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歌》

第14章

作者:凯隆琳·库克

盖伊疲乏地刷刷头发。他的视线都已经模糊了,但是他会继续搜寻。他走下阶梯,听见男人们大叫。格瑞找到她了?他往前跑,看见凯茜独自骑马进入城堡内庭,愕然停止脚步。

“盖伊!”她大叫,疯狂地挥手,滑下马背。“盖伊!”

她伸出双手跑向他。盖伊很想拥抱她,但其他的人向他们围过来,他只能握住她的双手。

“你回来了。”他粗声说。

“他带我回来的,”凯茜喘息。“我以为他会强暴我或是杀我,但是他没有!他很善良,盖伊!他送我回渥佛顿!”

“你在说什么?”盖伊吃惊地说。

“格瑞呢?他没事吧?”

“他正在找你。我想他快回来了。”

“朗迪!鲁夫!”她大叫。“能够再见你们真好!”她兴奋得没有发觉男人们目瞪口呆地看着好,因为她看见兰琪站在阶梯上,她的儿子站在她身边。

“兰琪!你没事吧?我好担心你!”

凯茜要走向她,可是盖伊抓住她的手臂。“等一下。”他说。

她困惑地看着他。“怎么了,盖伊?大家都相信我死了吗?我很害怕,但是他并不坏。事实上——”

她听见马蹄声接近。盖伊紧握她的手臂。兰琪为什么没有来欢迎她?男人们为什么目瞪口呆?

格瑞带领二十人个进入城堡内庭。他累得看不清楚了。他的脸充满忧虑、恐惧,和愤怒。他举起手示意侍卫们停下来,然后看见她站在盖伊身边。他如释重负地松口气,然后被愤怒吞噬。

他跳下马背,双手怕拳,努力地控制自己。

凯茜跑向她的丈夫。“格瑞!我回来了,我安全地回来了!”

他抓住她的手臂,注视她。

“你没有受伤?”

她快乐地点头。他闭起眼睛,差点被愤怒呛死。“嗯,”他平静地说。“你看起来毫毛未伤。你为什么回来,夫人?”

她把头歪向一边。“他带我回来,爵爷。他没有伤害我,真的。”

格瑞知道全城堡的人都在看他们两个。他应该带她进去,但是他似乎无法动弹。他从眼角看见兰琪,她的脸苍白,她的手抓着衣襟。“他,夫人?”他冷冷地问。“你雇来帮助你逃回布列特尼的男人带你回来?”

“我雇来……”凯茜茫然地重复。“我不明白,爵爷。我被绑架了,可是那个男人,他叫艾德,为我感到……难过吧,我想。他送我回来。”

格瑞抓住她的手臂拉她向前走。“走,我们到大厅去。”他听见盖伊叫他,但是他不予理会。

凯茜跑着跟上他的步伐。他说她雇人帮助她逃走?她瞥向他疲乏的脸,感到一股希望。他一直在寻找她,他一定有点在乎她。

他突然放开她,轻轻地推她坐下。他站在她面前,深思地皱眉。“你以为你回来我就会忘记你所做的事?”

她摇摇头,试着理清头脑,但是她脱口而出心里的想法。“你一直在寻找我。”

“嗯,”他说。“不遗余力。看来你很满意。”

他的声音是平静的,但是他的眼睛冷得令她颤抖。

“我……感到惊讶。”她轻声说。

格瑞眯起眼睛。他突然转身大叫。“兰琪。”

凯茜看见兰琪慢慢地走向他们,感到一阵安心。

“兰琪,”凯茜说。“你还好吗?那个男人,艾德,没有伤害你吧?”

兰开温和地微笑,一个哀伤同情的微笑。“那个男人没有伤害我,凯茜。”她说。老天,她该怎么说?她该怎么做?万一格瑞发现事实怎么办?为什么她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以灾难收场?她没有选择,只能厚着脸皮做下去。

“告诉她,兰琪,”格瑞说。“你告诉我的事情经过。”

“也许我错了,格瑞。也许她没有雇用那些男人,只是在我看来是如此。”

“你在说什么,兰琪?”她低声说。“你知道我没有雇用那些人。你怎么会这么想?”她的声音提高。“你看见他们骑马追我们。他们的首领,艾德,他强暴你!你一定知道他们是——”

“可是你毫发无伤地回来了。”格瑞打断她的话。

“凯茜,”兰琪急切地说。“你安全地回来了,他们显然无意伤害你。”她耸耸肩。“当他们骑马追我们的时候,我不确定你是不是在逃。我以为你……”

“我什么,兰琪?”凯茜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雇用那些人帮助你逃离渥佛顿和你的丈夫。如果我错怪你,请原谅。”

凯茜环视四周怀疑的脸。艾德警告过她,可是她不明白。“可是那个男人强暴你,兰琪。你怎么会相信他们是我雇来的呢?”

