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歌》

第13章

作者:凯隆琳·库克

费狄恩坐在马背上,冷静地看着骑马而来的人。他很快就认出兰琪,不过吸引他注意的是另一个女人——她穿着风衣戴着罩帽。兰琪夫人是对的,他想道。任何男人都不会允许他的妻子在没有任何保护的情况下在外骑马,除非他根本不在乎她。她是个泼妇,兰琪告诉过他。任性而骄纵,格瑞伯爵会非常高兴她消失无踪。他中了圈套娶她为妻,被迫承认她是他的妻子。

他将依照兰琪的规则玩这场游戏。几分钟后,他挥手示意他的手下前进。他们从树后骑向这两个女人。

凯茜看见迎面而来的男人,警戒地慢下速度。为首的男人向她们挥手,她收紧缰绳停下“蓝铃”。

当这个男人靠近,她知道自己错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眼神非常冷酷。“兰琪!”她大叫。“快逃!”

她掉转马头疾驰。她的心疯狂地跳动。她怎么会愚蠢得在没有男人伴护的情况下骑马出来?

她看见追来的男人的影子。她试着向旁边闪躲,可是兰琪骑在她旁边阻挡了她。当男人抓住她的腰易如反掌地将她举起来,她尖叫,疯狂地挣扎,挥舞双手抓他的脸。他停下马,“不要动,夫人。”他说,摇晃她。

凯茜已经失去了理智,继续踢他。

“如果你不停止挣扎,我就把你丢下去。”

凯茜无力地屈服。他将她举到他身侧,用手臂勾住她,她看见另外两个男人包围兰琪。

这个男人大声命令另外两个人把兰琪带过来。

你是笨蛋,凯茜。大笨蛋。“你是谁?”她微弱地问。“你要做什么?”

费狄恩什么也没说,只是加速向东边前进。二十多分钟之后,他挥手示意另外两个人停下来。凯茜被恐惧吞噬。

费狄恩谨慎地看着她,判断她会不会服从他。她的脸毫无血色。他相信她不敢轻举妄动。“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柯兰琪。请不要伤害她。”

他略微皱眉。“兰琪夫人。”他大叫,他示意另外两个男人看住凯茜,然后走向兰琪。

“求求你,”凯茜大叫。“不要伤害她!”

“来,”狄恩对兰琪说。

他粗暴地抓住她的手臂,带她走进树丛。

“你做得很好,先生。”兰琪说,甩掉他的手。

“当然,”他说。“珠宝。”

“啊,当然。”兰琪从衣服口袋拿出一只皮囊。她慢慢地打开它,取出一条华丽的项链。闪亮的钻石和红宝石使他的眼睛闪闪发亮。

“很美吧?这串项链的价值足够你送她回布列登。”

“这是格瑞伯爵从圣地带回来的?”狄恩问。

“嗯。不过,你我都不需要担心恐惧,格瑞伯爵会以为是他的妻子偷走的。”

“如果这条项链那么值钱,”他缓缓地说。“他不会为了它把她找回来?如果我是他,我会。”

兰琪微笑。“他不会那么快就发现项链不见了。等他发现的时候就已经太迟了。他很可能会相信她死了,”他耸耸肩。“或者回布列特尼她的父亲身边。你一点也不需要担心,先生。”

“你计划得很好,夫人。”他轻轻地把项链包起来放进衣服里。

“嗯。我有的是时间。”

“奇怪!”他说,回头看向凯茜。“那个小女人为你担心。”

兰琪笑起来,笑声非常刺耳。停止你可笑的罪恶感,笨蛋,她斥责自己。这个女孩回她父亲身边会过得比较好,格瑞使她的生活充满哀伤,你这么做是在帮她的忙。“凯茜相信我是她的朋友。你会发现她是个傻瓜,不过你不可以伤害她。”

“哦,这就是麻烦的地方。我该怎么处置她呢?”

“送她回她父亲身边,”兰琪锐利地说。“那条项链值得你跑这一趟。没有理由杀她或伤害她。”

狄恩微笑。“你不担心格瑞会去布列登尼找她?也许他会相信她被绑架的故事。”

“不会,我了解他,他的骄傲不会允许他去找她。就算万一她的父亲要她回渥佛顿,他也绝不会相信她愚蠢的故事。当然,你千万不要泄露你的身分。”

“我不会的。可是如果她回渥佛顿,你的计划不就完蛋了吗?”

“格瑞根本不在乎她。我相信当他知道她还活着,他一定会很快取消他们的婚姻。康瓦耳公爵会帮助他。”

“然后你会嫁给他?”

“当然。”

“等你回渥佛顿,夫人,你将告诉格瑞伯爵什么?”

“为什么对我的计划这么有兴趣,先生?”

