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妙的幽会》

新 婚 旅 行

作者:金圣钟

开往济州的飞机由于大雪继续中止飞行。不仅是开往济州的,国内所有的航线都因为大雪而停航。

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情况还是这样。一度停了的雪到下午又开始下起来了。

那天下午一点钟,崔基凤和吴妙花按时举行婚礼。饭店礼堂里涌来大批宾客,为他们的将来祝福。当主婚人问新郎崔基凤君,他是否愿意起誓,作为一个在任何情况下都始终热爱和尊重新娘并恭敬长辈的真诚的丈夫而克尽为夫之道的时候,崔基凤闭着眼晴朗声回答说愿意。吴妙花听了,显出无限幸福的表情。

婚礼结束以后,他们放弃了济州岛之行,改为动身去雪岳山,进行新婚旅行。尽管电台广播说大关岭积雪量挺大,如果继续下雪,也许要禁止车辆通行,他们还硬是决定去雪岳山。

主张硬去的是吴妙花。她说在汉城的公寓中度过新婚之夜很不成话,坚持要去雪岳山,崔基凤虽不情愿,也只好顺从她的意思。两家的长辈劝他们说新婚旅行延期到雪停以后怎么样,但新婚夫妇只顾动身向雪岳山进发。两家的长辈担心地注视着消失在雪中的车子,而像秀美那样年轻的姑娘则拍着巴掌大喊:“啊,有趣!”

吴妙花亲自开车,由于他们穿着厚厚的派克衫,谁也不会认为他们是新婚夫妇。这种衣服比礼服自由舒服,所以他们喜欢。

“我好像是脱离了恶魔的巢窟。”

汽车开到高速公路上的时候,妙花满脸带笑说。崔基凤则默默地看着前面。他非常疲劳,不管到什么地方都想快点躺下。

“你脸色不好,累了吧?”

“唔,有点……”

吴妙花拧了一下半导体开关,娜娜·姆斯古丽甜美的歌声响遍了车厢。

“你是累了,但别睡觉。放着这么美的雪景不看而去睡觉,真不像话。尤其是在新婚旅行的路上,请别把我一个人扔下不管。”

由于地上有积雪,车子的速度开不快。那雪积了一层又一层,满眼里尽是白雪。大地、天空全都淹没在风雪中。雨刷器不断有规律地刷着粘在挡风玻璃上的雪。

“再这样下去,要动弹不得了。”吴妙花略微有点担心地说。

“唔,好一场大雪!”

尽管如此,他们也不想停车,沿着高速公路奔驰。

“我觉得要是在半路上被困住了才好哩。那么,不是就要在汽车里度过头一个晚上了吗?多有趣呀!”

吴妙花好像挺快活,在笑。崔基凤却不笑。时间过得越久,他越感到凄惨。现在他已经后悔跟吴妙花结婚了。

直到临结婚之前,他还在想跟吴妙花结婚是不会后悔的。然而一巳举行过婚礼,他就发觉自己犯了个大错误。他决不是心里宽恕了吴妙花才结婚的。与其说是宽恕,不如说是气极了才结婚的来得妥当。尽管满腔愤怒,但他还认为自己是无比宽大的。他知道吴妙花不规矩,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跟她结了婚。他对自己的举动感到非常吃惊。然而事情并不止于此,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妒忌和愤怒越来越厉害了。

“喂……你不能问些什么吗?”吴妙花脸上显出顽皮的笑容问道。

“唔,好。问……”

“你……”

吴妙花犹豫了一下,噗哧一笑,瞟了他一眼。他默默地看着前面。

“喂……你想生几个孩子?”

“嗯……”

他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惊惶失措。因为这事他连想都不曾想过。

“我想多生一些,生五个。”

他不觉皱起了眉头。吴妙花看见他的神情笑了。

“干吗想生那么多孩子?那不是要一辈子都生孩子了吗?”

“这一点我懂了,你是不愿多生,对吗?”

“不是不想多生,而是养不活。五个怎么养法?”

“我只不过说说罢了,其实我只想生一个。不管是女儿还是儿子,只生一个,这总可以吧?”

“随你的便。”

他心里却想我要弄得你一个孩子也生不出。

“我想多几个孩子,可不愿意生。法国女人就非常讨厌生孩子。所以人口老是减少。在法国女人要是生了孩子,可以受到各种优待。”

“是这么回事。”

“我们什么时候能像他们那样呢!”

