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歌》

第18章

作者:凯隆琳·库克

“你看起来像只迷途羔羊,”爱达责备她。“你不可以这样下去,孩子!如果伯爵大人看到你这个样子他会怎么说?”

“已经四天了!”凯茜哀嚎。“一点消息也没有!他答应了会派人送信回来。”

“终于发生了。”爱达说,盯着她的女主人的脸。

凯茜突然停止踱步,转身面对她的老保姆。“发生了什么?”她问。

“你爱你的丈夫。”爱达平静地说。

“不!也许这只是……”

“你爱你的丈夫。”爱达重复。

令爱达惊讶的,凯茜茫然地看着她,然后转身快步走出房间。

她走到马厩,吩咐马夫为“蓝铃”上鞍。当她牵着马走出马厩,华特爵士站在内庭里。

“华特爵士。”她僵硬地说。

“你想骑马,夫人?”

“如你所见。”

“格瑞伯爵吩咐我不要离开你的身边,如果你骑马离开城堡的话。”

她停顿片刻,咬着下chún,她想知道格瑞为什么留下华特爵士而带鲁夫同行。因为他不想这个男人和他并肩作战?她非常渴望独处,但是她显然没有选择。“好吧。”她说。点点头。

她催促“蓝铃”快速奔驰,将华特爵士和另外三个男人抛在后面。到了海滩,她下马,凝望汹涌的海浪。暴风雨即将来临。想到今晚他将独自睡在大床上,她不由得颤抖。

“如果你会冷,夫人,也许我们该回渥佛顿。”

她吓了一跳,因为她没有听见华特爵士靠近。她摇摇头。“不,我想走一走。”

“当然,夫人,”他说。“你想念的人是你的丈夫吗,夫人?”

她全身僵硬,愤怒得想给他一巴掌。“我想念谁不关你的事,华特爵士。”

“也许,夫人,可是我听说了你的……不幸遭遇。也许你逃走的计划做得不够好。”

“我要回渥佛顿。”凯茜说,转身走开。

华特爵士想要扭断她骄傲的脖子。婊子,竟然把他当做臭虫!快了,他微笑地想着,快了。

凯茜站在东城墙上看着逐渐接近的骑士,感到一阵兴奋。当她认出带头的骑士是华特爵士,不由得深深地叹息。他在昨天离开城堡,宣称农庄遭到攻击。她不相信他。现在他回来了,她想知道他到哪里去做了什么。

一个男人被捆绑在马鞍上,看起来好像受伤了,而三个显然已经死亡的男人挂在他们的马背上。她跑下阶梯,跑向城堡内庭。当华特爵士大叫门房开启城门,她准备走上前,但是一股无法解释的预感阻止她。她站在厨房的阴影里等待,看着他们进入内庭。

他将受伤的男人拉下马背,男人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瞧,”华特爵士对聚集而来的人大声说。“我们抓到一个大坏蛋!”他拉开罩着男人头部的布袋。“费狄恩,恶棍、凶手,擅长掠夺别的男人的女人!”

凯茜感到全身冰冷。是艾德!掠夺别的男人的女人!华特爵士知道带走她的男人是费狄恩。她的脑子陷入一片混乱。她看见华特爵士举起拳头狠狠地打在狄恩的肋骨上。不,她不能坐视不管!

“住手,华特爵士”她大叫。

所有的人都转身向她。

“夫人。”他说,深深地鞠躬,所有的人都能够听见他声音里的讽刺。

“打……一个被捆绑的男人是骑士的行为吗,华特爵士?”

“我是秉持骑士精神消灭臭虫,夫人。”

她挺起胸膛。“你叫这个费狄恩。我记得伯爵告诉过你,他不是渥佛顿的敌人。你为什么带他到这里来。华特爵士?”

