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歌》

第16章

作者:凯隆琳·库克

“你可以假装你是愉快的。”格瑞说。

凯茜无力地微笑。“我会想念盖伊,”她说。“他对我很好。”

“是啊,很多男人都对你很好,甚至德希也赞美你。”他倾身靠近她。“你在床上取悦商人了吗?”

“我知道你这么说只是因为你讨厌我,”她冷冷地说,耸耸肩。“当然,好几个晚上你都没有睡在你的床上,所以你无法确知,不是吗?”

他的笑声使她的手臂起鸡皮疙瘩。“你听起来很寂寞,夫人。”他朝后靠在椅背上,双臂叠在胸前。“我想这会儿盖伊正在和兰琪亲热呢。这件事非常困扰你吗?”

她摇头。

“凯茜,你相信我讨厌你,该死,当我说话的时候看着我。”

她顺从地看着他。“是的,我相信,”她低语。

“起初我并没有这种想法,可是你变了。”

“我变了,夫人?我只是发现我纯真的妻子竟然是个满口诺言的贱人。”

这件事将永无休止吗?她疲乏地想着。“我没有伤害你,爵爷。我也没有欺骗过你。”

他轻声诅咒,发觉朗迪看着他。

“我可以告退了吗,爵爷?”

他挥手遣退她。他看着她优雅地穿过大厅,停下来和他的手下说话,感觉到内心的愤怒上升。该死的女人,他沉默地咒骂,喝掉杯里的酒。

“啊,伯爵大人,”康瓦耳公爵环视渥佛顿城堡的大厅。“这里改善了不少。甚至连地毯都有了。”他对凯茜亲切地微笑。

“你令我惊讶,夫人。看来你已经驯服这只大野兽。啊,甚至有椅垫。格瑞,你选对了妻子。”

格瑞只是咕哝一声,而凯茜一直低着头。

公爵扶起她的下巴。“啊,夫人,你不再那么瘦了。还没有怀孕吗?”

凯茜摇摇头。

“这件事交给你办,伯爵。”公爵说,拍拍她的脸颊。他慢慢地转身,大声叫道:“华特爵士,来见见你的新主人。”

凯茜看着又高又瘦的爵士走上前来。他对格瑞表现出应用的尊敬服从,但是凯茜直觉得不信任他而且不喜欢他。他有一双深蓝色的眼睛,眼神冷淡而毫无感情。

“夫人。”葛华特爵士流利地说。

她觉得他仿佛能够看穿她的心思。“华特爵士,”她清晰地说。“欢迎来到渥佛顿。”

“华特爵士来自康瓦耳,”公爵说。“不幸的,他必须自食其力。”

“是的,”华特爵士说。“我应该继承的财产被费狄恩的父亲毁了。”

格瑞深思地看着这个男人,他看见这个男人眼里的仇恨。“费狄恩不是渥佛顿的敌人,”他非常平静地说。“我希望你不要忘记这点,华特爵士。”

华特爵士微微地弯腰。凯茜全身一颤。她发觉格瑞盯着她,立刻开口说话。“公爵大人,容我带你到客房休息。”

晚餐时公爵得知盖伊骑士订婚的消息,脸上流露出愉悦的神采。“好极了。兰琪夫人是格瑞的大姨子?”

“他第一任妻子的同父子异母的姐姐。”凯茜说。

“那个男孩,亚文。”公爵继续对格瑞说。“他不是兰琪的儿子吗?”

“是的,盖伊决定让他留在渥佛顿。这男孩表现得很好,将来他可以成为我的随从。”凯茜想知道兰琪对于亚文留在渥佛顿这件事有什么感觉。他们似乎并不特别亲近,但是,她的儿子的未来不是应该由她决定吗?

