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歌》

第15章

作者:凯隆琳·库克

“你终于是我的了,”她低喃。奇怪,她竟然想着另外一个男人,一个金发蓝眼的骑士。你是个傻瓜,她斥责自己。“你什么时候送她回布列特尼?”她问。

“你不需要担心她,兰琪。你将成为城堡的女主人,我的妻子。快了,快了。”

她在他的怀里入睡,满足得忘却她想要的是另一个男人。我赢了,她想着,我终于赢了。我安全了,我的儿子安全了。

兰琪醒来发现格瑞走了,但是她一点也不惊讶。她彻底地洗净自己,愉快得无法担忧他可能使她怀孕。她穿上最美的衣服,强调出她丰满的rǔ房和纤细的腰。

她轻轻地哼着歌,走进大厅。看见凯茜独自坐在大厅吃面包,她皱着眉想着自己该怎么做。格瑞已经告诉凯茜他要休了她吗?她记得他说的话。快了,快了。她决定保持缄默。凯茜很快就会发现实情。

凯茜看着兰琪,准备面对她的嘲讽讥刺,可是兰琪竟然对她微笑。

她注意到兰琪美丽的衣服,皱眉,想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打扮。她自己穿着一件退色的旧衣裳,因为她计划亲自监督马厩和厕所的清洗工作。

“你看起来像个女仆。”兰琪说。无法压抑声音中的得意。

“哎,”凯茜说,微微地扬起下巴。“但是,我是渥佛顿的女主人,兰琪。”

兰琪大笑。愚蠢的小笨蛋!那么格瑞还没有告诉她。她正要告诉凯茜她的女主人位置坐不久了的时候,盖伊和格瑞走进来。

“你要吃早餐吗,爵爷?”凯茜问,站起来。

“嗯,”格瑞说。“还要一杯麦酒消除我的头疼。”

凯茜立刻走出大厅。

格瑞伸伸懒腰。他的目光落在兰琪身上。她温柔地微笑着,他向她点点头。

“你看起来像只满足的猫。”盖伊愉快地说。

“嗯。”兰琪说,一直温柔地看着格瑞。

“我们绝不能让猫饿太久。”盖伊说,在格瑞旁边坐下来。

兰琪不确定地看着他,怀疑他知道格瑞去过她的房间。这个想法令她羞愧。“你要我为你做什么吗,爵爷?”她问格瑞。

“不需要。”格瑞简短地说,又和盖伊谈论起来。

他为什么不说点什么?兰琪沮丧地看着他。

她抬头看见凯茜,一个女仆端着托盘跟着她。

凯茜示意女仆把托盘放在格瑞面前。“我也准备了你的份,盖伊。”她说。

“谢谢你,夫人,”盖伊说。“我需要保持体力。”

“你为什么一定要离开我们,盖伊?”

格瑞扭转头看向她。他只看见她眼里的疲倦,证明她昨晚没有好好休息的事实。她到底要怎么样?他拿着盘子里的牛肉出气。他可没有打扰她!

“我将和公爵一起离开,夫人。”盖伊平静地说。“我必须等格瑞找到保护渥佛顿的战士,才能安心地离开。我担心我走了之后会发生的事。”

“自负的笨蛋,”格瑞说。“我已经写信给公爵。他有一些优秀而没有土地的骑士。”

“你要走了,真……遗憾。”兰琪说。

“听你这么说我倍感温暖。”盖伊说。

凯茜知道自己会非常想念盖伊,但是当然,她什么也不能说,尤其是在格瑞面前。

“你怎么啦?”格瑞尖锐地问。

她摇摇头。

“你吃了吗?”

“是的,爵爷。恕我失陪,我必须去工作了。”

他点点头,看着她低头走出大厅。她在想着盖伊,他想道,眉头纠结在一起。她继续逃避我,仿佛我只是她沉重的负担!

黑沉的夜就像女人般神秘。他一直等到她睡着了才悄悄地走进她的房间。床边的蜡烛烧了一大半。那么她等了他很久。他迅速地脱掉衣服,倾身吹熄蜡烛。

他躺下来,亲吻她的脖子,抚摸她的背。兰琪动了一下,很快地露出笑容。

“我以为你不来了。”她低喃,张开嘴chún。

“我说过我每晚都会来陪你。”他低声说。

兰琪皱眉。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奇怪。一股快感在她的下腹扩散,她叹息,把自己交给他。

“你将为我生儿子,许多儿子。”

“可是我已经有亚文了。”她说。

她筋疲力竭地躺着。不太对劲,他似乎比较瘦。她伸手向他的大腿,寻找那道长疤,不过,还没有找到她就睡着了。

隔天,兰琪注视到凯茜的苍白憔悴。格瑞终于告诉她了,兰琪想着。“你看起来不太好,凯茜。”

“我没有睡好。”凯茜说,没有看着她。

“你需要的是运动。既然已经无所谓了,你何不去骑马?”

