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天堂》

第10章

作者:joannross

时间仿佛倒流到五六年前。

艾莲下班一回到家,就发现米契不一样了,他穿着蓝西装、白丝衬衫,打着栗色领带,帅如往昔,压根儿看不出他是被长期囚禁过的人。他站得笔直高挺,十足的明星记者架势。那双发亮的蓝眼又恢复往日的神采,醉人的微笑再现。

“你也该回来了,我正打算派只猎犬去找你呢。”他为她挂起外套。

“抱歉,有点事耽搁了。”

“麻烦事?”

“不,我还能应付。”她小心翼翼地观察他。“你不是该上床睡觉了吗?”

“这倒是个好主意。”

艾莲脸红。“我是说——”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好得很哪。”除了轻微头疼,这几天他复原得很快。

艾莲接过他递来的郁金香形状酒杯,吸一口金色酒液。借酒壮胆,接下来几个钟头也许比较好过。

“这酒真不错。”滑软又有劲的香槟在她喉咙后方发酵。她深知米契出手大方的个性,不知他这回花了多少钱买这瓶上等葡萄酒。

“只有最好的酒才配得上我的妻子。”米契一脸幸福地说道。就在艾莲以为他要吻她时,他把手放在她背脊上,领她上楼。“请跟我上来,亲爱的,我已经替你放好了洗澡水。”他模仿英国腔调说道。

婚后不久,她就发现米契有模仿的天才,因此,他在同僚间相当受欢迎。贝鲁特的老船长饭店,是他常模仿各国政要,取悦媒体同仁的地方,不知有多少次她因受冷落而嘀咕,老在心里怪他让别人剥夺他们夫妻相处的时间。

不过老实讲,他确实有一套,模仿铁娘子更是一绝。有一回这位英国首相还写信邀他夫伦敦与她共进晚餐呢!

“我记得雷丹曾说过一句话,我很赞同,他说你应该去演戏。”艾莲近乎自言自语。

米契停下脚步,俯视她。“我有啊,亲爱的,”他模仿英国演员奥立佛说话,“电视新闻就是全世界最大的舞台。”奥立佛又变成嗓着沙哑的柯朗凯:“就是这么回事。”(编按:柯朗凯为美国最著名的电视主播,现已退休。)

新闻之于他,就像毒瘤,慾罢不能。艾莲心想,她以前实在太天真了,屈居于新闻之后,当米契的“二老婆”,她也能过得眉开眼笑,心满意足。

米契打开浴室门,变出他下一个“戏码”。浴室内点着12支芳香白蜡烛,古铜浴缸注满泡沫水,浴缸旁搁着一瓶打开的香槟,腾腾热气中,弥漫着红玫瑰花香。

艾莲傻眼地望着可与小说情节相媲美的景象,心想:米契就是米契。他总爱摆气派,五年前在贝鲁特,他千方百计为她弄来一束郁金香,就是一例。

“你一点也没变。”

“你希望我变吗?”他问。她那既欢喜又悲伤的眼神令他不解。

艾莲默思良久。要是米契能改变呢?要是他能少花点心思在华而不实的作法上,多培养一点体贴的心呢?要是他愿意放弃驻外记者的冒险生涯,安于一个充满小孩笑声和小孩带回家的野狗野猫的小家庭呢?

要是他变得更像……更像约拿呢?她自问。但她知道,要改变这个曾给她快乐、沮丧和恐惧生活的男人,除非太阳打从西边出来。

“我不希望你改变,米契。”她老实说。

他点点头,显然对她的回答相当满意,先前的疑虑全拋到九霄云外。艾莲怎可能有其它男人?他和她的姻缘是前生注定的,打从他自黎巴嫩回来参加父亲葬礼,看到她端庄地站在母亲的厨房里,他就有这种根深蒂固的想法。

他伸手抚摸她的脸颊,她后退一步。一定是他把气氛营造得太诱人了,反而令她不自在,米契暗忖。没关系,慢慢来,他们有一整晚的时间。

“我很想跟你一起洗泡沫浴,可是我有几个电话要回。最近我似乎成了抢手货,每个人都要找我。我打算出书,你觉得如何?”

艾莲很高兴他会先征求她的意见:“很好啊。”

米契咧开嘴:“我的经纪人早上打电话来,我也这么告诉他。”

艾莲的笑容顿时僵住。已成为定局的事,干嘛还问她?

