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歌》

第10章

作者:凯隆琳·库克

她似乎非常以自己为荣,格瑞想着,感到有趣而困惑,看着她咀嚼温热的面包,他突然发觉她一定是相信自己已经是个女人,是个妻子而为自己的成就感到满意。

该死,他沉默地诅咒。他要怎么告诉她实情?他叹息。他不想告诉她,但是也不打算让这种情况继续。这件事是他的错,当然,全都因为他不想再增加她的痛苦。他突然对她说:“凯茜,我想骑马。你陪我,一个小时后出发。”

她羞怯地面对他,但是眼睛散发自以为已经懂事的光彩。他想大笑,又想责骂她无知得可笑。“这是我的荣幸,爵爷。”她甜美地说,可是他看见她顽皮的酒窝。

一个小时后,凯茜带着得意的笑容走向马房。兰琪休想吓倒我,她想着,不知不觉地挺起肩膀。她并不打算对兰琪说什么,但是看到兰琪指挥仆人她就不由得生气。现在凯茜想着她是渥佛顿的女主人,管理城堡是她的责任。

她对受到其他仆人尊敬的雅丽说:“我陪爵爷骑马回来之后,要检查织布机。我想我们全都需要新衣服。”

“我怀疑,”兰琪尖锐地说,在雅丽能够开口之前。“你的……丈夫会同意。他不喜欢不必要的开支。”

“我们只会用到渥佛顿的羊身上的毛,”她说。“我怀疑爵爷会在乎这种小事,而且我相信他不会为家务事操心。”

“织布的老妇人几个月前死了,没有人接替她的工作。”

凯茜惊愕地张大眼睛。“太荒谬了!”

“这恐怕是真的,夫人。”雅丽说。

“哎,”兰琪说,露出愉快的笑容。“我当然也向格瑞要过雇用纺织工的钱,但是他拒绝了。”

“我想应该是这样,”凯茜说。“我当然会教仆人织布、剪裁和缝制衣服。雅丽,请你做好准备等我回来。”她知道自己应该闭嘴,但是雅丽走远后,她对兰琪的憎恶满溢出来。“我怀疑你没有这种技能,兰琪。”

“我不是仆人。”

“一个妻子的责任有很多,包括训练仆人。正如同一个妻子可以享受许多利益,包括她的丈夫给予她的愉悦!”

兰琪脸色发白。看来格瑞已经和她圆房,而且显然没有伤害她。“也许吧,”她恶劣地说,她的失望控制了她。“等你的肚子大起来,你就不会那么享受你的丈夫!当你恶心呕吐,身体变得臃肿,也许他会给你另一个房间,那么他就可以继续享受其他女人。”

“你说得好象你知道似的。”凯茜平静地说,但是她的心愤怒地跳动。

“我?”兰琪干笑两声。“我只不过是一个愚蠢的小女孩。我怀疑格瑞伯爵对我同父异母的妹妹有一个月以上的忠诚。”

“格瑞,”凯茜沉稳地说。“是个重视荣誉的男人。我当然不能说你同父异母的妹妹什么,但是我知道他永远不会背叛我。”她开始感到愧疚,因为她没有瞎,而且她知道兰琪想嫁给格瑞。“兰琪,你不应该骗我关于行房的事。”

兰琪耸耸肩。“那么你比看起来的样子大。我没有骗你,我只是不想要你像只待宰的羔羊。”

“谢谢你的关心,”凯茜冷淡地说。“我得走了。”

凯茜很满意自己。至于兰琪可怕的指控,她知道那是嫉妒的结果。行房没有凯茜想得那么糟;她是有点痛,但是她丈夫的抚摸的确带给她愉快的感觉。

“你看起来有心事。”

凯茜听见她丈夫的声音。困窘得脸红。“哦!我只有……你……今天天气真好,不是吗?”

格瑞扬眉,抻手扶起她的下巴。“如果我威胁揍你,你会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

她微笑,在他的手掌上磨擦脸颊。“羊毛,爵爷!我只是想着羊毛的事!”