当甜点和新鲜水果终于送到公爵面前,他转向格瑞,愉快地微笑。“我要给你一个惊喜,格瑞。叫他们安静,我来宣布我的好消息。”

康瓦耳公爵站起来,静静地站立一会儿,然后大声地说:“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一世,即将回国!他的登基大典将于十月在西敏寺举行!格瑞伯爵,你将出席盛会。”

全部的人欢呼起来,凯茜示意仆人拿更多的酒来。她兴奋地看着格瑞。“格瑞,你会去吧?我得为你缝制新衣。为了国王,你必须穿上隆重华丽的衣服!”

她的热切使他微笑。

“你呢,凯茜?你不需要新衣服吗?”

她张大眼睛看着他。“你的意思是你要我陪你去?”

她眼里卑微的希望令他心疼。“当然,”他简单的说。“否则谁会侍候我?”

任何一个女仆,她想对他大叫,不过去伦敦的兴奋很快地淹没她的愤怒。“我真的会见到爱德华国王和艾琳娜王后?”

“真的。你需要一些新衣服,凯茜。不幸的,公爵大人没有给我们多少时间准备。”

“我会完成需要的一切。”凯茜说。

格瑞玩弄酒杯片刻,终于说:“我的柜子里有一匹金色绸缎,你用它来为自己缝制一件新衣。”

她惊讶地张大嘴巴。

“可惜你把项链送给别人。它正好可以配你的新衣。”

他看见她眼里的光彩消失。老天,他愤怒地想着,他为什么觉得愧疚?说谎的人是她,是她对不起他。

“妮妮,”他大叫。“拿酒来!”

凯茜安静地坐着。她兴奋得差点忘了他有多么讨厌她、不信任她,可是他当然不会忘记。他永远不会忘记。

几个小时后,她蜷缩地睡在床上,一个男人的声音非常轻柔地说:“你该为我生儿子了。”她叹息,翻身平躺。突然她听见这个男人的呼吸。她能够眨眨眼睛,霎时完全清醒。

“不要动。”格瑞说。他的手在她睡衣的腰带上。

他喝醉了,她慌乱地想着。“拜托,格瑞。”她低语,双手抵住他的胸膛。

“不要动。”他重复。他放弃她腰带上的结,拉高她的睡衣,躺在她的身上。他抓住她的头,吻她。凯茜知道自己无法抵抗他,于是静静地躺着。

他抬走头,看见她紧紧闭着眼睛。“该死的女人,”他轻声说,感觉到她的颤抖。“我会让你有反应。”他咕哝地说。

他集中逐渐减弱的控制力,翻身躺在床上。她张开眼睛,颤颤地吸口气。

“你要我强暴你,”他说。“那么你就可以更恨我。”

“我不恨你。”

他轻轻地抚摸她的颈子。“脱掉睡衣,凯茜。”

他控制我,她想道。他高兴怎么对我就怎么对我,完全不顾我的感受。一股反抗的意志高涨。“你说我是个孩子,不是个女人。你何必费事?你何不回去找你的情妇?你喜欢害我?如果是这样,那么就做吧!”

格瑞虽然醉了,还是明白她所说的话。他模糊地意识到他可能醉得没有办法让她对他产生反应,而且现在她根本排斥他。他下床,穿上罩袍。“好吧,”他说。奇怪,他一点也不觉得愤怒。“如果我半夜回来,你不需要怕我。”他转身走出卧室。

凯茜走出厨房,再次思索华特爵士在盖伊和兰琪离开渥佛顿之前对盖伊说的:“可惜我没有一个死了让我继承财产的父亲。”

心不在焉的盖伊只说:“哎,可惜。”

“不过有其他的方法,”华特爵士停顿片刻之后又说。“我很快就会得到原本就应该属于我的土地。”

想起他冷酷无情的语气,凯茜不由得颤抖。她想告诉格瑞她的感觉,不过她猜想他只会把她当作愚蠢的女人,不理会她所说的话。

凯茜听见她的丈夫激烈的声音从教练场传来。这个星期他每晚都回卧室睡觉,却没有试图碰她。她猜想他是在妮妮身上得到满足之后,想睡在自己舒服的床上。

她走到朗迪的账房,开始另一封给她父亲的信。为了不让父亲担心,她从未提过自己的不快乐或者她的丈夫对她的不信任。

“你相信你的地位比我们高得多,是不是,夫人?”

