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天堂》

第03章

作者:joannross

这一定是某个病态促狭鬼的恶作剧,艾莲告诉自己。叙利亚和约旦的美国情报局人员都说米契已死,国务院也已证实。如果政府的话都不可信,还能相信谁?

“我丈夫已经死了。”她对着话筒说。她的手和声音均抖得厉害。“你胆敢再打来,我就报警,告到电信局、美国政府甚至美国总统。”

“亲爱的艾莲,真的是我。所有关于我已被处死的报导,都言过其实。”

约拿坐起,目不转晴盯着艾莲苍白的脸色和掺杂痛苦与希望的眼神。

“不会是你。不可能。”

“艾莲,你记不记得,我常说:困难的事马上办,不可能的事待会儿办?”

不。不可能。“真的是你,米契?”

“真的是我,蜜糖,如假包换。”

她很想相信长途电话线的另一头,是历劫归来的米契,然而由于近几年接到不少恶作剧的电话,她不得不慎重。

“说说我们之间报章杂志没报导过的事。”她说。

米契先是纳闷,但很快就体会出艾莲的用意。“我托人从荷兰带郁金香给你。乌皮尔,记得吗?”

“洛杉矾先锋报刊登过这则消息。”每一篇、每一段有关米契被绑架的报导,她都能倒背如流。

虽沮丧,米契仍不放弃。“那一天我们聊到修昔底德,你说不想再聊古希腊战争、史学家或新闻的话题。”

“人物杂志有这方面的报导。”她似乎看出一点眉目,但还是不放心。杂志记者居然连如此机密性的消息都挖掘得出来,的确令人佩服。

“可恶,艾莲!”不,米契提醒自己,要冷静。“好,我再试一次。”米契叹口气。“你说,过几年等我们老了,坐在前廊看孙儿在花园里玩捉迷藏时,可以一边回味结婚周年日的美妙时光。”

“噢,我的老天!”艾莲一手按在胸前。“果然是你。你在哪里?”

线路的杂音加剧,随时有中断之虞。“亲爱的艾莲,我听不见你的话……该死的线路。”米契气急败坏。“仔细听着,亲爱的,我长话短说。今晚我会搭空军的喷气式飞机回去,明天抵达哥伦比亚特区的五月花饭店。去接我,方便吗?”

“可是,米契——”线路已断,她睁大眼瞪着话筒。

约拿无法再保持缄默。“艾莲,”他双手捧起她的脸。她浑身颤抖不已,眼神呆滞。“艾莲,”他轻轻摇晃她。“谁打来的?”

艾莲像快溺水似的,张口猛呼吸。“是米契。”

“确定?”

“百——百分之百确定。”她开始口吃。“喔,天——天啊,他知道孙儿——”她觉得快窒息了,必须再吸一大口气。“和花园的事。”

她觉得冷极了。

“我去替你倒杯白兰地。”

“不,”她摇头,发丝在惨白如死灰的两颊甩动。“我得去……”她茫然望向四周,“他要我去接……我得收拾行李……去……”

这是一场噩梦,约拿心想一定是做爱后睡着了。他眨眨眼,一次……两次……三次……再掐掐自己,发现不是在做梦,他心头一震。

“去哪里?”他力图镇定,“他从哪里打来的?”

艾莲注视他的目光,仿佛在问:你是谁?怎会在我床上?“我不知道。”

“那么,你怎知道要去哪里?”他轻声问,担心她的白睑为何还不恢复血色。

问得好,艾莲付思。就算被卷入台风核心,约拿依旧稳如泰山。他总是如此的冷静,她也爱他的冷静,爱他的人。

“他明天会抵达华府。”她的声音平稳了些,却细如雨丝。“他说要搭什么空军喷气式飞机的。”

“太离谱了,我打电话找人替你查。”

她抿紧双chún:“我来打。”

她打算打给国务院负责与人质家属联系的费凯尔,但不希望约拿在旁边听,因为与约拿躺在床上讲电话,与凯尔谈米契,会使她觉得自己像不守妇道的婬妇。

“约拿,”她下床,穿起上个月约拿送她当生日礼物的象牙色丝袍。“帮我一个忙。”

“乐意效劳。”

“麻烦你下楼煮一些咖啡好吗?今夜可能有得熬呢。”

她的逐客令刺痛了他,但他将苦水往肚里吞。“好的。”他从衣柜拿出一条旧牛仔裤。虽然他们不住同一屋檐下,但各自的住处都有两人的换洗衣服。“等你讲完电话,我再端上来给你?”

“不必,我下楼喝。”

他故作轻松耸肩。“好吧。”他走到门口又转身,眼见心爱的人像个破娃娃瘫坐在高背安乐椅中,心不由得抽疼。“艾莲……有什么需要,尽管叫我。”

“我没事。”她说。“约拿?”