什么已经无所谓?凯茜甩开这个疑问,点点头。“事实上,我正想这么做。迎接公爵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

“格瑞不会介意的,我向你保证。也许这一次你不会回来。”

凯茜疲乏地看着她。“你永远不会告诉他事实,是不是?”

“事实?”兰琪扬起美丽的眉毛。

“他叫什么名字,兰琪?”

“你令我惊讶,”兰琪说。“他不是个温和的男人,可是他放了你。”

“他是温和的,而且仁慈。他叫什么名字,兰琪?”

“也许我会告诉你,因为就算你知道也无所谓了。格瑞不会在乎了,也许他甚至会要求他带你走。”

“我要去骑马,兰琪。”凯茜转身快步走开。

她仰起脸迎向早晨明亮的太阳。她想起兰琪所说关于格瑞的奇怪的话。不错,如果她骑马出去不再回来,他不会在乎。

令她惊讶的,马夫奥伯摇头拒绝她的要求。“原谅我,夫人,可是伯爵大人说你不可以骑马,除非有他在。”

“他什么时候给你这个命令的,奥伯?”

“昨天,夫人,昨天又说了一次。他说如果我向你……漂亮的脸蛋屈服,他会扭断我的脖子。”

漂亮的脸蛋!她想大笑。“格瑞伯爵呢?”

“在这里,夫人。”

她转身,看见他倚着门,脸色渐渐苍白。她舔一舔突然干涸的嘴chún,低着看着脚边的干草。

“你想骑马?”

她突然想问他这两个晚上他睡在哪里。可是当她抬走头,看见他皱眉眯着眼睛盯着她,她什么话也问不出口。

“嗯,”她说。“如果你高兴的话,爵爷。”

他站直身体,向奥伯点点头。“为她的牝马上鞍。你可以跟我来,凯茜。”他走进她。“盖伊将和我们一起骑马,”他说。“你一定很很高兴。”

盖伊!“嗯,”她说,扬起下巴。“我很高兴。”

他低吼一声,转身往外走。“我在外面等你。”

他们一行总共有七个。鲁夫告诉她,他们要去探视正在兴建的渥佛顿村。令凯茜惊讶的是,当盖伊骑到她的身旁,格瑞一句话也没说。

盖伊微笑。“我刚刚告诉我的主人,我们的厕所已经不再臭气薰天了。”

“石灰的功劳。”她说。

“公爵一定会非常惊喜,”格瑞说。“你完成椅垫了吗?”

她点点头。

“他的老屁股会非常满意。”盖伊大笑起来。

“你做得很好,夫人。”格瑞说。

这突如其来的赞美使她愉快得脸红。

“追上我,凯茜。”他说,拍打“蓝铃”的臀部。

她愉快地大笑,感觉夏天的和风缠绕着她的发丝。

当他们慢下速度,格瑞转头向她。“现在你的脸颊发红,眼睛发亮,看起来就不会那么病恹恹的。”

“我没有生病。”她说。

“告诉我他的名字,凯茜。”

她的心一阵抽痛。“我问兰琪,”她说。“可是她不告诉我。”

“兰琪!”

她看见他愤怒的表情,颤颤地吸口气。可是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策马而去。

渥佛顿村位于小溪谷中,距离城堡不到六英里。十几个男人正在筑墙,为了防御从海上来的攻击。唯一完成的建筑是商人的屋子。德希站在门口等待他们。这个长得非常严肃的男人年纪和她的父亲差不多。几个星期前,他和凯茜在城堡见面时,他对年轻的女主人非常有礼貌。

“爵爷,夫人。”他说,深深地鞠躬。

格瑞点点头,优雅地下马,“看来一切都顺利,”他说,看看四周。“你需要更多人手。”他又说,指向正在修筑的墙。

“还有十几个家庭会在这个星期内到达,”德希说。“到今年年底,我们就能够自给自足。”

“我带我的妻子来看货。”格瑞说。

货!什么货?凯茜感觉到格瑞的手握住她的腰,轻轻地抱她下马。“来,凯茜。”

他们进入德希的屋内。屋内有许多长桌,每张桌子上都堆着东西。“地毯在这里,爵爷。”

“哦,格瑞,好美哦!”

他对她微笑。“它和你的椅垫配吗?”

她看着他,眼睛发亮。“如果不配,我会做新的!”

“还有一条,将铺在我们的卧房。”格瑞说。

另外一条是明亮的蓝色,非常柔软。“太美了。”她赞叹。想到它的价值,想到格瑞被偷的项链,她突然皱起眉头。

“你不喜欢?”他严厉的口气令她畏缩。“我们真的不需要它,爵爷,它太昂贵了。”

“价钱无所谓,我要它。”

她羞怯地向他微笑,他回给她笑容。突然发觉自己正在扮演一个努力取悦她的傻瓜。

“我们把它铺在公爵的卧房直到他离开,好吗?”

