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天堂》

第08章

作者:joannross

翌晨,米契睡得香甜。艾莲囫囵吞下高蛋白高纤维早餐和一杯咖啡,留一张措辞愉快的字条。署名时想了半天,才签下一个“艾”字。

公司坐落于蒙歌马利街的一栋高楼。她一踏进办公室,她的年轻秘书兼助理编辑凯玲,面带松口气的表情跟她打招呼。

“很高兴你终于来了。”凯玲递给她厚厚一叠四种颜色的留言纸。“你不在的时候,这里简直乱成一团。”

蓝色是私人电话,白色是业务上的,黄色是业务上的急迫事件,红色是紧急事件。自凯玲加入公司,艾莲的办公室就变得五颜六色。尽管如此,她不得不承认凯玲的组织能力一流,做事有条不紊。凯玲今天为何神色慌张,想必事出有因。

“我们有麻烦了?”艾莲试探地问。

“不仅有麻烦,事实上事情已严重到必须把窗户封死,否则四天前半数以上的职员早就跳楼自杀了。”凯玲突然想到艾莲为何请假,因此,难为情地扮鬼脸。“对不起,我只顾着报告公司的事,忘了……”她深吸口气,对艾莲投以怜悯的目光。“米契好吗?更重要的是,你还好吧?”

问得好,艾莲心想。要是她知道答案就好了。“除了一点小病,米契没什么大码。至于我……事情满复杂的。”

“我可以想象。”凯玲红色镜框后的那双眼睛,充满好奇。

“什么事搞得大家都想自杀?”

“梅莉没告诉你?”

“没有,我最近很忙。到底发生什么事?”

“崔雷西想接手《旧金山趋势》。”

崔雷西是财大气粗、专门并购杂志社和报社,视美国出版业为自助餐菜肴的澳洲富豪。

“别开玩笑了。”

“是真的。我才不为那种人工作呢!”凯玲不屑地说。

“我们的出版模式并不合他的胃口,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这要问梅莉才知道,她在她的办公室等你,你赶快去。哦,对了,约拿打电话来,要我提醒你今天要一起去挑选一楼浴室的磁砖,他约你中午在磁砖店碰面。”

“麻烦你替我回电给他,说改天再去。”

“好的。”

艾莲不理会凯玲好奇的目光。“如果有人打电话来,我在梅莉那里。”

危机终究是危机,但崔雷西至少替她解决了一个问题:她可以暂时不必为私人的事情大伤脑筋了。

米契在敲击声中苏醒。半梦半醒时他以为被关在烽火中的破屋内,待眼睛睁亮,才记起这里是旧金山,是艾莲的家,不是贝鲁特。

艾莲。家。多甜蜜的字眼啊!他穿上艾莲在华府为他买的牛仔裤,去寻找声音的源头。

他在一楼后厅找到正在钉墙板的工人。他记得艾莲说,要把后厅改装成书房和办公室。

他默默注视了一会儿,惊讶于对方熟练的动作。要是他,不把自己的指头捶扁才怪。他清清喉咙。“你就是哈约拿?”

约拿僵住。他放下榔头,转身面对米契赞赏的笑容。这张脸就是他以前常在电视上看到的,不过有点不同,英俊的五官似乎变得较成熟,比以前更有想力。他嫉妒地想着,不知艾莲是否也觉得这家伙比以前更有魅力,更吸引她。

“正是在下。你是……”

“康米契,艾莲的丈夫。我太太说得对,哈先生,你是很不错的建筑师,楼上的装潢真是好得投话说。”

“谢谢。”约拿仔细观察米契,想找出艾莲是否对她前夫吐露真相的蛛丝马迹。“不过若客户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对建筑师而言也帮助不小。”至少她以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在心里补充。

米契摩挲着几天来未刮的下巴,四处走动打量。满地的灰泥在展跨中飞舞。“这样形容艾莲,蛮有意思的。”

约拿扬起一道眉毛,但没做声。

米契踱到锯木架旁,瞧一眼难懂的设计图。“她说你刚开始整修时,这栋房子凌乱不堪,简直要重修才能住人。”

“这栋房子废置了好一段时间,地基、天花板、电线线路、水管等等都得更换。”

米契不敢置信地摇头。“光是这栋破房子的售价加上整修费,就足够让她买一栋多层的高级住宅了。”

“我也这么想,可是她坚持要这栋房子。”

他坚硬如石的表情足以和拉什莫尔山的头像媲美,米契暗忖,我是哪里得罪他了?米契摆出闻名全球的微笑。“只可惜,她在你完工之前就得离开这栋房子了。”

“她没跟我提起要离开的事。”

米契把这位建筑师戒慎的表情归咎于他害怕做白工,领不到钱。“这件事还没有定论,”他安慰约拿,“我因刚到家,暂时没去想未来的事。不过你大可放心,哈先生,不管决定如何,我保证绝对履行你和艾莲签定的合约。”说完,米契走出后厅,转入厨房。

约拿立在艾莲坚持要布置成他办公室的后厅,回想他与艾莲见面的第一天……

那天,约拿按约去艾莲家。她来开门时,他的第一个念头是:她本人比在电视上漂亮。

她露出亲切的微笑说:“你就是我哥哥派来为我收拾这堆残局的大法师?”