“不会像他们那样。他们和我们的价值观不同。”

“结婚你不后悔吧?”

汽车的速度突然减慢,前面的车子堵住了。崔基凤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只见吴妙花的脸上依旧带着微笑。他唯恐吴妙花看透自己的心思,感到很不安。

吴妙花讲话从来不看对方的脸色,想到什么问题,就提什么问题。崔基凤已经不止一次被她弄得惊惶失措。

“你再说一遍。”

“我问你结婚后悔不后悔。”

“你怎么能提这种问题?你以为结婚是小孩子闹着玩吗?”

“不。”吴妙花直摇头。

“我也不后悔。”

“后悔的话,随时都可以说。”

崔基凤目瞪口呆。是什么东西使得这个女人如此信心十足呢?

“说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要让你不后悔。”

“谢谢。不过这种事大概是一辈子也不会有的。”

汽车离开高速公路驶进休息站的广场。他们从车上下来,每人喝了一杯咖啡。

“不。总有后悔的时候。要是后悔了,你就放心大胆地告诉我,我任何时候都是有准备的。”

“好。我也一样。要是你讨厌我,随时说吧!”

“当然。我的脾气是讨厌就说讨厌,忍不住的。”

然而,吴妙花认为不会发生这种情况。她选择他做丈夫,是觉得他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她一眼就看中了他沉默寡言、超然生外的形象,被他迷住了。他身上具有某种在普通男人身上看不见的东西。吴妙花接触的男人全都是非常现实主义的。他们都一个样地执着于追求金钱和权势,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都显得很浅薄。

但是崔基凤则完全不一样。他所体现出来的内在的美是在别的男人身上不可能发现的独特的东西。她一跟他接触,就爱上了他,以致于毫不犹豫地决心和他结婚。

“结婚,是要忍耐和坚持的。尽管我没有经历过,总觉得好像是这么回事。”

他们手里端着咖啡并肩站着,看着雪朝下飘。

“怎么忍耐和坚持呢?这样我恐怕活不下去。”

吴妙花以强硬的口气说。见他不作回答,便轻轻地走到他身边挽起他的手臂。

“对不起,说了些废话!”

“没关系。”

他们又上了车。

休息站里挤满了穿滑雪装的人。他们看见不少车棚上放着滑雪板。

“好像突然掀起了一股滑雪风,去年还不是这样……”

“大家都好像要在一个早上把先进的东西学到手,简直像一群猢狲!”

吴妙花听见这话,纵声大笑。

“哎唷,妈呀!你瞧,瞧那只漂亮的母猴子。”

吴妙花用下巴指指刚刚开进休息站广场停下的一辆自备汽车。那车的顶棚上也放着滑雪板。驾驶座上坐着一个戴墨镜的年轻女人。她身边坐着一个中年男子。女人下了车,她穿的是滑雪装。她把墨镜摘下来架在额头上。然后昂首阔步朝休息站那儿走去。那样子活像是个女王。

“学外国人的样子,要有天赋的才能。”

“我要呕了,不能再看了。”

吴妙花好像光了火,车开得很猛。

“去年我到滑雪场去,觉得那里活像南大门商场。今天猴子多,大概更要闹翻了天。我发誓决不再去。”

天很快就黑了。庆幸的是,这个时候高速公路上还允许车辆通行。开到大关岭弯路上,车子简直就像在爬。大胆的吴妙花在这儿也直淌冷汗。崔基凤不会开车,所以吴妙花不得不始终掌握方向盘。

“让我们过得有趣一些。”

尽管淌冷汗,吴妙花还是不断地在说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话。

“是得过得有趣一点。”

“结婚不就是为了要活得有趣一点吗?”

“对。是这样。”

崔基凤点点头。

汽车终于走完了弯路,开始加速了。当他们开到雪岳山目的地的时候,都快晚上八点了。在h饭店解下了行囊。一进屋,首先就亲嘴。由于吴妙花搂着崔基凤的脖子,崔基凤也只好搂着她的脖子。

“啊,肚子饿死了,先得吃饭。”

“是呀!”

