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歌》

第12章

作者:凯隆琳·库克

“多么精巧的手工,”兰琪说。“几乎看不见缝线呢。你做的比我好多了。”

凯茜的手指冻结。她抬起头,留心地看着兰琪。“谢谢你。”她终于说。她已经受够了这个女人的侮辱!可是兰琪冲着她微笑。

“你介意我陪你坐一会儿吗?我有件衣服要补一补。也许看你缝衣服可以改进我的技巧。”

“你想做什么,兰琪?”凯茜直截了当地问。

兰琪低下头,轻声说:“我想和你做朋友,凯茜。我知道自己一直不太友善。”

友善!你把我当做敌人!

“我是被嫉妒冲昏了头,”兰琪羞愧地说。“我想要格瑞,可是他先是选择琼安,然后又选择你。我的行为太差劲了。我希望我们能够和平共处。”

凯茜不认为自己是个容易受骗的傻瓜,但是她非常寂寞,而且非常不快乐。这一个半星期相当难熬,虽然朗迪热切地同意她想做的一切,而且工作已经开始。想起格瑞看着仆人们将大厅洗刷的涣然一新的神情,她就全身紧绷。她等待他说点什么,但是他只是咕哝一声,不理会她。

兰琪看见凯茜的神情,猜想她的心思。“你制造了奇迹。”她轻声赞美。“我不知道渥佛顿可以变得这么美。”她强迫自己叹息。“仆人们尊敬你、服从你。我是想做些改变的,可是他们不愿听我的命令。还有你正在缝制的椅垫!我常常希望能坐得舒服一点呢!”

凯茜勉强地微笑。“哎,我也有这种感觉。”

“你愿意让我帮你吗?”兰琪谦卑地问。

“哎,”凯茜缓缓地说,仍然留心兰琪不可思议的改变,“如果你愿意帮忙,我们很快就能够坐得舒服些。”

两个女人一起工作到天色昏暗。“只要再几分钟,”凯茜说。“我就可以完成这个垫子。”

“那是为伯爵大人做的吗?”兰琪用同情的声音问。

“是的。”凯茜简短的说,想知道格瑞会说什么,怀疑他甚至不会注意到。

当兰琪拍拍她的手,凯茜吓了一跳。“你们之间一切都会顺利的,凯茜。格瑞不习惯被呵护的淑女,但是你的关心很快就会改变他的想法。”

泪水模糊了凯茜的视线。“也许你是对的,兰琪。”

“我当然是对的,”兰琪肯定地说。“你想要我做什么事吗?”

凯茜吸吸鼻子。“没有,”她说,微弱地微笑。“仆人们做得很好,谢谢你,兰琪。真的谢谢你。”

格瑞立刻注意到大红色的椅垫。塞满鹅毛的椅垫非常柔软,而且手工非常精巧。他摸摸它平滑的表面。

“我已经开始制作的背垫。”凯茜说。

他听见她声音中的小心翼翼。“你将制作更多的垫子吗?也为你自己做?”

“嗯,可是要几个星期才能完成。”

“这布料看起来非常昂贵。朗迪赞成购买它吗?”

凯茜想把垫子丢在他的脸上。朗迪亲自回答这个问题,为凯茜解围。

“嗯,爵爷。”他骄傲地说。“我赞成夫人改善渥佛顿的情况。她的成绩有目共睹。”

格瑞咕哝一声,坐下来。朗迪不可置信地看他的主人一眼。他瞥见凯茜夫人的眼睛,忍住几乎脱口而出的话。他不了解格瑞伯爵,这阵子他暴躁得令所有的人不敢接近他。最糟的是,他竟然像对待仆人一样对待他温柔的夫人!朗迪摇摇头,慢慢地走向餐桌的另外一端,在盖伊骑士的旁边坐下来。

凯茜等到格瑞喝下两杯酒才开口。“爵爷。”她小心翼翼地说。

“嗯?”

他甚至不想看我一眼!她咬紧牙,继续说:“商人德希向我保证我们可以用羊毛换地毯。我想挑红色,配合椅垫。”

“地毯?”格瑞问,稍微转身面对她。“你想把城堡变成王宫吗?渥佛顿这么不合你的口味?”

你去死!她生气地起着。她很清楚格瑞去过圣地,非常喜欢那里舒适奢华的家具装饰。她的父亲告诉过她。

“嗯,”她毫不掩饰地说。“如果你不想用羊毛交易,我会送信给我的父亲。他一定会非常愿意送地毯给渥佛顿。”

“你不可以送信给你的父亲!”他的拳头重重地落在桌子上。

“好吧,”凯茜平静地说,强迫自己面对他。“那么你想怎么做,爵爷?”