“我是哈约拿,不是大法师。”他环看房子四周丛生的杂草,剥落的墙漆和钉着木板的窗户。“老实说,康太太,要让这里恢复原状,可要请法力比大法师强数十倍的人才行。”

“别告诉我你对自己没信心喔,哈先生?”约拿心想,她最美丽的就是那对灵魂之窗,活灵活现,充满智能,且热情洋溢。

“我是唯实论者,康太太,我见过不少太仓促买下这种维多利亚式老房子,以为只消花几个周末时间刷刷墙、除除草,就可以高枕无懮地坐在前廊享受一杯冰凉的柠檬计。”

“我知道要花不少心力整修,检查报告书上写得很详细。”

“你有检查报告书?”

“当然。虽然评估结果凭良心讲不是很令人满意,可是从我第一眼在楼上卧室看到海湾的广阔视野,就下定决心要这栋房子,不论评估结果如何。”

好感性的女人呀j约拿暗忖。他早该料想到,除了这种女人,谁会买这种华而不实的老房子,自找苦吃?而除了另一个感性的笨家伙,谁愿意放弃建筑业的大好前程,跑来这里替人整修房子?

“我来瞧瞧报告书上怎么说。”他边看边摇头。“你是否考虑过把房子拆掉,再盖一栋新的?”

她的回答简洁有力。“不。”

“费用也许比整修还省。”

“钱不是问题,我祖母留给我一笔信托基金,20年来累积不少利息。”

“你最好记住‘有钱不张扬’这句警语,”约拿提醒她,“不少建筑师若知道有油水可以捞,至少会增收你百分之五十到八十的整修费。”

她仔细地打量他,然后满意地说:“但是你不会。”

“对,我不会。”

绿眸的笑意足以酥软任何铁铸的心。“走,我带你去参观其它地方。”

约拿看过报告书,心里已有个谱,可是到屋内仔细一瞧,才知报告书的评估似乎太乐观了一点,这栋令艾莲不忍割舍的老房子,简直和废墟没两样。他跟着艾莲爬到楼上卧房,一边思考着如何说服她损失一点小钱,再买其它较实惠的房子。

“太不可思议了。”他走到小棋窗旁,带着赞叹的眼神欣赏窗外美景。夕阳下的海水闪耀金光,白帆迎风招展,海鸥在水面上盘旋,寻找食物。另外,他似乎看到三个黑色的东西在水里游动。

“那是什么?”

“鲸鱼。”艾莲如梦似幻的甜美声音流露着对大自然的敬畏。“很惊讶吧。”

他惊讶的是,脑海中为何突然浮现与她做爱,听她用那性感的嗓子唤他名字的幻想。他感觉慾念开始蠢动。

她站在他旁边,观看在金色水面犁出一条浅沟的鲸鱼。她仰头看他。“你觉得如何?”

觉得如何?嗯……你有一双令男人百看不厌的美眸。“你是指鲸鱼?”

她满脸狐疑。“我是说房子。”

“哦。”他费了一番劲,才想起今天来此地的目的。“首先,地基已经腐朽了。”

“千万别告诉我,它已经坏到无葯可救了。”

“的确不乐观。大部份维多利亚式老房子的地基都是用杉木撑立的,虽然杉木可以防潮,却无法防止白蚁啃噬。”

“不能用杀虫剂消灭它们吗?”

“当然可以。不过你还有个难题,大部份银行只接受有混凝土地基房子的贷款申请。”

“你是说我没办法申请贷款?”

“除非你换地基。”

“怎么个换法?”

约拿在纸张上画图形,协助说明。“首先,用起重机吊起房子,把杉木柱和旧梁拔除,然后控环形深沟和模壳以容纳墙和基脚,再将混凝土倒进模壳,两三天干了之后,就可把房子放到新地基上。”

艾莲看着草图,研究半天。“好吧,就照你的意思做。还有呢?”

“你得换掉铺了三层沥青的木造屋顶,修理被屋顶压坏的结构。重新换上新的杉木板,不仅忍风吹耐雨打,坚固耐用,也较符合维多利亚品味。”

“这主意不错。还有呢?”

“把铁制的管线换成铜制的。”

“浴缸呢?如果能保留就好了。”

提到狮脚浴缸,他脑海突然浮现艾莲在泡沫中的撩人景象。“浴缸也不行了。不过,别担心,我替你换个更棒的古铜浴缸。”

“听起来真不错。”她满怀希望地说。

“我还没说完。所有铜丝线都要换过,连墙一起换,反正内部要重新装满。”

“老天,”艾莲有点泄气,“我只知道要花不少心力,没想到工程竟然这么浩大。”

“你才知道。不过只要你知道自己要什么,能期待什么,任何事都会迎刃而解。”

“那么,你是愿意接这份工作?”