“好主意,”他说。“公爵一定会相信你正是渥佛顿需要的女主人。”

凯茜跟着他走出去,安静地站在一旁看男人筑墙。格瑞巡视完毕,走回来抱她上马。吩咐德希将地毯送去渥佛顿之后,他带领队伍离去。

在接近城堡时,格瑞指示盖伊和其他的人先回去。

凯茜露出紧张的神情,格瑞扬眉说:“你不是想骑马吗?”

他带领她到隐密的海滩,许多星期之前他终于和她圆房的地方。

“我要和你说话。”他说。

他抱她下马,拴好马匹之后独自沿着海滩步行。他凝望呼啸的海浪,看着海水激起的浪花。

他转身向她,突然说道:“当我问你那个男人的名字,你说兰琪不告诉你。你为什么把她扯进来,凯茜?”

她扬起下巴,但是勉强平静地说:“因为那些男人一定是她雇来的。你告诉我项链不见了,那么主使者一定是城堡里的人。那天陪伴我的人是兰琪,她是唯一的嫌疑犯。我要她告诉我那个男人的名字,可是她只是嘲笑我。”

“太荒谬了,”他冷冷地说。“兰琪没有理由做这件事。”

“啊,有的。她想嫁给你,而且她非常爱她的儿子,一心为他的未来打算。”

格瑞沉默片刻。他记得兰琪到他房里的事。

凯茜知道他不相信她,可是她还是说下去:“我不知道兰琪是否雇用他们来杀我。我想应该不是。”

“你在编造故事,凯茜,”他严厉地说。“兰琪想要的人不是我,是盖伊。事实上,盖伊将在今天晚上宣布他们订婚,这两天晚上,他都在她的床上度过。”

凯茜摇晃了一下。盖伊和兰琪!“不!”她低语。

“你感到苦恼,是不是,夫人?你殷勤的盖伊想要另一个女人。兰琪是个女人,有女人的需求,有女人柔软的身体。”

“可是她比盖伊老!”

“两岁而已。她会为他生许多儿子。当然,这是男人结婚唯一的理由。”

凯茜开始怀疑自己头脑不清楚。如果兰琪爱盖伊,那么她为什么雇用那些人带她离开渥佛顿。

格瑞看见她转变的思绪。他想起昨晚盖伊告诉他的话。“兰琪离开渥佛顿对你的妻子而言是最好的。”但是,他不打算向凯茜提起。他看见她眼里的不快乐,因为失去盖伊而产生的不快乐,忍不住要伤害她。“盖伊真幸运,是不是?他将娶一个乐于和他上床的女人。”他看见她扬起下巴。“我相信已经到了你为我生儿子的时候了,虽然你是个僵硬的孩子。”他将她拥入怀里,粗暴地吻她。她冰冷地嘴chún紧紧地缩拢。

“求求你,”她低语。“不要伤害我。我没有做错事。”

他诅咒,推开她。“你没有吗?也许我该把你送回布列登堡,为自己另娶一个女人为妻。”

他的讥刺使她愤怒得疯狂。“也许你应该这么做。”她冷冷地说。

“够了!”她咆哮。“上马,夫人。至少有件事是你擅长的。回城堡之后,你可以开始准备今晚的盛宴。你不想让盖伊觉得……不受重视吧?’

她沉默地摇头,爬上马背。

“你看起来真美,孩子,”爱达疼爱地说。“公爵明天才会到达,你今晚为什么要穿得这么漂亮?”

因为她知道自己若不盛装打扮,格瑞一定会发火,凯茜对保姆苦笑,说:“你待会儿就明白,爱达。记得到大厅来。”

兰琪也穿上最美的衣服出现。她的确很美,凯茜想着,难怪盖伊会爱上她。

兰琪扬眉打量凯茜。“今晚你看起来几乎像个女人了,凯茜。我可以知道为什么吗?”

“当然是为了祝贺你订婚。”凯茜回答。

兰琪迅速地眨眼睛。“你知道?格瑞告诉你了?”

“嗯,今天早上。我想我必须恭喜你。”

兰琪觉得这个世界倒转了。“你不难过吗?人真的了解格瑞所说的?”

“哎,我了解。我不难过,只是觉得你们……不太适合。我不知道你们爱着对方。”

兰琪一时说不出话来,怀疑这个小傻瓜的脑子有问题。“我以为你在乎他。那全是演戏?算了吧,我才不相你你!”