“他没有强暴我,凯茜。他只是戏弄我,所以我尖叫。我相信他急着回到你的身边。”

“凯茜,”格瑞沉稳地说。“你不要再演戏了。”

演戏?

她勉强地站起来,看看围绕着她的人。她看见盖伊伸手向她,看见她的丈夫将他推开。

“听她说。”盖伊对格瑞说。

“我会听。”格瑞说。“坐下,夫人。说。”

凯茜再次坐下来,茫然地盯着前方。这是一场噩梦。她会醒来,安全地脱离这一切。

“说。”她听见格瑞说。

她看着她的丈夫冰冷严酷的脸,轻声地说:“兰琪和我昨天早上去骑马。我们没有伴护,但是在渥佛顿的土地上。有三个男人向我们而来,我们试着逃,可是被他们抓住。为首的人,艾德,告诉我他强暴了兰琪然后放她走。我以为他会强暴我或是杀我,或者用我换赎金,可是他什么也没做。他……对我很仁慈。他送我回来。”

格瑞沉默地看着她。“可怜的故事,”他终于说。“你有充足的时间编个比较可信的故事。”他转身向盖伊。“殷勤的骑士,我这么听她说够了吗?”

盖伊一直盯着兰琪的脸。他看见她眼里的恐惧。凯茜的故事太不可信了,所以不可能是捏造的。“如果凯茜雇用那些人,她用什么支付他们?”

兰琪微笑,她的反应太明显了,所以她急忙低下头掩饰。

“还有她为什么要他们送她回来,爵爷?如果她真的雇用他们,她改变心意的事实别具意义。”

“也许,”兰琪说。“他用身体支付那些男人。”

“不!”

兰琪仿佛看见胜利了。她绝不能向怜悯或愧疚投降。“也许他们不喜欢这个交易,所以放你回来。”

你太愚蠢了,女孩。愚蠢极了。凯茜无能为力地盯着兰琪,缓缓地说:“爵爷,我没有试图逃离你。”

“我听够了,夫人。”格瑞平静地说。“到我们的房间去,我马上就来。”

了解格瑞的盖伊为主人平静的声音胆战心惊。他碰触格瑞的袖子。“我相信她。”他说。

“是吗,盖伊骑士?绑架她的男人竟然安全地送她回来。你不怀疑吗?”

“我相信她。”盖伊重复地说,声音更坚定。

“你,”兰琪嘶声说,想给他一巴掌。“是个昏了头的傻瓜。”

凯茜拎起裙子,冲上楼。我应该求艾德送我回布列特尼,她想道。不,她要说服格瑞相信她。毕竟,她是他的妻子。

格瑞听着周围混乱疯狂的声音,可是什么也没说。管家朗迪拼命为他的女主人辩护。还有盖伊。她回来是因为受不了和这个年轻骑士分开吗?

他站起来,说话的声音冷静得令鲁夫心寒。“你们回去工作吧。”他看见许多忧虑的脸,又说,“你们说的我全听到了。去吧。”

他上楼,听见凯茜的保姆爱达大声地哭着。

“为什么,孩子?”老妇人哭得声音沙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爱达,”凯茜轻声叹息。“我什么也没做。就算全部的人都不相信我,你也应该相信我。”

格瑞推开门。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示意老妇人离开。他沉默地站着,注视他的妻子。她的脸色苍白,但是她的小下巴顽固地扬起。他真想掐死她!“他们没有强暴你?”

凯茜摇头。“没有,我说过他们没有伤害我。”

“依兰琪所形容的,那些恶棍不可能放过像你这么诱人的美食。”

“他们的首领艾德,不是恶棍。”她坚定地说。“事实上,他的手下叫他‘主人’。”

“这附近没有一个叫艾德的地主。”

“我想那不是他的真名。”

“告诉我,凯茜,这个艾德长什么样子?”