米契见她失望的表情,颇感纳闷。他又做错什么了?“你何不去洗个澡?”他说。希望今晚过后,他们之间的紧张气氛能一扫而空,和以前一样成为彼此的亲密爱人。“晚餐的订位八点才开始。”

“晚餐订位?”

“我回来后就一直生病,没能帮忙反而替你添麻烦,所以我就想到以吃馆子的方式补偿你,替你省去下厨的麻烦。”

“可是——”算了,艾莲心想,再辩也辩不过他。这样也好,在外面比较好谈事情。“去哪里?”

他低头迅速吻一下她的chún:“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她永远是这么甜美,这么性感。她的撩人曲线……再想下去,他恐怕会克制不住立刻占有她的冲动。

他摘朵玫瑰,插到她发间。“尽情享受你的泡沫浴吧。”他的声音因慾望而嘎哑,人像赶什么似的一溜烟不见了。

艾莲立在浴缸旁边,手指按在chún上,泪水悄悄滑下面颊。

米契不是不相信人是会改变的,但生命中有某些东西是不会变的。以前的艾莲和他一样,喜欢那家曾当过电影场景的约翰牛排馆,不是吗?

第一次约会,他就是带她到这里来。餐馆浪漫依旧,只是价格提高了一些。

那一晚,艾莲显得兴致高昂。今晚,气氛有点冷淡。

“有什么不对吗?”他终于忍不住问,“一个晚上,那块排骨你一口也没碰。”

艾莲抬起头。“我不是怀疑它的美味,只是……我已经不吃红肉了。”

他瞪她的模样,仿佛她是双头怪物:“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三四年前吧,我记不得了。反正是慢慢戒的,自然而然就不吃了。”

“你在开玩笑。”

“不是玩笑。”

“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又没问,一坐下来就顾着向侍者点菜。”

难道艾莲怨他替她点菜?荒谬,以前他这么做,也没听她抱怨过。“对不起,我只是想带你来重温我们的第一次约会。”

“这个想法固然好,可是……”她按住他的手。“人不能活在过去啊,米契。”

她的眼神是热的,手却是冰的。“你总得试一试嘛。”他握起她的手,试着把它们暖热。“咱们回家去,亲爱的。”

除非眼盲,否则她不可能看不出他的企图。“米契……”

“我一直在忍耐,艾莲。”他压低声音。返乡的记者英雄不宜在公开场合对妻子大吼大叫。“但我不明白要等多久才能跟我老婆做爱。”

她挣开他的手,闭起眼睛,鼓励自己要勇敢开口。“问题就在这里。”

她的脸胜比新英格兰的2月天还白,大眼里装满痛苦。米契觉得自己像站在悬崖边上,稍不谨慎就会跌得粉身碎骨。

“什么问题?”他力图镇定。

“我已经不是你太太了。”

“什么?”

侍者过来收拾盘子。“您点的菜有问题吗,夫人?”侍者看着艾莲的盘子。

“不是的,”她想对侍者微笑,却笑不出来。“我肚子不很俄。”

“早上进了一些新鲜龙虾,不知您……”

“不用了,谢谢,”她摇头,“我真的不饿。”

“试试点心好吗?”

“这位女士说她不饿,”米契不悦地说,“请结账。”

“是的,康先生,”侍者说,“我马上来。”

“米契——”艾莲开口。

“不要说,”蓝眸深深地凝视她,“时间地点都不对。”

她咬咬chún,低头保持沉默。

不久,侍者与餐馆经理一起过来。“康先生,”经理说道,“恭喜你平安回来。”

米契挤出职业微笑:“回来真好。”

经理看向艾莲。“康太太,听说你晚餐一口也没吃,真的不需要我们再替你准备其它菜肴了吗?我们的厨师愿意为康米契的太太提供任何服务。”

“我太太不饿,”米契说,“大概是因为我的归来令她太兴奋了,所以吃不下。”经理接受他善意的谎言。“这也难怪。”看到米契掏出信用卡,经理忙挥开。“本店请客。”

“谢谢。”米契没心情推辞。“请转告厨师,他的炸排骨做得跟以前一样好吃。”他扶着艾莲的手臂一同起身。“走吧,亲爱的,该回去了。”