他可以在大家面前揭发她。但是,这个骄傲的婊子太受欢迎了,他不有确定其余的人会支持他。不,他要等待格瑞伯爵回来,格瑞会大发雷霆;他会为他杀了这个悲惨的费狄恩。格瑞为感谢他把费狄恩带回来,他一定会把这个混蛋的土地和城堡赠给他。

“我带他到这里来,夫人,”他说。“等候格瑞伯爵发落。”

凯茜松了一口气。费狄恩告诉格瑞,雇用他的人是兰琪。他终于会知道事情真相;他终于会相信她。

她转向费狄恩。她想走过去帮助他,但是她知道这么做是愚蠢的。

狄恩知道自己的肋骨断了好几根。他看见凯茜忧虑的目光,再也忍不住痛苦,倒在地面上。

华特爵士命令男人将费狄恩扛去牢房,凯茜紧紧地握住双拳。

“华特爵士,”她平静地说。“我相信费狄恩会活到伯爵大人回来。”

“婊子。”华特爵士咬着牙咒骂。她以为她对格瑞伯爵的影响力有多大?他相信莫格瑞绝不会容忍他的妻子为她的情夫求情。

凯茜直接走回卧房,关上门,坐在椅子上思考。

晚餐时,他表现出平静轻松的态度。她察觉很多眼睛在观察她,感觉到华特爵士的憎恶。你将为此付出代价,她默默地发誓。很奇怪,不过她应该谢他才对。要不是他的愤恨,她永远都不会知道艾德就是费狄恩。

她回到卧房等待。将近午夜时,爱达溜进房间,沉默地点点头。

“只有一个守卫?”

“嗯,孩子,而且他很快就会沉睡。”爱达抓住凯茜的手臂。

“你一定要去吗,孩子?你不能等大人回来?”

“费狄恩声名狼藉,我知道,爱达,可是他对我非常仁慈。”

“如果兰琪雇用另外一个人,我可能早就死了。万一他伤重而死,对我没有任何益处。我必须和他谈谈,我必须确定他会告诉格瑞事实。”

爱达知道她阻止不了凯茜。“所有的人都睡了。”

“好极了,”凯苗坚决地说,虽然她害怕得起鸡皮疙瘩。“我不要你等我,爱达。去睡吧。”

她穿上风衣,默默地祷告,溜出卧房穿过大厅。牢房在南城塔的底部。

守卫趴在桌上沉睡。她小心地拿取挂在他身上的大钥匙,

放进风衣口袋。然后,她握着蜡烛走下石阶。空气变得混浊充满恶臭,她能够听见老鼠的声音。这里是人间地狱。她用颤抖的手打开生锈的锁。

门旋转而开,她踏进牢房,举高蜡烛。潮湿的石墙粘糊糊的,泥地上的干草散发着腐臭味。她把蜡烛再举高些,当她看见费狄恩不禁倒抽口气。他的手臂被拉开,他的手腕铐在墙上。

“狄恩。”她轻声叫他。

他慢慢地抬起头来。他茫然地注视她好一会儿,然后露出痛苦的微笑。

“小女人,”他低语。“你为什么派人来向我求救?”

凯茜看着他。“我没有。”她终于说。

强烈的痛苦使他一时无法说话,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我想也是。我是个傻瓜,现在我将付出代价。”

“不,你不会!”她跑到他身边,迅速地打开沉重的手铐。他摇摇晃晃地坐下来。

“是华特爵士,”她说,蹲下来。“他恨你,可是我不知道他恨的人就是你。”

他抬起头对他微笑。“只有我听得懂你说的话,小女人。”

“等伯爵回来,一切都会圆满解决,艾德……狄恩。”她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你会告诉他雇用你的人是兰琪吧?”

“你的丈夫不相信你?”

“很少有人相信我是无辜的,不过现在,狄恩,他们将知道事情真相。”

“啊,小女人,你是这么天真,容易相信别人。”

“不,”她坚定地说。“不再天真。我定要华特爵士为他所做的付出代价。你哪里受伤?”

“断了几根肋骨。华特爵士是一个狠毒的人,我现在开始了解他为什么没有一刀杀了我。”

“我不明白。”

他伸手触摸她柔软的头发。“我会解释给你听。华特爵士想要土地。不错,我的父亲杀了他的父亲,而使他丧失继承权,但是就我所知,我父亲的行为是正当的。如果华特爵士杀了我,他不会有任何收获。你的丈夫,小女人,是个非常有权势的男人。如果他杀了我,没有人敢为我报仇,而华特爵士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

凯茜摇头。“格瑞不会杀你。”

狄恩温柔而同情地看着她,慢慢地拉她向前,在凯茜知道他要做什么之前,他已经用沉重的手铐扣住她纤细的手腕。

“小女人,”他悲伤地说。“我请求你的原谅。我不想死;如果我留在这里,你的丈夫一定会杀我。”

“他没有理由杀你。拜托,狄恩,你不可以走!”

