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妙的幽会》

第三者的身影

作者:金圣钟

河甲石班长的一个组就崔基凤不在犯罪现场的问题反复进行讨论,但始终得不出肯定的结论,只是瞎争一通。由于既不能肯定又不能否定他不在犯罪现场,所以也就不能释放崔基凤。

徐刑警回到警察局给汉城的金玉子挂了个电话,由于还不到上班时间,电话是挂到她租的房子里的。

“不在。”

传来一个男人生硬的声音,电话同时被挂断了。徐刑警又接着打,在讲明了身份以后,托他告诉玉子,请她一回来就打个电话来。

河班长一边在旁边听他的通话内容,一边用警备电话要汉城y警察局。y警察局刑警课的课长是曾经跟他共过几年事的同事。他恰好还坐在课长位置上。河班长简略地告诉他一些情况以后,谈到了金玉子的问题。

“她是凶杀案的重要人证,为了确保她的安全,请马上把她送到这儿来?”

“当然要把她送来。到哪儿去找她呢?”

河班长把金玉子的家庭地址和她工作的酒店的名字告诉了他。当然也把电话号码告诉了他。

“她在罗伊阿卡拉,用的是吴美子这个假名字。”

“罗伊阿卡拉,那地方我常去。而且我认识他们的社长。”

“那就拜托你了。”

看见河班长放下话筒,徐刑警放心地叹了一口气。

崔基凤还在警察局的拘留所里。他已被拘留十天了。十天一过,他就将同起诉书一起送交检察署。

起诉书等于是已经完成了,因此可以不等满期,马上把他送交检察署。但是河班长决定尽可能推迟把他送交检察署。

由于这个案件全国都知道,份量相当重,所以所长也很关心。他要求随时向他报告,指示说案犯既然抓起来了,那就不要犹豫,及时送交检察署。河班长大汗直淌,把崔先生不在犯罪现场的问题告诉了他,请求把送交检察署的事放宽一点,并说:“重要证人金玉子小姐就要来了。”所长划了一条界线说:“那就等到那个姑娘到了为止,不过……”

崔基凤挤在其他杂七杂八的案犯堆里老老实实地坐着。他下巴上胡子拉碴,脸非常憔悴,显得软弱无力,好像把一切都抛弃了。河班长和徐刑警把他喊到审讯室。他以绵羊一般的老实态度坐在椅子上。

“看过报了吗?”河班长翻开报纸给他看,问道。

他摇摇头。

“听说了,但是还没有看过。”

“看看吧!”

崔先生由于没有眼镜,把报纸拿到眼睛跟前开始看起来。看过报纸以后,他不动声色地把报纸放在桌上,好像毫无感触。河班长和徐刑警想看看他的表情变化,但什么也没有看到。

“情绪怎么样?”河班长敬他一支烟问道。

崔基凤接过香烟,插在两片嘴chún当中,嘴角上露出一丝冷笑。

“你们把我葬送了。”

“不是把你葬送了,只不过是按照事实作了报道而已。”

“还没有判决,哪来的事实?”

“你寄希望于判决?”

“并非如此……”

他好像不愿意多说,下面的话没说清楚。

“听说你给学校递了辞呈?”这次是徐刑警在问。

“对。昨天我托妹妹递了辞呈。”

“你递辞呈意思是承认有罪?”

“不。从道义出发,我认为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在讲坛上教学生,所以递送辞呈。”

“你不在犯罪现场,可以为自己辩护,为什么不提出这个问题?”

“不在犯罪现场?有这个证明的话,请你告诉我。”

“二十六日晚你和龙宫的舞女金玉子小姐一块儿在p饭店里睡觉,为什么隐瞒这个事实?”

崔基凤的表情突然呆滞了,他怔怔地张着嘴,像掉了魂魄似地看着徐刑警。

“我已经找过金玉子小姐,估计她会成为一个重要的证人。你干吗要隐瞒这个事实呢?”

崔基凤本来呆滞的表情松弛下来了,两只眼睛里闪出困惑的目光。

“这种事怎么能由我自己来说呢?”他好像自己也有点寒心似地说。

“关系到生死的问题也不能说?”

“不能说。”

“为什么?”

“难为情……因为这是丢人的事。”他叹了一口气,然后加了一句:“我都不愿意想。”

“是事实吗?”