她看向妮妮,皱眉。女孩站在门口,双手叉腰,浓密的长发垂在背后,通常她都不理会妮妮傲慢的态度,因为这个女仆毕竟是格瑞的情妇。但是这次的攻击不但出人意料而且太过分了。

“你想做什么,妮妮?”她问,站起来。

“那个老婆子爱达说你要我刷餐桌。”

“是的,那是你的工作。”

“我们走着瞧!”妮妮咕哝地说,转身走开。

凯茜皱眉。几个小时后,她走进大厅,发现餐桌没有清理。更有甚者,妮妮坐在她的位置上,挥动双手,用尖刻的声音模仿嘲弄她。凯茜愤怒地迈步向她。

其他的仆人急忙低下头工作。

“离开我的座位,”凯茜冷冷地说。“现在。”

妮妮吓了一跳,急忙跳下椅子。可是她很快就抬头挺胸面对凯茜。

“你必须完成交给你的工作,妮妮,否则你就将到洗衣房或田里工作。”

“不,夫人,”妮妮说,公然轻视地看着她。“你没有权力这么做,伯爵大人绝不允许的。”她拨弄一下长发。“清洗餐桌是粗重的工作,伯爵大人不会希望我把精力浪费在工作上。”

凯茜听见窃笑声。她是渥佛顿的女主人。她不能允许这个荡妇这样对她说话,否则她会失去全部的控制。

“闭嘴,妮妮,做我分配的工作,现在。”

“不,夫人。这个工作太粗重了,伯爵大人不会希望我伤了胎儿。”她抱着肚子,挑战地看着凯茜。

胎儿!格瑞的孩子!凯茜感到一阵晕眩。如果她手上有刀,她会一刀杀了妮妮,然后宰了格瑞。

格瑞站在门边。妮妮惊人的话令他吃惊,不过得到他的注意力的人不是她。凯茜看起来愤怒而苍白,他知道不能允许妮妮反抗她的女主人。他迈步向前,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凯茜看见他,想知道他听到多少。她麻木地站着,等待他来完成羞辱她的工作。

“爵爷!”妮妮大叫。

格瑞举起手。“这里发生什么事,夫人?”

他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她想道,他只是要我亲口说。然后反驳我,让我在全部的仆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她强迫自己面对他,用冷淡清晰的声音说:“我给妮妮一项工作,爵爷。她不想做。因为她怀着孩子。”你的孩子。

“原来如此,”他说,转向妮妮。“是什么工作会累坏你呢?”

“刷洗餐桌,大人。公爵的随从是一群猪,把餐桌弄得脏死了。”

格瑞看向他的妻子,看见她握紧拳头。“开始工作,妮妮,如你的女主人所命令的。夫人,请跟我来。”

凯茜留心地看着他。妮妮知道自己最好闭嘴;也许他只是不想在所有的仆人面前羞辱他瘦小的妻子;也许她应该先告诉他怀孕的好消息,再攻击凯茜。

“好的,爵爷,”她甜美地说。“我开始工作。”

“走吧,凯茜。”格瑞说,走出大厅。

凯茜知道自己没有选择,她抬头挺胸地跟着他走。

他等待她走进他们的卧室,然后轻轻地关上门。他沉默地看着她。她又扬起下巴准备迎战了。

“她怀的当然是你的孩子。”凯茜说,听见自己声音中的愤怒。

“我猜的是。”他平静地说。

“你期望我谢谢你没有在仆人面前羞辱我吧?”