老天,他想驯服她!她竟敢挑剔他的家?笨蛋,竟然发誓永远不会再强迫她。他的承诺无形中给了她力量。

盖伊的笑声免除了他的回答。“爵爷,你看起来有个非常满足的屁股呢!你愿意赐予我们这种舒适吗?”

“盖伊骑士,”格瑞大声说。“你的屁股只配得到一顿鞭子!”

男人们笑起来。格瑞看向他的妻子。她也在笑,她的眼睛泛着笑意。他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倏地全身僵硬。盖伊!她公开地对这个英俊的年轻人微笑。他发火。

“凯茜!”

她畏缩,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她强迫自己看着他,等待他说下去。

“去拿风衣。我有话跟你说。”

她犹豫,诅咒自己的怯懦,但是仍然害怕他的意图。

他压低声音又说:“你宁可到我们的房间去吗?”

她跳起来。妮妮离她最近,她大声命令这个女仆,声音因为恐惧而尖锐。“我的风衣,妮妮。在我的房间。”

妮妮狠狠地瞪她一眼才离开大厅。

凯茜喝掉杯里的酒,命令自己保持冷静。

“你对仆人一向如此严厉吗,夫人?”

她困惑地看着他。

“我的仆人?”他强调地说。

“你是说你的荡妇。”她喃喃地说,不过她摇摇头,低垂着眼睛。

凯茜感觉到盖伊同情的眼光。格瑞抓住她的手肘,带她走出大厅。

她快步走在他身旁。“你想去哪里,爵爷?”

“城墙。”

他会把她丢下去吗?她想象自己从高空坠落的样子,不禁颤抖。

当他们到达东城塔,格瑞停下脚步,抓住她的手臂,强迫她面对他。

他慢慢地放开她的手臂,轻轻地掐住她的脖子。

“你不可以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他轻声说。

“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爵爷。”她低语。

“是吗,夫人?”他盯着她苍白的脸。“女人是天生的说谎家,大部分的女人在丈夫面前会隐藏她们对别的男人的好感。可是你,凯茜,你有一个溺爱的父亲。听好,夫人,我不容许我的妻子对不我忠。”

凯茜只能看着他。他以为她有情夫?有机会和她相处的男人只有管家而已。这件事荒唐可笑。她忘了恐惧,犀利地说:“我再也不准微笑吗?我再也不准和朗迪说话?老天,他老得足以做我的父亲!”

“赢得你美丽笑容的男人不是朗迪,夫人。如果你想要男人,我会满足你。”

“不!”她惊呼。“你承诺过!”

“你以为我会允许盖伊享受你的身体?”

“盖伊。”她茫然地重复。

“嗯,你说起他的名字可真温柔。”

“你太荒谬了。”她生气地说。

格瑞愤怒地低吼一声,拉她靠在他身上。她捶打他的胸膛,但是他只是更用力扣住她。她无可奈何地垂下双臂。他低头要吻她,她仰起头躲开他的chún,但是他扣住她的头。当他的嘴侵略她的,她轻声哭起来。让他打我好了,她想着。她稍微张开双chún,当他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她用力咬下去。

他愤怒地后退。“你这个小贱人。”他喘息,摸摸自己的嘴,他抓住她的肩膀,用力的摇晃她直到她的头往后垂,他突然放开她,后退一步。

“你又要强暴我吗?我不要任何男人碰我,你听见了吗?你们全是自私的野兽!你曾经说过什么愉悦的话,哈!女人有什么愉悦可言?她必须忍受你残酷的蹂躏!你所说的一切都是谎言,格瑞!我恨你!”

他举起手,想要捂住她的嘴。

她躲开,对他尖叫。“你杀了我,我不在乎!”

他眯起眼睛,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当她的哭声传进他的耳朵,他只停顿了一下,低声诅咒。

她只是个女人,我的财产,该死!