“是事实。”崔基凤乖乖地承认。

“你干吗要做这种事?干吗要做按照常规怎么也无法理解的事?”

“嗯,你说得对。按常规怎么也无法理解。”

“为什么要干这种事呢?你杀了孙君和吴妙花以后到龙宫去过吗?在龙宫喝过酒,又带了舞女到旅馆去过吗?就像杀人犯作最后挣扎似的。不过,就算是挣扎,你也挺肮脏。”

徐刑警尖锐地指责对方。崔基凤感到心里就像锥子刺的一样疼。疼得有点憋气。

“你的不在犯罪现场不成立,我曾经对此寄以希望……结果反而更加失望!”

徐刑警继续尖刻地刺他,有点冷酷。

“不在犯罪现场,随便怎么都行!因为我一开始就没有提出这个问题。没有必要硬要强调不在犯罪现场。因为我没有杀死孙君和吴妙花。”

“那么,你为什么要干这种事呢?如果是正常的,那是无法想象的。”

“是呀!我为什么要干这种事……连我自己也不清楚,大概是碰见了鬼!”崔基凤失魂落魄地嘀咕道。

“别发呆,谈谈吧!自以为自己有最大诚意的人为什么会干这种事呢,我们非常关心这一点。”

河班长说罢,把香烟叼在嘴里,在崔基凤的周围转来转去。有好一阵,室内充满了难以忍耐的沉默气氛。

崔基凤其实是很难堪的。他本想把这件事作为永久的秘密放在心里,自己死的时候一块儿带走。然而,现在露了底,这该怎么办是好呢?妙花究竟在哪儿?她究竟怎么样了?

“说来真是话长,还是从发现吴妙花和孙君关系的来龙去脉谈起吧。圣诞节前夜,也就是结婚前两天。那天晚上我在家。深夜有个女人打了个电话给我,她说吴妙花和一个男人现在一块儿住进了w饭店,叫我去看看。还告诉我房间号是一○一九。她没有说自己是什么人,就把电话挂断了。好像是见了鬼!我又不能装不知道,就去了。我要了一个房间,尔后到十楼去。瞒着人走到一九号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听见有男人和女人的笑声。女人的笑声好像是妙花的声音。”

崔基凤嗓子发干,难以接着说下去。徐刑警跑出去拿了一只水壶来,在杯子里倒满了热茶递给崔基凤。崔基凤喝过茶,看了看窗外,又开口说道:

“妙花的汽车也在饭店停车场里。车棚上积着厚厚一层雪。我通宵坐在窗口看着吴妙花的车子。这一夜真是印象深刻,绝对忘记不了。我怎么也睡不着。我觉得自己太不中用,大悲惨了。”

“为什么不冲进房里去?进去可以把他们宰了……”河班长好像忍无可忍地说。

崔基凤摇摇头:

“哪能这么干呢?两个人正在房里作爱,怎么能进去呢?这种事我怎么也干不了!”

“你是个绅士!”

“倒也不是绅士派头……反正这种事我干不了。”

“你住在几号房间?”

“五一二号。

崔基凤又喝了一口茶。

“然而,我又没有回家,通宵坐在窗口看着妙花的车子。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早上,终于看见妙花从饭店出来,朝停车场走去,后面跟着一个小不点儿小伙子。他们一起乘车走了。我喊了一辆出租汽车去追他们。小伙子半路上下了车,吴妙花则照旧开着车子走了。我下车跟踪那个小伙子,连他家都了解到了。第二天我和吴妙花举行了婚礼。”

刑警们都无可奈何地看着他。他们怎么也无法理解崔基凤的行为。结婚理应作罢,可他偏偏结了婚!

“你对吴妙花一句没有提就结婚了?大概不是这样吧?”

“一句没有提。我装作完全不知道的样子和她结了婚。”

“什么事情也没有?”

“什么事情也没有。然而在礼堂里又看见了那个小伙子,我以为他是来祝贺我们婚礼的,觉得挺有趣。”

“停一停。你看到对方这么无礼,还愿意跟那女的结婚?”

“是愿意结婚。晓得了这件事,更加想把妙花变成我的妻子。真是奇怪。我既不恨她,又不嫌她,反而更加想保护她。”

“你跟一般人是不大同。做的事不是超越常规,就是不合规矩。”

“我不这样看。”

“是吗?接下去说吧!”

