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天堂》

第02章

作者:joannross

艾莲喝下一口香槟,刻意不去理会整天在她脑中盘旋的不祥预感。她安慰自己,急躁是正常情绪的反应,她承受的压力太大了。

毕竟,有多少人会笨得在拓展新事业的同一年整修房子?更遑论举办一场结婚大典?如果这还不够,一年一度的媒体围剿大战已开始,她若不是对订婚的消息守口如瓶,恐怕要落个焦头烂额的下场。不过这两星期她仍屏息以待,该来的终将到来。

五年来她的公众形像渐从哭哭啼啼的贞节新娘,转变成抨击政府外交政策的演讲高手。最近,旧金山纪事报一项民意测验显示,她俨然已成为人民心中的偶像;十大杰出女性榜中,她排名第二,仅次于第一夫人。得知这一消息,她没有一丝欣悦,反而压力倍增。

她再啜一口香槟,如果纪事报读者知道她跟她的建筑师有一手,而且再过21天就要结婚,不知作何感想。

“看你的表情,好象心思已经飞到千百里外了。”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低喃。

艾莲转身,朝约拿笑笑。与米契古典俊秀的五官比起来,约拿的脸部线条就显得较粗糙、有个性,具有一种令人敬畏的气势。她第一眼见到他,就发现到他的这一特点。

他的深褐色眼睛透露冷峻的智能和坚毅的沉稳,显然不是常摆笑脸的人。她尤其喜欢他的嘴。他的chún形鲜明,认识他的九个月当中,她从未见过那两片chún牵动过半点非难。

“我在想婚前必须完成的事情。”不全是实话,却是事实。女人不必什么事都要向未来老公报告的嘛,不是吗?

“若要私奔,现在还来得及。”

随着日子的逼近,私奔到塔霍湖的主意愈来愈吸引人。“不行。”艾莲说,“不是我爱铺张,你我两家亲戚朋友一大堆,不让他们观礼,肯定要得罪人的。”

“那天是你的大喜之日,艾莲,你不必强迫自己做不愿做的事。”

“我知道。但是结婚本来就该大大方方接受众人祝福,我们就照原计划进行吧。”

约拿耸耸肩。他穿着深蓝色细红棕条纹的西装,看起来比平时更魁梧。“你若坚持要大场面,我也无所谓,至少你不必担心色慾熏心的新郎敢在你朋友面前对你毛手毛脚。”

若非了解约拿个性随和,他那不寻常的挑衅目光铁定会使她坐立难安。“你一向是个谦谦君子。”

“也许这就是问题所在。”他喃喃地说。

艾莲皱起眉头,以为她听错了:“你说什么?”

“没什么。”他挤出惯常安抚人的微笑,眼中闪动的不明确讯息颇令艾莲纳闷:她怎么没注意到他如此精于隐藏心事。“我在自言自语。”

“真的没事?”

“天下没有摆不平的事。”他取走她的杯子,放回从旁经过的侍者手中的杯盘中。“听完你姑妈细数我娶到像你这么完美的女人是多么幸运之后,我想我未婚妻至少得赏我一支舞,以示慰劳。”

“就等你开口。”艾莲滑进他的怀抱。通常在他怀中很有安全感,但今晚的约拿有点不对劲,有点……危险。

她对这个想法嗤之以鼻,与她跳舞的是约拿——安全的、可预期的约拿。她让自己安心地依偎在他强壮的臂弯,嗅尝他特有的男性体味。

约拿的chún掠过她的太阳穴,暖暖的气息吹拂过她的发梢,修长的大手沿着她的背往下滑,托着她的臀,举起她……

“约拿,”她不禁大吃一惊。“你要做什么?”

“跟我的未婚妻跳舞。”他佯装若无其事。

无意中听到艾莲与伊丽的对话之后,他就不断盘算要如何向她证明他不是她想象中的乏味无趣。可是当慾念如野火燎原般在他心中窜起,他的计划却相致意想不到的后果;现在她就快在他怀中融酥,他连自己都控制不了。

他今晚到底是怎么了?艾莲自忖。感觉到耳垂被他含住,她暗叫不妙,她一方面警告自己最好拉开距离,却无法抗拒约拿。

“你喝了多少香槟?”