狄恩耸耸肩。“我可不想因为你的疏忽而惹来莫格瑞的报复。”

“我会告诉他,他的妻子雇了两个人帮助她逃走。她不敢杀我,所以我被绑起来丢在树林中。”

“当然,你终于解开绳子逃回渥佛顿。看来,没有什么需要讨论的了。我建议你尖叫几声,夫人。”

兰琪瞪着他,然后耸耸肩。“也许你是对的,虽然我看不出来这么做有什么差别。”

狄恩沉思片刻。“尖叫几声,夫人,世事难料。”

凯茜听见兰琪狂乱的尖叫声。“不!”她大叫道,想跑向树林,可是被其中一个男人抓住。

几分钟后,她看见那个男人迈步走向好。一边整理衣服。她脸色发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在她的面前停下来。

“你……污秽的野兽!你怎么可以伤害无助的女人!”她试着挣脱抓住她的男人。

“也许,”狄恩轻声说:“你该为自己想想。”

她抬头看他。现在他的脸看起来并不残酷,他的头发、眉毛,甚至眼睛,都是灰褐色的,像沙滩上的沙。他不像格瑞那么高大,但他的体格非常结实健壮,她知道自己打不过他。

“你对兰琪做了什么?”她低声问。

“我强暴她,”他平静地说。“然后放她走。”

他看着她恐惧地张大眼,然后她垂下睫毛挺直肩膀。“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我还没有决定,小女人,”他说。这个可怜兮兮的小女人竟然让狄恩不由自主地产生罪恶感。“走吧,不,你不可以骑你的马。你要坐在我的前面。”

他会强暴她,她想道。不过那又如何?任何事情对她来说都没有意义了。

她允许他抱她上马背坐在他前面。他们沉默地前进了一个多小时。

“你是谁?”凯茜终于问。

“你可以叫我艾德,”他轻声说。“你叫做凯茜,是吗?”

她点点头,他感觉到她柔软的卷发轻触他的下巴。

他皱眉,眼睛盯着前方。她一次也没有提起她有力的丈夫。正如兰琪所说的:格瑞鄙视他的妻子,而她很清楚。

“你的丈夫,他为什么没有和你在一起?”他突然问。“两个女人独自骑马出游是不智的行为。”

她笑起来。强暴兰琪又绑架她的男人在对她说教!“我的丈夫,”她说。“不知道我们骑马离开城堡。这是我的错。我们还在我丈夫的土地上。我以为没有人敢……”

“你错了,”狄恩说。“你的想法很幼稚,不是吗?”

“看来是的。”凯茜说。

“你是个泼妇?”

他看见她眼里的困惑。“泼妇,”她茫然地重复。她深深地叹息。“也许是的。有时候我的丈夫让我愤怒得无法控制自己。”

她为什么用这种证据和他说话?仿佛他是她信任的老朋友。这种行为太愚蠢了,她是个白痴。

她没有发觉自己流下眼泪。

“不要哭!”狄恩低吼。“你没有理由哭。”

她眨眨眼睛,像个孩子般用拳头擦擦眼睛。“我很抱歉,”她说。“我怕。”

他诅咒。

“你不告诉我你要带我去哪里?”

“不,不要说话了,夫人,我们要赶路。”他严厉地说,不过却保护地圈住她的腰。“你累了,睡吧。”

令她自己惊讶的,她真的靠着狄恩的胸膛。他听见她平稳地呼吸,发觉她激发他蛰伏多年的感情。他是个傻瓜,竟然会被这个可怜的小女人吸引。

她轻呼一声醒来,奋力地挣扎,直到他不情愿地说:“我不会伤害你,小女人。我们将停下来过夜。”

“你为什么叫我‘小女人’?”

他微笑,举起手弄乱她的卷发。“因为你的头发非常柔软,而你非常娇小。”

他的行为举止一点也不像坏人,凯茜困惑地想着。

几分钟后,狄恩下令停止前进。他派手下去打猎,示意凯茜安静地坐在树下。他看见她局促不安的样子,简明地说:“去解决你的问题。”他眯起眼睛。“不要尝试逃走,否则你会后悔。”

她相信他,正如她相信格瑞。

不久,她帮助其中一个男个处理准备烤来吃的兔子。这个人长得就像她小时候想象的魔鬼。“不,姑娘,烤兔子不是像那样。看我做。”

她坐在脚跟上,为他的和善惊讶。烤兔子的香味四溢,她的肚子咕噜地叫起来。她知道自己应该昏倒或者害怕得嚎哭,但是她一点也没有想到要这么做。不论他们打算对她怎么样,她都没有力量阻止。

“吃吧,小女人。”狄恩说,递给她一块肉。他坐在她旁边沉默地吃着。之后,他对他的手下说了一些话。他们走开,凯茜猜想他们是去站岗了。今晚非常暖和,天空十分清澈。她等待着。

狄恩双手叉腰站在她的面前。“你想我该强暴你了吗,小女人?”

她张在眼睛,无力地看着他。“我希望你不要这么做。”她说。

“那么这该如何处置你?”他不高兴地问。

她舔舔嘴chún。“我不知道。”

他坐下来,盯着微弱的火焰。“我也不知道。”他自言自语地说。

他转身面对她。“你怎么会嫁给莫格瑞?”