他弯身,轻轻地吻她。“我心里想的也非常简单而单纯。”

她吃吃地笑起来。“我不相信你。”

“也许我应该揍你,”格瑞若有所思地说。“男人不想要没规矩的妻子。”

“瞧,一个柔顺的女人。”凯茜说,向他行礼。

她不再怕我了,他想到。这种情况令他满意。她能够带给他愉快的心情。

他们骑马离开城堡,沿着海岸前进。这是个暖和的日子,他为此感到放心。他不由得摇头,因为他从未为了和女人做爱如此大费周章。凯茜似乎完全被风景吸引。令凯茜惊讶的,格瑞离开大路,慢下速度,消失在峭壁边缘。她毫不犹豫地跟着他,看见通向峭壁下海滩的小径。

“路不陡,”格瑞回头说。“不过慢慢走!”

当他们到达多砾石的海滩,凯茜惊喜地大叫。“哦,好美!”

海滩为半圆形,受悬于上方的峭壁保护。当格瑞将“魔鬼”和“蓝铃”的缰绳拴在树干上,凯茜在海滩上漫步。

“这里是我小时候的秘密天堂。”格瑞说,走向她。

凯茜仰起脸迎着阳光,闭起眼睛。只有海浪拍打岩石的声音和海鸟的叫声。“好宁静。”她说,转身面对他。

“我很高兴你喜欢。”

“我们应该带些酒和面包。”

“凯茜,”他突然说。“你觉得如何?”

“爵爷,”她轻声地责备他。“我很健康,不需要再担心!”

“你会酸痛吗?”

“酸痛?”她歪歪头。他发现她这个习惯非常迷人。

“由于昨晚。”他说。

“哦!”她把手贴在脸颊上,摇摇头。

“如我所说的,”格瑞冷静地说。“这里非常隐密,不会有人打扰我们。”

她看起来吓坏了。“你想……现在和我行房?”

“嗯。”他直率地说。

“可是现在是大白天!你可以看见……你不可以!”

“嘘,凯茜,”他说,“到这里来。”

她没有想到她的丈夫会这么快就想再次要她。她猜想夫妻偶尔会行房,当丈夫想要的时候,可是……“我觉得好愚蠢。”她说,低头靠在他的胸膛。

“你为什么这么说?”他说,拥着她,轻吻她柔软的鬈发。

“你会笑我,我知道,”她咕哝。她抬起头,注视丈夫的眼睛,感到一股奇特的渴求。“我不相信夫妻会常常行房。也许就做一次,制造孩子。”

他看起来很吃惊;然后他紧紧地拥住她。“制造孩子,凯茜,通常需要很多努力。男人很乐意担任这项任务。亲爱的,我会让你也想时常行房。”

她一脸怀疑,不过没有再多问,尤其当他低头吻她。现在她知道男人的慾望,从他抵着她腹部的坚硬,她知道他想要她。她想起兰琪嘲讽格瑞和其他女人睡觉的话。如果男人永远都这么渴求,那么女人只是一种便利品?

格瑞放开她,她沉默地看着他铺开两条厚毯子。

他坐下来,拍拍身旁的位置,然后往后靠在手肘上,看着她小心地走近。

当她坐下来,他没有碰她。她犹豫地说:“你有过很多女人吗?爵爷?”

“我现在只有你一个,”他说。他侧身面对她,轻轻地拉她躺下来。“今天早上,你并不怕我,你似乎为成为我的妻子的事相当满意。”

“嗯,是的,”她承认,他竟然这么轻易就看穿她的心思,“我相信我从未真的怕你,爵爷。”

“我只想给你愉悦,怕我是件愚蠢的事。”他一边说一边轻抚她的手。他非常缓慢地将手滑向她的腹部,开始轻轻地揉她。

凯茜不自觉得舔舔嘴chún。她听见他猛吸口气,然后感觉到他的嘴chún温柔地探索她的。他不需要告诉她分开双chún。他没有热情地吻她,只是用舌头轻轻地逗弄她。

凯茜想要感觉更多。她不经思索地举起手臂拉低他的头。他加深他的吻,她昨晚曾经感觉到短暂快感流窜过她的身体。

“哦,”她低喃。他抬起头对她微笑。“请不要停止,爵爷。”

“你要我做什么,凯茜?”