“你可以谢我,不过我怀疑你会这么做。”

他漠不关心的态度惹她气得发狂。“我是渥佛顿的女主人!”她大叫。

“你是吗?”他平静地说。“在某些方面来说,我想你是的。在其他方面,夫人,你可是一点也称不上。”

“就像你,爵爷!”

令她惊讶地,他点点头。“不错。现在你听清楚,夫人。如果你同意成为渥佛顿全面的女主人,我会将妮妮的问题处理得令你满意。”

“什……什么意思?”

“我提议一项交易,夫人。你将心甘心愿地和我上床,不再扮演可怜的受害者。如果你拒绝,我猜想你的生活会非常不愉快。”

她没有移动,只是张大眼睛疑问地看着他。“你说你会把妮妮的问题处理得令我满意是什么意思?”

“啊,条件。你很聪明,在决定之前弄清楚一切。我会为她找个对象,让她离开渥佛顿。”

凯茜能够想象妮妮占上风时会发生什么事。她将下巴扬得更高。“我相信你没有权力干涉我如何管理仆人,当然包括你的宝贝情妇。”

“那么你不同意我的……交易?”

他似乎听到她诅咒,这使他想笑。

“你没有权利!你要夺走我的一切吗?”

“相反的,”他流利地说。“我想给你更多,譬如,性爱的愉悦。这种愉悦真的存在,我保证。”

“给你的娼妇吧,该死!”

“够了,凯茜。你的答案是什么?”

“如果我拒绝,你会让妮妮成为女主人?”

他当然不会,但是凯茜显然不知道。他只是耸耸肩,一副乏味而且不耐烦的样子。

她看向别处,双手不停地握紧放松。“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她大叫。

“我要的只是你的……合作。快,夫人,我的手下等着我呢。你的答案是什么呢?”

“我……我同意。”她低声说。

他没有走向她。“很好。现在你跟我回大厅去,以女主人的身份指挥妮妮。我将努力为她找对象。”

凯茜跟着他走,思绪一片混乱。他何必费事呢?她用心甘情愿和他行房为什么对他这么重要?她不了解他。

格瑞牵着凯茜的手,拉她走向内庭。“你将在今晚履行我们交易的条件,妻子。”他轻轻地掐掐她的手,留下她盯着他的背影,全身起鸡皮疙瘩。

稍后,格瑞看着华特爵士冲洗上身。“一切都顺利吗,华特?”

“嗯,爵爷。”

“我希望你明天早上带三个人到西边三英里外的农庄。农夫的名字叫洛尔,他最近才丧妻。我要你带他回来。”

华特立刻同意,毫不在乎格瑞要他带农夫回来做什么。他只希望能够到更远的地方,直捣狄恩的堡垒。

格瑞决定明天再向妮妮提这件事。他对妮妮并没有特别的感觉,或者对她怀了他的孩子的事实。他会提供生活费,当然,并且给农夫报偿。这是他的第二个私生子。第一个私生子出生不久就矢折了。他想着凯茜的小肚子孕育他的孩子,感到一股强烈的愉悦。我快要变成一个傻瓜了,他告诉自己。

“你的头发长得很快,孩子。”爱达说,为女主人梳理闪亮的头发。

凯茜注视明亮的镜子。她的栗色头发快要碰到肩膀了。“哎,”她说。“我开始看起来像个女人了。”几分钟后,我得假装我喜欢做个女人!

“我听说新来的华特爵士并不受欢迎。”

“你在哪里听说的?”凯茜问。

爱达耸耸肩。“我不记得了,哪个男人说的吧。我发现他是个冷酷的家伙,神秘兮兮的。”

“不知道格瑞对他有什么看法。”凯茜说。

“爵爷是个机敏的人。如果华特爵士表里不一,他很快就会被逐出渥佛顿。”

“我相信你是对的,爱达。”

“什么是对的?”格瑞问,走进房间。

爱达回答。“关于华特爵士。”

“也许,”凯茜勇敢地说。“他表里不一。”

格瑞皱眉。“他找你麻烦吗?”