“半杯。其实跟你在一起根本不需要酒精,艾莲,你本身就是个诱惑。”他低下头轻轻吻着她。短暂的吻仿佛在她肌肤燃起一串火花。“光是注视着你,触摸你,就足以让我醉死,一瓶浓烈的红葡萄酒哪够看。”

“我的天!”她的感官霎时鲜活起来,贴得愈紧愈亢奋。“没想到你这么诗情画意。”

“我有最好的灵感泉源……你可知我有多想要你?”他把脸埋进她的预窝。神秘的香水味使他联想起火辣辣的性。他迫不及待想把她拖进黑暗潮湿的森林,与她做爱。

他的舌头触及她发烫的肌肤,兴奋的悸动顿时传遍她全身。她没想到约拿能撩起她如此急躁的激情。纵使天旋地转,她仍想继续更深一层的感官之旅。

“我当然知道。”她抬起涂着桃红色蔻丹的指尖,轻抚他的chún。她以前怎没注意到他的chún亦是如此的撩人?他钳住她的手,将双chún印在她手腕内侧。她的脉动加速。

“若此时此地只有我俩,该有多好。”他眼中的*火像在附和她波动的情怀,解放出她锁藏已久的慾望。

“我有点头疼。”她悄悄告诉他。

他扬起眉毛。“真的吗?”

“好象是偏头痛。”她说道。那喘不过气的声音是她的吗?“也许我该回家去。”他们四目相对,慾望浓得连呼吸都困难。

“回床上。”约拿说。

她颤抖得厉害。若四周的震动不是地震引起的,她的麻烦就大了。

她踮起脚尖,贴着他的chún说:“回床上。”

“我不是英雄。”

米契伸长双腿,倒卧在镇金椅内。历经12小时的飞行,他旋风似地安抵位于德国威斯巴登的美国空军基地,等待与情报局官员会面。

他瞪着自己一双裹在小鞋内的痛脚。他的运动鞋在遭囚禁的第一晚即不知去向,往后便一直光着脚,因为绑匪怕他脱逃,不给他鞋穿。他按捺住脱鞋或松绑鞋带的冲动,安慰自己:就当是返回文明的一点代价吧。

“美国大众可不这么想,康先生,”美国中央情报局区域负责人巴丹尼说,“他们要的是英雄。”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需要英雄的国度是不幸的。”米契反驳。“你听着,我很乐意把我知道的一切告诉你,尽管我所知不多。谈完后,我只想尽快回到妻子身边,过正常的生活。到现在我还没机会打电话给我老婆呢。”

巴丹尼并未理会米契的抱怨。“在未听取你的报告之前,我们不准备发布你被释放的消息,否则这里很快就会变成记者追逐新闻的战场。”

他从口袋掏出烟盒,递过去,米契婉拒了。他点燃烟,往后靠,隔着一团蓝烟打量米契。“从你被绑架的第一天开始说吧。”

米契不悦地吁口气。如果他们想一次听完五年当中发生的事,他可能要说到两眼昏花、齿牙动摇,才能回家和艾莲团聚。

“那一天正好是我们的结婚周年,在我们去吃晚饭的半路上。”

“去哪里吃晚饭?”

“老船长……”米契索性踢掉鞋子,准备度过一个漫漫长夜。

回艾莲的家只有短短的路程,却仿佛花了一世纪的时间。

“终于到家了。”约拿扯下红棕色领带,随意往门廊内的纸模椅上一丢。这张扶手镶嵌象牙的纸模椅,是艾莲上个月在曼多细诺的一场拍卖会相中的。由于她的预算不足,他便顺理成章地买下,当做她的订婚礼物。“我以为我们永远都脱不了身呢。”

“看你好象一刻钟都待不住的样子。”艾莲脱下黑色开司米外套。屋外冷峭,屋内则被约拿眼中的火焰映得暖烘烘的。

“想回来办一点事情,”他为她挂起外套,“但是我要慢慢地做。”