凯茜冷得全身发抖。她拉紧风衣,走下城墙。格瑞的侍卫们在庭院里,她强迫自己抬头挺胸地走进大厅,不理会他们的目光,仆人们正在收拾餐桌。她走到卧房前,手冻结在门把上。不,她狂乱地想着。他在里面,我现在无法面对他。她转身慢慢地走向纺织室。月光从窗口流泻进来,她悄悄地走进黑沉沉地房间,她听见角落堆放毛料的地方传来奇怪的声音。

她看得非常清楚:格瑞强壮的身体正在妮妮白皙的身体上。妮妮在呻吟,双手疯狂地抚摸他的背。

凯茜感到一股愤怒在她的体内燃烧,她不知道自己发出了尖锐的声音。她霍然转身冲出去。

格瑞完全被慾望控制,他只想把凯茜苍白痛苦的脸从他的脑子里抹去。他听见奇怪的哀嚎声,转头看见凯茜冲出房间。他的慾望立刻消失无踪,他离开妮妮的身体,盯着门外。

“爵爷,”妮妮急切地低吟。“求求你……”

他想吐、想诅咒、想痛骂自己。他什么也没有,只是起身开始穿衣服。他听见妮妮叫他,但是他不予理会。他走向他们的卧房,打开房门。凯茜不在。他叫她的名字,痛恨自己声音中的恐惧。她不在屋子里。他跑向马厩,知道她不可能骑马离开渥佛顿,因为门房不会为她开城门。东城墙的暗道!他的血液凝固,凯茜知道那条暗道。她的“蓝铃”不见了。他深呼吸平稳自己的情绪,知道她只比他快了几分钟。他迅速地为“魔鬼”上了马鞍,跨上马背。

他很快就看见她。“蓝铃”疯狂地沿着绝壁奔驰。他大声大叫她,可是她没有慢下速度。

他加速追赶。“蓝铃”不是军马“魔鬼”的对手。

凯茜听见马蹄声。她没有回头,因为她知道那是格瑞。她催促“蓝铃”加速,在寂静的夜里,她的哭声回应着牝马沉重的呼吸声。

格瑞试着抓牝马的缰绳,可是凯茜迅速地往墙壁边缘闪躲。看见她如此接近死亡边缘,他的血液变得冰冷。他不敢再逼近她,一直到平坦的地面,他才将“魔鬼”转向牝马,抓住凯茜的腰,将她抓下“蓝铃”的背。她疯狂地挣扎,捶打他的胸膛。他收紧缰绳停下马,抱着她跳下地面。

“这个笨蛋,”他咕哝。“老天,你可能会杀了自己!”

“我不在乎。”

他盯着她,期待看到眼泪,等待她求他。令他惊讶的,她提起脚踢他的胫骨。他痛得诅咒。

“你在拿你的生命开玩笑。”他说,声音低沉平静。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盯着他。

“你真的想逃开我?一个人?你疯了吗?”

“我会发生什么事呢,爵爷?”她挺起肩膀。“也许我会被土匪抓到。他们会对我做什么?打我?强暴我?杀我?”她耸耸肩,看向大海。

“你在纺织室看见我。”

她的眼神冷冰冰的。“哎,我看见你。”她继续用平静的声音说。“原谅我打断你的……乐趣。”她再次耸耸肩。“至少这样你就会远离我。”

“你……惹火我。”他说。

她看着他。“你会送我回家吗?爵爷?回布列登堡?它还是你的。我的父亲不会违背诺言。”

“不!”

“为什么?你一点也不在乎我。”

“你是我的,”他轻声说。“永远不要再尝试逃开我,凯茜,否则我会把你锁起来。”

她愤怒地打他一巴掌。

“现在你会杀我或者让我走了吧。”她嘶吼。

没有女人打过他。很久以前曾经有个男人打过他,而他很快就死了。她是那么瘦弱,他只要一拳就能够宰了她。他没有移动。“你会向我屈服,”他终于说。“啊,你会向我屈服,因为我是你的主人,你的丈夫。”

她僵硬地站在他面前,沉默的反抗他。

“走吧,凯茜,”他说,握住她的手臂。“我们再不回去,我的手下就要出来找我们了。”

她知道自己没有选择,她抵抗不了他。

在回渥佛顿的途中,愤怒和震惊渐渐消退,凯茜不由得担心他会怎么处置她。

“你会怎么做?”

他听见她声音中的恐惧。她会向我屈服,他想着。但是他痛恨她的恐惧。

他没有开口。当他们进入城堡,盖伊跑向他们,满脸的忧虑。格瑞看见他看着凯茜的目光,不由得愤怒。他把缰绳交给马僮,带领凯茜进入屋子。

躲在大厅的兰琪忍不住微笑。快了,她想道。格瑞靠着房门,双臂交叠在胸前,看着凯茜缓缓地走向他的椅子坐下来。

“你为什么要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之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