艾莲深谙米契的脾气,他一离开餐馆就不再说话,沉默得令人心慌。

米契自知,他的沉默源于恐惧,而不是愤怒。艾莲投下一颗超级炸弹给他,他得细细思量对策,千万不能让它爆炸,摧毁他这一生最重要的谈话。

他们一回到家,就不约而同往厨房走,因为那里既是屋里少数几个干净的地方之一,似乎也是最不会引起道想的中立地带。

“喝一杯,如何?”艾莲打破沉默。

“我还在吃葯,不能喝。”他和她一样客气,仿佛是陌生人。

“喔,我忘了,对不起。”

“显然你的心事不少。如果不麻烦的话,我喝咖啡就好。”

“一点也不麻烦。”她乐意为他做任何事,以拖延摊牌的时刻。“噢,真糟糕,咖啡用光了。我本来打算下班顺便买回来,可是今天公司特别忙,一大难事情没办,偏偏这时候该死的崔雷西又跑来凑——”

“稍安勿躁,艾莲,冲泡即溶咖啡也行。”

艾莲懊恼地看向他:“我真的很抱歉,米契。”

“为咖啡的事道歉?不必了,亲爱的,再大的委屈我都承受过了。”

最困扰她的就是这个。当她与约拿沉浸在甜蜜的爱河时,米契却在受苦,她怎能心安?

“我做事一向讲求效率,”她说,“也不知怎么回事,竟然把这件事忘了。”

“或许你心里想着更重要的事。”米契心平气和地说道。

“被你猜中了。”她转开身,舀一匙即溶咖啡到杯内,然后将水煮开。

“这是我多年记者的敏锐直觉。”他苦笑道。

“当年你采访南美某国政变,差点丧命,《时代周刊》还称赞你是最出色的电视记者呢。”

“那是《新闻周刊》说的,《时代周刊》只说我是挖掘新闻的天才。”

“还说你的报导具有高度智能且具通俗性,把电子新闻学带进更深的层面。”

“你都记得?”

“当然记得,剪报还保存着。”

从高中时候,艾莲就为他深深着迷,报章杂志凡有他的消息,便剪下来留作纪念。当她美梦成真,与他结成亲密伴侣后,她才把这个秘密告诉他。他得知后,惊讶万分。

“我有另一个想法,”他走过去拿开水壶,“光聊天,不喝咖啡。”

艾莲拉张椅子坐下。“有件事我必须向你解释,”她逼自己直视他。“我并未主动要求解除你我的婚姻关系。”

“这是好的开始。”他坐到她对面,两人膝与膝几乎碰在一起。“既然这样,为何说你不再是我太太?”

“我给你的剪报,你看了没有?”

“看了。”

“那你应该知道,三年前国务院已宣布了你的死讯。”

“那是因为伊斯兰教圣战士宣称他们已将我处死。这种无稽之谈值得相信吗?实在不敢想象我的政府和我所爱的人竟然都认为我死了,我是不朽之躯哪。”

“我们的确是这么认为。”艾莲吸口气,拚命忍住泪水。“照片很模糊,政府请专家研究好久,才宣布尸体是你的。”她哽咽一声,停顿下来。然后咽下口水,继续道:“我们也不愿相信,但政府的态度相当笃定,又找不出绑匪必须撒谎的理由。我的意思是,如果人质对他们有利用价值,为何要谎称人质已死?”

那阵子她一定很不好受吧?米契自忖。从丈夫被绑架,担心丈夫安危,到得知丈夫死讯,自己成了寡妇……

“那个世界的人才不管他们做的事合不合乎逻辑。”他皱起眉头,回忆着。

“喔,米契。”艾莲垂下头,不忍想象他的痛苦往事。

他拉回思绪,执起她戴婚戒的手。“我只要你的爱,不要你的怜悯。”

艾莲俯看他们交织的手指,想起他替她戴上金戒的神圣仪式。牧师说:至死不渝。她真的相信她和米契可以白头偕老。遗憾的是,牧师没提“伊斯兰教圣战组织”的激进分子。

他在等她回答,她该说什么呢?她是爱约拿的,可是她对米契仍存有挥之不去的感情。

米契提醒自己,艾莲也和他一样受着折磨,她也许需要一点时间,调适他“死而复生”对她所造成的影响。

“住在同一屋檐下却不能与你做爱,是任何正常的男人都难以忍受的事。但是为了你,我愿意等。”他不停地用指背抚摸她的睑颊。

“我无法保证事情能如你所愿。”她若无法对他坦承,至少不能给他任何错误的期望。

他眨眨眼。“但是我会用我万人无法抵挡的魅力,再次掳获你的芳心。毕竟,很少男人有机会二度追求事业有成的老婆。我从不承认自己有任何缺点,但今天我必须向你认错,错在我不该太急躁。这次我们要慢慢来。”

“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被你迷得团团转的小女人了,米契。”她警告他。

“我知道。”他吻她柔软的手心。“你已蜕变成美丽动人的成熟女人,艾莲。相信我,我愿意接受这个挑战。”

她退一步:“米契,不早了,明早七点半我要跟一位特约作家开会。”

他挑起眉毛:“这么早?”