“我关心他。”凯茜耸耸肩。“不论如何,我没有权力说什么,这是他的决定。”她扬起下巴。“我希望,兰琪,你会是个好妻子。”

“这一点你可以确定。这两天晚上他想当满意。”

“嗯,我知道,格瑞告诉我了。”

兰琪只能摇头。她想幸灾乐祸一下,可是面对凯茜平静地接受转变的事实,她真的无话可说。“你疯了。”她勉强地说,离她而去。

我疯了?凯茜困惑地皱眉。大厅很快地热闹起来,男人们沿着长桌坐下来。盖伊对兰琪微笑,示意她坐在他身旁。

“我不知道。”兰琪说,试着引起格瑞的注意。但他正在和凯茜说话,没有看她一眼。

“坐下,兰琪。你坐在这边比较好。”

她几乎一口也没吃,目光不停地飘向男女主人的餐桌,一大堆疑问在她的脑子里旋转。他要什么时候宣布?他还等什么?他在对凯茜说什么?

“耐心,兰琪。”盖伊轻声说,有趣地看着她。

至少,她可以向这位年轻骑士炫耀她的胜利!如果格瑞已经告诉凯茜,那么盖伊八成也知道了。“事情的结果正如我当初所说的。”她说。

“我想是的。”盖伊愉快地说。

“你改变不了什么!”她嘶声说。“几分钟之后,格瑞就会宣布。”他为什么无动于衷,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

“他告诉我他会。”他说。

她轻声诅咒他,不可言喻地失望使她愤怒地说:“你希望得到凯茜?你会自告奋勇送她回布列特尼吗?”

“不会。”他平静地说。

格瑞大声地叫大家安静。终于,兰琪想着,坐直身体。终于!

格瑞站起来。“注意,”他大声地说。整个大厅安静下来。“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他们,兰琪,请你到这里来好吗?当然,还有盖伊。”

盖伊?她优雅地走到前面去,盖伊站在她身边。

“大家祝福这对新人,”格瑞说,对盖伊咧嘴笑。“兰琪和盖伊将在后天结婚。”

“不!”兰琪的尖叫声被盖伊的吻堵住。

所有的人欢呼鼓掌,大声恭喜他们。“事情已成定局,兰琪。”盖伊轻声说。

“你这个下流胚子!”她愤怒地说,试着挣脱他。

“我在你床上的时候,你可不这么想,”他紧紧地拥住她。“事实上,你很开心呢,兰琪,你已无计可施,亲爱的。格瑞非常满意这桩婚事。”

“不。”她哀嚎,仍然无法相信发生的事。

盖伊应众人要求再次吻她。“也许你已经怀了我的儿子,亲爱的。奇特利虽然不如渥佛顿宏伟,不过你会感到满足的。微笑吧,兰琪。”

“你设计陷害我,”她指控他。“愿你在地狱里腐烂,盖伊!我永远不会嫁给你!我要的是格瑞,我会得到他的!”

盖伊非常感激男人们的欢呼声。“我想,亲爱的,我们必须离开大厅一会儿,有许多事情你必须了解。”盖伊将她扛上肩膀,迈步走出充满笑声的大厅。

她奋力地挣扎,不过只是白费力气。他带她到温暖阴暗的马厩。只有奥伯在那里,盖伊很快地遣退他。

他轻轻地推她,她倒在一堆干草上。“听好,兰琪。我要让你变成一个充满爱心的妻子。如果你反抗,我会揍你。”他看见她眼里的愤怒,又说:“格瑞不想要你。你盲目地令我惊奇。我们都知道格瑞和凯茜之间有问题,但是你不能再增加凯茜的痛苦,或者再雇用更多的男人将她弄走。不,不要否认,现在,我们该圆房了。”

他开始脱衣服,兰琪只是盯着他。“你告诉格瑞我心甘情愿和你上床?”

“是的。”他停顿片刻,注视着她。“奇怪,格瑞仍然想信你是个谦逊顺从的女人。你伪装的工夫令我吃惊。”他笑起来。“我告诉他你在床上是个十足的女人。”

“你并不想要我,”她说,目光不由自主地打量他的身体。“你要的是那个小贱人。你知道格瑞不想要她!该死,你知道的!”

他赤躶地站在她面前。“格瑞想要她,”他轻声说。“只是他还不知道。你喜欢我的身体吗,兰琪?我很惊讶你昨晚没有认出我,因为你只是被慾望冲昏头,并没有喝醉。”

“我是个笨蛋。”她阴郁地说。

盖伊不喜欢她眼里的挫败。“可是你得到我,兰琪,”他在她身边躺下来。“我是个好情人,不是吗?”

“你是个下流的混蛋。”她生气地说。

他微笑,“而你是个诱人的女巫。”他吻她,感觉到她的渴求。“我会让你忘掉格瑞和渥佛顿。”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之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