸币。秀美看见这钱,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天哪,给这么些!送一盒化妆品,要给这么些钱吗?”

“这算不了什么。别吭声,给你的你就拿着。去的时候乘出租车。来的时候当然也乘出租车。”

秀美犹豫了一会,把钱接了过去。

“咦,那姑娘……”

徐刑警挺起朝后仰的上半身,直勾勾地盯着正前方。原来在打瞌睡的河班长也揉着眼睛支起上半身。

“你这是干吗?”

但是,当河班长打起精神朝前面看的时候,秀美已经从车子前面经过朝前走了。

“那姑娘是什么人?”

“崔基凤的妹妹。”

“什么?”河班长吃了一惊,霍地蹦起来。

“怎么回事?”

“唔,不知道。我认为是巧合……”

两个人从车上下来,沿着坡道朝下走。秀美的身影消失在拐角上。

“肯定是崔先生的妹妹?”河班长还有点怀疑。

“唔,肯定。现在想起来了。昨天晚上跟戴运动帽的人一起到公寓里去的女人,好像就是秀美小姐。”

“那姑娘的名字是叫崔秀美吗?”

“对,是的。是叫崔秀美。最小的一个妹妹。现在是大学生。我怎么也弄不懂,昨天晚上她怎么会跟戴运动帽的人混到了一起。”

秀美走到马路上,站在一边喊车。等出租车的人很多,好像一下子喊不到。隔了二十分钟,才好不容易喊到一辆。

出租车刚出发,停在路边的一辆银色自备汽车就尾随而去,车里坐满了男人。

“他们不是我们的人吧?”河班长吃惊地问道。

“唔,这些人跟我们差得太远,好像是在盯秀美的梢。”

他们乘上了后来的一辆车。河班长用无线电话通知别的组的车随后跟上。

秀美在y医院门口下了车,看了看手表,十一点缺三分。她急忙走到医院里面,乘上电梯,直奔五楼。

五○九号房间是特等房。门口贴着特等房的标志。她刚敲了一下门,里面就传出了女人的声音:“进来!”

秀美的心里有点发抖,她竭力保持镇静,环视了一下走廊。医生和护士笑着走过去了。除了他们以外,什么人也看不见。门开了。

“啊!”秀美嘴里不觉发出了惊讶的喊声,因为戴运动帽的人正冲着她笑。

“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搞的?”

她飞快地扫视了房里的人一眼。

一个穿着病人服装的中年男人斜躺在床上。两个相貌凶狠的三十来岁的男人坐在床边上。

“我想逗你玩玩,先来了。我喜欢开玩笑。”

“你如果要来的话,大可不必叫我当这种差嘛!”

秀美白了她一眼,戴运动帽的人高兴地笑了,说:

“我是来看看你当差当得好不好。”

男人们没有笑,神情严肃地瞪着秀美。秀美感到浑身发冷,把化妆品的箱子递给了戴运动帽的人。

“辛苦了。”

戴运动帽的人接过箱子,啪的一下放在躺在床上的男人的肚子上。

“检查一下。”

床上男人的视线停留在秀美的脸上。然后问道:

“这个姑娘可以打发她走了吧?”

戴运动帽的人点点头,回头看了秀美一眼:

“现在好了。辛苦了。傍晚在昨天晚上碰头的那个俱乐部里见,能来吗?”

“尽量来。”

秀美点点头走出病房。

“一定要来!”戴运动帽的人对着她的脊背恳切地说。

“秀美出来了!”

徐刑警揉熄香烟,用下巴指指秀美。他们坐在人们熙熙攘攘的医院候诊室里。秀美没有急着从人缝里穿出来,反而走到公用电话跟前去打电话。

“是秀美吗?”

听到妹妹急促的呼吸声,崔基凤头脑都发晕了。

“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我没事。哥哥你怎么样?”

“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事情怎么样了?”

“有好些事情叫人生气,电话里不能说。见了面再谈吧!”

崔基凤把旅馆位置告诉了她以后,放下了话筒。秀美也放下话筒转身走了。女刑警就在她背后偷听谈话内容,她也不知道。秀美一走,女刑警便赶忙去向河班长汇报。

“怎么办?”徐刑警急不可耐地向河班长问道。

“你去盯那个姑娘,我去追戴运动帽的人。”

徐刑警带着女刑警急忙朝出口走去。

戴运动帽的人在秀美走了三十分钟以后出现了。接着,两个相貌凶恶的壮汉跟在后头,与她保持一段距离。其中一个提着黑色○○七皮包。在医院内外待机的刑警一齐行动了。

戴运动帽的人和两个男人走到外面,乘上了正等着的银色自备汽车。

秀美走进旅馆的房间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最 后 的 陈 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妙的幽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