“那位作家住纽约,与这里有三四个小时的时差。”

“唉呀,看我,连时差的观念都没有了。”他让他的手驻留在她的脸颊,不想这么快就回到那张冷寞的单人床。“祝你有个好梦,艾莲吾爱。”

“晚安,米契。”

电话一响,约拿就猜出是谁打来的。艾莲未在九点以前出现,表示她还没告诉米契真相。他一个人坐在甲板上,仰望金门大桥上方的夜色。

“喂?”

“这么晚才打,真对不起,”艾莲说,“我们出去了一会儿。”

“出去?去伊丽家?”

“不,”艾莲顿了顿,“米契觉得身体好多了,我们就出去吃饭。”

“很懂得生活嘛。”

“那是他的意思。我总不能拒绝他的好意吧?”

“不管那家伙说什么,你都没办法拒绝。”

她沉默良久才开口:“别再数落我了,约拿……我告诉他了。”

约拿坐直:“关于我们的事?”

“不尽然。”

他早该料到:“不然是什么,说你不想卖掉房子?”

“我没提起。”

“你没提起?”约拿用不敢相信的语气说。“那个人一回来就自作主张,要把你心爱的房子卖掉,你却连提都不提?”

“我只告诉他,我已经不是他的太太。”

这还差不多,约拿想到,至少她可以拿掉那只刺眼的结婚戒指了吧?“你早该说了。”

“我知道。”

听她沮丧的语气,约拿煞是心疼。“这样吧,时候也不早了,既然你心情不好,就不要开车到索萨利拉来,我进城去找你算了。”

“不行。”她连忙说道。

“为什么不行?”

“米契还在这里。”

“什么?”

“这么晚,你总不能要我把他赶出去当街头游民吧?”

“伊丽会收留他。”

“你不了解。米契这时候最需要稳固的力量支持他,帮助他重新站起来。”

“那个力量就是你。”

“他需要我呀,约拿。”她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

我也需要你呀!他在心中吶喊。“他需要的是过自己的生活。”约拿反驳她。“你给他错误的期望,只会伤他更深,你知道吗?”

“我已经说过,我不是他的太太了。”

“问题是,他会就此罢手吗?”

她再次沉默。约拿已料到康米契的下一步行动:抢回他的女人。换成他,也会这么做。

“听着,艾莲,我得赶搭明天一早的飞机,行李到现在还没整理,过两天再联络吧。”

艾莲的心猛一跳。“你要离开?”

他想问:你在乎吗?但忍着没说。“我得到华盛顿州的小岛上看一栋要整修的房子。”

上个月他告诉过她这件事。记得他曾经说因舍不得离开她,不想接那份工作,但那是在米契没回来,她没拖延他们的婚期之前。

“我不能只做你的工作。”低哑的声音牵动她体内的慾望。“其实!我老早就把你的房子视为我自己的了。”

还好他没放弃她。艾莲松口气,把话筒紧紧贴住耳朵,仿佛这样就可以拉近他们的距离。“我是真心爱你的,约拿。”她喃喃道。

“我知道。去睡吧,亲爱的,我到达华盛顿后再跟你联络。”

“等你电话。”

电话挂断,约拿突然有个冲动,进城去把艾莲带回他的船上,航往没人找得到他们的地方,他们可以无拘无束地做日光浴,喝兰姆鸡尾酒,在月光下漫步沙滩。他将在湖边盖一栋温馨小屋,他们可以在那里生儿育女。

问题就卡在此刻睡在艾莲屋檐下的另一个男人,那家伙也有自己的幻想,也已经为艾莲的生活做好安排。

约拿自认害怕竞争,但遗憾的是,这个比赛并不公平,因为康米契跑内圈,他跑外圈。

------------------  网站 浪漫天地 制作  扫描 & ocr: dreamer 排校:毛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碎梦天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