今晚的他确实判若两人。艾莲从垂下的睫毛偷偷瞄他。最吸引她的,莫过他浑身上下散发的一股刚强不拔的力量;然而真正摇掠芳心的,是包藏在那股力量下的温柔。

可是今晚……今晚约拿所散发的男性气概,强得几乎吞没她。一种不曾感受过的暖意缓缓渗入她的脉管,她不禁打起哆嗦。

“冷吗?”他问。

“不冷。”她细声回答。他专注的眼光盯得她既紧张又兴奋。“我全身像着了火。”

他缓缓展露出危险的暧昧笑容。“春夜才刚开始呢。”他一把抱起艾莲,步上旋梯。

“约拿!你在干嘛?”

“你认为呢?”他反问。走进卧室,他在雪白的铁床边放下她,再点燃芳香的蜡烛。“我在引诱我的未婚妻。”

他在她衣橱门旁驻留。橱内挂着象牙色的镶着花边的珍珠婚纱。她起初自认再婚,没资格打扮成传统象征处女的洁白婚纱,但伊丽坚持要她穿,因为第一次她与米契形同私奔,这次应举办正式婚礼,一圆她的儿时美梦。原本她还心存疑虑,但上星期试穿时看见镜里的美丽新娘子后,才改变心意。

约拿把弄着透明的婚纱:“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什么事?”

“在我们的洞房花烛夜,除了结婚戒指、珍珠项链和这项面纱,你什么都不要穿。”

光想那种满室春光的景象,就足使她两膝发抖。“好,我答应你。”

他站到她面前,距离近得使她分不清是谁的心跳得如此急促。“我爱你,艾莲。”他的手从她的躶肩一路滑下,轻得像窗外的雨滴。“我要让你知道我有多爱你。”

“哦,是的。”她将憋在胸前的一口气,急促地吐出。她听到拉链拉开的声音。

他炽热、饥渴的深色眸子,在躶露的酥胸间徘徊。在他鉴赏的目光下,她心中升起一股份情似的甜蜜。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喜欢你的肌肤?”他问。

“可惜晒不黑。甚至在……”她竟然而止,贝鲁特三字差点脱口而出。虽然约拿一直鼓励她谈她与米契的婚姻,但这类的话题依旧是他们的闺房禁忌。

约拿把闪过她眼中的痛楚回忆看在眼里,但未置评论。“晒黑不好,会有雀斑,”他的指头不断在她身上滑动,煽动她的熊熊热火。“会长皱纹。我的凯丝姨妈才50岁,因每天打高尔夫球,看起来就像制革厂产品的活广告。而你这白白嫩嫩的皮肤,就像瓷器般令人爱不释手。”

“约拿——”她用手抵住他的胸。她需要时间,思考他的意图。

“要我打住?”他俯看着惶恐的绿眸。

“是的。给我一分钟喘喘气。”她不知所措地摸弄他的衣角。“我收回那句话,不要停止。”她不记得何时曾像此刻需要约拿一般地渴望性爱。“突然一切都变得复杂起来,我实在是弄胡涂了。”

约拿轻抓她的头发,使她的头后仰,迫她直视他。“可否听我一个建议?”

她犹豫着。“什么建议?”

他的手指从她的喉部一路漫游至她的锁骨和胸脯,并挑逗地下移到腹部。“何不放松自己,跟着感觉走?”

忽然间,眼前仿佛出现一面放大镜,让艾莲看到当年嫁给米契时天真的自己:她要改变柔弱的习性,不当牺牲品,要成为自信的女强人的决心,像着魔般的坚强。

她知道她已不再是那个只能眼巴巴看着挚爱的丈夫被塞入后车厢的温驯小新娘,就算想做也做不到;她已不是五年前的艾莲。

但今晚有点不对劲。

未等她的响应,约拿即紧紧吸住她的chún,吻得她天旅地转,她必须抓着他的肩,才不会从摇晃的世界边缘跌落。

不过,她终究无助地跌落了,仿似一根被夏日微风卷走的羽毛,落在印花床单上。她的理智瓦解了,脑中一片空白,只剩感觉,热腾腾的感觉。

她轻唤着他的名字,脚软得颤抖不已。这就是他对她的渴望:激情中带着晕眩,愉悦中带着亢奋。约拿直起身子,像异教的征服者占领一块新地盘般地俯临她。

一开始他就知道她从未忘记过丈夫,也接受这个事实。但在她床上,他绝不容忍康米契曾经存在的痕迹,他要清除康米契在艾莲身上残留的任何感觉,他要她的身体、她的心和灵魂完全属于他一个人。

“告诉我,”他说,“你要什么?”