吴妙花换了一身红西装到餐厅去。奇怪的是,吴妙花的小情人孙昌诗坐在那儿。尽管不知道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但无论如何总是一件令人吃惊的事情。他一个人,没有同伴。好像是躲在角落里似地坐着,全神贯注地偷眼看着吴妙花和崔基凤。

吴妙花想不到昌诗会到这儿来。她像个道地的新娘,一脸幸福的表情,斯文地动着勺子,但不知怎的,感到有一股热烈的视线射到自己身上,不由得抬起了头,向角落里看了看。这可把她吓坏了。她对着坐在那儿的人接连看了两三遍,然后又低下头继续吃饭。但是已经倒了胃口。

崔基凤看见她面色苍白,不禁对后面有点担心。他预感到后面可能有什么东西。吴妙花的表情突然变得僵滞起来,无论如何都是奇怪的。

吴妙花随即微微一笑,说:

“多吃点,连我的也吃掉。”

可她瞒不过崔基凤的眼睛。吃完了饭上水果的时候,崔基凤从位子上站起来转过身去。他一面走,一面仔仔细细地看了看那个坐在角落里的小伙子。那小伙子肯定是昨天看见过的那个迈鸭子步的家伙。竟然跟到这儿来,该死的东西!

崔基凤走到外面进了化妆室,他把身子俯到洗脸盆上,洗了洗手。他不知道这时候应该怎么办,是随他去,还是冲过去揪住他的衣领,打他一个耳光。崔基凤呼吸急促起来,手指尖微微发抖。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两只手,手指又细又长,觉得它们都很陌生。想到它们也许会无视自己的意思闯下无法想象的大祸,禁不住地打了一个寒颤。他连忙擦干手,伸进口袋里,不知不觉地嘀咕道:

“居然跟到这儿来了,肯定不是好东西!”

这时门开了,有人走了进来。崔基凤通过镜于看见进来的人,顿时一愣。不是别人,正是走路像鸭子似的那个家伙。

鸭子瞟了他一眼,两个人的视线猛地碰到了一起。崔基凤显出一副漠不关心的表情。鸭子的眼睛一亮,好像在留心观察崔基凤。鸭子转过身去,走到小便池前面开始撒尿。崔基凤死死地盯住他那猥琐的身躯。妙花究竟为什么要跟他继续保持关系?他跟到这里,看来相当大胆。好像不能因为他个儿小,就小看他。是不是妙花通知他叫他跟过来的呢?妙花不告诉他地点,他怎么会到这儿来呢?妙花带他来,究竟打算怎么样?她喊他来,把我当成什么人!难道她想在新婚旅行中跟两个男人开派对?周旋于两个男人之间?这真是恶作剧,要不是昏了头,是不会这样做的。我可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

他的脸由于愤怒和受辱而歪扭了。为了遮住自己的面庞,他去洗脸,故意拖延时间想看看鸭子如何出来。

鸭子垂下肩膀转过身来。他不出去,反而走到洗脸盆跟前,一面走一面瞟着崔基凤,分明是想就近观察吴妙花的丈夫究竟长得怎么样。崔基凤避开鸭子的视线,心想:

“我知道你是谁!别发疯!”

他使劲揉脸。想到在这种好地方戏剧性地碰到了鸭子,不禁产生了不吉利的预感。

“他跟到这儿来,究竟要干什么?”

崔基凤擦着脸,怒视着鸭子。

鸭子在洗脸。崔基凤感到两只手有点发痒,恨不得揿住鸭子的后脑勺,把鸭子的脸压在洗脸盆里。他克制着这种冲动,走出盥洗室,回到餐厅。他把位置朝旁边移了移,以便不露出背脊而能够看见门口。妙花失魂落魄地坐着。崔基凤走到她身边坐下,她也没有吭声,一个劲地看着大门。

不一会儿,孙昌诗进入餐厅,他在刚才的位子上坐下,装模作样地叼起一枝烟,看着新婚夫妇。即使视线彼此碰上了,也不想回避,露骨地注视着崔基凤他们这边。崔基凤心里不是滋味,实在受不了。本想骂一句:“放肆的家伙!”但又强忍住了,他踢开椅子,站了起来。

“去喝咖啡!”

“又要喝咖啡?”吴妙花跟着站起来问道。

吴妙花跟在崔基凤后面朝外走,眼睛一直盯着孙昌诗。昌诗也一直盯着她。他们彼此恶狠狠地对瞪了一眼。吴妙花轻轻地咬着嘴chún从孙昌诗身边走过。

咖啡厅在一楼。大玻璃把它和外面隔开了,下雪的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新 婚 旅 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妙的幽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