“凯茜,听我说,因为我必须尽快逃走。你的丈夫相信你雇用我帮助你逃走。如果我告诉他雇用我的人是兰琪,他还是会杀我,因为我接受他那条价值不菲的项链为兰琪除掉你。”他痛苦地笑笑。“我知道当他们在这里发现你,你将成为放我走的罪魁祸首。我很抱歉,但是你的丈夫不会杀你。如果有别的办法,小女人,我不会丢下你,可是我没有选择。原谅我,凯茜。”

她看着手铐。“我原谅你,”她说。“可是你将我推进地狱。”

他扶起她的下巴,轻轻地吻她。“我可以带你一起走,小女人。”他看见她眼里的痛苦。“啊,事情就是这样了。”他站起来。

“莫格瑞是个严厉残酷的战士。他可能无法了解像你这么诚实而纤弱的女人。我会把蜡烛留给你。再见了,小女人。”

她看着他离去。老鼠的小眼睛在摇摆的烛光中发亮,她害怕地靠着潮湿的墙。当烛火熄灭,牢房陷入黑暗,她忍不住轻声哀嚎。

她听见沉重的脚步声接近,然后牢房的门被用力推开。火把的光芒亮得使凯茜的眼睛张不开。她只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华特爵士会对她怎么样?

“凯茜。”

她全身冻结。“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她终于问。

格瑞严厉地大笑。“你以为我明天晚上才会回来。我想念你,所以兼程疾驰地赶回来。”他又大笑,笑声令她畏缩。他把火把交给身后的人,走向她。

“你的情夫真的需要把你铐起来?他不信任你吗?”他蹲下来,打开手铐。

凯茜按摩自己瘀伤的手腕,试着把心思集中在疼痛上,不去想他的话。

“看着我,该死!”格瑞抓住她的肩膀摇晃她。

“我正在看。”她说,注视他愤怒的眼情。

“费狄恩。他喜欢你叫他艾德?你看见他一定很惊讶吧?华特爵士是个傻瓜。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我柔弱的妻子竟敢放走她的情夫。”

该死的傻瓜!他疯狂地赶回渥佛顿,只为了能够早一点看到她,听见她的笑声,抚摸她柔软的身体。他的手指紧紧地扣住她的肩膀,她疼得哀嚎。他突然放开她,站起来。

“走吧,”他粗暴地说。“我不希望你冷死。”

她吃力地站起来,拉紧风衣。华特爵士站在门口,扭曲的脸布满怨恨,她用清晰的声音大声地说:“华特爵士有没有告诉你他是怎么抓到费狄恩?他有没有告诉你他狠狠地打了没有反抗力的费狄恩?”

格瑞慢慢地转身面对华特爵士。

“他有没有告诉你他相信你会杀了费狄恩,并且酬谢他把费狄恩带来这里?”

格瑞冷冷地说:“我会和华特爵上谈谈,夫人。现在,夫人,你跟我走。”

他轻声对华特爵士说了什么。这个男人点点头,退下。他恨我,因为我是个女人,所以不能被信任,她想道。“我没有背叛你,格瑞。我从来没有背叛你。”她看见他眼里的怒火,反抗地扬起下巴。“你会杀我吗?就像你会杀了费狄恩?”

他看着她骄傲的下巴,很快地转过身去,双手紧握成拳。他不想打她,因为如果他出手,很可能会要了她的命。

“这是他逃走的原因,格瑞。是我解开他的手铐,但是我只是想减轻他的痛苦。我相信他会告诉你事实,是兰琪雇用他除去我,可是他说不论他告诉你什么你都会杀他。他不想死。”

“所以他把你留在这里面对我。多么有荣誉心!”

“他是对的吗?你会杀了他?”

“走吧,凯茜。”他说,往外走。

她沉默地跟着他走。她知道自己的未来一片黑暗。

大厅里静寂无声。她感觉到仆人们的目光,甚至感觉到他们为她担忧,但是她不觉得恐惧,她一点感觉也没有。一切都结束了。

格瑞命令仆人送热水到他们的房间。她看见他脸上疲乏的线条,想问他是否无恙,然后几乎为自己的关心大笑。

到了卧房之后,格瑞没有理她。亚文帮助他脱掉战袍。然后他遣退男孩子,脱掉剩余的衣物,赤躶地坐在椅子上。他仍然一句话也没说。

两个女仆进来,把热水倒进浴盆。他点头遣退她们,踏进浴盆里。

热水使他疲乏酸痛的肌肉松驰下来。他模糊地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火之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