“只要你有决心,我当然义不容辞。”

艾莲的目光在窗外停留片刻。他看得出她真的很爱这栋房子,不论它外现如何,她都会长长久久地住下去。

“我从不拒绝挑战。”她说。“在你改变心意之前,咱们何不到街头的酒店庆祝我们的首次合作?我请客。”

他想:哪个男人拒绝得了那对翡翠绿眸?“要庆祝可以,但由我请客。”看她似要争辩,连忙补充一句:“你的钱要省下来整修房子用。”

她考虑片刻。“好吧,下次我再请你。”

好个下次,他喜欢。“你是老板嘛。”

爱尔兰酒吧窄窄小小的,隐密而不拘束,酒保的特殊口音仿佛是古代来的访客。店内空空荡荡的,除了酒保,还有两个老年人在射飞镖。

约拿和艾莲选择后方的座区,待坐定,立刻继续刚才的讨论。他打算换掉卧室的窗,好把美景尽收眼底。然后在厨房旁边加盖一间充满绿意和阳光的日光室,作为恢复一周工作疲劳的地方。

艾莲全部接受他的意见,但也加入一些自己的意见。当她倾过身来,在他画的厨房中央描出一个岛状柜台时,约拿闻到一股浓郁的神秘香味,不禁联想起巴黎、月夜、爵士乐和火辣辣的性。他从不把工作和娱乐混为一团,但这份工作似乎是上帝有意安排他与康艾莲成为一对恋人的红线。

“敬我的老房子。”艾续举高酒杯,甜美的微笑和她的体香一样醉人。

“敬你的老房子和新挑战。”他说。

约拿转身继续工作,他知道在他们认识的第一天,他就已经爱上她了。随着日子的飞逝,他愈发觉得他的生活不能缺少她,他的未来也不能没有她。

他们彼此相属,是不能分割的好伙伴。尽管他很同情艾莲的处境,然而,只有在米契离开这栋房子——他们的房子之后,约拿才能完全放心。

怀梅莉在她装潢气派的办公室来回踱步。“我才不把辛辛苦苦创办的杂志,拱手让给那个寡廉鲜耻的澳洲人呢!”她点燃另一根烟,前一根还在烟灰缸里冒烟。

艾莲把信件重读一遍。“他没提要出价购买呀?”

“那他找我干嘛?”。

“也许就像他所说的,只想找一名出版同业共进晚餐。”

“才怪。他不知觊觎多久,只是苦无机会下手而已。”

“他找不到机会的。”艾莲自信满满地说。出版界对品质把关最最稳的,就是梅莉姑妈。“只要你不点头,他奈你何?”

“俄驱报的发行人也这么说,结果呢?上星期发行人的名字即已换上崔某某。”

“我不否认他是很积极,不过,你不觉得你在自寻烦恼吗?”艾莲不解地问。她从未见过她姑妈这么无助。银金色头发与手指绞在一块,chún膏没补,脸色异常苍白,两额却气得通红。梅莉一定有麻烦了,不光是崔雷西想要接办的问题。

“哈!”梅莉七劳生烟。“烦恼何必自寻,崔雷西会主动送上你家。”

“听你的口气,好象认识他的样子。”

梅莉咕咬着一些不置可否的话。“他是老色鬼,看女人特别有眼光。何不这样,你陪他吃饭,给他几个笑脸,对他撤撒娇,再把他送回澳洲老家?”

“我现在可是自身难保,况且,他要见的是你。”

“也许该给他一个教训,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让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梅莉近乎自言自语地说。“既然你不帮我,我就跟他干耗,到最后一刻再打电话到他住的旅馆,通知他我有事走不开。”

问题暂时解决了,梅莉的表情从紧绷转为怜悯。“他怎样了?”

“米契很好。”艾莲答道。

“我知道米契很好,昨晚我还在电视新闻上看到他在机场念了一篇无聊的声明呢。我指的是约拿。”

“我不知道。”

梅莉挑动眉毛。“你不知道?你怎会不知道你未婚夫如何度过这个令他尴尬的时期?”

艾莲垂下视线,刻意避开姑妈犀利的目光。“自从我在华府叫他回来把他的东西搬离我的房子之后,我们就没再说过话。”

“什么?你为什么要那样对他?”

梅莉停下来,轮到艾莲开始踱步。“如果让米契发现我的衣柜有别的男人的衣物,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向他解释。”

“米契住你的房子?”

“难不成要他睡街头?”

“我以为他跟伊丽住在一起。”

“伊丽觉得让米契跟我回去比较妥当。”

梅莉接着说:“伊丽是他母亲,当然会为他着想。然而谁会为你或约拿着想?”

“我自有打算。”艾莲嘴硬地说。

梅莉注视她良久,才开口道:“但愿如此,亲爱的。”

------------------  网站 浪漫天地 制作  扫描 & ocr: dreamer 排校:毛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碎梦天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