突然地,她似乎变得好孤单,好渺小。他真想把她拥在怀里。“什么事?”

她的眼眶浮现泪光,颤抖着勉强地微笑。“谢谢你。”

他也几乎笑不出来。“我随时都在。”

艾莲目送他离去的身影,聆听下楼的脚步声和厨房的流水声,然后深呼吸,拨号码。

她讲了三十多分钟电话,还不见下楼,都快把约拿急死了。确定一通电话是否为恶作剧,确定她丈夫是否还在人间,需要花这么多时间吗?不是丈夫,是前夫,他纠正自己,艾莲与康米契的短暂婚姻,早在三年前国务院宣布这位驻外记者的死讯时,即告一个段落。

一定不是康米契,一定是另一个病态的恶作剧,约拿安慰自己。再过三星期,艾莲就完全属于他,永远属于他了。

他不否认在目睹她在接到自称是康米契打的电话后两眼发亮的情景时,心里非常忌妒。但是,忌妒一个死去的人?这算哪门子的醋啊!

他正想上楼探个究竟,她带着惊讶的表情走进厨房。

“是真的,”她主动回答约拿眼里的疑问,“米契没死。”

不等自己有任何情绪上的反应,约拿心想,他呆若木鸡的表情一定和艾莲不相上下。“我明白了。”他为艾莲倒了一杯咖啡。才半个钟头吗?他一边添加她喜欢的奶精和糖,一边思量,怎么好象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他们默默站在厨房两端。她发现他为她斟白兰地,才终于开腔。“这样不好吧。”

“白兰地可抵消咖啡因。”他端起杯子,朝她走去。“你的模样像看见鬼似的。”

“我是见鬼了。”艾莲接过杯子时,碰到他的手指,发觉他手上还有刚才两情缱锩的余温。她找张椅子坐下,十指紧紧握着杯子。她吸一口又浓又热的咖啡。嗯……美味极了。约拿做每件事,都小心翼翼,力求完美。她敢说,没人可在门廊的印花壁纸上找出任何接缝。

“想谈谈吗?”

白兰地渐渐发挥功效,暖和了她的血液,也缓和了胸腔内剧烈的心跳。“我不知从何谈起。”她坦白告诉他。

他在她身旁蹲着,以拇指抚搓她的面颊。“从米契打电话的地方谈起。”他顺利说出情敌的名字,没被噎着。“肯定不在黎巴嫩。”

“没错。”艾莲深呼吸。“他从德国打的。他被释放后求助于大使馆,两天前他们把他弄到了德国。”

“两天前?他到现在才跟你联络?”约拿不敢置信地问。

“他们必须先听取他的报告,才准他打电话。”

“真要命。”约拿对政府的官僚作风没啥好感。

她再喝口白兰地咖啡。“我也这么说。”她突然觉得口干舌燥,连咽三次口水。“国务院帮我接到威斯巴登,这回我和米契足足谈了五分钟。”

“他好吗?”

“他很累,却很兴奋,但对外交政策和官僚规章,也是一肚子火。”她微微一笑。“米契最讨厌受约束,他常常不管宵禁,独闯政府禁止记者进入的地区。他的大胆作风和不要命的敬业态度,往往把电台主管逼上梁山了,照样拿他没办法。”

“想象得出来。”约拿看着她发亮的绿眸说道。

“他们不只一次威胁要把他调回国内,但都没那么做。”

“他们也不会那么做,”约拿猜想道,“只要他继续传回具爆炸性的新闻照片。”

她的笑纹加深。“米契也这么说。”她交叠双手,试图以冷静的态度提出下一个令人不安的话题。“我没把我们的事告诉他。在电话中说,对他未免太残酷了些。”

“我想也是。”他知道艾莲爱他,她已不再是当年嫁给康米契的那个小妻子。尽管他同情米契的遭遇,但确信艾莲现在的心与他是相连的。“你作何打算?”他深深望进她的眼睛。

艾莲无法面对他探测的目光,只好看向别处,却又忆起与他相处的绝妙快感。

“明天一早我得去华盛顿一趟,白宫玫瑰园将举行一场庆祝仪式。伊丽要跟我一块去。可怜的女人,她刚听到消息时,和我一样震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那是一定的。”他很怀疑,康伊丽在儿子平安归来后,是否还会像以前一样热心地帮忙筹备他和艾莲的婚礼。“我去打电话,订我们的机票。”

“麻烦你了。”艾莲心不在焉他说,耳中不断响着伊丽得知儿子被释放的消息时,喜悦的哭泣声。她从未见她婆婆哭过,甚至在米契的追悼会上也没有。“以我现在的心情,肯定是记不住班次和班机时间的。”她突然想起约拿适才说的话。“你刚说‘我们的机票’?”

他翻着电话簿:“是的。”

她瞪着他:“约拿,你不能跟我去。”

“为什么不能?”