她犹豫地看着他。没有理由不告诉他。“他并不想娶我,”她说。“是我的父亲……说服他娶我的。”

关于这点兰琪说了实话。“像格瑞这样的男人不容易被说服。”

“你听起来好像认识我的丈夫。”

“这么说吧,”狄恩说。“我十分尊敬莫格瑞。说下去。”

“你是对的,我怀疑我的父亲是怎么说服他的。当时我奄奄一息,一点也不记得和他结婚这回事。”

“我想,”狄恩缓缓地说,目光一直盯着她的脸。“你最好告诉我事情的全部经过。”

她重述她的父亲告诉她的故事。“我以为他也许在乎我,可是事情并非如此。”她平静地说,没有发觉自己声音中的苦涩。“我不了解他。可能是我太笨了,所以无法了解他的动机。”

“你不笨。”狄恩说,深思着她所说的话。

“那么就是无法胜任妻子这个角色。”

他没有理会她的话。“你说他在康瓦耳公爵面前拒绝取消这件婚姻。”

“嗯。我开始相信他忍受我只因为他在乎我的父亲,当然,也在乎布列登堡。他是我父亲的继承人,而布列登堡是非常富庶的。”

“如果他把你休了,布列登堡还是他的。至少他可以用武力和你的父亲、表哥争夺所有权。”

“你是对的,”凯茜深思地说。“艾德,”她说,没有发觉自己直呼他的名字。“你抓我是为了得到赎金?”

“如果是呢?”他问。

她耸耸肩。“我只是想知道。我不知道格瑞会怎么做。”

老天,她只是个小女人,天真无邪得像个孩子。一股保护她的感情油然而生,这令他震惊。他跳起来。

“你的喋喋不休令我疲乏。”

他严厉的声音令她畏缩,他感觉自己像个欺负小动物的男人。

“凯茜,睡觉吧。我们明天早上再谈。”

他丢给她一条毛毯,走到火堆的另外一侧。

她用毛毯裹住自己,卷成一个小球。他为什么没有强暴她?她全身颤抖。也许他的和善全是伪装的。她摇摇头,怀疑自己永远不会了解男人。

狄恩递给她一块面包。“吃吧。”他说。

她慢慢地嚼干面包,希望自己有杯牛奶。

“你要如何处置我?”她问,看着他。

“我会在骑马的时候告诉你。”他说。

她坐在他的前面,等待他说话。

“你为什么不让我骑自己的马?”她终于问。

“我不知道。”他说。

“我逃不了的。”

“我知道。”

“艾德,请告诉我你打算做什么。我很害怕。”

她感觉到他的手臂扣住她的腰,不由得畏缩。

“凯茜,如果我给你选择,你会回布列特尼或者回渥佛顿城堡?”

“如果你是在问我谁比较可能付你赎金,那么我不知道。”

“我不是在问你这个。回答我。”

她叹息。“我不能允许我的丈夫为了布列登堡和我的父亲作战。如果你给我选择,我会回渥佛顿。我属于那里。”

“你在乎你的丈夫吗?”

狄恩期待一个坚决的否认。好一会儿,她什么也没说。

他慢下马匹的速度,凯茜茫然地看着前方,想起格瑞在她刚到渥佛顿时的温柔和善,她不由得难过起来。她做了什么让他蔑视她?她不知不觉得流下眼泪。

“我很愚蠢。”她哽咽地说。

“啊。”他说。

凯茜突然全身僵硬。“哎德,你走错方向了!我们在渥佛顿的土地上!”

“我知道,小女人。”她没有办法看见她的表情。“我们离格瑞伯爵的城堡还有几个小时的路程。睡吧。我相信你将需要体力。”

“我永远不会了解男人。”她说。

他微笑。“也许吧,”他轻声说。“不过你不会改变。你一定不要改变。”

“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她说。她往后靠在他身上,像信任父亲般信任他,慢慢地睡着。

“小女人,醒一醒。”

凯茜坐直身体,看看四周。

“渥佛顿城堡就在山坡外。我不能再送你了,”他轻声笑笑。“我不想面对你的丈夫,我担心他会剥了我的皮。”

他跳下马背,轻轻地放下凯茜。

她的眼里充满疑问,他只是摇摇头。“听我说,凯茜,”他说,轻轻地触摸她的手臂。“你回渥佛顿之后要多保重。你了解吗?”

他知道她不了解,但是他不能多说。

“我会试着这么做,艾德。”她说。

“走吧,小女人。”他倾身轻轻地亲吻她的嘴,然后很快地放开她。“把她的牝马牵过来!”

他抱她上马背。“记住我告诉你的话。”他说,用力拍牝马的臀部。

他目送凯茜骑马而去。

“主人。”他的手下去到他身边。

“哎?”

“这个女孩往地狱去了。你没有告诉她那个女人的诡计。”

“我没说,”狄恩对手下咧嘴笑。“我可不想被格瑞伯爵剥皮!”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之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