河班长又开始在崔基凤周围转圈子。

“正如你们所知道的,我们去雪岳山旅行,住在h饭店。想不到在那里又看见了孙昌诗。那时,我当然还装不知道……不过,真的很难控制自己的感情,既恼火又难堪。带着这种情绪跟新娘作爱,自然就没能如愿。孙昌诗的脸老在我的眼前晃动……所以我们的作爱最后又失败了。这样我更加受不了,就从房里跑出来,到龙宫去喝酒。”

“那时几点钟?”

“大概是晚上十点到十一点之间。”

“能够再说得准确一点吗?”

“准确的时间弄不清楚。因为我没有特地去记时间。”

“这时间对你来说很重要。不过,你要是实在记不起来也没办法。来,接下去说!”徐刑警失望地说。

“从龙宫出来,到前面的p旅馆去。我先走,金玉子随后才来。那天晚上我烂醉如泥。情绪也不好,所以喝得很多。可笑……在那儿我和金玉子发生了关系,这是事实。真是莫名其妙!和新娘子干不起来,跟金玉子倒干起来了。第二天早上我起身的时候,玉子还睡得迷迷糊糊的,尿撒在床上也不知道。”

“撒尿了?”河班长停住脚步,大声问。

“对。”

“谁?”

“玉子撒尿。我是独自离开旅馆到饭店去的。我们住的房间关着,怎么揿铃门也不开。我以为妙花在屋里不给我开门,就到咖啡厅去打内线电话。但她不接。我想她会不会有什么事,便到服务台去看了一下,房门钥匙在那儿。男服务员不知道吴妙花是什么时候交出钥匙出去的。我打开门进去一看,吴妙花不在,孙君的尸体却在浴室里。”

他都坦白了,好像挺痛快,两只手直搓。

“你记得当时拿钥匙给你的男服务员的长相吗叩

“看见大概知道。”

沉默了好半天。刑警们不知道应该相信崔基凤的话相信到什么程度。如果他的话是事实,侦破得再从头开始。一切都回到原来的地方。

然而,崔基凤的话很有说服力,听下来,他在新婚第一夜干这种事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你在二十六日晚的行踪是能够拯救你的佐证,证明你不在犯罪现场。也就是说,孙君遇害的时候,你不是在龙宫,就是在p旅馆。现已判定孙君的被害时间是二十六日晚十时到二十七日凌晨二时。问题在十时。如果孙君是在十时死的,就可以得出结论:你可能是杀了孙君再到龙宫去的。因为你说你是在十点和十一点之间去龙宫的。从这一点来看,你的不在犯罪现场有漏洞。是个非填不可的漏洞。为什么翻来覆去都是十点钟!如果你说你是在十点钟之前去龙宫的,并且能够加以证明的话,你的不在犯罪现场就有说服力。”

崔基凤摇摇头,好像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十点钟以前没有到龙宫去。我们九点钟听新闻,然后洗澡,并且想做爱。新闻估计是三十分钟左右。两个人洗澡要时间,还有洗过澡以后的行动……最后算得出是十点钟过了才到龙宫去。十点以前,时间不对。”

“你怎么尽拣不利于你的话说!”

“我只不过是按事实说罢了。”

河班长和徐刑警带崔基凤到p旅馆去。崔基凤认得出服务员,可服务员认不出崔基凤。

翻开住宿登记簿,有崔基凤的名字。住宿时间是二十七日凌晨一时。登记簿上白纸黑字记得明白,字迹龙飞凤舞,好像是喝得大醉以后写的。崔基凤完全记不得登记过。但那分明是自己的笔迹。好像是烂醉如泥、稀里糊涂写下的。

“你想不起来吗,这位客人就像这上面记载的那样,是二十七号凌晨来住宿的,带着龙宫的舞女?”

“唔,这儿写了,肯定来过!”服务员上上下下打量着用手铐连着的两个人当中的一个——崔基凤,不高兴地回答。

崔基凤的右手和徐刑警的左手用手铐连结着。这样连结着的两个人不知怎的显得很亲密,甚至很相像。

“他说那天把尿撒在褥子上了……这还不记得?”

听见这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者的身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美妙的幽会》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