他的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腿间,她不由自主地挺直身体让他的手贴着她。凯茜为自己的反应脸红。“一切!”她喘息地说。

格瑞笑起来,拥住她。“你太暖和了。”他说,开始解开她的衣服。他的动作熟练而迅速,很快地,她的身上只剩单薄的衫衣。

他注视她好一会儿,目光从她的脸庞下移至她的腹部,他慢慢地卸掉她的衫衣。格瑞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认为她是美丽的。她的腿又长又直。他轻轻地触摸她白皙的皮肤。他很少花这么多时间诱惑女人,可是他模模糊糊地意识到他的愉悦和她息息相关。他继续缓慢温柔地探索她。她的反应令他露出胜利的微笑。他突然起身脱掉衣服,在旁边放一罐润滑油,没有让她看见。

他躺下来,再次抚摸她的腹部,他的身体的热气令她颤抖。

“凯茜,”他轻声说。“我现在要爱你,你不可以说不,也不可以困窘或羞耻。”

她看着他,没有听懂他的话,只知道她的身体已经失去控制。他一边爱抚她一边注意她的反应。他用了润滑油,她惊呼,目光飘向他的脸,抓住他的手臂。

他慢慢地低头用脸爱抚她。她试着躲开,可是他只是扣住她不让她移动。

她被困窘得情绪淹没,所有的激情消散一空。他不可以这么做!她试着扭开,但是他坚定地扣住她。

“放松,凯茜,”他说,温热的气息吹在她敏感的地方。“不要抗拒。”

格瑞逗弄她,希望她对他产生反应,但是她没有。时间,他想道,她需要时间。他的chún离开她,强烈的慾望在他的身体里奔窜。润滑油发挥了功效。

他注视她的脸。“凯茜。”他说。

凯茜感觉到他在她的身体里。但是没有疼痛。她张开眼睛,对他微笑。

“亲爱的,我必须稍微……弄痛你。不要动,疼痛很快就会结束。”

她顺从地抱着他的背,她痛得尖叫。她的身体颤抖,可是他知道不能够再次离开她。他吻掉她的眼泪,试着控制自己。但是她的身体紧紧地挤压他,使他失去控制。

好几分钟之后,格瑞用手肘撑起自己,注视她苍白的脸。“你现在是我的了。”他说,声音低沉粗嗄。

“你为什么伤害我?”

他轻吻她的chún,淡淡地微笑。“在这之前你还是个处女,甜心。”

她眨眨眼睛。“可是昨晚……你……你”

他小心地离开她,侧躺在她身边。“昨晚,”他慢慢地说。“我没有完成。我没有办法,因为你太痛了。这是我今天带你来这里的原因。我要完成这件事。凯茜,你感到任何愉悦吗?”

她点点头。

“下次我们行房,不会再有任何痛苦,只有愉悦,我向我保证。你相信我吗?”

“怎么会有愉悦?”她勉强地说,目光盯着他的胸膛。“你仍然如此高大。”

“引起疼痛的是你的处女膜,现在我向你保证它已经不在了。”

他抚摸她凌乱的头发。她把脸转向他的手,轻轻地摩擦,“我取悦你了吗?我是那么无知,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你取悦了我。等你忘掉困窘,凯茜,你会对我产生反应。”

“我不需要技巧吗,爵爷?”

“哎,”他说。“我会教你。”

“什么时候?”

“贪心的女人!”他紧紧地抱住她。“等你不再酸痛的时候,甜心。”

格瑞带领疲乏的手下进入城堡,当他看见拎起裙子跑下阶梯的凯茜,眼睛流露出笑意。他很快地下马,把缰绳丢给马夫,将她高高地举起。她的笑声像春雨抚慰他的心。

“欢迎归来,爵爷!克兰多城一切都好吗?新的城主是谁?没有发生战斗吧?你没有受伤吧?”

他亲吻她,放她下来,发觉城堡里的每双眼睛都在欣赏他们重聚的画面。“这么多问题,”他轻声挪揄她。“一切都很好,凯茜。”他很快地又说,因为他袖子上的血渍令她脸色发白。

“可是你的手臂。”她说,声音颤抖。

“‘魔鬼’滑了一跤我摔下马背,没什么。我才离开四天,就受到这么热烈的欢迎。”

她笑起来,拥抱他。“当我得知你们接近渥佛顿,我就吩咐仆人准备了洗澡水。或者你想先喝点酒?来,爵爷,我来服侍你。”

他微笑。“我得先看看‘魔鬼’,它的踝关节恐怕淤血了。”

“我帮得上忙吗,爵爷?”

格瑞转向亚文。“啊,男孩,你看起来很结实。哎,跟我来。夫人,我很快就来。”他压低声音又是说:“我想要的不只是洗澡。”

她立刻脸红。他咧嘴笑,拍拍她的肩膀,迈步向马房,亚文努力地跟上他的脚步。

“你看起来气色很好,夫人。”盖伊说。

凯茜的注意力集中在她丈夫离去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之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