等激情冷却,也许她分得清肉体与心灵的亲密层次,但现在她只知道如果不马上拥有他,她将会死去。

“你。我要你。”

一种激烈的渴求,瞬间在她体内爆开。她自以为经历过慾望,知道什么叫激情,但是到现在她才明白她错了,没人曾给与她这么多,没人曾从她身上得到这么多。

他们满足地静躺着。雨未停歇,烛已烧尽,房内渐起寒意。婚戒不知何时滑落地板,但约拿和艾莲两人都恬适得舍不得下床寻找。

“我觉得自己好堕落。”她说。

他的手从她肩头,沿着体侧掠至腿侧。“愉快的堕落。”

这么轻促的抚摸,怎可能在短短时间内又挑起她的慾望?“我要坦白一件事。”

“哦!”他转头注视她红咯咯的睑。

“我想我可能低估你了。”

“哪方面?”

她的指尖划下他冷湿的胸膛。“一时很难解释得清。”她实在忍不住将chún印在他胸上。“我不希望你误会。”

无意间偷听到她与伊丽的对话后,他比谁都了解。他亲吻她的额边。“不必解释,除非你想告诉我,你要解除婚约。”

“开什么玩笑?”她性感的低哑笑声是约拿从未听闻的。“你聪明,有幽默感,又有一份不错的职业,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而且你这个人非常有风度,心肠好,体贴……”

“你把我说得几乎像个童子军。”

她给他一个漫长而甜美的吻,使他仿佛回到有使不完精力的18岁。

“我还没说完呢。你的性感令人赞叹,”她不敢置信地摇头,“谁能想象,在稳健冷静的外表下,竟有一颗狂野的心?”

“这么说还差不多,总比童子军强。”

“最令人着迷的便是稳健与狂野这般不可思议的组合。我的白马王子,哈约拿,你是每个女人的梦想……”

“结婚前,记得提醒我把盔甲送去给人擦亮。”

艾莲笑着欣赏他。“不必了,”她躺在他身边,“我宁愿你不穿衣服。”

他抚弄她的头发:“最好永远都不必穿。”

“永远都不穿?你不怕旧金山的海风使你着凉?”

他笑着吻她。“怕什么?我有性感的美娇娘替我暖身。”

电话铃响起,他们不理会。

电话继续响着。

“我去接。”她说。

“别理它,对方会自动挂掉。”他咬住她的下chún。

电话还在响。

“该死。”她抓起床旁乌木桌上的话筒。“我不曾拒接电话的。”因为她已习惯在电话旁等米契的消息,但她没说出心里的话。

“不管是谁,快点打发掉。”约拿拨开她颈间的发丝,凑近双chún。“我想知道你接下来要玩什么把戏。”

“你等着瞧。”她说。然后把话筒搁在嘴边,“喂?”她听到长途电话线嘶嘶的杂音。“找谁?”

“大概是打错电话的,”约拿侧着上身,让她舒服地靠着他。“挂断。”

“是长途电话哪。”

“喂?”彼端终于传来低沉的声音。

“喂?”艾莲再问一次,约拿将手放在她的酥胸上。“请问你找谁?”

“艾莲?”

约拿感觉到她瞬时的殭硬。“噢,天啊……是米契吗?”

“艾莲?是我,米契,你挚爱的丈夫。亲爱的,那些浑球终于释放我。我要回家了!”

------------------  网站 浪漫天地 制作  扫描 & ocr: dreamer 排校:毛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碎梦天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