“他没有你高大,爵爷。他令我想起沙滩上的沙。他的头发、眼睛和眉毛都是那种奇怪的颜色。他知道你。事实上,我相信他畏惧你。”

格瑞试着在记忆中寻找符合这种描述的男人。没有。“所以他送你回来?他害怕报复?”

“不,”她诚实地说。“我说过,我相信他是为我感到难过。”她停顿片刻,然后脱口而出:“他问我要回布列特尼或是回来这里。”

“那么你回来的理由是什么,夫人?”

“他说就算我回布列特尼,布列登堡还是你的,你可以用武力争取你的权利。我不能让那种事发生。”

“啊,牺牲自我的小羔羊。”

他的讥讽使她闭起眼睛。“求求你,”她绝望地低语。“你必须相信我,格瑞。”

他深思地盯着她,看着她可怜的反抗开始瓦解。

“你记得我说过如果我再尝试逃走我会怎么做吗,夫人?”他轻声说。

她突然想起来,而不假思索地冲向房门。

他的手臂扣住她的腰,不费吹灰之力将她举起来。她知道挣扎只会伤害自己,但是她无法阻止自己的手脚。

格瑞将她放在床上,手指轻轻地触摸她的脖子。

“你不想要我,”他说。“你喜欢这个艾德的爱抚吗?他带给你愉悦吗?”

他看见她眼里的困惑,知道她至少说了一句实话——她没有被强暴。

凯茜忍气吞声地说:“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我从不说谎。”她很快地修正。“至少我从小到现在没有说过谎。”

“凯茜,你用什么支付他们?”

“没有!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他突然皱眉。“不要动,夫人。”他迈步到柜子前,打开盖子,翻找里面的东西。他从底部拿出一个大盒子,用颤抖的手指打开它。价值连城的项链不见了。所有的希望顷刻间完全破灭。失望强烈得令他吃惊。他想相信她,可是她说谎。

他慢慢地放回盒子,慢慢地整理翻乱了的布料,慢慢地关了盖子。

他一言不发地走回床边。“你不应该回来。”他说。

“我……我不懂。”

“项链不见了。”

“什么项链?”她看着他,不知所措。

他似乎没有听见。他弯身撕开她的裙子。

凯茜惊呼,试着躲开,但是他要制服她易如反掌。她惊愕地看着他把裙子撕成布条。

“格瑞,”她开口。“你要做什么?”

“我曾经很清楚地警告你。”

“不!”她尖叫,可是他紧紧地把她的手绑起来。

他看见她眼里的恐惧和哀求,她的rǔ房剧烈地直伏。

他很快地压制她踢动的双腿,分开它们,绑住脚踝。他拔出匕首,在她身边坐下。

“求求你,”她哀求。“不要伤害我。”

他慢慢地割开她一层层的衣物,直到她赤躶而无助的躺在床上。

他打量她的每一英寸肌肤。“你长了一点肉。”他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他轻轻地碰触她,感觉到她恐惧地颤抖。

“我怀疑你的肚子能够怀我的孩子。”

凯茜闭起眼睛。笨蛋,她在内心尖叫。你是笨蛋。

她听见他脱衣服,感觉到他躺下来。他的手贴在她的肚子上,她轻声地哀嚎。

该死的女人!所有的女人都下地狱吧!他跪在她的双腿间,抓住她的腰。她根本没有办法挣扎。他并不想要她,只是要吓吓她,只是要向她证明他不允许她愚弄他。

他收回双手,看着她的脸,毫无血色。泪水不停地从她紧闭的眼睛流下来。她的痛苦像利刃戳进他的心。他捡起一条毛毯,盖住她颤抖的身体。

他转过脸去,希望自己能够躲开她强忍着哭泣的声音。他大声地诅咒,抓一条毛巾,擦拭她的脸。

“够了,”他低吼。“停止你该死的眼泪!”

她吸吸鼻子,不自觉得用脸颊摩擦他的手。她热泪沾湿了他的手心。

他受不了了。他解开她的手腕和脚踝,一边按摩她麻木的手,一边诅咒自己是个软弱的混蛋。

她顺从地躺着,不再流泪。

他站起来。“至少你回来了,”他说。“不论为什么原因。”

“我从未离去。”她无力地说。

他转身迅速地穿上衣服,诅咒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之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