“因为我们无法确知米契是否了解,他和我已经没有婚姻关系。在这种情况下,我怎能带着未婚夫去迎接当了五年人质的前夫!”

“我不是那么不上道的人哪,艾莲。我当然不会在总统先生为你前夫别上勋章的同时,陪你一同站在玫瑰园。不过,我也不会让你单独应付那种场面。”

她站起身,眼神激动:“你不了解。这么做太冒险了,新闻媒体肯定会看到我们。”

“我不会让他们看到我们在一起。”

她转过身,双手在丝袍口袋握起拳头:“不行,太冒险了。”

“相信我!”

这句话她不知听了几百遍,艾莲自忖。第一次他向她保证,她会喜欢他在厨房右侧搭建的日光浴室。果然,那里成了她的最爱。第二次是他要她相信,两人世界比一个人过日子要踏实许多。

“你明知我是信任你的。”她低声说。

他知道她信任他,但她也曾经信任过、爱过康米契。要是他们能远走高飞,到一个连国务院都找到不到的热带岛屿守到白头,该有多好。他挤出一个微笑鼓励她。

“约拿,”短短一个钟头,她的生活又起了巨大转变,大量涌现的回忆使她心中五味杂陈。“替我做一件事,好吗?”

“任何事。”他放弃寻找航空公司的电话号码,走到她身边,温柔地将手轻搭在她的双肩。她似乎不知道自己在掉泪。

“抱着我。”

他搂住她。“不会有事的,”他的chún印在她的秀发上,“我们会安然度过这一切。”

经过一夜无眠的煎熬,他们6点就搭出租车去接伊丽。伊丽抿着chún,观察坐在后座的约拿。从艾莲紧绷的表情判断,伊丽似乎不怎么愿意让他同行。

“早啊!约拿。”伊丽礼貌性地打招呼,身体滑入前座。

伊丽不再像以前那样亲切,但他并不觉意外,他怀疑伊丽早已为这趟华盛顿之行安排了节目表。他尚未准备投入这场艾莲争夺战,除非对方先行宣战。

“早,”他说,“你的气色蛮好的。”

她微微一笑。“约拿就是约拿,总是彬彬有礼。其实我的气色糟透了。”

“怎么会?”艾莲与约拿一起坐在后座。“你看起来很好嘛。”

“两个小骗子,”伊丽反驳,“善意的谎言还是谎言。我这把年纪的人若没睡好,看起来就像被推土机碾过一样,惨不忍睹。”她拿出小化妆镜,对着镜里的自己皱眉头。“米契看到我,一定会想,他失踪的这几年,母亲怎么变成了丑老太婆?”她的声音哑了。她啪地一声关上盒盖,扭脸佯装欣赏窗外景物。

“你在他心目中,永远是美丽的,”约拿说道,“哪个儿子会嫌母亲丑?”

“那是安慰,不是恭维。”

“那是每个做儿子的肺腑心声。我敢说,康米契爱他母亲就像我爱我母亲一样真实。”

伊丽咬着chún,扭头看他:“你真是个好人,哈纳拿。我第一次认识你就在想:艾莲能找到你这个好伴侣,实在幸运。”

“现在呢?”

她直视他。“我爱我儿子呀,约拿。”

“这是人之常情。”

“我要他永远幸福。”

“伊丽,”艾莲不得不插嘴,“此时此地还不适合——”

“正好相反,亲爱的,该来的终究会来。”伊丽反驳她,“我们都了解米契这五年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如果他知道重获自由的同时也失去了妻子,会是多大的打击!”

不折不扣的感情勒索。不过艾莲早有心理准备。“放心好了,伊丽,”艾莲安慰她婆婆,“我和约拿会非常小心。不过,就算我不告诉米契,我们的婚姻在他被宣判死亡的同时即已失效,他的记者朋友也会告诉他,届时他会更痛苦。”

“这一点我同意。”伊丽说道。

往机场的余程,没人再开口。约拿一直抓着艾莲的手,捏她的手指,安抚着她。她知道约拿是支持她的,但她不免要怀疑,他是否会信守承诺,默默地当个旁观者?

昨晚的他,像变了个人似的,又激动又紧张,表现出男人强烈的占有慾,绝不是单纯的精神支持。

然而,若将他在床上的热情表现,归咎于他具备善恶双重人格的猜测,未免有失公允。他真是那种人吗?

无论何时抬头看他,那双深褐色眸子总是那么平易可亲,充满安全感,可是似乎又藏着她无法看透、令人忐忑难安的某种神采。

前往华盛顿的飞行旅程一如预料的尴尬。艾莲和约拿坐在头等舱走道的一例,伊丽坐另一侧。三人很少交谈,各自想着相同的心事:米契的劫后余生将对他们的生活产生何种影响?

------------------  网站 浪漫天地 制作  扫描 & ocr: dreamer 排校:毛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碎梦天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