凯茜眨眨眼睛。“没有,爵爷,只是我并不信任他,他令我想起杰弗。”

“原来如此。”格瑞说。他遣退爱达,安静地站着看他的妻子坐立不安的样子。

“你改变心意了吗,夫人?”他轻声问。

她吞咽了一口,摇摇头。

“我承诺过不会强迫你。你仍然相信你必须忍受痛苦假装和我行房,是不是?”

“我没有其他的经验,除了痛苦。”她说,目光盯着脚下柔软的地毯。

“你今晚会尝到不一样的滋味。”

“我……我会尝试,格瑞。”

有人敲门,格瑞开门,亚文递给他盛着酒和酒杯的托盘。

“你不必把我灌醉,爵爷!”

他微笑道:“我认为你需要稍微放松一下,夫人。”他递给她一杯酒,然后为自己倒一杯。

她慢慢地喝下凉凉地甜酒。当她喝下第二杯时,她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发热,一切似乎都柔和下来。“我喜欢和你行房为什么对你这么重要?”她不知不觉地说出心里的想法。

“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在恐惧中形成。”他说,知道自己不诚实。

“这有关系吗?”

“对我来说,是的,”他不想探讨真正的原因,突然说:“酒喝得差不多了,凯茜,到床上去。”

她顺从地上床,强迫自己不要躲在被子里。

他从眼角观察她,一边迅速地脱掉衣服。的确,他想着,她的感受如何有什么关系?她只是个女人,他的妻子。但是真的有关系,不论为什么原因,他很高兴自己想到了确保她依顺的办法。他看见她苍白的脸,知道她非常恐惧。他微笑,平躺在床上,过了一会才开口道:“妮妮听从你的命令吗?”

“嗯,但是非常不情愿。”

她的声音紧绷。他决定试试她会不会履行交易的条件。“凯茜,到这里来。”

他没有看她,但是感觉到床的晃动。“现在,”他轻声说,转头看着她。“我要你吻我。”

凯茜皱一下眉头,疑惑地看着他。他没有移动。她慢慢地用手肘撑起身体,低头向他,很快地碰一下他的chún。

“好极了,”他说。“现在我要你再吻我一次,不过这次,稍微分开你的嘴chún。”他感觉到她温暖香甜的气息,微笑地注视她。“不是那么可怕吧?”

她摇摇头。

“我想要感觉你的舌头。不会痛,我保证。”

困窘而小心的凯茜慢慢地察觉到自己的身体贴着他的。是酒让我觉得全身发热。她想着。她不知道自己的手指正尝试地抚摸他的胸膛。

当她抬走头,她微微地喘息,而眼里有一股深切的忧虑。他想大笑,也想紧紧地拥抱她,但是他什么也没做。“再一次,凯茜。”他轻声说。

他允许她随她的意思做,当她的吻变得热切,他非常高兴而怀疑自己能否控制得住。

当她的手从他的胸膛往下滑,他以为自己会爆炸。

“你喜欢我摸起来的感觉吗?”他问。

她猛吸口气,把手拿开。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摸他,仿佛她的身体已经不听脑子的指挥。

“我……我不介意吻你。”她勉强地说。

“我很高兴。”他说,听见自己声音中的粗嘎。老天,他简直无法忍受这种折磨。

当她再次吻他,他能够感觉到她的身体里蠢蠢慾动的渴求。如果他允许她继续,他知道自己会失去控制。

他轻轻地握住她的肩膀推开她。“你做得很好,”他说,注视她的眼睛。“睡觉吧,凯茜。”

她愚蠢地看着他,发觉自己并不想停止。“我……我不明白。”她喘息地说。

“睡吧。”他重复,转身背对她。

凯茜困惑地叹息,蜷缩地侧躺。“我永远无法了解你。”她轻声说。

也许,他想着,仍然努力地平稳自己的呼吸,他永远不了解自己。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之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